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18章 遗物

第18章 遗物

&&&&陈小飞的妈妈和展昭白玉堂在办公室聊了起来,陈小飞跟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外边团团转,而其他人则是围着白驰,看他查到的那件“盗窃案”。

&&&&展昭让白驰翻的报纸是老资料了,小白驰从图书馆将报纸借来,边看边被书虫咬,抓耳挠腮的也一直没找到展昭要的线索。

&&&&本来小白驰觉得是大海捞针,可谁知,在进行了海量的浏览之后,真的让他给找到了!

&&&&白驰在一张报纸上找到了一小块关于某个盗窃案的报道,虽然只有豆腐干大小一小篇,但是基本描述和展昭让他查的相符,关键是还附图了图!

&&&&“诶!”赵虎拿着报纸看那张图。

&&&&公孙找来了十年前案件的资料,跟那张图对比……

&&&&对比的是什么?是一个绳结!

&&&&“这是十年前那桩植物园悬案里出现的绳结。”公孙道,“我看到死神的那次。”

&&&&陈小飞听到“死神”,就凑了过来看。

&&&&“这桩盗窃案,案发时间是五十年前了。”白驰道,“当时s市的一家老博物馆被盗,警方没有找到线索,第二天博物馆馆长自杀了,悬梁自尽,不过死得相当可疑!因为博物馆的横梁很高,那位馆长就这么挂在半空,衣服不乱,没有任何可供他爬上去的支撑物,报纸的照片上提供了一张绳结的照片,大概是调查人员也觉得这绳结很特别,当还出了悬赏令,悬赏线索提供者。”

&&&&“和十年前植物园的案子几乎一样!”公孙惊讶。

&&&&“也是数字六的意思么?”白驰问赵虎。

&&&&赵虎却是摇了摇头,“报纸上的是九!”

&&&&“有什么区别么?”洛天觉得差不多。

&&&&“就是反了一反。”赵虎道,“看起来是差不多,但是打结的手法却是打不同。”

&&&&公孙问陈小飞,“你有见你爸爸用过这种绳结么?或者留给你的东西里有?”

&&&&陈小飞摇头,“没有喔,我老爸手最笨了,会打这种结才怪了!”

&&&&“哈啊~”

&&&&正在众人讨论这桩旧案的时候,沙发上打盹的赵爵突然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坐起来,看来是睡醒了。

&&&&众人刷拉一声转脸看他。

&&&&赵爵眨了眨眼,觉得这一群人的动作像某种群居的动物,就问,“你们在干嘛?”

&&&&赵虎突然来了兴致,凑过去问,“爵爷,你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哦?”

&&&&赵爵嘴角一动,含笑看赵虎,那眼神,旁观众人再一次点头——绝对是看哈士奇的眼神。

&&&&赵爵拿着那张照片上的绳结给赵爵看,问,“这个见过没?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赵爵瞄了一眼照片,没动,似乎是在发呆,又或者还没睡醒。

&&&&赵虎笑眯眯的,样子还挺欠打,那意思——也有赵爵不知道,但是自己知道的知识。

&&&&正在赵虎得意的时候,赵爵突然一拍手,“哦!”

&&&&赵虎让他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某种新的催眠手法。

&&&&赵爵又看了看陈小飞,“难怪感觉有点眼熟!”

&&&&众人都不解,“眼熟?”

&&&&赵爵对赵虎勾了勾手指,道,“你们在那个鬼宅里拍的照片呢?他爷爷那张,拿来!”

&&&&公孙从一堆照片里抽出来了那张陈小飞爷爷的冥像画。

&&&&赵爵拿起来一看,笑了,“觉不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众人面面相觑——眼熟?像谁?

&&&&公孙看了看陈小飞,又看了看那张照片,摸下巴,“嗯……”

&&&&秦鸥瞄了一眼,道,“我觉得有些像陈宓。”

&&&&“眼睛的部分的确是像……”马欣用手遮住照片的鼻子,就留下眼睛和脑门,“像不像陈爷爷?”

&&&&“是哦!”赵虎也点头,“像陈瑜他爷爷!”

&&&&陈小飞不解地看着众人,“你们在说什么啊?”

&&&&“陈宓和陈瑜的爸爸陈兴隆是世纪大盗。”公孙问,“不过年代好像跟博物馆失窃案对不上!”

