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九(12)破敌

九(12)破敌

  九(12)破敌

 

  5.12

 

  话说情势突变,本来欲捉山匪的赵澜之落入陷阱中,星慧与贺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贺准笑道:“大人啊,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着了我的道儿?我就跟你明说了吧,姑娘给我捎来两件东西。一个是她头上的珠花,那意思就是她。是说她今夜回来与我相会。另一个是蘑菇的伞盖,起先我也不懂,还当她说的是我身上的哪个物件,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蘑菇是菌,伞盖是冠,这“菌冠菌冠倒过来不就是官军?

 

  姑娘的意思说的很明白,今夜来此的不仅有她,还有官军!

 

  赵澜之眼睛紧紧盯着星慧:“原来如此!星慧郡主你假意帮我擒拿山贼,实际上是为了你自己的目的!

 

  星慧眼神躲闪,并不跟赵澜之答话,只问贺准:“我已经助你拿下官军统领,这珠子,你可心甘情愿地给我了?

 

  贺准向前一松:“给你!心甘情愿!

 

  星慧满意地接过佛珠,但见它流光溢彩,如今已为己有,终于如释重负。

 

  贺准从手下手里拿过弓箭,瞄准了下面的赵澜之:“大人,别的我帮不了你了,你忠心耿耿,我就助你为朝廷捐躯吧?

 

  赵澜之闭上眼睛绝望地:“我命休矣

 

  星慧着急一把攥住核准的手:“蠢货!你要干什么?你要杀了他?

 

  贺准挑着眉毛:“正是。

 

  星慧沉声道:“此人是天后的亲信,朝廷的重臣。你杀

 

  了他,朝廷可会饶你?用你的脑袋想一想,留下他的性命,跟朝廷谈条件,不是更划算?!愚蠢!

 

  贺准转念笑了:“你说的对呀。我只想着他害了我那么多兄弟,我要报仇,人都糊涂了。

 

  此人我留着比一箭射死有用!来呀,把这位大人给我绑了,带回我洞府!

 

  星慧松了口气,披上披风,转身欲走,忽然被贺准拉住了。

 

  星慧诧异:“事情办完了,你我的交易已经结束,你还想怎样?

 

  贺准道:“我是山贼你竟不知道吗?我改主意了。我喜欢你,你又漂亮又精明。珠子给了你,可是你人得跟我回去,当我霍都山的压寨夫人!

 

  星慧冷笑,欲甩开贺准,却被贺准反手制住。

 

  星慧厉声道:“你给我松手!

 

  贺准道:“你跟我走!

 

  星慧再想抽出腰间软鞭,已经来不及,被贺准点穴晕倒,把她扛在肩上。

 

  众匪高声唱歌打道回府:“今天的收成真正好,快乐得不得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霍都山山匪的洞府里,床榻上的星慧悠悠醒来,但见红烛红帐,贺准拿着酒喜滋滋地看着她。

 

  星慧头疼欲裂,却一下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腾地起身。

 

  贺准欺上来,到她身边,眯着眼睛涎着脸,看见鱼的猫:“没错,这是我的洞府,我的房间。没错,我想碰还没碰你呢。你说咱俩有没有缘?带你回来请文书先生一算,居然今儿就是黄道吉日

 

  ,就是成亲的好时候!我说,你就跟我好了吧,啊?就别忸怩了,来来来,让哥哥疼你

 

  贺准说罢上来要亲。

 

  星慧发狠,伸手摁灭了大红蜡烛上的火焰,一手折断了蜡烛,将尖利的烛台对准了自己的喉咙。

 

  贺准大骇,也麻了爪:“这是干嘛?

 

  星慧咬牙切齿,一副凶相:“我告诉你,你要我命行,要我身子做梦!山大王,你喜欢用强的吗?来,再上来一点儿,我让你这洞房更红!

 

  她那是一副毅然送死的样子,贺准迟疑片刻,摇头道:“扫兴!扫兴!我告诉你,用强可不是我的品味,我喜欢两情相悦,好好相处。你不乐意?算了,自己好好想想!来呀,把这女子押到大牢里面去,让她冷静冷静!

 

  外面的杂兵从命上来,将星慧架走。

 

  贺准越想越来气,大口地灌下老酒。

 

  黑夜笼罩山野。

 

  野狼在山尖上对着月亮长啸。

 

  星慧被扔入牢中,手抓着栏杆发狠高喊:“山贼!山贼!别给我找到机会,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隔着栏杆,另一边的牢房里关着赵澜之,静坐不语。

 

  星慧发怒,扭头看看赵澜之,冷笑:“赵澜之,我觉得你这人还真是虚伪。你要笑话就笑话我吧,在那里装什么正经?!

 

  赵澜之道:“不,星郡主,我不想笑话你。如今你跟我一同身陷囹圄,我笑话你就等于笑话我自己。

 

  “哼。满口的仁义和道理。赵大人

 

  ,我听你听得好腻歪啊!

 

  赵澜之是从容的:“腻歪不要紧。我之前讲的那个男孩的故事,郡主可往心里去了一点点?

 

  星慧道:“切,那么无聊的故事,我早就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赵澜之看看她:“您有更精彩的故事?

 

  那就请郡主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我没有故事!

 

  赵澜之眯着眼睛,又是那个讨厌的皮笑肉不笑的脸:“怎么会?!说一说吧,你此番费尽心力,铤而走险,不惜以我为诱饵,都要从山贼手里拿到的那是什么东西?这与姜忍,还有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什么关系?谁在背后支持你?强迫你?!

 

  星慧暗暗吃惊,她被“强迫二字触动了,矛盾地,挣扎着:“你,赵澜之,你都落得这般田地了,还把自己当捕头?还在审问我?!

