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02 牙与药

无齿凶手02 牙与药

&&&&

&&&&又死人了!

&&&&展昭和白玉堂无奈结束了中午饭,心有不甘的展昭串了两串烧卖,边啃边出餐厅,准备去惩恶除奸。

&&&&车子到了举办葬礼的教堂门口,白玉堂开车门刚下车,就被一阵闪光灯晃得一愣神。

&&&&展昭在车子里往外张望了一眼——好多记者。

&&&&原来白玉堂那辆车子太过招摇,一停下来,门口的记者以为又来什么大人物了呢,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一通咔嚓。

&&&&不过按着快门的同时,所有人都有个疑问——这极品帅哥是谁?

&&&&洛天已经到门口了,给白玉堂和展昭带路去案发现场,路上将案发详情给两人讲了一下。

&&&&门口大量的娱乐记者里,也有几个社会新闻的记者,有几个都认出了白玉堂和展昭。虽然这俩不算什么公众人物,但sci总队长和白锦堂弟弟的身份,还是让白玉堂成为了知名人士。展昭也一样,这世上什么男人最受欢迎?天才和帅哥,两样都占了的人基本没什么资格低调。

&&&&这两人的突然出现触动了不少记者的神经,莫不是葬礼现场出了什么乱子,需要惊动到sci出马,连环杀人案?

&&&&众人都有耳闻白锦堂邪神附体,没到办大事必定有命案,果然传闻不假!

&&&&“牙齿掉了?”展昭好奇问洛天,“牙齿为什么会掉?”

&&&&洛天摇了摇头,跑出来接众人的马欣是第一目击证人,赶紧告诉展昭,那个女死者当时就在她身边,只是喝了一杯水,立刻死了。那个地方提供的水和食物都是随便拿的,很多人都喝了,都没事。女死者手里水杯里的水有怪味道,十分呛人。”

&&&&“这么呛人还拿起来喝?”白玉堂不解。

&&&&“我也觉得奇怪。”马欣似乎很困扰,“正常人不可能会喝那杯水,那么臭!”

&&&&“有什么□□是能让人的牙齿瞬间掉落的么?”展昭问马欣。

&&&&马欣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闻所未闻,我主上都郁闷了。”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还有公孙为难的时候。

&&&&展昭伸手摸了摸下巴,“味道很难闻的水啊……”

&&&&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见他微微眯着眼睛,手指头有规律地摸着下巴,似乎已经有了线索。

&&&&洛天和马欣下意识对望,都觉得惊讶——不会这么神吧?这样都有线索?

&&&&众人到了尸体所在的地方。

&&&&展昭第一时间到了尸体旁边,蹲下,瞧死者的口腔。

&&&&白玉堂问公孙,“有头绪么?”

&&&&公孙一摊手,“需要回去解剖。”

&&&&白锦堂黑着脸对白玉堂道,“如果是投毒,凶手会不会就在这里?”

&&&&白玉堂一耸肩,“有可能,反正谁都不能走,要接受调查。”

&&&&白锦堂望天,双胞胎上来,“伦纳德貌似已经走了。”

&&&&白玉堂皱眉。

&&&&“咳咳。”

&&&&白玉堂就听到旁边有人咳嗽了一声,转脸一看,只见公孙对他使了个眼色,“你管管你家的猫。”

&&&&白玉堂这才发现,现场不少人都一脸怪异地看着尸体的方向。他也顺着方向望过去,只见展昭蹲在尸体旁边,拿了把搅咖啡的小勺子,跟敲木鱼似的,正敲尸体的牙齿呢……一敲掉一颗。

&&&&白玉堂微微皱眉。

&&&&展昭虽然有时候行为不太好琢磨,但他可不是不分轻重的,这么敲一定有他的原因……另外白玉堂也有些在意,为什么牙齿松脆得跟空心的一样?这是什么□□?

