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16章 狩猎者

第16章 狩猎者

    门后出现的那一双脚引起了众人的警惕,不过此时门几乎是贴着墙关着的,无论门后躲着的是谁,也太“扁”了吧?

    再配合上此时房子的环境,众人都觉得,没准躲在门后的不是人呢?

    马汉举着枪对着门,赵虎一闪,到了侧面,往门后一看,表情倒是意外,随后他收了枪,走过去将那扇门拉开……

    白驰将另一边的门也拉开。

    两边大门一关,众人再看门后,就都皱起了眉头——“诡异”两个字,同时浮现。

    在门后,并没有躲着什么人,而是钉着两个人……确切地说,是两具干尸,一扇门后一个。

    公孙上前检查了一下,回头说,“是真的尸体!”

    “风干了!”展昭也走上前去看,“为什么那么扁?”

    “的确是进过了处理!”公孙道,“不止风干还压扁了。”

    .

    那两具干尸看着已经很有些年代了!尸体表面皮肤呈现黑色,不知道是不是上了漆还是怎么处理过,感觉有一股平滑的光泽。

    公孙毕竟还是行家,他看了良久,皱眉,“像是古尸!”

    众人面面相觑——谁把两具古尸挂在了门后?

    “先别管死人,找找活人吧。”白玉堂提醒。

    众人都抬起头,望向楼上的几个房间。

    白玉堂他们兵分两路,一间一间房间找过去。

    可几扇房门都打开,没找到一个活人……而那些房间里,也跟外墙一样,挂满了照片,或者说是冥像画,那一幅一幅死气沉沉的面孔,看得人汗毛直竖。

    众人在这个诡异的大宅里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个活人……那么蝴蝶是怎么被钉上去的呢?

    展昭拿着个手电筒,照着地面,边走,边跺几脚,最后,地板下传来了回响声。

    展昭一挑眉。

    洛天在那块地板上摸索了一下,最后抠起了一整块地板……下边是个地道。

    白玉堂皱眉,预感人可能已经跑了……果然,他们顺着地道找出去,就到了远处的一条公路附近。这里有一个废弃的下水道口,井盖开着,上来之后四外依然是很僻静,还杂草丛生。

    白玉堂看了看,发现身处一个废弃的工厂内部。

    马汉拿着电筒四外照,众人搜寻了一下,最后赵虎在路口找到了一个清晰的车胎印子。

    白玉堂皱眉,“跑了。”

    白玉堂打电话叫来了鉴识科的人……既然有人住过,多少有点蛛丝马迹。

    而展昭和赵爵则是对这所大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正在观察。

    马欣和小夏天也带着工具箱杀到了,两人一看到古尸和满墙的蝴蝶,就两眼放光。

    而此时,引起展昭注意的,则是陈小飞的举动。

    他正仔细地看着那些冥像画,一幅一幅地看过去……最后,他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找到了一张画。

    展昭和白玉堂看到他站在墙前,驻足看着一幅肖像画。画上的是个中年的男子,年龄大概在四十五岁左右。

    看长相,众人都有一个感觉——画里的人,和陈小飞有些像。

    公孙看了一眼,就道,“遗传基因相当明显,亲戚?”

    众人都看陈小飞。

    陈小飞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爷爷。”

    “爷爷?”白驰惊讶。

    陈小飞点点头。

    公孙拿着那张他戴着的死神面具,道,“十年前你应该才十来岁,我看到的那个戴面具的不是你。”

    “那是我爸爸。”陈小飞一耸肩。

    展昭好奇,“你们家子承父业假扮死神啊?”

    “子承父业cosplay又不犯法!”陈小飞还嘴硬,“我们全家动漫迷不行啊?”

    展昭还认真拿着面具研究了一下,“有这么一部动漫么?”

    “这是做工不太好的黑武士!不是死神!”陈小飞一脸的打死不认。

    众人都望天。

    展昭瞧了瞧他,微微一笑,道,“你跟我们作对也没意思,不如咱们合作。”

    陈小飞眯着眼睛看展昭,似乎是在判断他可不可信。

    白玉堂看了看他,“你爸还在世?”

