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17章 机会

第17章 机会

    sci众人将陈小飞提供的他父辈收集的,关于这个神秘的“狩猎家族”的全部资料看了一遍。

    于是,误打误撞找到了“巢穴”,并且在不速之客的帮助下,成功抓住了一个活的“狩猎者”的sci众人,终于明白了自己要找的“凶手”,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存在。

    简单点说,这是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秉承着一种神秘的“族训”,他们有严密的结构和一套相当完整的逃避“抓捕”的方案,世世代代,执行者“收集亡魂”的工作。

    展昭、公孙包括赵爵,这三人都可以算是“神秘主义”的爱好者,一切超乎寻常的,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都会引起这几人的强烈兴趣。

    这个家族存在的年代从陈小飞父亲的调查来看,已经超越了百年,就像一个独立的亡国,家族成员寻找各种带着罪恶的“亡魂”,将他们杀死,而这些“亡魂”被黑阴蝶带回他们的巢穴,被亡灵针钉在“亡灵树”上,这就是狩猎的过程。

    这个家族内部也有着不同的分支,每一个分支都有一棵属于自己的亡灵树,被钉在这棵树上的所有亡灵,都是他们到另一个世界之后的奴隶。而至于家族之间各个族系是怎么样联络的,他们以一种什么样的身份隐藏在这个世界,混迹在人群里,却是不得而知。他们白天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人,但一旦黑夜来临,他们出来狩猎的时候,就变成了另一种形态,制造着各种“意外”的“死神”的形态。

    “类似于邪教。”展昭分析了所有的线索之后,下结论,“也许……刘金一直以来说的都是真话。”

    白玉堂看他,问,“猫儿,你怀疑刘金一直指认的那个杀人凶手岳海,也是狩猎家族的一员?”

    展昭摸了摸下巴,“假如刘金说得是真的,那无疑岳海就是狩猎者,而这个家族一直以来都没有被人发现他们的作案过程,可偏偏刘金却一连看到了三次,这本身就很有意思。”

    “而且他都是碰巧看到。”公孙问,“会不会是因为他跟g有关联?”

    “他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赵爵似乎有不同看法,说话的语气也一如既往地,带有一声诱导性,似乎是在开发众人的思维,提供不同的思考角度。

    众人都疑惑,“什么意思?”

    展昭摸着下巴,轻轻地点了点头,“如果岳海真的是凶手,而刘金多次指认他,那未免也太危险了!以那个家族的神秘程度来看,他们不会留下刘金这个目击者……”

    “那究竟是怎样?”赵虎听不太明白,“刘金究竟是不是目击者?”

    “是,也不是。”展昭道。

    众人就觉得腮帮子有些抽筋,集体看白玉堂,需要人类语言来翻译。

    白玉堂其实也没抓到重点,微微皱着眉头,看展昭和赵爵,“跟什么暗示催眠的有关系?”

    赵爵伸出一根手指,道,“刘金绝对是目击者,但是他看到的却未必是岳海。”

    展昭点头,“可是透过岳海,我们可以找到那个凶手,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这是g设定的密码。”赵爵微微一笑,“类似于图片密码,岳海就是那个密码,通过他,可以找到凶手!”

    “g为什么要留下这条线索?”白玉堂不解,“以他的仇家数量之多,为什么要冒这样一个险?他应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想要维持正义帮助警方吧?”

    赵爵听了白玉堂的话,笑得前仰后合。

    “他应该……”展昭也同意白玉堂的看法,“有其他目的吧?”

    说着,众人看陈小飞。

    起码,这少年是众人中唯一见过g的人。

    陈小飞搔着头,那意思——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我比较好奇的是这套行头。”公孙拿着那张死神的面具,问陈小飞,“这张面具,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你家祖上有相当成功的医生么?”

    陈小飞嘴角直抽,“怎么可能?祖上据说都是种地的。”

    “你爷爷呢?”白玉堂好奇,“你爸爸调查了那么久,但是他资料里并没有提到你爷爷为什么会被杀,按照狩猎家族一直以来杀人的规律来看,你爷爷莫非是杀过人?”