&&&&这时,似乎“玩”够了的展昭站了起来,慢悠悠走向了另一边。

&&&&白玉堂望过去,就见是马汉和赵虎,还有几个女孩儿所在的方向。

&&&&“他貌似有发现?”公孙问白玉堂。

&&&&白玉堂想了想,“估计不用留下所有人检查了。”

&&&&“什么意思?”白锦堂不解。

&&&&白玉堂一笑,“那猫要么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要么就是已经有抓他出来的法子了。”

&&&&双胞胎眼皮子一抽——尼玛,神棍啊!

&&&&展昭到了马汉和身边,没去找马汉也没去找赵虎,而是跟陈嘉怡和齐乐聊了起来,“那个死掉的是谁?”

&&&&“她叫徐红,是业内很有名的化妆师。”陈嘉怡回答。

&&&&展昭点了点头,突然问三个姑娘,“这里有没有会功夫的人?”

&&&&三人一愣。

&&&&“会功夫?”陈瑜不解。

&&&&“比如说替身啊、武术指导啊……”

&&&&“哦!”陈嘉怡点头,“有三个,是……”她刚想指,展昭阻止她,问,“你们谁身上有药?”

&&&&“什么药?”三个姑娘又一起歪头。

&&&&“什么药都行,要胶囊。”

&&&&“我有的。”陈瑜要翻包,“感冒清行不行的啊?”

&&&&展昭又阻止她,对三个姑娘,和一旁站着的赵虎、马汉、白驰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凑过来。

&&&&六人不解地凑过去,展昭小声吩咐了几句,六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点头表示明白了。

&&&&随后,展昭转身慢悠悠地回来了,白玉堂见他走到身边,背着手跟只刚刚叼到肥老鼠的猫似的,就问,“要多久?”

&&&&展昭微微一笑,伸出三根手指,“不超过三分钟!”

&&&&白玉堂一挑眉,表示拭目以待。

&&&&身边白锦堂和公孙他们也都觉得匪夷所思……展昭是怎么确能定在三分钟之内抓到凶手的?

&&&&白玉堂观察对面六个人的行动,就见三个姑娘先分头往三个不同的方向走了过去,之后,马汉、赵虎和白驰一人尾随一个,不经意地跟过去……突然,就听到白驰喊了一声,“是你!”

&&&&随着白驰的喊话,众人一惊!刷拉一起望过去,只见白驰伸手指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理着小平头的年轻人,他正站在一个装饰用的喷泉雕塑前边,一见白驰指他,突然转身就跑。

&&&&他显然身手不错,动作奇快,往后方的栏杆方狂奔而去,不过他快白玉堂比他还快,三两步连蹦带蹿追了上去。

&&&&花园里障碍物不少,随处都是修剪整齐的灌木和长条铁艺凳子,还有花坛。

&&&&那人是直着冲栏杆的方向,白玉堂从斜侧面追他,那动作灵活得在场众人都张大了嘴。

&&&&那人的目标显然是跳出栏杆从山坡逃走,只可惜在他就快跃出栏杆的一刹那,白玉堂先他一步跃上了栏杆,回身一脚将他整个人踹了回去,他再爬起来,随后赶到的马汉和赵虎已经将人抓住,戴上手铐。

&&&&展昭笑眯眯问看手表数秒数的马欣,“多久?”

&&&&“一分四十五秒。”马欣仰着脸回答,那眼神看的不是人类是神仙。

&&&&展昭却似乎不太满意,“啧”了一声,“之前最快破案记录是一分三十秒,这次慢了十五秒呀,木有新纪录了。”

&&&&公孙扶额,“你怎么知道凶手是他的?”

&&&&展昭理直气壮回答,“蒙的!”

&&&&众人叹气——果然。

&&&&这时,白玉堂带着人回来了。

&&&&陈嘉怡认识他,过来跟展昭说,“他叫潘杰,是一个替身演员,也是健身教练和拳师,和常言关系很好。”

&&&&展昭点了点头。

&&&&人带到后,展昭问他,“你干嘛要杀她?”