    陈小飞皱了皱眉,最后撇嘴,嘟囔了一句,“不在了。”

    “那你妈呢?”展昭问。

    陈小飞皱着眉头,“我妈普通家庭妇女,你们不要去骚扰她!”

    展昭点了点头,含笑问他,“怎么?你妈不准你玩cosplay?”

    陈小飞嘴角直抽,瞄着展昭。

    展昭拿着面具轻轻晃了晃,“要不然你跟我们合作,要不然叫家长,你挑吧。”

    陈小飞鼓着腮帮子憋了半天,最后泄气,“算你们狠……不过我有个条件!”

    白玉堂点点头,示意他说。

    陈小飞道,“你们要是能抓到那人,我要亲手崩了他。”

    白玉堂抬手对着他后脑勺拍了一记,拍得陈小飞一个趔趄“你当拍美剧啊!你个普通大学生哪儿来的枪!”

    陈小飞扁嘴。

    展昭微微一笑,“这样吧,确保他遭报应怎么样?”

    陈小飞瞧了瞧展昭,点头,“那也行。”

    留下鉴识科的人采集证据,众人先回到了指挥车里。

    陈小飞看了看众人,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会出现的?”

    白玉堂将张禹看到过他的事情,以及他们根据大量数据推测出他行动的方法大致讲了一下。

    “哦……那个殡葬师啊,这么说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在找的是什么人咯?”陈小飞摸着下巴,“那也算厉害,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追上那只蝴蝶,你们才调查几天,竟然找到了穴。”

    “你说什么穴?”展昭好奇,“那座城堡么?”

    “嗯!”陈小飞点头,“这种堡垒统称巢穴。”

    “要不然先从你的父辈说起?”白玉堂对当年公孙看到的那个死神,也就是陈小飞的爸爸有些好奇。

    陈小飞叹了口气,道,“刚才那张照片,是我爷爷的,我爷爷在我爸爸十六岁的时候被人谋杀了,当然,警察们都说那只是个意外,但是我爸爸知道不是的!在尸体火化之前,他彻底调查了我爷爷的尸体,然后找到了这个东西。”

    说着,陈小飞从衣服里拽出一根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挂坠是一个圆柱形的铜雕,似乎是可以打开。

    陈小飞将那个小铜柱打开,就见里边有一根黑色的针……亡灵针。

    “你爷爷被杀是多少年前的事情?”白玉堂问。

    “二十七八年前的样子。”陈小飞回答。

    众人对视了一眼,“那凶手今年岂不是很大年纪?”

    陈小飞笑了,伸手指了指那座古堡,“你们看到那里边的照片量了哦?这是一个人能干得了的活么?”

    众人皱眉,“团伙?”

    陈小飞想了想,“要我的话说么……”

    没等他说完,展昭和赵爵异口同声,“家族!”

    陈小飞皱着鼻子,“不要抢话!”

    白玉堂对他招了招手,那意思——继续!

    “家族作案?”公孙很感兴趣,“你爸爸是为了要调查你爷爷的死因,所以开始假扮死神?为什么要假扮死神?”

    陈小飞托着下巴,道,“你们听说过狩猎一族没有?”

    “通常意义上理解的狩猎好像跟你说的有区别。”赵虎想了想那满墙的照片就觉得诡异,“这个家族难道世世代代所有成员都在猎杀?利用现代手段可以搞到资料和数据,以前是怎么搞到的?”

    “因为人多,涉猎面也广,警察、媒体、还有爱看报纸的人……”展昭道,“以前有人过世的话,报纸上都会登讣告。有时候传统比现代更方便。”

    陈小飞眨了眨眼,看展昭,“你还挺聪明的么!”

    “不是挺,”展昭纠正,“是非常!”

    “哈……我以前也碰到过你这种人。”陈小飞自言自语,“其实我本来不知道我爸在干什么的,他过世后,那个人来给了我一把钥匙,我才找到了我爸爸的秘密。”

    “什么人?”赵爵问。

    “嗯……怪人。”陈小飞说着,伸手拍了拍胳膊,“他有一条胳膊是假的……”

    陈小飞话刚说完,就见众人“刷拉”一声抬头,都盯着他看。

    “干……干嘛?”陈小飞往一旁挪了挪。

    赵爵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就是这件事把他给引出来的么?”