    陈小飞抱着胳膊,“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爸爸很少提起爷爷,我一直以为他是病死的,后来才知道他是被谋杀,可是确切的理由却不清楚。”

    白玉堂拿过那张面具端详了一下,微微皱眉。

    “什么感觉?”展昭问他,他相信白玉堂那种超强的感知能力。

    白玉堂道,“毛骨悚然。”

    “的确是很吓人!”公孙也点头。

    说到这里,众人都转脸看一旁架着腿,托着下巴靠着椅子的赵爵,“你有没有关于这张面具的线索?”

    赵爵此时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无法捉摸的玩味。

    众人都眯眼——看来是知道什么!

    “这张面具……”赵爵突然笑了,问陈小飞,“你一直戴着么?”

    陈小飞点了点头。

    赵爵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又看公孙,“这面具的结构是不是很完整?肌肉比例很准确,做的很逼真?”

    公孙盯着赵爵看着,“对啊……”

    “那么做一道智力题,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最真?”赵爵挑起眉。

    众人面面相觑。

    展昭转过脸去看那张面具,开口,“真的东西。”

    “真的?”陈小飞拿着那张面具不解,“什么真的……”

    “最真的东西,自然是真东西。”展昭自言自语。

    “这是一张人脸!”公孙突然惊呼了一声,“是完整的面部肌肉石化之后形成的面具……”

    “啪嗒”一声,面具从陈小飞手里掉到了地上。

    陈小飞张大了嘴,“怎么可能!”

    公孙捡起那张面具来看,马欣和夏天也都凑过来研究。

    “这个是古董!”公孙激动了起来,“绝对是古董!”

    展昭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库存,他平时对古董倒是没太多研究,只有一些基础知识,并没有关于“人脸面具”这种东西的记忆,不过么……

    “褐端黑阴蝶来自南美。”展昭将目前已知的线索串联了一下,“这面具仔细看的话,有些丛林文化的特征,而这座房子的主人徐玫早年移民墨西哥……”

    赵爵一笑,慢悠悠地说,“如果狩猎家族是恶魔的话……那么这位就是……”边说,他便伸手,指了指那张面具,“魔王!”

    “什么意思?”白玉堂不解。

    “狩猎家族应该不足以勾起g的胃口,这张面具背后的秘密,才是真正吸引g的。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道美味,我也是不得而知。”赵爵托着下巴,看展昭和白玉堂,“我只知道,通过那个目击者,你们就能找到狩猎家族,通过狩猎家族,就能找到吸引g的那个秘密,通过g,你们就能找到基地。找到基地……就是终点!”赵爵将手中的手机转过来,屏幕对着众人,“!”

    众人看着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长长的通讯录名单,一串一串意义不明的数字和字符组成的一个又一个的联络人名字。

    “这些是什么?”白玉堂问。

    “亡魂。”赵爵道,“和那些被钉在亡灵树上的蝴蝶一样,无法安息的怨灵。”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这是仅有的机会!”赵爵抬眼看两人,“找到g!结束这一切!这是这么多年来出现的,最好的机会!”

    ……

    等众人结束搜查,回到sci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白玉堂给白锦堂打了个电话,让他帮个忙,他们想接触一下岳海。

    白锦堂听了,问,“怎么接触?”

    “我们想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了解一下他。”白玉堂道。

    白锦堂觉得倒是无难度,“我过几天正好有一个新的商业项目落成,本来不想搞什么活动,你们也懂的……”

    白玉堂望天,可不是么,他大哥只要办活动必定出乱子,所以什么开张揭牌之类的活动他都尽量从简。

    “我可以办一个活动,发些请帖,他应该会来。”白锦堂道。

    “你准备搞什么活动?”白玉堂好奇,“岳海不是行动不便么?一般的活动他会来?”

    “嗯……白氏集团成立十周年之类的吧,搞隆重一点,应该没有人会不给面子。”白锦堂道,“本来也在跟双胞胎商量这个事情。”

    “这个好!”白玉堂点头,不忘补充,“我们会加强安保的。“

    白锦堂哭笑不得,“细节你们跟双胞胎谈……”

    白锦堂话没说完,白玉堂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双胞胎的欢呼声,“呀呼!好久没搞庆典了!”

