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九(11)埋伏

九(11)埋伏

  九(11)埋伏

 

  醉倒的穆乐又看到了那个似梦似真的场面:战场上万箭齐发,却奈何那个人不得,他手段高超,勇猛无比,那个人回过头来,那是他自己的脸。

 

  穆乐睁开眼睛,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他在哪里的时候,远安在哪儿呢?

 

  霍都山山匪的老巢里,飞鹰与地龙在场院里率兵操练。

 

  穆乐过来,飞鹰迎上前:“四弟,昨晚上喝得畅快吧?

 

  “嗯。二哥,三哥,放出去的探子可有回来报信,官军有没有什么新的动向?

 

  地龙道:“正要跟你说呢,今日早上有大队车马进入官军大营。看上去是来送粮草的。

 

  飞鹰道:“连连吃败仗还不肯撤走,果然顽固!

 

  穆乐沉吟:“他们吃了败仗并不要紧,若是长年累月地围着我山寨,有朝一日,我们的粮仓空了,给养吃完,岂不会束手待毙?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总要迅速退敌才对。

 

  飞鹰道:“你有什么主意?

 

  穆乐挠头:“我现在并不确定,还要仔细想想

 

  几人正说话,忽然一匹惊马袭来,冲入操练的士兵阵中,众人围成一团不敢上前。

 

  穆乐正要上前制服惊马,忽然山匪喽啰中钻出一人,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却身手矫捷,跃在马上,双手薅住马鬃,几番搏斗,疯狂的马稍稍安静。

 

  那人凑在马耳朵旁边说话。

 

  穆乐动动耳朵,竟仿佛能听见那人的话,与他平时说的一样。

 

  疯马驯服了,低头打

 

  着响鼻。

 

  那人回头看看众人,漆黑的脸,一双呆滞的眼睛落在穆乐身上,看了好久好久,好像认识穆乐一般,忽然指着他又笑了,滑稽疯癫的笑:“新来的?

 

  飞鹰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贞贞你莫要指着别人笑!这个确是新入我山寨的,四大王。

 

  那个叫做贞贞的小孩儿晃着脑袋:“四大王?四大王?他才不是什么四大王他是只鬼!是鬼!

 

  飞鹰道:“贞贞你不要无礼!

 

  兄弟们正在操练,你若再管不好马,再有疯马突入营中,看我不罚你!

 

  贞贞哼了一声,骑马离开。               奇书楼小说网

 

  穆乐诧异:“那是谁呀?

 

  地龙道:“她名叫贞贞。一年多前,大哥在洛阳街头捡回来的小丫头。当时满身是伤,差点没死了,留在山寨中请郎中治了,命是救回来了,谁知道竟是个小疯子!除了知道自己叫贞贞,别的什么话都说不明白,颠三倒四。四弟你不要介意。

 

  飞鹰接口道:“疯子是疯子,话是说不明白,可这孩子驯马有一手。大哥把她留在了山上,给口饭吃,又没人欺负她。让她负责驯养马匹的活计。怎么了?

 

  穆乐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她跟我有点像。

 

  我刚被自己的主子捡回家去的时候,也说不清楚话,也只会驯马。

 

  穆乐离开二人,去找贞贞。

 

  贞贞回了山寨马厩,正在给马喂草,不时念念有词,像是跟马儿们聊天,可说的也是

 

  乱七八糟。

 

  穆乐凑近,也说了一样的话。

 

  贞贞抬头看看他,一双眸子湛然闪亮。

 

  穆乐是和气的:“你是贞贞?

 

  “嗯。

 

  “我叫穆乐。你告诉马儿,让他们多吃一点,多长劲儿,对不对?你说的话,我听得懂,我也会说。你能告诉我,这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是谁教给你的吗?

 

  贞贞勾勾手指,像是要说实话了,穆乐靠近,却听见她道:“我不记得了。我要是记得也不告诉你。哈哈哈哈。

 

  穆乐见她一副小疯子的样子,也是束手无策,摇头道:“那就等你想说的时候告诉我吧。

 

  穆乐说完走了,没看见贞贞收住了笑,沉脸看着穆乐的背影喃喃低语:“火乐的托托。

 

  山大王贺准的房间里,他手里拿着三藏佛珠,正对着光看,仔细摆弄半天。

 

  想起在洛阳城两次遭遇星慧郡主的情景,自言自语道:“那小妞当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明明让她来霍都山找我取这珠子。眼下官军围剿,她还可还有胆量上来找我?

 

  仿佛是在回答他的话,杂兵进门,手里拿着信封:“大王!

 

  “什么事?

 

  “有人在咱们传递情报的猎人洞里藏了这个!您看看,这是给大王您的吧?

 

  贺准打开一看,信封里面一枚珠花,一只蘑菇伞盖。

 

  贺准认得,那是星慧郡主头上的珠花,顿时大喜:“没想到这个小妞不仅美貌,而且胆量过人,她真的来找

 

  我了!果然与我匹配!可是这枚珠花是她,这蘑菇又是什么意思啊?