&&&&“有些本事,特别是惊天动地的本事,都是遗传的,下一代没遗传到的话,很有可能下下一代也会遗传到。”赵爵微微一笑,“这小孩儿比陈瑜小几岁,那么他爷爷如果还活着,应该跟陈老爷子差不多年纪,你们都知道老陈头的儿子是贼王,可知不知道,他爹也是贼王?还是个一辈子都没被人抓到的,传奇贼王。”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吧!

&&&&“都姓陈,难道是亲戚?”公孙惊讶。

&&&&白驰举着报纸问,“这个博物馆盗窃案,难道是陈爷爷的爹做的?”

&&&&陈小飞歪着头,听了个一知半解,“意思是……我曾祖父?”

&&&&这时,就听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对的,就是你曾祖父。”

&&&&众人刷拉一声转回头,就见白玉堂办公室的门打开,陈小飞的妈妈走了出来,刚才回答众人的,就是她。

&&&&展昭和白玉堂看来是从陈妈妈那里得到了不少线索,展昭手里拿着些资料,估计也是陈妈妈提供的。

&&&&陈小飞张大了嘴,惊诧不已。

&&&&“我以前听他爸爸提起过,公公有一个兄弟,从小失散了,一直没再见到。”陈妈妈无奈地过来拍了拍儿子的头,道,“你曾祖父的确是个盗贼,还是个雅贼,专偷艺术品。这个面具……”

&&&&说着,陈妈妈伸手拿起那个面具,道,“偷完这个面具之后,你曾祖父就失踪了,他走前,将两个孩子分别送到朋友那里寄养,给他们一人留下了一样东西,以便日后相认,你爷爷留在身边的就是这张面具,可惜你爷爷过世太早,到最后也没兄弟重聚。”

&&&&陈妈妈跟展昭和白玉堂道谢,让陈小飞留下配合调查,就走了。

&&&&陈小飞惊讶,“我妈竟然不告诉我我家族如此辉煌的历史……”

&&&&话没说完,赵虎拍他头,“你心也挺宽,祖上是贼还辉煌历史?”

&&&&陈小飞眯眼,“罗宾汉也是贼!我爷爷的爹肯定是劫富济贫……”

&&&&话没说完,众人拿着那张死神面具给他看,那意思——偷这么恐怖的东西,还劫富济贫?

&&&&“而且还牵涉两桩命案!”公孙提醒他,“两次有绳结出现,两次伪装的自杀案,一次现场有你太爷,一次现场疑似你爹!”

&&&&展昭看了白驰找到的张报纸报道,点头,让蒋平查一下当年的那个博物馆,是做什么展出。

&&&&白玉堂走到一旁的沙发边坐下。

&&&&赵爵顺手拿过那张面具,递给白玉堂。

&&&&白玉堂本来就洁癖,知道这面具是整张人脸之后就不想碰,皱眉看赵爵——干嘛?

&&&&赵爵微笑,“戴上试试。”

&&&&其余众人望天——肯戴才怪了!

&&&&果然,白玉堂一脸的嫌弃。

&&&&“感受一下,说不定跟变相怪杰一样会变身!”赵爵没心没肺说着冷笑话。

&&&&赵虎百无禁忌,拿来试戴了一下。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面具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赵虎阳光灿烂一样的性格,戴上这张面具之后,立刻给人很恐怖的感觉。

&&&&陈小飞也摸下巴研究,“我都是自己戴来着,第一次看到别人戴,原来那么恐怖的啊!”

&&&&赵虎拿下面具,摇了摇头,“没啥感觉啊。”

&&&&赵爵又瞄了白玉堂一眼,“戴上试试?”

&&&&白玉堂不解,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戴?

&&&&这时,门外白烨走了进来,到了白玉堂身边的沙发上坐下。

&&&&陈小飞好奇地瞄了一眼白烨,又去瞄白玉堂,心说,这俩是兄弟?好神奇的遗传基因!

&&&&白烨接过那张面具,给白玉堂,道,“戴上试试。”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展昭的注意,他回头望过来。

&&&&白玉堂见白烨也叫自己戴,估计不是赵爵恶作剧,于是伸手接过去。

&&&&接到那面具之后白玉堂就皱眉。

&&&&赵爵问,“什么感觉!”

