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六(15)拍卖厅晚市

六(15)拍卖厅晚市

六(15)拍卖厅晚市

 

  几个杂役沿着罗天洞中九曲回肠的小路,直把远安与穆乐引进了一个丈八见方的洞室,霍阳正等在那里,介绍了自己正是罗天洞的主簿,随手打开一张大布,远安一眼看见远宁蒙着眼睛被关在一个大布后面的木头笼子里,原本白白胖胖,宣宣嫩嫩的家伙满脖子满脸的伤,头上还有两个筋包。

 

  远安心里一时半喜半悲。喜的是,她早就想这么揍远宁一顿,却总被家里大人阻挡而不得手,悲的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自己从小时候打到大的弟弟,她可以打别人不能打呀!远安霎时眼睛鼻子都红了,扑上去:“远宁!

 

  远宁听出来是她的动静,大哭起来:“姐姐?!你来救我了?!快点把我弄出去啊,遭罪死了!我想回家喝汤吃饭洗澡睡觉啊!

 

  远安转头对霍阳道:“快,快把我弟弟放了!

 

  那,你们这里不是倒卖好宝贝嘛,那,这是件货真价实价值连城的好物件,

 

  拿去吧,快把我弟弟放出来!

 

  霍阳把小包袱拿出来放在手里捏了捏,感叹道:“姐弟情深,让人感动。可惜啊,叶大小姐你晚了一步。我说得明明白白,今晚上之前你来救你弟弟出去,如今入夜已久,叶大小姐,你来晚了!

 

  远安竖着眉毛:“你想怎么样?!

 

  霍阳:“我想怎么样很清楚啊,我要远宁公子的命!

 

  远安大怒,抽出腰上软剑顶在霍阳颈上:“你

 

  想要,我不答应!

 

  谁知那霍阳竟有些伸手,扬起衣袖卷住了远安握剑的右手,远安只觉得里面灌了一下子凉风,手中的剑竟被攥到霍阳手里了,霍阳反刺向远安,远安跳了一步,躲开了他这一下子,却踩在了洞里地面的苔藓上,bia地一下就滑到了。

 

  穆乐一见远安倒了,不由分说上前与霍阳动手,他只是力大,却没有招数,更不及霍阳动作迅速,穆乐只觉得他袖子乱动,自己眼前一花,霍阳已经出手,霍阳一剑刺中他肩膀,把他钉在地上。

 

  霍阳立起剑锋,就要杀穆乐,远安扑上前挡住。

 

  远安:“住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霍阳轻蔑地看看他们两人:“就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上来跟我比划。

 

  远安行走江湖最明白一个道理,该服软的时候绝不拉硬,便道:“这位先生,我这家传宝贝已经拿来了,就算时间上晚了点,可也不是故意拖延。你是做生意的,总不至于这般故意难为人吧?要人性命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霍阳轻轻一笑:“小姐说的没错,我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也要讲规矩方圆,什么人都能赖账,那我的生意没法做了。不过我看你护着弟弟心切,一片勇气可嘉。这样吧,您这宝贝我不收,我们罗天洞晚市刚开,你要是能把你带来的东西兜售出去,我就放了你和你弟弟。如果你们运气不好,

 

  卖不出去,那就别怪我了,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远安一见保住性命,舒了一口气:“好!咱们说定了!

 

  锣声一响,罗天洞的拍卖厅的晚市又开了。

 

  宾客满座,熙熙攘攘,好几件漂亮罕见的宝贝都很快被人拍卖走了。

 

  远安也在看热闹,心里面就渐渐有了底,只道那些字画呀,顽石呀,丑了吧唧的古生物呀就没法跟自己手里的这个比。她弟弟的性命,她是救得救得的。

 

  该她上场了。

 

  下面有人喊:“这位姑娘是个生面孔,请问你是来兜售什么东西的呀?

 

  远安一时没说话。

 

  又有人着急了:“哎哎,你不说,我们可没法买呀!

 

  远安这才道:“不是弟弟有难,我才不会将家中的宝贝拿出来卖!于我是万不得已,于各位可就是莫大的运气了!当年高祖皇帝打仗时候,我祖爷爷随侍在侧,一日高祖深陷敌群,我祖爷爷护主有功,高祖皇帝赏给我爷爷这柄短剑。真正削铁如泥,趋吉避凶!

 

  席间还真有行家:“高祖当年赏赐武将的礼物不多,我是听说有一柄短剑的。

 

  若是真品,那可是非同凡响,价值连城啊!

