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18)瘟疫

八(18)瘟疫

  八(18)瘟疫

 

  远安被瞎眼的道士点了神水,当即皮肤上冒烟,痛苦无比,她意识尚在,伸手向叶大人求救:“爹爹呀!爹爹救我!

 

  叶大人心疼得要掉眼泪了,刚要上前阻止那道士再做法,被叶夫人拉住:“老爷,这可是为了救远安啊。

 

  叶大人思忖这话也有道理,便道:“远安啊,你忍着点,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道士念念有词,远安满地打滚儿,痛苦地挣扎,忽然安静了,头低下去。

 

  叶大人惊讶:“道长我女儿她,她怎样了?

 

  道士示意,小童上前查看,手指探到远安的脉搏上。

 

  小童忽然摇了摇头:“师父,她脉象没了

 

  叶大人一听气蒙了,上来就要跟道士拼命:“啊?啊?你把我的女儿怎么了?怎么会没有脉了?你个瞎眼道士,你,你不是把我女儿害了吧

 

  道士大惊,自己上来,手指伸到远安的鼻口间。

 

  忽然远安醒来,把他指头一口咬住,口齿模糊地狰狞说道:“谁没气了?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在我面前逞强!之前都是你奶奶我配合你!

 

  远安把道士的手指头咬了一块肉下来,狠狠吐在一边。

 

  道士吃痛大叫,再去掏道符,被远安一把夺过来,卷一卷扔进嘴里:“正好饿了,好吃好吃。

 

  她说罢飞身骑在道士头上,两下撕去了道士猪皮做的眼贴:“这不是能看见吗?装

 

  什么瞎?!骗子!骗子!

 

  叶大人叶夫人及一众家人:“啊?!

 

  远安还没完:“瞎眼睛是假的,我来看看,这胡子都是真的吗?

 

  远安开始乱扯道士的胡子,道士疼得大叫。

 

  远安哈哈大笑,忽然浑身痒痒,倒在地上,撕扯自己:“哎呀难受呀,难受呀

 

  假道士一个鲤鱼打挺没起来,撑地爬起来唤两个徒弟:“快走!

 

  叶大人一把拦住:“哎你别走,我不管你是骗子还是怎地,你总比我们别人强吧,你得把我女儿治好!

 

  道士揉了揉双眼皮的大眼睛,握住叶大人的手,诚恳地:“大人实不相瞒,中邪中成这样,大小姐也算难得的极品了!他竟竖起了大拇指,“我呀,没见过!我也治不了我还是先保命吧。我跟您说两句体己的话:您呀她这样,您也别太担心了,担心也没用。中邪跟生病一样,有轻有重,这样的,算是治不过来了,您要是亲爹,赶紧准备后事吧!

 

  道士带着徒弟们屁滚尿流地跑了。

 

  叶大人傻眼了。

 

  远安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叶大人捶胸顿足:“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叶夫人与远宁却在盘算着,谁也没留意他们退了出去。

 

  前厅里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夏叔蹑手蹑脚地下了地库,小声地喊人:“大爷大爷

 

  天枢从黑暗里现身:“作甚?

 

  夏叔回头:“大

 

  爷啊,你不知道,大事不好了。

 

  天枢笑:“我就爱听这句话。怎么个大事不好了?小丫头呢?

 

  夏叔道:“不开玩笑。我家小主子中了邪,大夫道长都来看过了,没救了,眼见着口吐白沫现在在房间里面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儿。

 

  天枢颇为惊讶:“真的假的

 

  “咦怎么会是假的?我不能说这种话咒自己主子呀。大爷您听我说,小主子早就交代过我,她一直就喜欢在外面闯祸,怕自己出什么意外,没法子再罩着您老人家了。那,这个包裹,她早就准备好的,让我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安排你快走。你看,这里有衣物银两,看看,还有她找人办下来的两个官文,有了这个,您就不是您了,您就是别人,叫张尧还是李文都随便你。出城进城去哪里都没人挡着。那,您拿着,我带您去后门,您收拾收拾东西,快走吧啊

 

  天枢把那些东西接过来,有点愣:“慢着,您跟我说明白,小丫头这一回

 

  夏叔都快哭了:“这一回真是遭了大难了,不一定能过去了。您快走吧。小主子断气那一天,我告诉您,夫人和少爷第一个就得先翻地库,她以为小主子不一定在这里藏了什么宝贝呢。您就躲不了了,快走吧啊。大爷!

