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19章 植物

第19章 植物

    公孙用仪器透视了一下那个方形的小盒子之后,发现里边有东西,看着横切面类似于褶皱,靠肉眼实在是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什么,需要更精密的仪器。

    公孙打电话打听了一下,目前s市还没有机构拥有可以对这个东西进行精密分析的机器。

    公孙皱着眉头瞧着那个盒子那和张面具,拿起了电话。

    展昭好奇问他,“还有人可以问?”

    公孙轻轻叹了口气,“在什么办法都没有的情况下,只能采取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他——什么办法?

    公孙俺了个快速通话,大概三秒钟后电话接通,白大哥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天……原来如此。

    白锦堂听着公孙形容了一下他要的机器,发现公孙有向展昭靠拢的迹象,那一句话每个词分开来听他都理解,合在一起听着就不像人话,什么“x光、精密透视、横切面、重塑重建”?

    于是,白大哥温柔地打断了努力描述中的公孙,“亲爱的。”

    公孙眨眨眼。

    众人一抖。

    “你是要医疗器械,还是考古用品?”白锦堂问。

    公孙摸下巴,“嗯……这个么……”

    “我明白了。”白大哥回答。

    竖着耳朵在一旁听的众人摸不着头脑——光“嗯”了一声,明白什么了?

    就听那头白锦堂吩咐双胞胎,“去把所有跟x光沾边的机器都买来,二十四小时内送到sci法医室让你们主上挑,挑剩下的捐掉。”

    “呵……”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双胞胎就骂骂咧咧出门下订单,“人家谈恋爱都买买钻戒,你丫的每天买些稀奇古怪的装备!”

    公孙按掉免提,又跟白锦堂聊了几句,大概是约在哪儿吃饭,就挂了电话。回头,见众人都以一种微妙的神情看着自己,公孙推了推眼镜,手机轻轻一晃,“你大哥金句!”

    众人都歪头,那意思——请赐教。

    “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说完,公孙笑眯眯插着白大褂的兜子,晃悠走去换衣服,准备抽中午等机子的空档,跟自家亲爱的去吃个饭。

    sci众人都摸下巴,白大哥竟然私下会说这么中二的话……当然这话也就他说出来感觉那么有说服力……

    完全不明白状况的陈小飞张着嘴左右看,马欣、陈瑜和齐乐三个丫头捧着脸,“呀啊!白大哥霸道总裁范!”

    ……

    而关于陈小飞的太爷,毕竟是从小就分开了,陈爷爷知道的也不多,齐乐和陈瑜还要准备演唱会,因此就都告辞了。

    陈宓把陈小飞也暂时带走了,请他跟他妈妈和陈爷爷一起吃个饭,陈小飞乐呵呵跟着去,吃完饭之后还能和陈爷爷一起去看陈瑜她们排练,觉得这有爷爷有哥哥又有姐姐的生活瞬间精彩了!

    展昭和白玉堂准备先去博物馆看看,让陈小飞吃完饭后在陈瑜她们的排练场等着,他们从博物馆回来之后就去接他,之后一起去他爸爸的仓库。而鉴识科的人已经先一步去那个仓库采证了,现在应该是闲人免进状态。

    去博物馆之前,洛天从医院回来了,被抓住那个“狩猎族”的伤已经处理过了,现在被关押在sci楼下的拘留病房内,有严密看守。

    “他情况怎么样?”展昭问。

    洛天摇了摇头,“他麻醉还没醒,暂时问不到情况,而且身上也没什么可确定身份的证件,鉴识科那边取了他的指纹正在比对,秦鸥在等结果。”

    说话间,电梯门打开,秦鸥跑了出来,手里拿了份资料,“队长,结果出来了!”

    说实话,本来众人对指纹结果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可看秦鸥的样子,似乎是找到了匹配的指纹。

    “查到身份了?”白玉堂问。

    秦鸥拿了一张鉴定报告,还有一份旧的档案,“还记不记得乔远新这个人?”

