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17)驱魔

八(17)驱魔

  八(17)驱魔

 

  深夜,四周寂静。

 

  房间里的远安忽然从梦中醒来,慢慢睁开了眼睛,耳边是故去多年的娘在轻轻喊她:“远安!远安!

 

  远安坐起来,歪着脖子寻找声音的来源:“娘?娘?是你喊我?

 

  “远安远安

 

  远安看见一个着白裙背影在门口,那分明就是年轻时候的娘亲,远安起身,追上去,娘在前面飘。

 

  远安在后面一边追眼泪一边流了出来:“娘,你别走那么快。你等等我呀!我有话跟你说呢,我可想你了。

 

  远安脚下一绊,摔在地上,娘的背影停住等她。

 

  远安爬起来,娘却又往前面飘。

 

  远安伸手大喊:“娘!

 

  这声音把茅草房里的穆乐惊醒了,他猛地坐起来。

 

  前面的娘终于停住了脚步,远安追上去,攀着她的肩膀,有些害怕,战战兢兢地将娘转过来面对自己。

 

  她看见娘素白的脸,眼角流血。

 

  远安吓了一跳:“哎呀娘,你一点没有变老啊,你还跟我小时候一样。就是气色不好,这么苍白呀

 

  “远安啊,娘死的好冤枉呀

 

  远安满脸是泪:“怎么了?你是怎么死的?

 

  “娘是被,是被远宁的娘,现在的叶夫人害死的呀!

 

  远安大骇:“啊?

 

  “她,她就是这么害死了我!远安娘说完双手掀动自己的上下牙床,将自己整张脸从嘴巴处生生撕开!

 

  远安张开嘴巴大喘气,吓得叫都叫不出来了。

 

  穆乐匆匆地

 

  从杂草房里跑了出来,他确信自己听见了远安的声音,他直奔后院。

 

  话说叶夫人与叶大人在床上正睡得香甜,忽然觉得不对劲,明明是有凉风吹过来

 

  叶夫人睁开眼睛,却是一个人手持菜刀正要往下剁,不是远安又是哪个?!

 

  叶夫人大叫:“啊!

 

  说时迟那时快,叶夫人猛地滚开,远安一下落空。

 

  远安横眉立眼,咬牙切齿,大喊大叫:“你!你把我娘害了!你鸠占鹊巢!你把我娘还我!

 

  叶夫人与叶大人跳起来在房间里躲闪,远安踉踉跄跄地在后面追杀。

 

  终于叶夫人摔进角落里,眼看远安一刀又要劈下来,穆乐把远安从身后抱住。

 

  远安大吼:“谁?!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替我娘报仇!回头见识穆乐,却还认出他来,“哎是你呀,我是你主子,你快放开我,让我杀了这个女人!

 

  穆乐惊讶:“远安!远安你怎么了?

 

  叶大人惊慌失措把叶夫人扶起来,指着远安:“你这孩子,这孩子是病了还是中邪了呀?!

 

  远安被穆乐两只手臂箍着,又急又恨,呶呶跳脚,指着她爹叫骂:“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一起合伙害了我娘!我先弄死你们两个!我弄死你们了,再去把远宁剁成肉馅,包包子!Miamiamia,人肉包子我最爱吃了!

 

  整个叶府听见动静都亮了灯,远宁披着袍

 

  子跑过来,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儿?

 

  远安指着他狂笑:“嘎嘎嘎嘎,说到他他就来了,来,过来远宁,姐姐疼你。姐姐把你剁肉馅!

 

  远安忽然从穆乐的怀中滑出,拾起菜刀,追着远宁就过去了。

 

  叶大人大叫:“你们还不把她赶快拦住!拦住呀!

 

  闻声赶来的家人们乱成一团,可是眼见着远安拿着菜刀发疯,他们个个害怕,没人敢上前阻挡。

 

  只有穆乐冲上来抓住远安的菜刀,小声小气地求她:“别!别闹了!

 

  远安还在叫嚷,越骂越是难听:“松手!奴才!狗奴才!你给我让开!你不听我的是不是?养你还不如养只猪,养条狗!

 

  穆乐也上来了犟劲儿:“不!就不!

 

  远安被他箍着不得施展,猛地张嘴狠狠地咬住穆乐的肩膀,尖牙利齿只咬到他皮肉里面去了,可穆乐忍着不出声,鲜血涌出,远安尝了血腥味儿,忽然松开嘴巴,咧嘴乐了,随即两只眼睛斗鸡,一歪头晕了过去。

 

  穆乐一把接住,把远安抱在怀里,看见她脸色苍白,不省人事,急得快哭了:“怎么了呀?远安,你怎么了?

 

  叶夫人抱住远宁:“远宁呀你没事儿吧?

 

  叶大人指着下人们:“你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们还不赶快去请大夫!

 

  家人们不敢耽误,当下去请了太医来府里。

 

  太医来了之后,吃着点心听了症状,镇定地捻了捻胡子微微一

 

  笑,当下两针掼在远安太阳穴上,不多时,她悠悠醒来,众人紧张地紧紧盯着远安。

 

  远安眨眨眼睛:“爹爹?穆乐?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我这是,这是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呀?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叶大人试探地:“远安啊,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叶大人又问:“那你觉得怎么样?

 

  远安道:“我觉得肩膀疼,嗓子也疼。像跟人打架又吵架了一样。哎,这是什么东西,扎在我脑袋上...

