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六(21)欢喜

六(21)欢喜

 

    天后传唤,赵澜之匆匆赶到,惶恐不安。

 

    进门就见李成等人跪倒一片,十分狼狈。

 

    他知道,前后事端,天后已经问了个明白。

 

    武后厉声唤他:“赵澜之!

 

    赵澜之跪下:“天后恕罪!

 

    “你好大胆子!我的蕉下图是怎么被你们偷梁换柱了的?你给我从实招来!

 

    赵澜之抬头:“臣臣是把这幅图寻回来的

 

    他在武后跟前不敢保留,便将李成托他找回画卷,自己在罗天洞遇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一边。

 

    武后沉吟片刻:“你说的这些可都是实情?

 

    “臣对天后不敢有一丝隐瞒

 

    “那我让你看看你寻回来的东西!

 

    侍女们把蕉下图拿出来。

 

    武后道:“光下观看,此图与从前并无二致。可是一旦遮住光线

 

    侍女们遮光。

 

    赵澜之看见夜明画面,上面那些残忍凄厉的情景,霎时惊讶非常。。

 

    武后道:“你破案无数,是即将入职大理寺的干探。我要你立即把这事情给我说明白,把换画的人给我揪出来!否则你,你,你们,你们全都给我死!

 

    危难当前,赵澜之仍保持了他惯常的冷静,寻思片刻:“天后容禀,臣有听闻,有一种夜明的墨汁乃是用东海海龟的口涎制成,

 

    无光黑暗之中,呈现红色。依臣所见,原图与这夜明图画法与笔调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原图气氛温柔祥和,夜明图血腥诡异。可见是同一个画师不同心情所做。所以这幅画并非被人倒换,乃是在原作之上另行添加。

 

    武后闻言仔细观看,转过身,背朝着众人,她在心里暗暗自语:薛菡难道是薛菡将这幅图画盗出宫中,又加上去的?

 

    “赵澜之,你继续说。

 

    赵澜之:“至于夜明图里的内容

 

    “有什么尽管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依臣所见,这夜明图上画的是,是南方十三县灾民背井离乡的画面

 

    武后讶异地:“灾民?南方十三县?哀家在南方十三县兴建工事,是为了规划水利,造福当地,怎么会有灾民?

 

    赵澜之道:“恕臣直言,天后的政令可曾被官员们一五一十地执行?官员们的举措又是否真的是老百姓的愿景?

 

    武后拢了衣袖,阴沉着脸:“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

 

    “臣在市井间巡查,如今洛阳城聚集了很多很多的灾民。他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武后闻言大怒:“怎么没有人跟我说?!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

 

    所有人低下了头。

 

    武后稍稍冷静:难道,难道,是薛菡画了这幅画,要告诉我这些事情?

 

    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赵澜之叩首:“天后请准臣一些时间,臣必然会将此时调查清楚!

 

    武后摆手:“不必了,不必了你可知道,这城里某个地方,会不会有一大片的芭蕉林?

 

    赵澜之抬起头来。

 

    就在赵澜之被武后发难的时候,来自南方十三县的灾民皆手持火把与武器,义愤填膺聚集在城内的破庙里。

 

    只剩下一只眼睛的薛菡在众人前面说话:“天后无道!荼毒百姓!她修建工事,你我失去家园!

 

    她逍遥快活,你我妻离子散!

 

    她庆贺华诞,你我流离失所!

 

    如今十三县众灾民齐聚此地,你们定要戮力同心,讨伐天后,讨回公道!

 

    众灾民齐声喝道:“讨伐天后!讨回公道!

 

    易装的星慧已经从锦云山返回,混在灾民的队伍里,看着火光中愤恨不平的人群,她心里想着:那幅画我已经通过赵澜之送回天后身边了。

 

    可这个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我可怎么才能拿到他的佛珠呢?

 

    

 

    有心眼的人都在各自推进着自己的计划,没心眼的两个人刚刚回了家。

 

    又一次救了他主子的小家奴穆乐还在喂马,嘴巴里叙叙而言对马说话:“吃吧,多吃点多吃点,长劲儿...火乐的布托

 

    穆乐忽然愣住了,捂住嘴巴,四处看看,难以置信,有人仿佛刚刚说出了一种奇怪的话,是谁?是他自己吗?

 

    身后飞来一块小石头,他没有回头就接住了,动作非常敏捷。

 

    扔石头的是远安,笑嘻嘻地,可是忽然上来跟穆乐过了几招,穆乐身形敏捷,见招拆招。

 

    远安忽然指着后面:“哎,那匹马怎么两条腿站起来了?

 

    穆乐回头的瞬间,被远安绊倒,他摔在地上。

 

    远安得意地笑起来,摇头晃脑地。

 

    穆乐好不高兴:“干什么你?上来就打人。

 

    远安信手把穆乐拽起来,亲亲热热地勾住他脖子:“我考考你功课,我问你:这世上谁对你最好?

 

    穆乐:“你。

 

    远安:“你最听谁的话?

 

    穆乐:“你。远安:“我是你什么人?

 

    他不做声。

 

    远安:“我是你主子!

 

    这个小犊子还是不做声。

 

    远安看看他,每次都是这样,就是不肯认她当主子。

 

    她放弃了。

 

    她是很难扭过他的。

 

    她再问问别的。

 

    远安:“你跟我得说老实话,只说老实话。

 

    穆乐:嗯。好。

 

    远安:地库的老头子教你功夫了?

