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16)人偶

八(16)人偶

  八(16)人偶

 

  幽暗的房间里,郭将军手执玩偶,老泪纵横,自言自语道:“小玉啊,我对不起你呀。儿子好不容易找到我的身边,我却没有能把他给保住。那么生龙活虎的一个人,脆生生地就死了。小玉,我对不起你呀

 

  郭夫人与星慧推门进来。

 

  郭将军赶快掩饰,将玩偶藏在背后。

 

  郭夫人仿佛全然宽容的样子:“老爷,算了。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我知道你心里仍然在记挂着那个孩子。

 

  想起欢哥儿,郭将军没有控制住,一口鲜血呕出来,郭夫人赶快用帕子托住:“老爷!什么话不能说出来,让为妻与你分忧?

 

  郭将军大恸:“夫人啊,我谢你宽宏大度,我也想着把我那个孩子领回来,可是,可是天不随我愿啊

 

  郭夫人也配合着红了眼圈儿:“老爷,逝者已矣,我劝你不要太过伤神了。你是国家栋梁,我们的女儿又成婚在即,你这样颓废伤身,这可怎么好?

 

  郭将军摇头垂泪:“我实在是想起他们母子,竟无可补偿,觉得实在是对不住他们!

 

  郭夫人看看星慧。

 

  星慧点头示意,鼓励着郭夫人。

 

  郭夫人并不乐意地,勉强地:“我倒是有个主意。儿子回不来了,老爷是不是可以补偿他的娘亲?把她接到咱们府里来,享几天清福?

 

  听她说这话,郭将军抬头,惊讶地:“夫人夫人竟有如此雅量?可是她来了,你怎么办?

 

  郭夫人道:“我跟她可以以姐妹相称。老爷!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郭将军大喜过望:“好事呀,好事呀我谢谢夫人!

 

  郭夫人道:“这事情就让星慧去办吧。自己人,又聪明谨慎,就让她去吧。

 

  郭将军沉吟,思考郭夫人说得有理,便道:“好,这事情就拜托星慧了。

 

  星慧上前一步:“姨丈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好。可是这样白眉赤眼地去找人,说什么话,别人又怎么相信呢?姨丈可有个信物不成?

 

  郭将军从身后拿出人偶:“你拿着这个去,我听欢哥儿说了,西南方向三百里去双花乡找小玉,说是郭啸天让你来了。她自然就明白了!

 

  星慧接过人偶,看着人偶额头上面流光溢彩的三藏佛珠,无比激动却又克制地:“姨娘姨丈放心,我一定把你们嘱托的事情办好!

 

  两人从郭将军房间里出来,星慧手里握着人偶,微笑得意。

 

  郭夫人从后面上来,两人看看四周无人,低声说话:“一切都如你所愿,终于拿到这个珠子了。

 

  星慧道:“一切也如姨娘所愿,那个私生子没能进到府中。

 

  郭夫人却不悦:“可你为什么非要我跟你姨丈说,把他的娘接来?你明明知道,这个府里我岂能容忍另一个女人!

 

  星慧安抚:“姨娘有所不知,这珠子虽然眼下在我手里,可若非从前的主人愿意施舍,我就不能成为它的下一任主人。

 

  有了也是没有。姨娘放心,我要去见那个女人,一是要她答应把珠子给我,二是要她去帮我再办另一件事儿。而我绝不会把她引到将军府中来的。

 

  郭夫人道:“你要她做什么?

 

  星慧低声道:“孩子死了,难道母亲不该为他报仇吗?

 

  眼前的星慧,淡色的眸子里全是心机,郭夫人压抑着惊讶恐惧:“速去速回!

 

  洛阳城外,乡野之间,月亮斜照,玉婶在屋子前烧纸:“孩儿呀,这些纸钱给你路上用。你买些好吃好穿吧。

 

  一路快马加鞭,风尘仆仆的星慧郡主披着斗篷走到玉婶身后,玉婶并没有回头:“来的可是洛阳城里面的人?是皇亲国戚,还是大官巨富家的小姐?

 

  “您都没看看我,怎么知道?

 

  玉婶擦了一把眼睛:“您身上穿的料子,那是最上等的江南丝绸。走路的时候,会发出悦耳的素素的声音,别的衣料绝不会有。那是穷人家几年的饭钱啊。

 

  星慧轻轻一笑:“玉婶呀,您真是行家。

 

  玉婶道:“你们洛阳城里面没有好人。我的儿子死在了那里。小姐来找我这个老婆子作甚?

 

  星慧蹲下来,让玉婶看自己手里镶着佛珠的玩偶:“郭啸天将军让我来的,接你去他那里。

 

  玉婶看着那玩偶,苦苦笑起来:“这是什么呀?

 

  “这不是您送给他的人偶吗?

 

  “当年送他是因为有情,后来情分断了,还有孩子

 

  。如今孩子没了,还要这个干什么?我还去见他有什么用?!

 

  星慧再做努力:“儿子死了,怎么不去报仇?

 

  玉婶道:“乡里传来消息,害他的人已经入了大牢,我还要去找谁报仇?

