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六(14) 硬闯罗天洞

六(14) 硬闯罗天洞

六(14) 硬闯罗天洞

 

  远安好不容易把穆乐给找了回来,这边还没消停一日,他弟弟远宁少爷又出了状况。

 

  那天,他是被几个酒肉朋友哄出来的,数人簇拥着进了南市新开的大酒馆一间雅座里,桌子上皆是些好酒好菜,一个穿着织锦袍子的年轻公子正等在里面。

 

  一大群朋友围着那人坐定了,热热闹闹地介绍道:“远宁,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霍先生。霍先生,这位,户部叶大人家的远宁公子。

 

  远宁颇为恭敬:“麻烦您了,霍先生。

 

  话说此人正是罗天洞的主簿霍阳,远宁好赌,几日前输了不少,手里的钱顶不上赌馆里面的账了,从他爹爹叶大人收藏的古玩里面拿了件好的出来串换用度,尚不知道自己是别人拎好大棒等着要打的兔子。

 

  霍阳装腔作势地:“公子不必客气,江湖应急,谁还没有个着急的时候,我是干什么的,想必朋友们都告诉您了。钱我有的是,只是您拿出来的必须是个宝物才行。

 

  远宁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个包袱,打开,是个白皙通透的玉石瓶子。

 

  旁边众人站起身,抽了一口气。

 

  远宁颇为得意:“羊脂玉的瓶子,我爷爷收在家里的宝物。

 

  可是能把我欠的债还回来了吧?

 

  霍阳一只手就接过来了,摆弄,看看,忽然从花盆里拿起一块石头把那瓶子砸碎了。

 

  远宁大惊失色:“你!你干什么?!

 

  霍阳揪住远宁的衣领,恶狠狠:“

 

  你奶奶个腿的,胆敢骗到大爷头上来了?!我他妈一年玩的玉石瓶子比你吃的米都多,弄个什么垫米缸的破玩意还敢骗我?!你是有钱还还是没钱还?没有钱大可说一声,我挖你一只眼!

 

  众人连忙上来劝架:“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远宁哪里见过什么世面,被霍阳这吓得一个哆嗦,忽然尿了:“不知道先生你眼睛这么毒,我,我有宝物还你债的,你容我一天容我一天!

 

  霍阳脸色凶狠:“我容你一天?说得轻巧。你若金蝉脱壳,跑了怎办?!跟我走吧!呔,那边上的可是你家小厮?回去跟你们家大人报个信,就说这位少爷欠债不还。今晚上不带上件货真价实的宝贝来我锦云山罗天洞赎人,他的命我可要拿去了!

 

  霍阳提着远宁的脖子就走。

 

  跟来的小厮狗儿被吓得够呛,转身就跑,去府里通风报信去了。

 

  叶府马厩这边,穆乐正给马喂草料,草料里面加了些通顺肠胃的兽药,味苦,马儿本不愿吃,穆乐搂着那牲口的脖子,也不知低声说了什么话,马就乖觉了,顺顺当当地吃起来。远安就在一旁,看见了,笑嘻嘻地看着穆乐想着,自己这是哪来的运气的弄到穆乐这么个机灵鬼儿。

 

  狗儿屁滚尿流的进来,一个着急跄在远安脚下,他疼得哎呦一声,还把远安吓了一跳。

 

  远安看清了就抬脚作势要踩,骂道:“狗奴才干什么?

 

  慌慌张张的!我欠你饭吃啊?!

 

  狗儿抹了一把脸:“小主子!小主子饶了我! 小主子不好了!我这是要去给老爷夫人报信,少爷他少爷他

 

  远安道:“老爷夫人今天去姑奶奶府上听戏去了!远宁怎么了?!

 

  狗儿道:“少爷他被强人捉去了!说是,说是今天晚上若不带着个宝物去那个锦云山罗天洞,他们就要少爷的命了!