 

  他略略思考片刻,“明白了,明白了珠花是她,蘑菇是我,蘑菇是我,她居然用蘑菇比我,还真是别致!她这是催我快去与她相会,已成好事啊!

 

  贺准非常高兴,立即兴致勃勃地开始打扮,没一时漂亮了,披上袍子就往外走,穆乐正要进来:“大哥这是要哪里去?我正有事与你商量。

 

  贺准着急地:“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穆乐着急:“是,是要退敌的计策

 

  贺准都快急眼了:“四弟,我有急事,着急出门。你智勇双全,你来定盘吧。啊!

 

  贺准不由分说就走。

 

  暮色四合。

 

  夜风潇潇。

 

  霍都山的山大王贺准孤身一人来到山坳里的猎人山洞,但见火堆燃烧,旁边有酒有水果,不禁高兴。

 

  脱了袍子,添些柴禾,星慧郡主从后面上来。

 

  地上投了影子。

 

  贺准起身相迎,一见果然是她,无比高兴地:“姑娘啊,原来你先来了这里等我。瞧这山洞让你布置的还真是有情调

 

  星慧灵巧推挡:“哎,不要误会,我知你连日跟官军作战,肯定需要放松一下,为此准备了一些淡酒水果,并无他意。

 

  贺准暗忖:“哼,有没有他意,来了我这里,还能有你说的算?

 

  星慧回头:“按照约定,我人已经来了,我要的东西呢?你带来了吗?

 

  贺准呵

 

  呵一笑,从怀中拿出小匣子,打开来让星慧看:三藏佛珠,流光溢彩的三藏佛珠。

 

  星慧激动,上前就夺。

 

  贺准一下子闪开:“哎着什么急啊,这东西肯定是要给你的,不过姑娘,我可不做亏本的买卖,看这好月亮,好风景,只要咱们成了好事儿,我说话算话,必然将你要的东西奉上。

 

  星慧暗恨,咬牙道:“我若是不肯与你成好事呢?

 

  贺准把小匣子一下子扔进火堆里,星慧大惊。

 

  他却像变戏法一样把匣子从袖子里拿出来,笑道:“你再考验我,我就真把这珠子给扔火里了哈?咱们好好地,别闹了哈。

 

  星慧明白自己为人所制,终于妥协,到了酒给贺准,伸手的时候披风从肩膀滑落,星慧道:“大王,你我相遇本来就是缘分,饮下这杯酒吧?

 

  贺准低低笑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伸手搂住星慧:“对呀,这就对了。

 

  贺准扔了酒杯正要抱住星慧,忽然脚下发软,人倒在地上:“这酒的劲头好大,怎么喝了下去我就软了?哎呀,对不住你对不住你!

 

  星慧从腰间抽出匕首摁在贺准颈上,恶狠狠:“山贼,是我对不住你!你有几条命啊,还想占我便宜!

 

  星慧说着就要杀了贺准。

 

  忽然一人在外面说:“星慧郡主不要冲动,这个人给我留着活口!

 

  正是赵澜之带着众官兵从外面进来。

 

  倒在地上的山贼贺准惊讶无比

 

  。

 

  星慧披上袍子,挡住肩膀,踩了贺准一脚,回头对赵澜之道:“怎么才来?你再晚一步,我就要杀了此人了

 

  贺准手指战抖,指着星慧:“原来你,你跟官军计划好了,给我下了陷阱!

 

  “没有错。星慧从贺准身上找到匣子,放在自己手中,“这东西也是我的了!

 

  贺准仰天长叹:“可悲呀可悲,我贺准一世精明,唯独这个贪恋美女的毛病。如今果然栽在女人头上了!

 

  赵澜之低低一笑:“山大王,你莫要长吁短叹了,跟我回营,助我剿杀你霍都山众贼吧!

 

  官军们上来,绑了贺准就走。

 

  赵澜之对星慧抱拳失礼:“郡主,多谢你出手帮忙,帮我擒拿山贼。

 

  星慧牵着嘴角,跟他学了皮笑肉不笑:“赵大人你何必客气?

 

  赵澜之带兵绑了贺准出了山洞正欲上马,忽然情势急变。

 

  四周大树上射下飞箭。

 

  众官军纷纷中箭倒下。

 

  赵澜之叫道:“不好!有埋伏!

 

  话音未落,他脚下踩空,随即跌入深坑之中。

 

  情势瞬间突变,官军被埋伏在此的山匪所制!

 

  赵澜之抬头向上看,上面的星慧用匕首解开了贺准身上的绳子,两人居高临下看着赵澜之。

 

  贺准大笑:“赵大人,想不到啊,你这么精明仔细的人,居然也中了我的计!

 

  赵澜之指着星慧:“郡主,你?你竟倒行逆施,给山贼帮忙?

 

  星慧淡淡说道:“每个人都有

 

  他的目的和计较,比起来给你帮忙围剿山贼,我自己的目的更重要!

 

  对不起了,赵大人!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