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01 葬礼

无齿凶手01 葬礼

&&&&

&&&&鬼船的案子结束之后,包拯本想给sci众人放个长假休息一下,但是眼看着就快过春节了,目前又没有特别大的案子,于是白玉堂提议将假期攒到春节一起放,目前先正常上班解决些轻松的文书工作,众人也都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合算。

&&&&上班原本清闲,但是最近新警员毕业,警局涌入了不少新丁,一个两个拿sci当圣地,特别是警局最近增设了一些公共关系和数据资料相关的部门,来了好多女警,姐妹们久闻sci美男云集,组团上来参观。

&&&&当然了,被一群姑娘看也不是多难受的事情,赵虎就挺享受,还撺掇白玉堂招几个女警过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么。

&&&&这话不知道怎么传到齐乐耳朵里了,虎子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同样苦不堪言的还有马汉,只不过骚扰他的不是他的大明星女友陈嘉怡也不是警局小女生,而是展昭。

&&&&话说上次在鬼船上,赵爵给马汉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手脚,后来破案了也没用上。

&&&&展昭原本还想着可能跟岸上的实验基地有关系,但基地被炸掉了,岸上一片废墟不说,赵爵还溜走了。于是……马汉成了被做过不明试验的小白鼠,展昭整天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看,看得马汉跟招惹了背后灵似的。

&&&&这天一大早,白玉堂拖着晚上研究资料没睡醒的展昭进局子,一路接受路过姑娘们的注目礼,出了电梯,迎面碰到拿着手机的赵虎,“头,我下午请半天假。”

&&&&“哦……”白玉堂刚点了点头,办公室里,马汉走了出来,“队长,下午请半天假。”

&&&&“哦……”白玉堂又点了点头,另一部电梯里白驰走了出来,“哥,我下午请半天假……”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刚想问问你们要干嘛,隔壁法医室里,马欣跑出来,“老板,我和我主下午要请半天假……”

&&&&另一头,洛天也摸着头,拿着个手机走出来,“队长,下午请半天……”

&&&&没等他说完,白玉堂伸手阻止众人,“你们是赶着上船还是集体去买车票啊?干嘛都今天下午请假?”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白玉堂示意一个一个说。

&&&&赵虎开口,“我去参加葬礼。”

&&&&白玉堂一挑眉——没法反驳,准假。

&&&&又看马汉,马汉回答,“参加葬礼。”

&&&&白驰也搔了搔头,“参加葬礼。”

&&&&白玉堂再看马欣,马欣眨眨眼,“参加葬礼。”

&&&&最后众人看洛天,洛天尴尬,“参……参加葬礼。”

&&&&展昭摸着下巴,好奇,“今天什么日子,那么多葬礼啊?”

&&&&“应该是同一个葬礼吧。”马欣问。

&&&&展昭和白玉堂愣了愣,“谁的葬礼?”

&&&&“常言。”众人异口同声回了一句。

&&&&“常言……”展昭琢磨了一下,“这么耳熟啊?”

&&&&白玉堂倒是想起来了,问,“那天大哥的酒店开张,上台唱歌那个女明星?”

&&&&“哦!”展昭也想起来了,“唱歌很好听那个?”

&&&&众人都点头。

&&&&展昭一惊,“那姑娘不是才二十几岁么?”

&&&&马欣点了点头,“她本来身体就不好,最近病情恶化,没得救,刚过世。”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世事无常。

&&&&“真可惜。”展昭有些感慨,不过又好奇,“你们跟她好熟么?”

&&&&赵虎点点头,“乐乐跟她很熟,我也跟她挺熟的,人很好相处。”

&&&&马汉点了点头,“她是嘉怡的师妹。”

&&&&马欣叹了口气,“我跟她刚熟起来她就走了。”

&&&&白驰搔搔头,“我喜欢听她的歌,上次祯介绍我们认识的,之后一直有联络,经常聊天。”

&&&&展昭和白玉堂又看洛天——你算是马欣的家属去参加葬礼?

&&&&洛天摇了摇头,“我是陪阳阳去的,阳阳跟她很熟。”

&&&&“阳阳连明星都认识?”蒋平好奇,“交游真广阔。”

&&&&洛天无奈,“大家都忙的时候阳阳没人带,陈瑜就把阳阳带去给正在养病的常言做个伴。阳阳会照顾人,常言别看是个歌星,原来学历很高,英文超好,两人感情很好……她去世后阳阳哭了好几天呢。”

&&&&“你俩平时都拿报纸娱乐版来包东西的么?”公孙打着领带从法医室走出来,难得脱了白大褂穿着一身黑,“这几天头版都是她过世的消息。”

&&&&“她很红啊?”展昭纳闷。

&&&&众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白玉堂问公孙,“你也去参加葬礼?”