&&&&潘杰沉默了片刻,简简单单开口,“她该死。”

&&&&展昭摸着下巴,“她干什么坏事了?”

&&&&潘杰不再说话。

&&&&白玉堂让马汉和赵虎把人带回警局,这案子应该不属于sci,既然已经破了,将人交给艾虎他们审吧。

&&&&这时,赵祯慢悠悠走了过来,到展昭身边,伸手一摊,手里有三枚胶囊,绿白相间的感冒清胶囊。

&&&&众人都不解。

&&&&赵祯问展昭,“刚才她们三个路过三个男人身边的时候,悄悄将胶囊落到了显眼的位置,那三人都低头看到了胶囊,另外两个根本没留意,只有潘杰悄悄将胶囊捡了起来……于是驰驰就对着他喊了一嗓子,这就是你整个破案过程?

&&&&展昭点了点头。

&&&&“胶囊?”白玉堂想了想,看了看公孙。

&&&&公孙此时也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哦……原来是这么下毒的啊!巧妙了。”

&&&&“怎么下毒的?”马欣还没弄明白,其他人显然也是。

&&&&公孙去拿了死者的一颗牙齿过来,就见牙齿是烟黄色的,像是烤焦了一样的颜色,而且松脆,“这是烤瓷牙!”

&&&&“貌似质量不太好啊……”陈嘉怡皱眉。

&&&&齐乐和陈瑜也点头,她们这一行,很多人都是满口烤瓷牙,但烤瓷牙应该是洁白的才对,怎么这种黄色?

&&&&“□□根本不是下在水里的。”公孙道,“那只是一杯普通的水,这是化学方程式下毒!”

&&&&“化学方程式下毒?”众人都一挑眉——很先进的样子!

&&&&“这种下毒方式非常巧妙!”公孙道,“首先,在一颗胶囊里放上一定的化学药剂,让死者服下。随着胶囊在胃里融化,胃酸和胶囊里的化学药剂发生第一次化学反应,可能会产生气体或者液体,带有难闻的味道,而人的感觉是……口渴和口臭,于是……”

&&&&“喝水!”众人都点头。

&&&&公孙接着说,“但是喝进去的水,和头先产生的化学成分,以及烤瓷牙里的化学成分发生了第二次反应,产生了爆炸或者强氧化反应!所以……”

&&&&“哦!”马欣一拍手,“所以舌头烂了,牙齿都炸松了!”

&&&&公孙点了点头,“水是在化学反应之后才产生了难闻刺鼻的味道,导致她死亡的可能是爆炸造成的内脏损伤,也有可能是化学反应生成的剧毒物质。”

&&&&众人都明白了,忍不住瞧了展昭一眼——这家伙真是聪明到叫人觉得诡异的程度,而且涉猎面也光,思维似乎完全不受限制,竟然只是拿勺子敲敲牙齿,就想到了这种千回百转的下毒的方法。

&&&&马欣扁着嘴在一旁嘟囔,“叫人恨得牙痒痒!”

&&&&“那你怎么又用胶囊来蒙对的凶手?”赵虎不解,问展昭“还有啊,为什么只怀疑三个替身武师?”

&&&&展昭一摊手,“首先,要让这种下毒方法生效的最大关键就是,一定要让她吞下一颗胶囊。”

&&&&众人都点头。

&&&&“让人吃药可不比得让人喝水那么简单,有什么情况下,是会急着吃药的?”展昭问。

&&&&“止痛药么?”白玉堂问。

&&&&展昭满意点头。

&&&&“止痛?”众人好奇。

&&&&几个姑娘都问,“生理痛?“

&&&&展昭摇摇头,指了指脑袋,“我猜是头痛。”

&&&&“头痛……”