 

  远安大惊,拎着狗儿的领子:“你你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狗儿边哭:“少爷跟着朋友做生意,赔了钱,本想着拿着个古玩器皿去还债,谁知道对方不当是好玩意,当场给砸碎了。

 

  拎走了少爷,吆喝着让我回来报信。小主子呀,就是我说的那个地方,赶快去吧,晚一刻,远宁少爷的小命就保不住了呀!

 

  远安急的够呛,咬牙切齿:“远宁这个笨蛋!

 

  你说,那是什么地方?锦云山,罗天洞?

 

  “对,就是那里。

 

  远安合计:“锦云山,我知道,西南方向三十里!

 

  远安扔了狗儿转身就走。

 

  穆乐被这一出惊动,跟在她身后。

 

  话说远安在叶大人的书房里翻来倒去,终于找到一件颇值钱的玩意,掂在手里道:这是件货真价实值钱的东西,我就拿它去把远宁赎回来!

 

  她出了门来,与迎面而来的穆乐险些撞在一起。

 

  远安:“干什么玩意?别碍我事儿!

 

  穆乐道:“你去哪里?

 

  

 

  远安:“出门救我弟!

 

  穆乐上前一步:“我,我,我也去!

 

  远安一愣:“管你什么事儿?

 

  穆乐道:“不管我的事儿,可是你的事儿。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远安心想他刚刚在外面惹了事儿还没利索,便道:去去去,着急呢,别烦我。

 

  远安推开穆乐往前走,脚步渐慢,回头看他,却改了主意,只因他说“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实在是诚心实意,温柔好听,便努了努嘴巴:“走吧。

 

  穆乐高兴了,两条浓浓弯弯的眉毛扬起来,好看得很,他快步跟上远安。

 

  两人快马加鞭不消分说,没多久便行至那锦云山,但见此处林深树密,凉气森森,暮色四合之时,密林边缘一处小径,似乎有人打着灯笼鱼贯而入。

 

  远安向穆乐示意不要出声,两人牵马跟在后面。

 

  没多时,两人行至一处水潭旁边,前面的灯火消失不见,只见一片黑暗。

 

  远安诧异,低声说道:“奇了怪了,刚才还看见那么多人过来,怎么追到跟前就没了?

 

  穆乐道:“许是游水过去了。

 

  远安道:“有可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那些人必是去那罗天洞的。我先探一探这水有多深。

 

  远安上马迈入水潭之中,马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滞不前。

 

  远安夹马腹:“走!

 

  马忽然嘶吼,前蹄扬起,一条水生巨蟒张开血盆大口直奔远安而来。

 

  千钧一发,后面的穆乐飞

 

  身而起,抓起远安跳到岸上,两人大骇之下倒退好几步。

 

  巨蟒咬住远安的马,另有数条比之更粗更凶猛,弹起上前,将穆乐的马也一并卷起,拖入水中吞噬,只见血水翻滚。

 

  远安大惊失色:“好悬啊,险些就小命不保了。

 

  游水是过不去了,马还被吃了,我可怎么去那罗天洞啊

 

  话音未落,忽然一把灯笼忽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两人回头一看,黑暗里只有一双眼睛,盈盈然仿佛发光。

 

  远安刚才被水生大蟒吓了一跳,心脏提到嗓子眼,还没恢复原位,又见这个,霎时觉得汗毛全都立起来了:“什么东西?谁眼睛飞出来成精了这是?!

 

  黑魆魆地森林里一个低沉的女声传来,十分不屑:“谁眼睛被挖出来,你看好再说话!

 

  远安定睛一看,竟是个身材苗条的姑娘,只因她黑色丝巾蒙着半张脸孔,又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所以好像只有一双眼睛一般。

 

  远安拍了拍胸口,对那姑娘道:“你是谁呀?走路连个声音都没有

 

  那人回答:“我是谁不重要,二位是要去罗天洞吗?

 

  远安:“对你怎么知道?

 

  “这是第一次来?