&&&&公孙点了点头,“她是锦堂公司的歌手,锦堂在意大利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她一直叫锦堂哥哥。”

&&&&众人张大嘴——这么熟啊?

&&&&“她无父无母,葬礼是锦堂给她办的,另外,今天还有大人物到。”公孙推了推眼镜,“伦纳德。”

&&&&展昭的耳朵立刻竖起来了,“黑手党老大也去?也是小粉丝?”

&&&&“小粉丝?”公孙失笑,“听锦堂说伦纳德从十六岁就开始追她,但是一直没追上,那是他女神,这会儿估计伤心欲绝了。”

&&&&众人忍不住都到抽了口冷气。

&&&&展昭走进办公室,趴在蒋平椅背上,“唉,搜几个常言的视频看看,我上次没怎么看清楚。”

&&&&白玉堂批了众人的假,回办公室继续办事。

&&&&展昭就趴在蒋平椅背上看了几段常言演唱会的视频。

&&&&“嗯……”展昭摸着下巴听歌,“嗓子是不错。”

&&&&“不过长得不是特别漂亮。”蒋平有些好奇,“能迷倒伦纳德那么多年,一定性格上很有魅力。”

&&&&展昭听了两首歌之后,开始发呆。

&&&&“喂。”白玉堂戳戳他,“下午他们都请假,我们也出去转转吧?”

&&&&展昭眨眨眼,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没空。”说完,拿走了白驰手里几张常言演唱会的dvd,进了资料室,随手一关门,“嘭”一声。

&&&&众人面面相觑。

&&&&白玉堂望天——这猫不是又发现什么了吧?

&&&&一个上午相安无事,众人各忙各的,中午的时候,请假那几个去换了黑衣服,接了自家家属,去参加常言的葬礼。

&&&&白玉堂在办公室里,和蒋平一起看电视新闻。

&&&&今天常言的葬礼可谓轰动全城,名流汇集,灵堂门口的歌迷排队排了老长,满大街都是白蜡烛和白玫瑰,全城的商铺都在放她的歌。

&&&&“她是什么病过世的?”白玉堂问蒋平。

&&&&“貌似是先天性心脏病。”蒋平翻查着常言的资料,“医生原本说她活不过二十岁的,能活到二十七岁已经是奇迹了。”

&&&&白玉堂点了点头,看到葬礼的入场人物的确都大有来头,不过他大哥的场子不是谁都能进的,记者全部在门口,毕竟是丧事,气氛很是肃穆。

&&&&这时,“嘭”一声,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展昭打了个哈欠溜达了出来,走过来挂在白玉堂肩膀上,“我饿死了。”

&&&&白玉堂好笑地看他,“不还活蹦乱跳的么?”

&&&&展昭指了指肚子,“要吃饭!”

&&&&白玉堂看了看时间,问留下来独守办公室的蒋平,“一起去吃饭?”

&&&&蒋平兴冲冲站起来,“好……啊!”

&&&&展昭和白玉堂被他吓了一跳,就见蒋平冲到电视机前边,“伦纳德来了!”

&&&&展昭和白玉堂也凑过去看,伦纳德穿着一件黑大衣戴着墨镜,十分低调地从加长车里走出来,气场十足。最令人惊讶的是跟在他后边的尤金,那棵花菜换了一身黑,嬉皮笑脸的样子不见了,特别意外的是一头红发都染黑了。

&&&&“伦纳德气场就是不一般啊。”展昭啧啧了一声,一指屏幕,“大哥出来了,只有大哥能压得住场子啊,黑手党老大都盖不过他那点霸气。”

&&&&就见白锦堂走了出来,很有礼貌地接了一位满头银发,十分帅气儒雅的高瘦老头进去。

&&&&“大哥还有这么有礼貌的时候?”白玉堂问蒋平,“那老头是谁啊?”

&&&&“你俩真的与世隔绝啊?”蒋平无奈,“他叫染少七,世界著名的音乐家。”

&&&&“我好想看过杂志上介绍他,貌似是全世界最好的指挥之一。”展昭摸着下巴,“这种国宝级艺术家不算娱乐圈人吧,怎么会来参加葬礼?”

&&&&“刚才不是说常言是陈嘉怡的师妹么?这两人都是染少七的学生。”

&&&&“陈嘉怡。”展昭指着电视屏幕。

&&&&就见陈嘉怡一身黑色的长裙,脸上一圈黑纱,御姐范儿十足地走了出来,扶着染少七往里走,边走,边用纸巾抹眼泪。

&&&&“嚯。”蒋平忍不住感慨,“嘉怡姐这范儿啊,真不敢相信人后挂着小马哥完全一副小女人的腔调,好分裂。”

&&&&“嗯……”展昭又轻轻摸了摸下巴,又意义不明地发出了一个音节。

&&&&白玉堂在他说出什么奇怪的话之前拍了拍他,“不饿了?”