 

  赵澜之笑笑:“没错,郡主。办了这么多年案子,养成了毛病。什么事情都想知道个究竟。要是明天山贼要我死,你不告诉我真相,我真是得带着遗憾死了。郡主,你不能给个面子,开开恩?

 

  星慧大笑:“哈哈哈哈,即使如此,我就告诉你一点点吧。我背后的那个人,你惹不起。别说是你,就是整个朝廷,文武百官,全加在一起。就是天后本人,也惹不起他!

 

  赵澜之了悟,点点头:“天桥国师

 

  星慧道:“你想到他是谁了?可是有什么用呢?你什么

 

  都做不了啊。

 

  赵澜之忽然起身,通过地窗向外面看去:“我现在最想要的事情就是能够从这里出去!

 

  星慧嗤之以:“哼,做梦。

 

  赵澜之好像没听见她的话:“时候不早了呀,她怎么还没来?!

 

  星慧大骇:“你说谁?话音没落,外面一颗照明火弹忽然飞上天空,炸开。

 

  星慧大惊:“啊?那是,那是官军的火流星?!他们怎么会,怎么会追到这里?!

 

  赵澜之淡淡一笑:“当然是跟着我来的。

 

  几乎与此同时,房间里酒醉昏睡的贺准忽然被嘈杂声弄醒,从床上坐起:“谁?怎么回事儿?!

 

  杂兵道:“大王,大王不好了!官军不知道怎么摸到了山寨,他们,他们杀上来了!

 

  贺准大惊:“什么?!去,快去把我的兵器拿来!

 

  霍都山山贼大营,瞬间已是一片战火,众官兵与山贼杀成一团,为首一人敏捷灵巧,手段凶狠,正是远安。

 

  山贼本以为陷害赵澜之得逞,回营睡大觉,大多没有准备,被官军杀了个措手不及,在营房,武器库,甚至茅厕被砍杀。

 

  远安以一敌众,骁勇无比,杀进地牢:“赵澜之!赵澜之你在哪里?!

 

  赵澜之一见是她,煞是高兴:“远安!

 

  远安杀到,大喜过望,砍掉重锁,两人两手紧紧相握:“我来晚了没?

 

  “刚刚好!

 

  一旁的星慧诧异又妒恨:“叶远安!你怎么来了?

 

  远安哼哼一笑:

 

  “郡主你觉得我杀到这里来很意外?哼,可是我早就知道你不可信!

 

  “你说什么?!

 

  赵澜之道:“郡主,带兵打仗怎可以没有后援?我随你上山捕杀山贼,事先告诉远安带着大军在后面埋伏。你若诚心助我捉贼,那就没事,结果你果然是帮助山贼拿我,远安正好接应。话说郡主,你虽然有心陷害,却无心之中帮了忙。那山贼颇为义气,即使捉到他,也必定跟从前一样抵死不肯说出大营所在之地。我还挠头,即使逮到他也不能使他就范,结果他全然信了你,带我上了山。远安带着大队人马恰好寻踪而至!

 

  赵澜之微笑,眼前又浮现出刚刚发生的一幕:囚车上的赵澜之,洒下药粉药粉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远安带兵追到

 

  匪头贺准带人杀到,恰巧听到此言,恨得目眦尽裂:“哇呀呀!你们好狡猾!

 

  远安扔了兵器给赵澜之,赵澜之与贺准厮杀成一团。

 

  地牢里贼兵势众,赵澜之一边与贺准周旋,一边大声道:“远安,保护星慧郡主!

 

  远安撇嘴:“凭什么?

 

  赵澜之道:“照我说的做!

 

  远安心里不满却依言照做,打开关押星慧的牢门。

 

  星慧得了自由也拿了软鞭与山贼厮杀,片刻之后,她见情势混乱自己就要逃跑,赵澜之一边与贺准打,一边抓住了星慧:“别逃!你身上还有案子!

 

  贺准见他分身,抓住空挡挥刀

 

  就砍,哪知道赵澜之好像哪里都长着眼睛,哪里有带着兵器,轻轻躲闪,随即一刀重伤贺准。

 

  贺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窟窿,随即瘫软倒地。

 

  众匪兵也都被远安等将士杀死。

 

  牢房里只有赵澜之远安和星慧站在那里。

 

  激战过后,有片刻的寂静,可怕的寂静。

 

  躺在地上的贺准抬头看着星慧忽然突兀地笑了:“真奇怪啊,明明说今天是黄道吉日,该我与你成亲,怎么,我怎么会在今天送了命呢?

 

  星慧恨恨:“你咎由自取。

 

  贺准惨笑:“跟我走吧,我去了那边也不能缺了姑娘

 

  话音没落,忽然抬手,袖口里飞出飞镖,直奔星慧咽喉

 

  刹那间赵澜之以自己身体挡了上去,胸口中镖!

 

  星慧大骇,动不能动。

 

  远安大怒,上前一刀刺进贺准胸膛。

 

  贺准断气前大叫:“我四弟呢?!穆乐呢?!

 

  他说罢歪头死了。

 

  远安上前,见那飞镖进肉不深,还射歪了,一下子拔掉,黑血涌出,赵澜之吐了一口血。

 

  远安道:“镖上有毒!她回头看星慧,恨得要死,“都怪你!

 

  远安拿了刀走向星慧,这就要砍了她!

 

  赵澜之大叫:“远安!慢!速带我下山医治!

 

  远安指着星慧,命令兵卒:“把她给我绑了!

 

  而星慧瞠目结舌,仍没从震惊中醒过来,被绑了也没有醒过来,她只是回头看了看受伤的赵澜之

 

  片刻,赵澜之被人担架

 

  抬走。

 

  众兵卒在清理战场。

 

  远安焦急地翻开一具一具尸体,寻找:“穆乐呢?穆乐去哪里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