&&&&“她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从尸体的情况看,她死前的状态是憔悴又焦虑,你看一些细节,她太阳穴两边有刮过沙的迹象,还有浅浅的指甲印,可见死前曾长时间按住太阳穴,可能头痛难耐。”

&&&&众人都明白了,头痛这毛病的确要人命,如果在痛得厉害的时候,有人递过一颗止痛药,那绝对会吃。

&&&&“就算头痛得厉害,也不会随便吃陌生人的药。”白玉堂道,“那人必须随身带止痛药,却不会让人觉得违和,于是替身演员和武师这些经常受伤的职业,最合理。”

&&&&“是的。”展昭点头,“而且他们带的应该是即刻生效的止痛药,比医生或者生理痛的女生带的药,更合情合理!”

&&&&“所以你先锁定了三个有嫌疑的人,看他们对胶囊的反应?”马汉问。

&&&&展昭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他用的胶囊是什么样的,但是所谓做贼心虚,他会本能地堆胶囊有反应……其实我是让他们三人看这三个武师看到胶囊的反应……只要有一点慌乱的,就是凶手!”

&&&&“但没想到那人竟然就去捡了!”白驰道,“我看到他想把胶囊扔到喷泉里,就按照哥的吩咐,大喊一声。”

&&&&“也许胶囊的颜色这么巧和他下毒用的胶囊颜色一样,所以反应这么激烈。”白玉堂道,“这人看起来并不聪明,不像是会用这种缜密方法杀人的人。”

&&&&展昭也点头,“我也觉得,应该是有人给他的胶囊,他只是执行者。”

&&&&“具体让艾虎他们查吧。”白玉堂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染少七,有些不解地问马汉,“那个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你,很焦虑的样子。”

&&&&“哦……对了。”马汉和赵虎将刚才染少七奇怪的举动说了一遍。

&&&&“什么?”没等白玉堂有反应,陈嘉怡先喊起来了,“师父说他杀了小言?怎么可能!他性格跟只鹌鹑似的,除了指挥棒没拿过有攻击性的东西。”

&&&&马汉一耸肩,表示——具体情况不明。

&&&&这时,染少七也走过来了,还是那句话,要求众人逮捕自己,不然会死很多人。

&&&&白玉堂微微皱眉,“既然你自首,那么你是怎么杀死常言的?”

&&&&染少七显然答不上来。

&&&&“师父,你没事吧?”陈嘉怡有些担心老头的精神状态。

&&&&但染少七执拗又坚决。

&&&&众人无奈——还有人无理取闹一定要被逮捕的么?

&&&&“你说,如果不抓你会死很多人?”展昭好奇,“为什么?”

&&&&染少七微微皱着眉头,一脸的忧郁,却是说不上话来。

&&&&白锦堂摇了摇头已经不想再追究下去了,为什么每次半点什么事,无论是红白喜事都会出人命,还有一大串乱七八糟的怪胎……

&&&&白玉堂和展昭为了谨慎起见,决定带染少七回sci详细谈谈。葬礼还要继续,众人正准备散去,小丁的电话响了。

&&&&小丁接了电话后,听了会儿,眨眨眼,“哈?”

&&&&白锦堂回头看他,那意思——又怎么了?

&&&&小丁握着电话一脸的费解,“刚才公司那边打电话来,说一个排舞师练舞的时候猝死了。”

&&&&白锦堂皱眉,又死人了……

&&&&“排舞师猝死?中风?”公孙好奇。

&&&&小丁张了张嘴,“说是喝了口水之后,死了。”

&&&&众人敏锐的神经立刻被触动了,“喝水?”

&&&&小丁苦笑着拿起电话,问那头,“喂?你们谁掰开他嘴巴看看,牙齿什么情况?”

&&&&没一会儿,那边的工作人员回话,“牙齿一敲就掉了……”

&&&&展昭摸了摸下巴。

&&&&白玉堂拿起电话,无奈让赵虎和马汉将潘杰直接押会sci,升级为连环杀人案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