 

    穆乐:没有。

 

    远安:他又背着我给你灌药丸子了?

 

    穆乐:没有。

 

    远安:你在外面碰到什么高人了?教你拳脚?

 

    穆乐:没有。

 

    远安:那你怎么忽然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还有昨天,罗天洞那个高手,之前还把咱俩整治得够呛,

 

    你怎么把他也给打败了?

 

    穆乐:不知道。

 

    远安:我告诉你,你撒谎我捶死你哦!

 

    穆乐摇头:不撒谎。

 

    不知道。

 

    就是会打了。

 

    原来看他的拳头快,我挨打。

 

    后来看着慢,一下一下地就都接得住了。

 

    远安仔仔细细看着穆乐,相信了。

 

    其实他说什么她都信。

 

    两人是一样的缺心眼。

 

    远安笑起来:“谅你也不敢跟我胡说。

 

    穆乐:“不胡说。不敢跟你胡说。

 

    远安刮着下巴:“那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会突然之间变成比我也就差一点的高手了?我问你,你从前,我把你买回来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问题一下子就把穆乐给弄的头疼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不记得了都不记得了。

 

    远安:仔细想想。

 

    穆乐:仔细想想会头疼。

 

    远安放弃了这个话题,她可不想要他头疼,她可不想他任何一个地方疼,她早就打算了,要好好地待他。

 

    她是可爱的,温柔的:“那身上的伤呢?彻底好了没?有时候会不会疼?

 

    穆乐:“不疼。

 

    远安:“我看看吧。

 

    穆乐扒开上衣让远安瞧。

 

    两人原本就是两小无猜,一片坦荡,就是都没有留意,叶夫人把叶大人拽来了。

 

    叶夫人指着二人:“老爷呀,这位大小姐我是管不了了!你还说远宁不省心,你看看她姐姐,跟着家里的小厮这是在做什么?

 

    叶大人也是怒了:“不像话了!这个小子我看到过!上次远安也是带着他出门!乱了套了!我要把他赶出去!赶出去!

 

    这位侍郎大人说罢怒气冲冲从后面上来,手里拿着笤帚抽打穆乐,嘴里叫骂着:“好你个没规矩的小奴才,敢在这里勾引大小姐!我把你赶出去!你给我滚!滚!

 

    穆乐大惊,被叶大人追着打。远安上去拦:“爹!爹!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叶大人气得发抖:“这个奴才今天就走!我不想要再看见他!

 

    远安大叫:“这是我的奴才!我不要他走!

 

    叶大人指着她鼻子:“好啊你!我管不了你了!

 

    老头子又开始抽打远安。

 

    穆乐大急,护在远安前面,双手一抗,击飞了叶大人手里的笤帚:“别打远安!别打她!我我走!

 

    穆乐转身要跑,远安蹦起来大叫:“我是你主子,你好大胆子,没我的命令。你敢跑?

 

    穆乐回头看着远安。

 

    远安早就下定了决心,咬牙切齿地:“要走一起走!爹爹!你看着我碍眼,我就不留,免得你生气!

 

    她抓着穆乐,窜到叶夫人身边,脸对脸地问她:“那谁,看不顺眼是吧?看他也不顺眼是吧?!我告诉你,远宁的命是我们救的!两个你看不顺眼的人救的!我走!不是你得逞了,是我看着你也闹心!

 

    远安拉着穆乐就走。

 

    穆乐眉毛掀动,无比欣喜!

 

    两人说走就走,出了叶府向西,找了个桥头坐下来,各自看看对方,都被叶大人那几下笤帚打得满身狼狈。

 

    可是穆乐可看不到远安狼狈,他喜欢着呢,弯弯的眉眼,抿着小嘴巴,搓着双手,心里面可是暖和。

 

    远安看看他:“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穆乐:“你为了我跑出来了?你不回去了?你不是糊弄我?

 

    远安道:“上次找你回来的时候就说过了,我以后再也不能把你赶走。你走了,我就跟着你一起走。

 

    穆乐更是喜不自胜。

 

    他那么欢喜,他想要碰碰远安,可是不敢,就是绞着指头,看着她笑。

 

    之前什么怀疑怨气也都没了。远安忽然道:“可惜啊,失策失策。

 

    穆乐:怎么了?

 

    远安:空着双手出来,也没带些钱财。肚子都饿了,可怎么办啊?

 

    “那你在这儿等着,我去讨钱给你。

 

    远安一把抓住他:“给我站住,成了什么了?难道你跟我这样子像是乞丐吗?

 

    话音没落,一个大婶从他们身边走过,停下来看看二人:“瞧这俩乞丐孩子,可怜劲儿的,那,给你这个吃。

 

    大婶说罢揉了揉远安和穆乐的头发,留下一个酥饼。

 

    远安气,呆,她抬头死死看着大婶:“大婶!

 

    穆乐只当她被人当成乞丐,这是要发作了。

 

    远安理直气壮道:“我们两个人,给一个酥饼像话吗?

 

    大婶又扔下一个:“小叫花子,省点吃

 

    远安瞬间高兴了,对穆乐道:“快点,快点,趁热嘢!还是豆沙的呢!

 

    两人狼吞虎咽,酥饼碎了一身,几口就没了,远安擦擦嘴巴:“酥饼虽好,可惜一咬就碎,几口吃完了,这样也不是办法呀,下一顿可怎么办?哎,我有个主意,咱们去找个熟人借些钱财,他不会不借给我的!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