 

  天枢冷冷一笑:“小丫头啊小丫头,我当你机灵,想不到也有今天!我还不想走了,我怎么这么想看

 

  看你的这副惨相,好好笑话笑话呢!

 

  天枢说着就往上走。

 

  夏叔拽住:“大爷,你这是干什么呀!

 

  天枢一把甩开他,出了地库的大门!

 

  远宁手持铁锹,正往地库方向赶来。

 

  叶夫人拽着他:“你干嘛?

 

  远宁道:“娘啊,我忍不住了,反正姐姐中邪快死了,救也救不回来了,我非得好好看看她地库里藏了什么不可。

 

  叶夫人一听可也是:“动作快点!

 

  两人走到门口,天枢正好从里面出来,冲二人点头笑笑,竟如同老熟人般打招呼:“吃了?挺好的?

 

  叶夫人远宁机械地回答:“还没挺好的

 

  天枢一指前面:“哦我去那边看看。

 

  说罢扬长而去。

 

  叶夫人与远宁傻眼了。

 

  叶夫人道:“认识吗?

 

  远宁摇头:“不

 

  “他是刚从地库里面出来吧?

 

  “是啊,我也看见了

 

  天枢直奔远安房间,宽袍大袖,走得摇摇摆摆,十分英俊。

 

  远安躺在床上口吐白沫翻白眼凄惨的。

 

  天枢一见就指着远安笑:“哈哈哈,你呀,你今天这样最好看!你原来不是挺神气的吗?得罪人了吧?被人整成这样!哈哈哈,真是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姐给我出的这口气呀!

 

  叶大人忽地跳起来:“你,你是谁?竟敢口出狂言!

 

  天枢指着自己:“我?我就是被你女儿藏在地库里的那个人。

 

  叶大人惊讶:“你,你,不管你

 

  是谁,你给我走!

 

  天枢:“哎你可不能赶我走,我是唯一能救她的人。

 

  叶大人一听忽然来了一些希望,紧紧抓住天枢:“老先生,老先生你听我说,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无论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求求你千万,千万把她给我救回来!否则我对不起她死去的娘呀!

 

  天枢道:“哼哼,钱什么的都好说,少不得得跟你要。想当年我流落街头,也没个住处。这姑娘把我收留在你们府里的地库,住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欠她人情。闲话少叙,先看看情况吧我。

 

  叶夫人与远宁跟来,相互看看,叶夫人走上来拽拽叶大人的袖子:“老爷你说,远安在地库里面原来藏了个大活人啊!还是这么个妖里妖气的老家伙!

 

  天枢听见了,头也没回:“夫人过奖。

 

  天枢给远安翻眼皮,揪耳朵,抻舌头,摆弄一番,叹气,摇了摇头。

 

  叶大人着急追问:“先生,怎么样?

 

  天枢道:“还有救。可是情况棘手。

 

  “究竟怎么回事儿?

 

  天枢一字一顿:“她这个,她这个是能传染的瘟疫呀!

 

  众人一听,同时后退:“啊?!

 

  叶大人颤抖着:“什么意思?

 

  天枢道:“意思就是,眼下虽然只有她自己是这般德行,过不多久,这个府里,很多人都会如此发疯,闹得也许更厉害!

 

  叶大人道:“先生所言,可是真的?

 

  天枢坦然:“你可以

 

  不信。

 

  “那可怎么办?先生救命呀!