    展昭对陈小飞道,“你从头到尾,把事情详细说一遍。”

    陈小飞叹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就道,“是这样的……我们家是住在s市郊区的,我爹妈都是农民,不过家里还是很有钱的。”

    众人都点头表示理解,s市郊区的农户大多有不少房产,出租或者开厂房,谋财方式众多,因此普遍家境宽裕。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挺普通的,除了知道爷爷在我出生前就过世了之外,别的真和普通人家的小孩儿没区别。”陈小飞道,“唯一不太一样的大概就是,我爸爸轮滑的技术很好,我从小跟着他玩儿,所以轮滑和滑板都很强,我拿极限轮滑赛的少年组冠军!”

    众人都好奇,“什么级别的冠军?”

    陈小飞一挑眉,“当然是世界极限比赛的冠军咯!”

    众人都了然,难怪跟脚底抹油似的那么难抓。

    “不过两年前,我爸爸病逝了。”陈小飞道,“现在想想,其实我很小就应该注意到,我爸爸有秘密的!”

    众人都听着。

    “小时候他会很晚出门,然后白天经常会躲在仓库里,看着像是在做木匠,可是他木雕的活儿真的很烂!”陈小飞摇头,“他过世之后,我去收拾仓库,发现仓库的房间改造过,地下有一个入口,但是顺着楼梯下去之后,只有一扇铁门,还是锁住的,我翻了很久箱子也没找到钥匙……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突然找到我,给了我一把钥匙。”

    “他给你钥匙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特殊的动作?”赵爵突然问。

    陈小飞想了想,“嗯……怎么说呢,他看我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跟他差不多。”说着,指了指展昭。

    展昭倒是一愣,纳闷,“跟我差不多?我给你什么感觉。”

    陈小飞想了想,道,“就是……你看我的时候好像在看一只哈士奇……”

    “噗……”

    陈小飞说完,秦鸥第一个绷不住喷了,众人也都会心地点了点头,赵爵刚才本来挺严肃的,不过这会儿趴在扶手上捶扶手。

    赵虎深有体会地拍了拍陈小飞的肩膀,“我明白你的感受!”

    “是吧!”陈小飞显然找到了知音。

    展昭跟马欣借了面镜子来看了看自己,随后问白玉堂,“你有这种感觉么?”

    白玉堂伸手摸摸展昭的头,摇头,“没,别理他。”

    展昭嘴角抽了抽,“你我摸头的手法为什么跟摸鲁班是一样的?”

    “咳咳。”白玉堂轻轻咳嗽了一声,对陈小飞勾了勾手指,“继续。”

    陈小飞接着说,“他跟我说,爸爸有一个心愿还没有了,希望我可以帮他完成,说完他就走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给我钥匙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拿钥匙的手是一只假手,那只义肢超先进!给人感觉有点酷。不是那种铁的很有战斗力的机械手,而是科幻片里的那种智能机械手。”

    众人都看了看赵爵。

    赵爵一笑,“很附和他的审美。”

    “你拿到钥匙之后呢?”白玉堂问。

    “我打开了那扇铁门。”陈小飞道,“里边有我爸爸这些年搜集到的关于狩猎家族的全部资料、还有他写的日记等等,我比我爸强一些的地方大概就是更了解现代科技吧,所以我这两年都在利用课余时间调查这个家族,有了些眉目……然后就被你们抓到了!我爸爸提到过,狩猎家族都有穴,穴的位置相当隐蔽,巢穴内有他们家族的族谱,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爸爸貌似还另外找到过两个,但都是废弃的。”

    “那些资料还在地下室么?”展昭有些激动。

    “远么?”白玉堂问,“现在马上开车过去。”

    陈小飞直摆手,“你们看着也不老啊,怎么那么落伍?”

    众人都一愣。

    陈小飞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u盘,“这个年代当然无纸化存储,文件我都扫描录像存档备份啦!不然丢了怎么办?”

    众人尴尬……是哦。

    蒋平笑呵呵伸手接过u盘,就在他将u盘插上电脑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呯”一声响。

    白玉堂一抬头。

    马汉道,“枪声!”

    众人都下了车。

    外边的警员都指着远方公路的方向。

    白玉堂带着人跑过去看。

    展昭皱眉,“什么情况?”

