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鬼船凶手23 邂逅于怒海

鬼船凶手23 邂逅于怒海

&&&&

&&&&展昭和白玉堂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医生们的检查差不多结束了,马汉和赵虎一直在门口等待,房间里,林若静静坐在沙发上等待。

&&&&何盈走出来,手上拿着检查的报告,“恭喜,简直是奇迹。”

&&&&林若出来问,“他没什么问题吧?”

&&&&“没,身体各项机能很快就会恢复,而且脑内无淤血,记忆和脑部功能全部正常。”何盈将报道递给了林若,“再做一个礼拜左右的物理治疗,就可以下床了,到时候可以回家静养,大概半年之内能适应正常生活,彻底康复。”

&&&&林若接了报道道谢,何盈笑眯眯走了,临走的时候还瞧了眼展昭白玉堂,钻进楼梯间,掏电话“欣欣,你们sci……”

&&&&马欣无奈地说了句,“都名草有主了,最帅两个本身就是cp,你就别打主意了,乖啊。”

&&&&何盈又开始蹭墙。

&&&&马欣突然想起来还有蒋平一个是单身,不过么……

&&&&“还有个宅男你要不要?”

&&&&“我不要!”何盈蹭来蹭去,“人家要高帅富!要不然高帅也可以,再不济也要个帅的!”

&&&&马欣无奈。

&&&&“那个。”何盈往下蹦跶了几个台阶,靠着墙小声问马欣,“那个留着胡子的,帅帅帅的叔叔……”

&&&&“哇……”马欣挑眉,惊呼一声,“这高难度你也敢尝试,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何盈扁嘴,“有没有那么吓人啊。”

&&&&“生命危险啊姐姐。”马欣严肃认真,“你快别想了,一群男人为他杀得天昏地暗的,咱们姑娘家躲远点,大不了我改天带你去刑警队挑,那里很多光棍帅哥。”

&&&&“你说的啊。”何盈觉得还差不多,转眼……看到下一级台阶上,有个东西亮闪闪的。

&&&&“咦?”何盈蹦下一级台阶,捡起来看。

&&&&马欣就听何盈嘟囔了一句,“谁掉了戒指了?”

&&&&“什么戒指?”马欣好奇。

&&&&“呃,我……哎呀。”何盈突然叫了一声,随后,马欣就听到“嘭”一声响,电话就挂断了。

&&&&“盈盈?”马欣有些不好的预感,“盈盈!”

&&&&“怎么了?”公孙见马欣突然站起来了,有些奇怪。

&&&&“好像出事了。”马欣改打电话给白玉堂。

&&&&白玉堂正要进房间看看韩伟,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马欣的。

&&&&“喂?”白玉堂听到就皱眉,“你慢慢说。”

&&&&“怎么了?”展昭问。

&&&&白玉堂看了看四周,问,“刚才那个女医生呢?”

&&&&“从安全通道的楼梯走了。”赵虎一指楼梯。

&&&&白玉堂打开楼梯门,走进去,往下走了一层,就见在下一层的台阶下边,躺着个穿白大褂的姑娘,地上一滩血,那姑娘头好像受伤了。

&&&&白玉堂赶紧跑下去,伸手先探鼻息,发现还活着,就对上边喊,“快叫医生,有人受伤了。”

&&&&赵虎等人赶紧喊来医生,护士们七手八脚将何盈推进急诊室,经过抢救,何盈没有生命危险,就是脑门撞破了,摔晕了过去。

&&&&……

&&&&展昭站在楼梯口看,何盈像是从楼梯上摔下去,撞了头部,不过……

&&&&这楼梯两边都有扶手,而且医院的楼梯很平缓,每一层的台阶数都不多,台阶也很宽。何盈身材轻盈,穿的也是平地球鞋,而且姑娘看起来经常运动,她也没边看报道边走,怎么会摔下去?

&&&&地上还有一台摔坏了的手机,是他跟马欣打电话用的。手机摔得很碎……那样子,是从台阶上一直跌下来。

&&&&展昭望向了上一层的墙角。

&&&&白玉堂也走了下来,蹲在上层往下看,边道,“何盈像是被人袭击的,不像是意外,我找蒋平来调医院的录像资料了。”

&&&&展昭皱眉,走上去,“如果是有人袭击她,为什么呢?”