 

  叶大人道:“没事儿,没事儿啊,太医给你扎了两针,再让太医给你看看,你是生病了,大夫看看,开了药就好了

 

  太医给远安拔了针,上前给远安号脉:“从脉象上看,大小姐的病并不打紧。可能是夜里着凉,做梦惊到了,心神错乱所制,我给大小姐开一些安神的药,你们这就去拿。

 

  叶大人吩咐:“还不快去。

 

  穆乐转身就跑。

 

  也当是穆乐脚力快,没过多久,寻了药来,家人顷刻间给熬上了,天亮的时候,穆乐端了药进来,小心翼翼地吹凉了放在远安嘴边。

 

  远安笑笑,自己坐起来:“哪有那么弱呀?我自己来。我尝尝,这药苦不苦?还行。

 

  远安背转过身服药,叶大人少少放了心,把太医拉到一旁说话:“老李呀,你确定远安没有大事儿?今天您就留在府里吧,免得,免得她再发病。

 

  

 

  太医道:“大人尽请放心,大小姐这是小病,一剂药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太医既是如此说,叶大人稍稍安了心,谁知道远安忽然在后面狞笑起来。

 

  叶大人回头,远安从床铺的角落里慢慢回头:“爹爹你要给我治病啊?我才没有病呢有病的是你,你啊,你跟小老婆在一起,把我娘给害了!害了!你现在又想要让我喝毒药,害死我,是不是?

 

  远安双手发抖,药洒了一身,正一口一口地把碗咬碎,满嘴流血。

 

  穆乐冲上来,把远安手里碎掉的碗抢过来,被远安一把推开。

 

  远安扑向叶大人,叶大人煞是敏捷,一步跳走,远安逮住了太医:“哎这老头儿,你谁呀?!

 

  太医摇手:“大小姐,大小姐,我是李太医呀。咱俩关系可好了你莫要如此

 

  远安:“李太医?刚才的药是你开给我的?

 

  “是是我。

 

  “还给你!远安把一嘴和血的渣滓吐在大夫脸上,松开手哈哈大笑,手舞足蹈:“天上天下我最大,你们都是臭粑粑!

 

  太医趴到桌子底下大喊:“叶大人啊,大小姐这是中邪了!失心疯了!快,快去请法师来吧!

 

  太医都治不了远安的病,还在发疯发狂,叶大人不敢耽搁,连忙着人去请了道士来家里驱邪。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瞎眼道士,在洛阳城都很出名,领着两个徒弟进了叶府,摇摆张扬。

 

  叶大人嘀咕

 

  着:“这人哪里请的?灵验吗?夫人。

 

  叶夫人道:“老爷可不要小看,这位无极道长法力高强,专事驱魔降妖,不是我们情况紧急,我诚心相邀,人家还不来呢。

 

  叶大人道:“眼睛都看不见,还能驱魔降妖?

 

  叶夫人道:“眼睛不见,心里明亮呀!

 

  瞎眼道长听见了他们说话:“哼哼,看来叶大人还不信任本道呢。待我拿了那侵扰大小姐的妖怪定要您心服口服!道士上前一步,拂尘一摆,指着府里的两颗石榴树,“石榴开花,不辨真假!给我砍了!

 

  两个小徒上前把石榴树砍了!

 

  叶夫人在旁解说:“老爷你看,道长眼盲心明,否则他怎么会知道那是石榴树?

 

  “说的也是。

 

  瞎眼道长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仕女雕像前面,吹胡子挑眉毛:“石像当道,正气不畅!砸!

 

  小徒上前把石像砸了。

 

  瞎眼道长继续往前走,一直让徒弟砍砍砸砸,真是气场数丈,十分嚣张,他一直走到远安的房间前,远安从里面猛地开门,手持菜刀就要往道长的脑袋上砍。

 

  小徒大叫:“师父小心!

 

  道士手疾眼快,一张纸符贴在远安额头上,远安霎时口眼歪斜地定住了。

 

  众人惊讶,道士微微一笑,鼻孔向上,四处嗅一嗅,拿出法器摇晃:“好重的妖气!这是个修炼了好久的妖精!让我找找!逮住了拿去炼丹,补我元气!哈哈哈哈哈!

 

  道士

 

  在房间里乱翻,终于在远安的床上找到了人偶,立即哈哈大笑:“假人占了真人的身,害的真人丢了魂!果然就是这个妖孽害了大小姐!急急如律令,不许跑!道士用竹罩子扣住了人偶。

 

  叶大人上前大惊失色:“这是这不是府里的东西,是谁买回来的人偶?!

 

  嬷嬷迟疑上前:“老爷,这是,这是我买回来的,小姐这两天心情不好,想着给她开开心。谁知道,谁知道闯了祸!

 

  道士镇定地:“大人不必惊慌,既然找到了元凶,大小姐就有救了!徒弟!

 

  小徒上前:“师父!

 

  “给我烧了!

 

  小徒立即引火烧了人偶。

 

  叶大人站在远安面前,她脸上贴着道符,依旧是一动不动。

 

  叶大人麻了爪:“道长,我女儿怎么还是没好呀?

 

  道士歪着嘴笑,真是邪魅:“妖气深重,现在要给大小姐驱魔了。来呀,我要解开道符了,未免她反抗,先把她给我绑起来!

 

  小童拿着绳子上来就要绑,穆乐推开两人:“不许碰她!

 

  道士翻着眼睛:“哪里来的捣乱的?!给我滚开!

 

  叶夫人道:“混账小奴才,没人管教,我看你无法无天了!来呀,把他给我带下去,捆到马厩里去,别在这里捣乱!

 

  下人们上来把穆乐拽走。

 

  小徒把远安捆好,绑到椅子上,最后一道阳光隐没。

 

  道士抬头看看,掐着一算:“时候正好!

 

  伸手揭掉了远安

 

  头上的道符。

 

  远安大叫:“放开我!你们混蛋!放开我!

 

  道士手指沾了神水,点在远安头上,远安的皮肤起了烟,痛苦地大叫。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