 

  有人唱和着:“是呀!姑娘,你说的热闹,不过这可不是乱吆喝瞎糊弄的地方,把你的短剑拿出来看看!

 

  远安一笑,朗声道:“谁糊弄了?!我让你们看看!

 

  远安猛然抽掉彩绸包袱皮,赫然把短剑高高举在手中。

 

  远

 

  安:“这就是高祖御赐短剑!

 

  众人一愣,继而哄堂大笑。

 

  远安纳闷,一看,哪里有什么御赐短剑,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只火腿!

 

  两折,棕红色,上面还有些析出的盐分,分明就是很好吃的样子!

 

  远安霎时傻眼了:“啊?!我的短剑呢?!怎么,怎么会变成火腿了呀?!

 

  电光火石之间,她忽然就想到了自己是在哪里着了道:“完了完了!我被那个蒙着半张脸的女人给害了!

 

  一定是在水潭上的时候被她掉了包!

 

  身后的霍阳不干了:“敢来我这里诈骗,把他们给我拿下!

 

  远安和穆乐被人用麻袋罩住。

 

  穆乐还在挣扎,众多杂役们上来把他们捆起来带走了。

 

  席间的众宾客起先是发呆发愣,稍后便想明白了:这一定是罗天洞特意安排的节目,好看好看!

 

  暗处的星慧郡主看着这一幕冷笑:“叶远安啊叶远安,你不是聪明伶俐吗?我就偏要戏弄戏弄你!你也有今天!你也吃了我的亏!

 

  霍阳来到身后,恭敬地请示:“郡主,这两个人,还有那个远宁公子,我们一并结果了吧?

 

  星慧低沉地:“不!我还在等一个人!你去带信给牢房里面的人,让他把消息放出去吧!

 

  深夜的牢房里,衙役们还在拷问周礼贤,这个古董贩子几日前被赵澜之和孝虎从妓院里逮来,这几日咬紧牙关,无论被如何逼问,就是什么都不说。

 

  专事拷打的衙役

 

  也劝他:“我说你这又是何苦呢?说了吧,啊?你偷盗的那些冥器文物珍宝,都是在哪里销赃!

 

  周礼贤却还是一句话:“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衙役一听更火了:“嘿,这个嘴硬啊!来呀!咱们还没上过大刑呢!

 

  衙役们夹了火炭就要往周礼贤的身上烙。

 

  就在此时,非年非节的时候,外面夜空忽然有烟花亮起。

 

  周礼贤一见,忽然大叫,仿佛就开了窍:“招!我招!我全招!

 

  彼时赵澜之仍未能寻回《蕉下图》而一筹莫展:把画偷出宫的太监死了,夺了他钱的泼皮却并不是杀人凶手,距离天后寿诞还有一天,那幅画仍旧没有线索,太监们的性命命悬一线,这可怎么办呀

 

  孝虎脚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大人!那个古玩贩子周礼贤,我们把他的嘴给撬开了!

 

  赵澜之快步来到刑房,周礼贤大吼:“我说了,我说了你们可就别上大刑了!

 

  赵澜之上前:“说罢,你偷来的,挖来的,骗来的那些个宝物都是怎么出的手?

 

  “锦云山罗天洞。

 

  赵澜之道:“那是什么地方?

 

  古董贩子眯着眼睛:“天后管得太宽,这个不让卖,那个不让买。

 

  不做买卖,多少人都活不了!

 

  罗天洞说到底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个自由拍卖的市场,

 

  只是背着官府,不上官税,时间长了,最大最赚钱的买卖留了下来,

 

  就是那些奇珍异宝,

 

  通灵怪物,稀罕器具了!

 

  跟罗天洞比起来,洛阳鬼市顶多就算是一个跳蚤市场!

 

  赵澜之:“罗天洞在哪里?什么地方?你给我说明白了!

 

  周礼贤:“洛阳城外东南方向四十里,锦云山!

 

  赵澜之:“你若撒谎,我让你生不如死!

 

  周礼贤大笑:“大人,我只怕你没有胆量去呢。

 

  赵澜之心下沉吟:“无论如何,我都要去那里探一探,

 

  罗天洞,罗天洞,文物贩子们销售奇珍异宝的地方,

 

  也许这个罗天洞里就会有天后的画?

 

  古董贩子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大人,我可提醒着你,就算你再武艺高强,心思缜密,都只怕有去无回呀!哎哎,我只怕你找也找不着呢!

 

  赵澜之冷冷一笑:“怎么会找不到,有你这么个老马带路,当然能找到!

 

  “好,大人。罗天洞每天入夜开市,我,我带您去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