&&&&白玉堂看了看楼上,“这一层不该有什么人来,而且显然是偷袭,何盈看着挺彪悍的,这里如果她大叫一声,我们能听见。”

&&&&“等她醒了,一问就知道了。”展昭双手插兜,示意,先上去问问韩伟吧。

&&&&“你觉得,林若和韩伟是什么关系?”白玉堂问了一个,难得很八卦的问题。

&&&&展昭笑了,反问,“怎么?觉得他俩不般配?”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倒也不是……气场好似不太一样。”

&&&&“我也觉得。”展昭一耸肩,“林若大概当他最好的朋友吧,或者……”

&&&&“或者什么?”

&&&&“他对他有些愧疚。”展昭道,“我总觉得林若是个表面开朗实际很多秘密的人,就好比说韩伟的事情,这厮藏得不要太好,要不是虎子和马汉歪打正着,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韩伟的存在。”

&&&&“那你猜史蒂芬他们,知不知道韩伟的存在?”白玉堂问。

&&&&“知不知道我就不知道。”展昭一扁嘴摇摇头,“但是一定玩不到一起去倒是真的,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两人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就见眼前的场景有些诡异,赵爵伸手,赵虎给他十块钱。

&&&&白玉堂不解,“干嘛给他钱?”

&&&&赵虎道,“爵爷说俺一会儿有血光之灾,这叫破财消灾。”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斜眼看赵爵。

&&&&赵爵两根手指夹着十块钱轻轻地晃了晃,笑得很得意。

&&&&展昭无视他的胡须,进房间。

&&&&房间里还是保持安静,韩伟躺在床上,林若的管家跑来,给他带了两套衣服。

&&&&林若要去洗手间换衣服,白玉堂示意赵虎马汉陪他去。

&&&&林若也没意见,毕竟刚才死里逃生,小心为妙。

&&&&房间里,就剩下韩伟,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众人,说话还有些不太方便。

&&&&展昭走到床边,拖过来一张椅子坐下。

&&&&医生有鼓励韩伟多说话,这样痊愈得也会快一点,于是他努力开口“你们,是林若的朋友?”

&&&&展昭摇了摇头,“我们是警察。”

&&&&韩伟似乎有些吃惊,“警察?”

&&&&“林若在来见你之前遇到危险,有人要杀他。”展昭直言不讳,观察这韩伟的表情变化。

&&&&韩伟脸上果然有惊讶的神色,“为什么?他得罪什么人了么?”

&&&&展昭想了想,问,“韩伟,你知不知道艾米利亚。”

&&&&展昭的话出口,韩伟的脸色突然刷白,张着嘴,看着展昭。

&&&&白玉堂皱眉,他昏迷了那么久,竟然知道艾米利亚?

&&&&“林若,怎么说?”迟疑了一会儿,就听韩伟问。

&&&&展昭刚想说话,却听到一阵警报声。

&&&&众人面面相觑,楼下似乎一团大乱。

&&&&赵爵探头往外望,边摸下巴,“哎呀,我是不是离开主流社会太久了,原来医院有警报的哦?”

&&&&白玉堂和展昭都皱眉——今天什么日子?

&&&&没多久,警报声解除了,电梯门打开,就见马汉带着林若上来了。林若已经换好了衣服擦干了头发,依然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不过脸色不太好,马汉则是皱着眉头。

&&&&“虎子呢?”展昭问。

&&&&马汉看了赵爵一眼,伸手,“十块钱还回来。”

&&&&赵爵望天。

&&&&“出什么事了?”白玉堂问。

&&&&马汉道,“林若刚才换衣服,我等在门口,虎子说进去方便个,没想到窜出个穿病号服的,拿着斧子要砍死林若,虎子将人制服了不过脑门撞到洗手间的门,磕破了,在楼下包扎呢。伤得不重。”

&&&&“那人呢?”白玉堂问。

&&&&“铐上手铐在保安室。”马汉道,“我让张龙他们来收人了,貌似是医院的病人,身份医院的保安去调查了,不过我看着神智不太清醒。”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又来了,怎么杀林若的都是病患。

&&&&林若走进房间,到韩伟身边坐下,韩伟看了看他,开口问,“这些年,你一直在找她么?”