 

  天枢道:“把这个房间马上隔离。府上所有人三日不能进食,喝水只能喝最苦最烈的黄连水。所有的地方,人脚踩过的,手摸过的,讲话的时候唾沫喷到过的,全都洒上生石灰,反正你就洒吧,哪儿哪儿都洒上。哎先这么办吧,没有发病的最好!有了再说。

 

  叶大人回头吩咐家人:“你们听见了?马上去办!

 

  “是!

 

  远宁在后面顿脚:“倒霉呀!

 

  叶大人道:“那,那远安呢?您怎么给她医治?用什么药材,针剂,我这就让人去找!

 

  天枢斜眼看看:“药材针剂没有用,要用火!

 

  叶大人:“火?

 

  天枢道:“对。这屋子里,四个角落,房间正中要放上十二个个火盆,屋子外面也用火盆围上。昼夜不停,炙烤上个三天三夜。大小姐要是能挺过来,就又跟活人一样,又是一条女好汉了!挺不过来,就拉倒吧。

 

  叶大人寻思了一会儿:“这治病的法子没听过,先生你,你不是要害我们家女儿吧?

 

  天枢:“你不信?好呀,那我走了!我看你还不算太老,满英俊的,再生一个也行。反正你现在两个孩子都是次品。

 

  远宁听了翻白眼。

 

  叶大人想着给远安治病最大,一把抓住天枢,也不怪他胡言乱语:“好!就听你的!

 

  “哦对了,还有一事。大小姐被炙

 

  烤期间,必须有一人在房间里伺候,加火加碳,给水给饭。我是不行,我最怕热了。也怕被传染上。你看谁来?

 

  在场所有人都互相看看,摇头不情愿。

 

  天枢一根手指送到叶大人鼻子前面:“你这个爹爹这么着急你的女儿,我看就你好了。

 

  叶大人张张嘴巴:“我可以

 

  叶夫人上前:“老爷不可呀!给远安治病要紧,可你是朝廷重臣,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你可对不起天后呀!还有,我和远宁,我们两个可怎么办啊?

 

  天枢不禁冷笑。

 

  叶夫人转了转眼睛:“哎?我知道有个人能伺候远安。去,你们去把那个养马的小奴才带来。平时远安没少照顾他,眼下是他报答他主子的时候了!

 

  被几个精装家丁绑走的穆乐没一时又被带上来了,他转着手腕子,上面还有被绑过的红印。

 

  看到天枢,惊讶无比:“老师父,怎么是你?你怎么上来了?

 

  天枢道:“我来救你主子呀。

 

  穆乐一听,大喜过望:“能救?你能救她?

 

  天枢:“我能。不过,你得帮我搭把手。三天时间,你就呆在这房里伺候,她要什么你给她什么,要水给水,要饭给饭,要打你你就让她打,反正不能让她离开这屋子。十二个火炭盆你看得好好的,不能有一个熄灭。否则这人就没得救了。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

 

  “不过也不只是这些。天

 

  枢斜眼看看众人,满脸鄙夷,“期间,你不仅跟着她一起被炙烤,也有很大风险被你主子传染上邪病。你懂吗?

 

  穆乐穆乐是坦然的,乖巧的,无比清澈的:“嗯。懂。

 

  天枢看正他:“你怕不怕?你还留下来伺候吗?

 

  穆乐摇头又点头:“不怕。要留下来的。我就照你说的做,我来照顾她!

 

  “真这么义气啊?为什么?

 

  穆乐想了想:“要是我这样中了邪,发了病。远安她也会救我。

 

  天枢哈哈大笑:“你不错呀!你比他亲爹后娘都强呀!他言毕猛回头,冲着众人发狠,“你们还不赶快照我说的准备上!再耽误一会儿,她命可就没了!还不快去!

 

  叶大人等不敢怠慢,连忙依他所言去准备物事。

 

  天枢对穆乐低语:“来我再交代你几句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