 

  星慧道:“那只是其中的一个。另一个还在逍遥法外。

 

  玉婶大骇,猛然抬头,全是仇恨:“是谁?另一个人是谁?!

 

  星慧却没着急,只是问她:“玉婶,您愿意把这个人偶,这上面的珠子送给我吗?

 

  “你要它做什么?

 

  星慧道:“我要它做什么您别管,送给我,我告诉您谁是害死你儿子的凶手!

 

  玉婶咬牙:“拿去吧!告诉我,谁是杀死我欢哥儿的凶手?!

 

  佛珠光彩流动,已然换了主人,星慧达成目标,几乎仰头大笑,镇定下来:“这个人说起来与你也有渊源。她就是户部尚书叶大人的女儿叶远安。她与牢中被捕的那个人,记恨你的儿子欢哥儿,合谋将他害死!

 

  玉婶怔忡片刻,消化了星慧的话,大哭起来:“孩子呀,欢哥儿啊,原来你是被人害死!你受苦了呀!我一定要给你报仇!给你报仇!你呢?你又是谁?

 

  星慧看着玉婶:“我?我是个知道真相的人。

 

  玉婶赫然发狠:“我要报仇!我要为我的欢哥儿报仇!

 

  星慧看着玉婶那张满是仇恨的脸,策动着,鼓励着:“玉婶我带您去洛阳城吧。

 

  天色渐

 

  亮。

 

  话说在叶大人府中,大小姐的房间里,远安搭救赵澜之不成,还被他好心当成驴肝肺给赶走了,此刻正全无办法,躺在床上横尸。

 

  丫鬟守在一边,手里拿着稀粥:“小主子,喝点稀粥吧?您这么着,也不能把赵捕头从牢里面放出来呀。

 

  远安点点头,把粥接过来,起身,把那一碗粥倒在旁边的花盆里。

 

  穆乐从窗前经过,带着点怨恨地看着远安。

 

  远安抬眼见到他,没好气:“看什么看!冲谁瞪眼睛呢你?!

 

  穆乐鼓着脸,咬着嘴巴:“心情不好,别跟粮食跟花草较劲!再说你用粥把花烫死了,赵澜之也出不来!

 

  他竟敢提起赵澜之,远安一把把碗朝穆乐头上摔过去:“喂马去吧你!跟谁较劲用不着你管!

 

  大门口,张嬷嬷和几个丫鬟一边说话一边从外面回来。

 

  丫鬟们议论着:“嬷嬷,小主子这两天好些了没?

 

  嬷嬷道:“好什么好,吃不香睡不着,脱了人像了都。哎,从小到大都没那样过,都不知道怎么哄她了!

 

  丫鬟一指前面:“哎,那边怎么摆了个小摊儿,围了不少人呢,咱去看看去?

 

  几个人上前,竟是个贩卖人偶的小摊。

 

  老嬷嬷抄起一个来看:“哟,这人偶做的真是活灵活现啊!

 

  摊主拿过来操作,人偶手舞足蹈。

 

  老嬷嬷道:“我记得小主子小的时候,那时候夫人还在呢,她也有个小人偶,可喜欢了,可

 

  惜后来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我呀,买一个,回去逗她开心,也许就能吃进去饭了。哎,老板娘,我要这个人偶这个,这个有点像她小时候玩的那个。多少钱呀?

 

  “一两银子。摊主安静地答道。

 

  那是玉婶。

 

  张嬷嬷回了府,又亲手做了些好吃的,揣着人偶去哄远安:“小主子呀,这都多久没吃东西了。我这做了你喜欢的豆包,多少吃一个吧?

 

  远安撇嘴,十分嫌弃:“不饿,没有胃口。

 

  嬷嬷笑道:“我给你好处

 

  远安皱着眉头,怀疑地:“什么好处呀?

 

  “看看这个。

 

  嬷嬷从背后拿出人偶,远安接过来,倒是来了点兴趣:“做的真好。嬷嬷您做的?

 

  嬷嬷刚要回到,远安道:“您哪有那样的手艺?肯定是街上买的。

 

  嬷嬷翻了个白眼。

 

  远安抚摸着那小小人偶:“像我小时候,娘给我玩的那个。

 

  嬷嬷动情:“小主子既是记得那个人偶,记得夫人,就不该,不该这么不听话,这么作践自己的身子,吃不好睡不好的,谁心疼谁快活呀?再说了,赵捕头的事儿能是你这样,就,就解决得了的吗?

 

  远安沉默,这话是往心里去了。

 

  嬷嬷哄着:“吃点东西吧?啊?然后睡一会儿。看这小脸瘦的都没样子了,夫人见了心疼不?

 

  远安眼睛红了,点点头:“嗯,我吃。

 

  嬷嬷高兴了。

 

  远安拿过来豆包,大大咬了一

 

  口。。

 

  入夜。

 

  远安睡了,嬷嬷帮她掖好了背角,放好了帘幛,关了门离开。

 

  新买的人偶摆在远安的枕头边。

 

  月光落下来,人偶忽然动了一动。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