    赵爵微微一笑,“大概……狩猎的,变成了猎物。”

    展昭看赵爵,“我记得你来之前,在路上有发短信,你又干嘛了?”

    赵爵一耸肩,“我又不小心按错了群发。”

    展昭无语,拿过他的手机一看,就见赵爵之前发出去的短信内容是——“g的线索”,之后是这座古堡的地址。

    展昭抽了口凉气,“你都发给谁了?”

    赵爵一摊手,“年纪大了不记得了!”

    这时,展昭接到了白玉堂的电话,“猫儿,叫辆救护车过来!”

    展昭和赵爵跟着救护车到了公路上,就看到路边站着白玉堂他们,地上趟着个人。

    展昭走过去,就见那人穿着一身黑的的衣服,那衣服款式眼熟,就跟刚才古堡门后挂着的干尸身上穿的黑袍同款式,他头发很长,有些类似于鬃毛。

    陈小飞吃惊,“抓到了一个活的狩猎族!”

    赵爵微微一笑,对着远处竖了个中指。

    众人都望着远处。

    白玉堂问,“是谁开的枪?”

    “开枪的大概有三个人。”马汉手里拿着两枚从地上抠出来的子弹,道,“几乎是同时开枪,但是距离最近的那个打中了之后他就倒下了,另外两枚打飞了,打击的目标是相似的,都是对准的肩膀和锁骨这个位置,对方是想留下活口。”

    “知道是什么人么?”展昭问。

    马汉道,“打中那枪开枪的应该是。”

    众人都惊讶,有下意识地往四周围看——竟然在这里!

    “另外两个也不简单。”说着,马汉拿着一枚看起来特别粗的子弹道,“这是自制子弹,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会使用这种子弹的只有一个人。”

    “谁?”赵虎好奇。

    “zreo。”马汉回答。

    赵虎显然没听过,“zreo?0?什么人?”

    “他今年应该有六十来岁了吧?”白玉堂问。

    马汉点头。

    “你也知道?”展昭好奇问白玉堂。

    “zero是0,代表清场,所以他实际上并不是杀手也不是狙击手,而是个清道夫。”白玉堂道,“他经历很复杂,有空再说。”

    众人摸下巴——清道夫……

    “另外一枚子弹呢?”白玉堂问马汉。

    “这种子弹我不敢肯定是不是那个人不过我曾经见过。”马汉道,“还记得那个大提琴么?”

    “Вnoлohчeль?”展昭问,“那个朋克男?”

    “也就是说……”公孙问,“我们现在站在三个世界顶尖的狙击手的射程范围之内么?”

    展昭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一摆手,“没关系。”

    “你确定?”其余众人都问。

    展昭指了指赵爵,“如果对方真想开枪,我估计先挨枪子的是他,我们有时间可以反击!”

    众人都看赵爵。

    赵爵抽着嘴角,与此同时,手机正在“叮叮”地连着响,看来是收到了不少短信。

    展昭拿过他的手机瞄了一眼,就见发来的各种不同语言版本的短信,内容几乎一致,都在问他——g在哪儿?刚才中枪那个什么货?

    展昭张了张嘴。

    白玉堂也看远处,“这是埋伏了多少人?”

    赵爵收起手机,“现在应该都撤了。”

    这时,救护人员已经给那个中枪的男子初步处理了伤口,抬上担架,赵虎给他多上了几副手铐,白玉堂让洛天和秦鸥跟着他去医院,加派人手盯紧了。

    等人走了。

    陈小飞喃喃自语,似乎觉得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抓住了……我爹要是早报案就好了。”

    展昭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

    众人往回走。

    白玉堂突然问赵爵,“你跟、大提琴他们,应该不算是朋友吧?”

    赵爵微微一笑。

    “他们为什么肯帮你?”白玉堂疑惑,“你又不是什么老实人,你发一条短信他们竟然就相信……为什么?”

    赵爵得意,慢悠悠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么,他们都是聪明人。”

    “什么意思?”展昭好奇。

    “抓到g还不算是胜利,还要消灭他。”赵爵微微一笑,“要消灭他需要几个重要的元素,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元素是什么,知道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看着赵爵,问,“是什么?”

    赵爵指了指自己,微微一笑,“我!”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