    “耳熟。”赵虎觉得在哪儿听过。

    “乔远新是s市的一个富豪,十年前他十六岁的儿子乔希被绑架,绑匪要一亿赎金。”小白驰脑袋里存储着s市有记录的,几乎所有案件,“乔远新不相信警方,反而相信一个算命的,提早拿着赎金去赎人。赎人的现场在一座废弃的桥上,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结果是乔远新开着车子撞了劫匪,然后车子失控冲出大桥。有一个劫匪被当场撞死,两个跌下桥,最后也抢救无效身亡。乔远新开着车连着他儿子和一亿赎金一起冲出大桥摔入了海里……等警方将车捞起来,就只找到了乔远新的尸体,他儿子乔希和赎金却是踪迹不见。那座桥下的河直冲入海口,水流十分湍急,救援队寻了一个月都没找到乔希,大家都觉得他被冲去海里,凶多吉少了。”

    在场众人都听说过这个案子,当年这个案子很轰动,众人都不明白乔远新为什么要做这么荒谬的决定。

    原本警方已经做好了周密部署,救人应该能顺利进行,可乔远新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非要提早一个小时去,还和劫匪发生冲突,结果乱了计划搞成了惨剧。

    警方后来调查过,原来乔远新非常的迷信,他请了一个算命先生帮他看时辰,而那天让他提早去交钱,也是那个算命先生出的主意,说是那个时辰最好,过了时辰,乔希的命就保不住了。

    事后警方寻找过那位所谓的算命大师,可是那位大师早就跑了,他提供给乔家人的信息也多数是假的。警方怀疑那位算命先生可能和绑匪是串通的,不过绑匪都死了,乔远新也死了,于是那位“大师”到现在还没有抓住。

    旧档案上,有那位“大师”的照片,此人行事小心,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是通过监控拍下来的,模糊不清。

    展昭看完档案,又看了一眼指纹对比图,皱眉,“我们抓到的那个狩猎族,就是当年失踪的乔希?!”

    秦鸥点头,“当年救援队寻找落海的乔希的时候,在他家里取了他的指纹,因为怕捞上来的尸体经过海水浸泡会难以辨认,虽然一直没用上,但档案存着,是鉴识科老王去他家,从他常用的电脑键盘上取下来的指纹。”

    正说着,电梯门打开,鉴识科的一个小实习生跑了上来,拿着一个档案袋。

    “白队长。”实习生将档案袋交给了白玉堂,说,“刚才我打电话跟科长说,乔希找到了,科长人在仓库,让我拿这个资料袋给你们,只是他当年拍的,乔希房间的照片。他说他觉得乔希有些问题,所以当年拍了下来存着。”

    展昭接过档案袋,将里边的照片倒出来铺在桌面上。

    众人都看照片。

    照片拍摄的是一间卧房,各个角度都有,从档案袋上的信息看,这时乔希卧房的照片。

    众人都皱眉,这间卧房——实在不像是个正常中学生的卧房!

    通常十六岁男生会往房间墙上贴什么海报?球星海报、动漫人物、也可能是电影画报之类……

    但应该不会有普通众学生,在正对着自己床的一面墙上,挂一幅由许多个扭曲的骷髅组成的木雕画。

    那副木雕画面极度的残忍,似乎是在描绘某个遭受天谴的过程,一大群干瘦扭曲形容枯槁的人,有的被长矛刺穿、有的被刀劈开、有的被锤子砸烂……而天空中,有一个巨大的骷髅人,手中握有长鞭,面容邪恶。四周围有许图案装饰,多是树叶、鸟类和昆虫,丛林风很重。

    “嗯……”赵爵摸了摸下巴,“好没有美感的一幅浮雕!”

    众人都点头,这画极具视觉冲击力,但是真的一点都不美,简直是丑陋至极!

    “卧槽……”赵虎忍不住咧嘴,“这什么小孩儿啊?”