&&&&“饿的。”展昭站起来,牵着白玉堂去吃饭了。

&&&&蒋平想接着看电视,让两人帮忙带份外卖,他就不出门了。

&&&&两人进了电梯,展昭突然神神秘秘地跟白玉堂说,“常言在很早以前就想要死了,你信不信?”

&&&&白玉堂哭笑不得,“你这说话调门还有点娱乐八卦版的味道。”

&&&&展昭微微一笑。

&&&&“你怎么知道的?”白玉堂好奇。

&&&&展昭手指头轻轻敲了敲下巴,“她身上,有那么点醉生梦死的味道。”

&&&&白玉堂淡淡一笑,“个人魅力问题吧?”

&&&&展昭啧啧两声摇了摇头,“有故事的女人大多有些魅力,但是醉生梦死的女人有魔力。”

&&&&白玉堂失笑,“你还挺有研究。”

&&&&展昭笑眯眯伸手掐他腮帮子,“别吃醋啊,大爷就只中意你……”

&&&&话没说完,正好电梯门打开,两个抱着资料的小女警正站在门口,盯着电梯里举止暧昧的两人愣了三秒钟,随后,仰起脸,“呀啊!”

&&&&白玉堂赶紧按关门键,电梯门关上了,两人还听到上边兴奋的叫声,“好萌啊!”

&&&&白玉堂摇头,展昭摸着下巴琢磨,“最近的女性真是不可捉摸!”

&&&&……

&&&&肃穆的灵堂外边聚集了太多的人,葬礼在白锦堂精心挑选的一座教堂里举行,祝词环节之后,是冗长的遗体告别仪式,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所以早早告别完了的众人,都在教堂后院等待和休息,等着出殡的仪式。

&&&&后院非常大,树木参天,花园也修剪得很雅致。

&&&&马汉走到花园的边沿,趴在栏杆上远望……这教堂建在山顶,下边一半是s市的高楼,一半是海,景致非常美。

&&&&陈嘉怡和齐乐她们几个都在忙,赵虎和马汉出来透口气,赵虎跑去拿些喝的,马汉独自望远景发呆。

&&&&之前赵爵对他干了些什么他已经不记得的了,是听展昭等人的描述才想起来的,这几天他并没觉得自己有任何的不妥,不过晚上他都会摆一台摄录机在门口,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赵爵分了或者植入了什么人格,半夜跑出去杀人那就完了。

&&&&正胡思乱想,他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就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在不远处,一个一头银发的老绅士缓缓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他身边,站在栏杆边眺望景色。

&&&&马汉不认识他,这里的大多都是政商名人,于是也不想多搀和,转身准备走了。

&&&&“你就是嘉怡的男朋友啊?”那老头却是突然开口,问马汉。

&&&&马汉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想起来了,这老头是教陈嘉怡唱歌的老师。不过嘉怡唱歌其实没什么天分,演戏好一些。

&&&&“嘉怡很喜欢你啊,听说你是个警察?”老头接着问。

&&&&马汉点了点头。

&&&&“我叫染少七。”老头自我介绍,很有礼貌也很有风度。

&&&&马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和嘉怡讲的一样啊,好酷。”染少七让马汉闷声不响的性子逗乐了,“小言和嘉怡就像是我的两个女儿一样,她俩的性格差异好大,但是都很讨人喜欢。”

&&&&马汉觉得可能是老头对常言的死很伤心,需要找个人倾诉下,于是也没说话,听他说。

&&&&“你有手铐么?”染少七突然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马汉看了看他,觉得莫名其妙。

&&&&染少七追问了一句,“有么?”

&&&&这时,赵虎拿着两罐饮料走来了,身后跟着累坏了的齐乐和陈瑜。

&&&&齐乐和陈瑜的两只眼睛都肿得跟核桃似的,赵虎觉得这俩再哭下去要抑郁症了,于是带着两人出来透透气,正看到马汉在和染少七说话。

&&&&马汉被染少七问得呆了呆,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示意——自然是有的。

&&&&“那太好了。”染少七突然伸出双手,握着拳头双拳相对,将双手摆到了马汉的眼前。

&&&&马汉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逮捕我吧。”染少七平静地说。

&&&&这时候,走到跟前正喝饮料的赵虎也愣住了——怎么个意思?