&&&&“这张面具真叫人讨厌!”白玉堂嘀咕了一句,心不甘情不愿将面具戴上,可就在面具要接触到他脸的时候,白玉堂突然猛地拿开,皱眉盯着那张面具看。

&&&&“怎么了?”展昭好奇。

&&&&“错觉么……”白玉堂自言自语,随后又将面具靠近脸,这次倒是没什么异样的感觉。

&&&&稍微戴了戴,白玉堂拿下来还给赵爵,道,“没什么感觉。”

&&&&赵爵微微一笑,也没说话,接过了面具。

&&&&白队长赶紧站起来去洗手间洗脸。

&&&&打开水龙头,站在镜子前边的白玉堂盯着刷刷冲水的水龙头,抬起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刚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错觉,在第一次接触到面具的一刹那,有一股恶寒从脚底升起,耳边还听到了一个诡异的声音,像是恐怖片里那种魔鬼的气息。白玉堂向来不相信这些,但是亲身感受,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叫人不安,想太多么?

&&&&sci办公室里,展昭走了过来,拿起那个面具看,边也试戴了一下,没发现不妥,就问赵爵,“玉堂怎么了?”

&&&&赵爵一耸肩,“你家小老虎比较敏感,嗯哼。”

&&&&展昭狐疑地看着他。

&&&&这时,蒋平那边的调查结果出来了,“查到了那个博物馆,不过年代太久远了,当年的展览并没有电脑记录。”

&&&&“博物馆还在?”白玉堂洗完了脸回来,听到蒋平的话,就问。

&&&&“在呢!”蒋平拉出地址给白玉堂看,就见是个十分小的博物馆,坐落在老城区,不过依然正在营运中。

&&&&“这博物馆一直都展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蒋平直摇头,“最近还在做一个连环杀手的画展,据说那些画里都有暗示信息……”

&&&&“这么有趣?”展昭和赵爵同时凑过来,眼睛亮晶晶。

&&&&白玉堂看了地址,准备一会儿去一趟。

&&&&这时,双胞胎打来了电话,唯恐天下不乱的两人准备趁此大好时机大搞白氏集团成立十周年庆,活动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月,大后天晚上先搞商界晚宴,展昭他们要是觉得时间没问题,他们就发请帖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觉得安排的不错,于是双胞胎欢欢喜喜去准备宴会和活动了。

&&&&刚刚挂掉电话,电梯门一开,赵祯出来了,身后跟着懒哒哒的里斯本。

&&&&里斯本身后,还跟出来了齐乐和陈瑜,两人背着乐器,戴着大墨镜,看着像是刚刚演出完,明星范儿十足。

&&&&正在sci参观的陈小飞先是被里斯本吓了一跳,随后惊叫一声,就近躲进了法医室。

&&&&法医室里,公孙和马欣还有夏天正在用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先进机器扫描那张面具,见陈小飞一脸惊慌,都有些不解。

&&&&白玉堂刚才打电话给陈宓大致讲了一下,陈宓说一会儿带着陈爷爷过来,陈瑜先到了,估计是来认亲的,可是陈小飞却跑了。

&&&&展昭疑惑地跟到法医室,问陈小飞,“你干嘛?”

&&&&“我,我看到偶……偶像了!”陈小飞激动,“刚才那两个是不是齐乐和陈瑜!呀啊!你们熟么?我可以要签名么?”

&&&&众人都哭笑不得,这逗比的性格倒是比陈瑜和陈宓都像陈爷爷。

&&&&马欣往到了招手,“小瑜,你堂弟在这里!”

&&&&陈瑜和齐乐立刻就跑到了法医室的门口。

&&&&陈瑜进门一眼瞧见了陈小飞,奔过来捧住脸仔细瞧。

&&&&陈小飞惊得大气都不敢出。

&&&&齐乐也跟过来一起看。

&&&&良久,陈瑜大概是鉴定完毕了,点头“脸的上半部分跟爷爷和我哥长得好像!果然是家族遗传的脑门!”

&&&&“你爷爷来了么?”展昭问。

&&&&“我哥刚才打电话说快到了。”陈瑜激动,搂着陈小飞,逼他叫姐姐。

&&&&陈小飞红着脸认姐姐,也算因祸得福,虽然被sci抓了个现行,却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堂兄堂姐,这么巧,姐姐还是喜欢的明星。

&&&&展昭问陈瑜,“你爷爷有没有什么传家宝?”

&&&&陈瑜摸着下巴想,“传家宝……我太爷很早就过世了好像,有什么传家宝……”

&&&&齐乐凑过来问,“他那个钥匙扣算不算的啊?”