&&&&林若低头,“嗯。”

&&&&“你真是傻瓜,好不容易逃走了,找她干嘛啊。”韩伟叹气。

&&&&林若脸色阴沉,“明知故问。”

&&&&……

&&&&展昭和白玉堂走回了房里,这时,电梯门打开,额头上包着块纱布的赵虎一脸晦气地跑进来了,也跟赵爵要十块钱。

&&&&赵爵还问他,“你破相没?”

&&&&赵虎按着脑门,“就擦伤了一点点,当然不会啦。”

&&&&“那不就得了,本来血光之灾,现在只是擦伤,十块钱便宜你了。”赵爵瞪眼。

&&&&赵虎郁闷地到了马汉身后,见马汉看了赵爵一眼,赵虎双手抓他肩膀劝,“算了小马哥,不要得罪他比较好,人家是神棍,省得被分了都不知道。”

&&&&马汉回头不说话了,赵爵抱着胳膊进房间,继续没事儿人似的,看戏。

&&&&“其实,我一直没跟你们说当年的事。”林若开口。

&&&&展昭和白玉堂默契地点头——料到了。

&&&&“八年前我们一起出海那次,遇到的除了海难,还有别的。”林若道。

&&&&“什么?”赵爵好奇,脱了鞋子蹲在沙发上,行为和他的胡须很不符合,像是在卖萌的大叔。

&&&&“幽灵船。”

&&&&林若的话出口,白玉堂皱眉,“你说艾米利亚号?”

&&&&林若摇了摇头,“应该不是,那艘船不是很旧,白色,看着像是游轮或者渡船,而且……”

&&&&“而且什么?”展昭问。

&&&&“船身布满了弹孔。”林若开始回忆当年的事,“我们当年驾船出海,碰到风暴,帆船的主帆绳索断了,而且风浪太大,我们的小船根本支撑不住,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一艘在海上飘浮的大船。”

&&&&众人默默听林若叙述。

&&&&“我们靠进大船之后,发现船四周围还挂着几个绳梯,但是绳子老化了,有些诡异。”林若道,“但是当时时间紧迫,我们没多想,将帆船绑紧在油轮的悬梯上,然后攀着绳梯上了船。”

&&&&“船上什么情况?”展昭追问。

&&&&“像是大屠杀之后的情景一样。”林若道,“这船很可怕,船身甲板上到处都是弹孔,还有像是刀斧砍过的痕迹,但船上并没有血迹,可能是被雨水冲刷了的吧。”

&&&&展昭和白玉堂隐隐觉得,这应该是2003年遭遇海盗后,失踪的那一艘pt1001。八年前应该是2004年,正好这艘船失踪一年左右。

&&&&“船上有尸体么?”白玉堂问。

&&&&“当时雨已经下了起来,我们进入船舱,想看看船有没有燃料或者舵还能不能用。”林若说着,似乎心有余悸,“进到船舱里边,就是驾驶室,并没有尸体,但是满地黑色的血迹。”

&&&&林若说着,韩伟微微皱着眉头,似乎也不想回忆起当时的可怕经历。

&&&&“接着说。”展昭给林若倒了杯水。

&&&&林若接着道,“我们当时就猜到,这艘船之前一定是被海盗洗劫一空,也没有探究很多,发现船上几乎所有的设备都失灵了,燃料也没有了,这大船只是一艘在海上漂浮的空壳。

&&&&“你们怎么打算的?”展昭问。

&&&&“我们自己有无线电通讯设备,通知了海警我们的情况,警方叫我们在大船上避雨,等风雨过去,他们会来救我们,于是我们就坐在驾驶室里边,哪儿都不敢去。”林若说着,苦笑,“天很快就黑了下来,船上没有电,我们找到了一盏煤油灯,点上,等风雨停。”