 

  远安:“对。

 

  轻蔑一笑:“那就难怪不清楚情况了,这水潭是通往罗天洞的必经之路,

 

  可里面有好些条水生巨蟒,无比凶悍,生人是过不去的。

 

  远安:“你可有办法?

 

  “我是熟客,

 

  可以度你们穿过水潭。

 

  远安:“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那姑娘轻轻一笑,转身走到岸边,不搭理远安了。

 

  她晃动手里的灯笼,一艘小船缓缓驶来。

 

  远安定睛一看,牵动小船的竟是两条巨蟒,之前无比凶悍的猛兽,竟给她拉船,远安心里不由得赞叹:这个13真是装得好!

 

  姑娘上船,停了停,回头问远安:“机会只有一次,过了就不再来了,上来吗?

 

  远安这货早就蠢蠢欲动,抓着穆乐胳膊,一步跳上了船。

 

  黑衣蒙面的女郎转过身去,正中下怀,微微一笑。

 

  她是星慧郡主。

 

  远安当然不知道。

 

  水潭上,烟气杳渺,小船缓缓前行。

 

  星慧沉默着,也在暗中观察着远安。

 

  远安的绑腿开了,穆乐看见,蹲下帮她系上,亲密而乖顺。

 

  星慧斜睨着眼睛:“他是你的奴才吗?

 

  远安道:“是我家里的小厮。

 

  星慧道:“来这种地方都带着他,一定是体己得力的人?

 

  远安道:“这跟你没什么关系。

 

  星慧:“他让我想起我从前的一个奴才,他能为我做所有的事情。

 

  远安:“那怎么没跟在你身边?

 

  “因为他死了!他被别人害死了!

 

  此事不提罢了,说起姜忍之死那是星慧的一道伤,仇人又在眼前,星慧难以自控,忽然转过头来,暴躁发怒:“你们让我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我不想再让你们留在我的船上!给我

 

  下去!你们都给我下去!

 

  星慧用船桨抽打,穆乐挡在远安前面,小船摇晃,远安几乎要跌入水中。

 

  水中的无数蟒蛇露出水面,眼睛闪烁,牙齿发光,等待着将要落水的食物。

 

  远安摆手求饶:“别别,小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你是要钱还是要什么东西,咱们商量商量,你这么赶我们下船,我们就进蟒蛇的肚子里去了呀!你看你,就算露了半张脸也是个好看的人,好看的人都善良,你可千万别赶我们下船啊。

 

  星慧闻言住手,仿佛被说服了,整理头发:“还有些眼力。我有个条件。

 

  远安道:“你请说。

 

  星慧道:“既是去罗天洞,定是带了宝贝去贩卖。见着就是缘分,把你的宝贝拿出来我看看。

 

  远安道:“那是,用来救我弟弟的,你不会抢了去吧?

 

  星慧不屑:“哼,你能有什么稀罕的玩意,值得我抢!我只是想看看而已。怎么着,还真想下船凉快凉快?

 

  远安不甘心,却又受制于人,只好从怀里拿出包袱,打开几折,拿给她看。

 

  正是一把短剑。

 

  星慧拿在手里掂量:“什么玩意?什么讲究?

 

  远安道:“你不识货,这可是我家传的好东西。你可认识这上面的字?这是高祖爷爷赏给我家太爷爷的东西!平时都被我爹爹小心翼翼收着,若不是为了救我弟弟,我才不敢请它出来呢。

 

  看了,行了吧?还给我!

 

  小船

 

  忽然晃动几下,星慧把包袱包好还给了远安。

 

  小船驶入山洞,长长的水道,缓慢停在一处石滩上,几个穿戴整齐的杂役在上面迎接。

 

  远安朗声道:“你们听好,我是来救我弟弟叶远宁公子的,快点带我去救他!

 

  杂役闻言,恭恭敬敬:“这边请。

 

  星慧站在船上,她却没动,远安与穆乐回头看看她,她冷冷一笑:“希望你有好运气。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