&&&&众人都想笑——钥匙扣当传家宝?真有陈老爷子的风格。

&&&&“那个的确是很久了!”陈瑜道,“一个长方形的黑色挂坠,跟个打火机差不多大小,爷爷一直挂在钥匙上,从来都不换的,我问过他是什么,他说是太爷留给他的,做个纪念,估计也就只有那个了吧。”

&&&&“材质跟这个像么?”门口,白玉堂走进来,拿着面具给她俩看

&&&&俩丫头吓一跳,“哇,这什么这么吓人!”

&&&&白玉堂身后,赵爵探头,“呦,大明星。”

&&&&“大神!”齐乐和陈瑜看到赵爵还挺开心,给赵爵送演唱会的门票,还说能跟上次一样去后台玩儿。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是什么时候混熟的?这俩丫头不知道这位是危险人物么?

&&&&公孙让她俩摸一下面具,看一样不一样,当然不会告诉她俩这是真的人脸。

&&&&“感觉有些像。”陈瑜道,“爷爷那个钥匙扣跟这个一样的,上面好多图案,像是字符一样的。”

&&&&陈瑜说到这里,众人都愣住了,盯着她看。

&&&&“你说什么?”展昭好奇问,“上面有图案?”

&&&&陈瑜眨了眨眼,“有啊!”

&&&&齐乐抱着胳膊道,“我一直都说没有,她非说有。”

&&&&“真的有!”陈瑜看来不止跟人争论过一次了,扁嘴,“哥哥和爷爷都说没有!”

&&&&陈小飞也说没有。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白玉堂摇头——没有发现图案。

&&&&“嗯……”公孙查看了一下陈瑜的眼睛,摸了摸下巴,“有点意思,应该又是一个奇妙的遗传特例。”

&&&&说着,公孙让马欣去鉴识科借了个相机过来。

&&&&没一会儿,马欣拿着一个大相机还有好多镜头跑了上来。

&&&&公孙更换着镜头前的彩色挡片,最后他选定了一个,对着面具拍了几张照片,将相机的内存卡插到电脑上,再看大图,众人惊讶地发现……此时,面具的颜色已经变成了绿色,但是面具上出现了好多原本没有的黑色图案,十分的清晰。

&&&&众人都盯着图片看着,马欣将图案都挑选了出来,“很奇怪的符号,感觉不像是古文字。”

&&&&公孙将图片传给了蒋平,让他搜索一下。

&&&&蒋平搜了半天,没有找到相似的,“应该不是某种有记录的文字吧!”

&&&&“只有小瑜看得到么?”齐乐觉得神奇。

&&&&“嗯!这倒是并不稀奇。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不同的,根据人眼感光的不同,有一些东西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有一些看出来可能有色差,而有一些,只有一部分人可以看到,一部分人看不到。陈瑜这种案例算是比较稀有的,也许……她太爷也能看到!”公孙推测,“所以他才会去偷这张看起来一点都不值钱的面具。”

&&&&正聊着,电梯门打开,陈宓和陈爷爷走了进来。

&&&&相比起陈瑜和陈宓较为淡定,陈爷爷可激动了,看到陈小飞,就说他跟他爷爷长得像,又得知他父亲和爷爷都已经过世,还看到了兄弟的那张冥像画,老头就开始哭。

&&&&众人都聚集到了sci的办公室里,等陈爷爷情绪平复下来后,白玉堂给他看了那张面具,展昭问他,关于他爸爸的事情。

&&&&陈爷爷果然拿出了一个钥匙扣,给展昭他们,道,“我还记得跟我哥分开的时候,我爸留给了我们两样东西。”说着,他轻轻抚摸着那张面具,“我当时觉得这张面具很吓人,于是我哥就拿走了,这个比较小比较好拿,就留给了我。”

&&&&“太爷为什么会失踪?”陈宓不解。

&&&&陈爷爷叹气,“我不知道,本来好好的,突然就说要走。只记得他临别时告诫过我们,这两样东西一定要藏好,不要被人看到。他还说……他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要去想办法补救,可能回不来了,让我们不要想念他。”

&&&&听到这里,众人都仔细地看那个像是打火机一样的方形盒子,从外表来看,好像是一块实木,但是感觉重量又不太对,质感的确跟那张人脸面具相似,难道也是某个人体组织?。

&&&&公孙给这东西做了个x光透视,发现,里边有东西!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