&&&&说到这里,林若停了下来。

&&&&展昭问他,“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林若犹豫了一下,就听韩伟开口,“当时,我很害怕。”

&&&&林若看了看他。

&&&&“你呢?”白玉堂问林若,“你怎么做。”

&&&&“我给他将幽灵船的故事。”林若开口,沙发上的赵爵“嘿嘿”了两声,似乎觉得有趣。

&&&&赵虎和马汉突然很同情韩伟,这林若大少爷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我说了没多久。”林若道,“就听到甲板下边传来脚步声。”

&&&&众人想象了一下那时候的场景,就觉得寒毛直竖。

&&&&“接着?”白玉堂没太多同情心,反正他俩现在还活生生在这儿呢,表示当时脱险了,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当时吓坏了。”韩伟道,“林若说可能是海浪和风吹到船造成的,不用怕。”

&&&&众人点头,林若的确好胆量。

&&&&“但是后来,除了脚步声,还有爪子抠抓甲板的声音。”林若无奈。

&&&&“然后?”白玉堂问,“你怎么解释的?”

&&&&林若叹了口气,道,“我拿了两把仍在地上的,带血的斧子,一把给了小伟,说……”

&&&&众人见林若不开口了,就都看韩伟。

&&&&韩伟似乎觉得想起来还挺搞笑的,就道,“他说,只要不进来就当它是风,进来了是什么砍什么,说不定还能弄顿晚饭吃。”

&&&&众人失笑。

&&&&“那后来进来了没有?”展昭问。

&&&&林若摇了摇头,“后来,变成了哭声。”

&&&&“你也觉得是风声?”赵虎觉得现在听着都慎得慌。

&&&&“我还没说完。”林若很无奈,“这回糊弄不过去了,除了风声,还有惨叫声,以及叫救命的声音。”

&&&&众人都皱眉。

&&&&“就在我们紧张起来的时候,在驾驶室旁边的一扇门后边,突然传来了‘嘭嘭嘭’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撞门。”林若道。

&&&&“哇……”赵虎皱眉,“这是恐怖片情节啊,你俩撞的什么大运这种都能碰上?”

&&&&“以你的性格,不会不去看一眼吧?”白玉堂问,“那时候你应该还没学会什么叫害怕。”

&&&&林若笑了,点点头。

&&&&韩伟也笑,“他的确从来不知道害怕。”

&&&&“我去打开了那扇门。”林若说得简短,轻描淡写,“里边摔出了差不多二十具尸体,都烂得快成骷髅了,挤得变形。”

&&&&赵虎挑眉,觉得自己需要重新树立一下人生观,竟然说得跟摔出二十只死猪差不多。

&&&&“其实并不需要害怕。”林若道,“上了船我就知道这船上肯定死了很多人,应该是海盗干的,但是摔出来的尸体都是男的,头上有围巾,打扮得也很怪异,全部赤脚……我仔细检查了一下尸体,发现死的都是海盗。”

&&&&展昭摸下巴,林若缺乏恐惧感到令人吃惊的程度。

&&&&“然后呢?”白玉堂对这个故事非常感兴趣。

&&&&“然后我就觉得奇怪,海盗如果杀了人,那为什么海盗反而死了被塞进了驾驶舱的储物间里,那个储物间只有六七平方米那么大,你想想,二十几具尸体,那些尸体被挤得像是鱼干一样,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就算是很多人,操作起来也有技术难度。”

&&&&众人别此对视了一眼——有道理。

&&&&“就在这个时候。”林若脸色突然变了,开口的声音也再不像刚才那样淡定,“她出现了。”

&&&&众人都微微皱眉,赵爵抱着膝盖,眼睛里,有兴奋的神情,嘴角带笑。

&&&&展昭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这神情,有些微妙。

&&&&“艾米利亚。”林若用略带干涩的嗓音说出这句话。

&&&&话音未落,就听到“嘭”一声。

&&&&众人毫无防备,一惊回头,就见脑袋上绑着一圈纱布的何盈一把推开门站在门口,脸那个白啊,“警察叔叔,我是无神论者信奉马克思主义,但我刚才绝对撞到鬼了!”

&&&&……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