    “十六岁已经不能算是小孩儿了,这个年龄段是青春叛逆期。”展昭将几张照片挪了出来,道,“你们看他收集的光盘和看的书籍。”

    展昭果然是关注细节,众人就看到一叠光盘都是黑色的封套,各种诡异的图案和歪七歪八的字符。

    “这不像是正式出版的cd。”白驰道。

    “应该是自己录的,然后自己做的封套。”展昭道,“但是他的房间里又没有制作的设备,考虑到十年前的科技程度,这些碟子应该是他买的,某些地下乐队的私卖品,并非正规出版物,我对这些光盘有兴趣。”

    “他看的书也好奇妙。”白驰指着书架,道,“这些书都包着黑色的封皮,上边一个红色的树形印戳。”

    “这个红色印戳在他房间里出现的频率可不低啊。”展昭又将几张照片挪了出来,就见乔希的床头柱子上贴着一枚这样的贴纸,电脑的显示屏左上角也贴着一个那样的标志,书柜上、窗框上、台灯上……等等醒目的地方,都有那个标志。

    “这是参加了什么邪教?”马汉皱眉。

    “这树形,像不像昨天在古堡里看到的,那个狩猎家族钉蝴蝶的家族族谱?”白驰问。

    “是有一些像……”众人都觉得挺像。

    “等一下……”

    白玉堂看了一会儿,突然拿出刚才蒋平给他拉的那张博物馆的地址,给众人看。

    就见那张地址应该是从博物馆的网页上拷贝下来的,在地址前边,有一个类似logo的图案,绿色的,树形,外边还有一个圈。

    “好像!”展昭将两个图案进行了对比。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微妙的联系!

    “那个算命大师叫什么名字?”展昭突然问。

    秦鸥看了一眼资料,道,“自称候天师。”

    白玉堂拍了拍蒋平的肩膀,将档案和资料都给他。

    蒋平活动了一下筋骨压了压手指关节,接过那份档案就开始敲键盘,“让我来找找这位天师究竟何方神圣!”

    之后,白玉堂让众人分头调查。

    洛天、秦鸥带上马欣和夏天一起去一趟乔希的家,跟他妈妈谈谈。

    另一方面,白玉堂和展昭,带着赵虎马汉一起去博物馆,赵爵坚持要跟去凑热闹,白烨似乎有其他事情办,找包拯去了。

    而白驰留下帮忙蒋平一起寻找那位天师,最近和蒋平成了虚拟世界好朋友的米娅,也远程协助。

    赵祯靠着里斯本,继续当他的家属顺便打瞌睡。

    坐在白玉堂的车上,展昭看着一张乔希家的照片,又看那张博物馆地址上的图案。

    “乔远新当年的反常失控举动,没准并不只是因为他迷信。”白玉堂道,“也许跟他儿子有关系,可能有些事情,只有他这个做爹的知道。”

    “他儿子就是个小坏蛋。”后座的赵爵一手靠着展昭的座椅背,一边吃着个棒棒,也不知道谁给他的。

    “何以见得?”白玉堂不解。

    “的确。”展昭道,从乔希的房间布置和各种陈设来看,他的反社会倾向相当的明显。

    白玉堂让卢方联系一下乔希的妈妈,很快,卢方打电话来说已经安排好了,她妈妈自从出事之后就离开了原本的别墅,去了别处居住,那宅子到现在还保持着原样,她让佣人带钥匙过去等洛天他们,如果需要问话,她也可以去警局或者我们的人去找她。

    展昭说,请她明天到警局吧,也可以让她见见乔希。

    卢方答应。

    “老公和儿子都死了,他妈妈这些年应该日子过得不太好吧?”赵爵好奇问。

    “倒是不一定。”展昭翻看着资料,道,“乔远新的原配,也就是乔希的生母在十五年前因为抑郁症跳楼自杀了,绑架案发生时候的妻子叫吴倩,是再婚的,曾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长得倒是很漂亮。他俩属于老夫少妻,后妈只比乔希大了五六岁,今年也就刚刚三十出头一点。乔远新死后,她继承了他的全部遗产,目前是s城中有名的单身贵妇,有财有貌,生活多姿多彩!”