&&&&马汉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我不太明白。”

&&&&“小言是我杀死的。”染少七一句话,说楞了在场的所有人,他却依然是一脸的平静,云淡风轻的样子,“逮捕我吧。”

&&&&众人被他搞得不知所措。

&&&&这时,就听一个声音传来,“既然他这么说,就铐他走吧。”

&&&&众人转脸,伦纳德靠在栏杆边,身后是好奇张望的尤金。

&&&&“怎么可能啊。”齐乐不解,“你不是刚刚回国么?”

&&&&陈瑜也点头。

&&&&“人是病死的。”马汉回头对常言道,“法医报告并没有他杀的迹象,她的确是病死的。”

&&&&“就是啊老爷子。”赵虎伸手一搭染少七的肩膀,“你是伤心过度了吧?快缓缓,白发人送黑发人是难过的,看开点啊。”

&&&&染少七摇了摇头,认真说,“抓我起来吧,不然会死很多人的。”

&&&&马汉微微皱眉,染少七身后,赵虎对他使眼色指了指脑袋,那意思——老头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陈瑜比较机灵,赶紧溜去想找陈嘉怡来帮忙。

&&&&“呀啊!”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却听到了后方传来一阵尖叫声。

&&&&齐乐惊得一蹦,“不是吧!”

&&&&马汉和赵虎对视了一眼——今天白大哥和齐乐俩霉星都在,不会又出什么人命案子了吧?

&&&&就见远处灵堂后门围了大量的人,还有不少女士在尖叫,马汉和赵虎赶紧跑过去看。

&&&&染少七静静站在原地,望着远方,自言自语地说,“看吧…… ”

&&&&正说着,感觉有人走到了他身边。

&&&&染少七回过头,就见伦纳德站在了他眼前,墨镜摘了下来,立体的脸部轮廓配上深邃的眼,蓝色的双眼如同深海一样,不带情绪,冰冷……不愧是黑手党的双眼。

&&&&伦纳德打量了染少七一会儿,戴上眼镜,转身走了。

&&&&“就这么走了?”尤金跟在后边,边问伦纳德,“你心情平复啦?要不要殉情?”

&&&&伦纳德慢悠悠往外走,“我要殉情也先拿你活人牲祭了再说。”

&&&&“那那个老头呢?”尤金问,“他说他杀了你青梅竹马哦。”

&&&&伦纳德走出了院子,站在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良久才说了一句,“他已经死了。”说完,和尤金一起上了车,离去。

&&&&伦纳德是走了,而教堂的后院可热闹了。

&&&&马汉和赵虎在双胞胎的帮手下,将人群疏散开,就见在地上,躺着一个女人,四十多岁,双眼睁大面色惨白地躺在地上,直挺挺对着蓝天。随便一看,就知道已经断了气。

&&&&她就死在提供餐饮的桌子旁边,手边还有一个撒了一半水的玻璃杯子。

&&&&马欣刚才就在旁边给阳阳弄三明治吃,眼看着这女人喝了半杯水后突然仰面栽倒,上去一按脖颈,气绝身亡了!

&&&&公孙走过来,用手帕包着杯子拿到鼻下闻了闻,皱眉和低头闻那女尸嘴角的马欣对视了一眼——气味好怪,中毒?

&&&&公孙掰开了女死者的嘴,就见她的舌头都烧烂了。

&&&&盯着她的口腔看了一会儿,公孙突然对马欣伸手,“给我根筷子。”

&&&&马欣从桌上拿下一次性的筷子,递给公孙。

&&&&公孙拿着筷子轻轻地一敲死尸的牙齿……

&&&&“哗……”

&&&&四周围突然一阵哗然,就见公孙只是轻轻地一敲,女尸嘴里的两颗牙齿,脱落了下来。

&&&&公孙微微皱眉,“邪门了!”

&&&&马欣也睁大了一双眼睛,“这是什么毒啊?!”

&&&&一旁,白锦堂原本脸就挺黑,这回更黑了,身后双胞胎望着天空——白锦堂和齐乐两个衰神附体,一碰面必死人真是……死循环,无药可救!

&&&&……

&&&&警局对面的一家餐厅里,正吃着海鲜炒饭和鱼肉烧卖大快朵颐的展昭白玉堂,就觉得右眼皮开始跳。

&&&&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白玉堂将电话拿出来放在桌上,就见打电话来的是马汉。

&&&&展昭拿着筷子戳着一个烧卖,看白玉堂,“差点忘了,今天大哥和齐乐都在呢。”

&&&&白玉堂扶着额头,按下了免提键,就听那边马汉沉稳的声音传过来,三个字,“死人了。”

&&&&……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