    “等一下!”

    在白玉堂准备挂电话之前,展昭冲了过来,“大哥!”

    白锦堂那头问,“还有什么要求?”

    “有!”展昭道,“你能不能请一些坏蛋来?”

    那头,白锦堂无语,“坏蛋?”

    白玉堂按下免提,看展昭。

    展昭道,“就是那种,曾经做过坏事但是后来逃过法律制裁的人!”

    白锦堂让展昭逗笑了,“这个倒是也没难度。”

    “展小猫!坏蛋有的是啊,你要多少有多少!”那头,双胞胎起哄,“到时候拉单子给你!”

    挂断了电话之后,展昭又去看一旁坐着发呆的陈小飞。

    大概是受了不小的打击,陈小飞没精打采的。

    马欣泡了好多杯面端进来,给众人当早餐。

    白驰递了一杯过去给陈小飞。

    陈小飞刚刚接到手里,那头公孙就拿着一份报告跑了过来,“那张面具真的是完整的人体肌肉组织石化的!好神奇!”

    众人望天。

    除了展昭和赵爵还在呼噜噜吃面,其他人都没胃口了,尤其是陈小飞,一想到自己这阵子都戴着一张“脸”到处跑,他就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展昭让蒋平连接了图书馆的书库,开始翻阅一些南美洲丛林祭祀文化的相关书籍,另一边留这个对话框,不知道跟谁聊着什么。

    白玉堂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走进去接起来,似乎是在约什么人,告诉对方sci的楼层。

    蒋平扫描了那张面具,将这面具的面部特征跟网上海量的资料进行对比,边吃着面,边看着数据不断地变化。

    陈小飞左右看了看,就见众人都各有各忙,边吃面边查着各种资料,似乎已经是稀松平常。

    这时,电梯门打开。

    众人都下意识地抬头,就见一个没见过的中年妇女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她一手那这个包,进门之后,往sci的办公室里张望,脸上有些焦急。

    陈小飞也回头看了一眼,惊得蹦了起来,“妈!”

    白玉堂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请陈小飞的妈妈进门。

    展昭也放下手里的资料站了起来。

    陈小飞压低声音问展昭,“你不是说了不叫家长么!”

    展昭一摊手,“是你妈自己报警说你失踪了,然后要求电话转接到sci,卢方才告诉她到这里能找到你!”

    陈小飞的妈妈跟着白玉堂进了办公室,看到儿子没事,似乎是松了口气,随后无奈地瞪了他一眼。

    白玉堂请她进办公室谈,展昭也走了进去,陈小飞想跟,但是他妈对他一摆手,示意——出去等着!

    陈小飞无奈,端着面站在外边,展昭将门关上。

    赵虎凑过来,边吃面,边对陈小飞说,“你妈肯定知道什么!”

    马汉也点头。

    蒋平摇头,“你小时候都能察觉你爸有秘密,你妈怎么可能不知道。”

    众人正议论着,突然,就听到白驰“啊!”了一声。

    “怎么了?”赵祯瞌睡都醒了,从沙发上坐起来看他。

    此时,白驰手里拿着一份很破旧的报纸,激动,“找到了!”

    “找到什么?”赵虎惊讶,“面具之谜还是狩猎者的线索?”

    “不是!”白驰兴奋,“之前哥叫我查的那起盗窃案!”

    众人面面相觑——盗窃案?

    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靠着休息的赵爵,此时微微地睁开眼,瞄了一眼这边的情况,打了个哈欠,笑着翻了个身,继续睡。

    门外,过道可以抽烟的那个拐角,不知何时,聚集了四个人。

    包拯、展启天和白允文正不知道聊着什么,而在他们身后,白烨靠着窗户,正在发呆。

    窗外,是s市渐渐苏醒的晨景,窗户上,有白烨的倒影。白烨微微低垂着头,手里的烟缓慢地燃着,他静静地看着窗,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他是在看窗外的繁华都市,还是窗户上,不太真实的的自己。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