    “听起来她和那位天师一样都有一定的嫌疑。”白玉堂问展昭,“有近期的照片么?分析一下她的情况。”

    展昭给蒋平发了一条短信,没多久,几张吴倩的近照发到了展昭的平板电脑上,都是一些出入名门晚宴、拍卖会、时装周之类的照片。

    “生活果然是多姿多彩啊。”展昭和赵爵一起感慨,不过翻了两三张照片之后,两人又同时摇头,“嗯……”

    “怎么了?”白玉堂问。

    展昭手指头轻轻敲着下巴,道,“吴倩嫁给乔远新应该并不是为了他的钱。”

    赵爵也点头,“嗯!这位贵妇很爱她的亡夫,而且是个相当聪明的女人。”

    展昭点头表示同意,这时,展昭手机上又传来了一条蒋平的短信。

    展昭看了一眼,道,“蒋平查到,警方放弃搜索之后,吴倩自费雇人寻找乔希长达三年之久,现在悬赏提供线索的电话还有效,有几家寻人的私人机构常年跟进这件事。”

    “从吴倩的举动看,她觉得乔希没死?”白玉堂问。

    “她这么多年都坚持寻找,应该有一定的理由。”展昭道,“而且事实证明她是对的,乔希的确没死!”

    “她跟陈佳怡好像认识!”展昭看到一张照片是某个时装发布会,她和陈佳怡坐在一起,两人似乎还在聊天,就拿出手机,“女人之间的八卦往往是最有价值的线索!”

    电话接通之后,陈佳怡果然是认识吴倩,“小倩啊,她人很好的。”

    展昭提出关键问题,“关于她的亡夫,有没有什么你觉得有价值的八卦。”

    电话那头传来了“嚯嚯”两声笑,“那让白队长给我家小马驹情人节放两天假!”

    展昭看白玉堂。

    白玉堂一挑眉——没问题。

    陈佳怡心满意足地跟展昭他们讲起了八卦,“有一次小倩跟我说,她老公不是自己糊涂或者迷信而死的,是被人害死的,有人要他手里的一样东西!”

    展昭眨了眨眼,赵爵凑过来,“不像是谋财害命,要什么东西?”

    “说是一串手链还是念珠什么的。”陈佳怡道,“啧啧,小倩还说,大家都觉得是他老公糊涂害死了他儿子,其实谁都不知道,是乔希,害死了乔远新。”

    展昭很感兴趣地摸着下巴,问,“那吴倩有评价过乔希么?”

    “有!”陈佳怡压低声音来了句,“她说,乔希是杀死她老公的凶手!”

    陈佳怡虽然知道的不多,不过几条八卦都属于精华所在,值得推敲。

    这时,白玉堂将车子停了下来,他们已经身处在了老城区。

    白玉堂指了指远处一桩不起眼的建筑,“应该就是那里。”

    展昭和赵爵都望向那座黑瓦白墙的方形建筑物。

    赵爵一撇嘴——丑!

    他们的车子后边,马汉的车也停了。

    赵虎托着下巴打量那座建筑,“看着倒是有那么点像博物馆,可是这城区也太老了,附近都是大排档,博物馆开在这里不要紧啊?”

    马汉指了指博物馆一侧的墙壁,就见那里有一个很小的铁招牌,像是一块路牌一样挂在墙边,招牌上只有一个绿色树形标志,和网站地址上的那个logo一样,也和乔希房间里,出现了多次的那个图案十分的相似。

    展昭也看到了那个招牌,边对比着手中照片上,乔希房里的那张贴纸看,边微微地笑了笑。

    赵爵戳了戳展昭,问,“笑什么?”

    “我想到你之前说的,关于植物的事情。”展昭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解开安全带。

    白玉堂开门下车,原本绿色的植物标志,能让人联想到的大多是环保公益之类好的话题,只可惜,就像赵爵之前形容的那样——植物凶猛啊!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