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九(14)欲擒故纵

九(14)欲擒故纵

  九(14)欲擒故纵

 

  营帐内,赵澜之正跟若干军士布置追杀穆乐的计划,远安带着天枢从外面进来。

 

  赵澜之说话之前得先呼气:他伤口剧痛,勉强忍耐。

 

  天枢看着他摇头:“完了,再晚了就完了。

 

  手下的军事们一听急眼了:“老家伙,你是谁?统领大人在此,你胡说什么?!

 

  天枢对远安道:“我跟你说什么来着,说了他们也不能信。

 

  赵澜之并不看他:“远安,你又随便把什么人领到我大营里来了?

 

  远安道:“这人可不是随便领来的。他是洛阳城著名的大夫,一直云游四方,今日能来到你大营中,实在是你的幸运!我弟远宁小时候被蛇咬中了嘴唇,要不是这位大夫,他小命就没了!

 

  赵澜之摇头:“荒诞不经。

 

  天枢笑笑:“统领大人好硬朗,众人面前不露痕迹。其实你胸口伤口处剧痛,一时如火烧,一时如冰镇。你若不是常年习武,技艺高超,此时应该浑身颤抖。你不肯让下属们看出来,你怕动摇军心!你更不肯让他们看你右手的手臂,一条黑线何时延展到你手心,大人,你命休矣!

 

  赵澜之冷笑:“江湖骗术!

 

  远安赌气,上前抓起他手臂,果然一条黑线。

 

  赵澜之手里的令箭掉在地上,他俯身去拾,手指颤抖,根本拣不起来。

 

  众属下一见这般,也是慌了:“大人!大人!

 

  远安气结,抓起赵澜之,眼中含泪:“我会害你吗

 

  ?我会找个江湖术士来骗你吗?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宁愿自己死了也不肯相信我吗?

 

  远安的眼泪流出来,赵澜之心软,之前因为穆乐而对她生的气也消了大半,低声问道:“那郎中,你有什么法子救我?

 

  天枢道:“大人所中的蛇毒乃是这霍都山特有的碧金蛇毒。此毒虽然厉害,但是并非无药可救,山民中就有人中了蛇毒又活下来的。这样的人即使再被碧金蛇咬伤,也不会中毒了。我取其血液,推宫进入大人体内,不消多时就可助统领大人克服蛇毒,恢复健康。

 

  赵澜之怀疑:“此法我没听说过

 

  天枢:“现在知道了,以后就能讲给别人听了,表情用对了,还能显得很有文化

 

  远安着急:“赵澜之,你还在等什么?!

 

  赵澜之确实如同天枢所言,身上疼痛无比,此时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就依你所言!

 

  日夜更替。

 

  营帐中,天枢给赵澜之推宫换血。

 

  赵澜之脸色有变,只觉得身上渐渐和暖,原来栓塞的血脉筋骨也渐渐通畅了,又是一个昼夜。

 

  到了第三日,天色大亮的光景,榻子上的赵澜之只觉得气血上涌,吐出一口黑血,睁了双眼,醒了过来,他再去看手臂上的黑线,居然消失不见了。天枢轻松一笑,擦手擦汗擦手霜:“怎么样,统领大人,身上觉得好多了吧?

 

  赵澜之激动:“谢先生救命之恩

 

  !

 

  远安听见动静从外面进来,扑上来上上下下地看赵澜之:“好了?彻底好了?你不热了?不冷了?手指头也不哆嗦了?快点,你把这两根筷子给我拿起来,让我看看。

 

  赵澜之失笑,拿起筷子,夹了鸡蛋让远安看:“你看,还行吗?

 

  远安快乐极了,在地上直蹦高。

 

  天枢道:“别高兴太早,我还有一句话要嘱咐这位将军。你身上的蛇毒刚刚解开,元气大伤,武功尽失,数个月之内都不能动武,否则就是自寻死路,神仙难救!

 

  赵澜之凝神:“果真如此?

 

  天枢道:“你大可以拿命来试一试我骗不骗你。

 

  恰在此时,兵卒进来:“报告大人,这个兄弟从山上下来,说山贼穆乐有一句话带给你。

 

  众人讶异,被穆乐放走的士兵跌跌撞撞地进来,满脸憔悴跪在地上:“大人大军走后不久,我等遵守您的命令在山上清理战场,谁知那叛徒穆乐杀了回来。他杀了其余人,只留下我的性命,要我给您带句话。

 

  赵澜之与远安几乎同时问道:“他说什么?

 

  士兵颤抖着:“他说

 

  士兵回想着被穆乐放走之前,他要带给赵澜之的那句话,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回山下大营告诉赵澜之,这些血债我会要他一笔一笔偿还。三日之内,我要他性命!

 

  远安听完惊呆了,半天没再出一声。

 

  赵澜之却冷笑道:“好,我也想要他的

 

  性命给孝虎报仇!他不走就好!他能来找我就更好!省了我去找他!

 

  稍顷,众人撤出大帐,远安扑到赵澜之跟前,伏小做低地跟他邀功:“大夫是我带来的,你的命就等于是我救的。你,你可得谢谢我不?

 

  赵澜之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看着她问:“你要我怎么谢你?

 

  远安着急:“我只求你一件事。穆乐要来寻仇,你不要出手,把他交给我!

 

  赵澜之闻言只觉得胸臆间气血上涌,忍耐了半天,终究没忍住:“远安,远安,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说这个?!孝虎死的时候你没在旁边吗?刚才穆乐让人传的话你没有听见吗?他当了山贼,他杀了孝虎,他如今要来杀我!你居然还在维护他?我问你,你到底对他存的什么心?!你把他当谁?我又是谁?!今天,你今天跟我说个明白!

 

  远安看着赵澜之,激动地:“我把他当谁?我早跟你说过,这人是我收养的小奴才,对我而言,就是个小猫小狗!他当了山贼,他杀了官军,是我没管好!我一定要收他回来!要杀要剐,公堂上见,王法来判,但是我不想见到你跟他厮杀!我把你当谁?

 

  她也是急了,握了空拳捶打赵澜之,“我生了病中了邪,眼前第一个见到的是我娘,第二个看到的就是你!你说我把你当谁?你看你有一点点事情,我急成什么样子?!我恨不得我

 

  自己替你中蛇毒!大夫刚刚说了什么,你是不是转头就忘了?他说你几个月的时间里都不能跟人动武!你现在连我都打不过,你还想去跟谁打?你说我把你当谁?!你还敢问我!还敢问我!你不识好人心,你是坏蛋!

 

  远安激动地,恼火地,可是句句实情,赵澜之闻言渐渐软化,见她那瞪着眼睛,鼓着脸颊的小模样,终究是受不了的,最后一把把她的手攥住,声音也缓和下来,看定她道:“行了!我明白了!穆乐来寻仇,就由你来应付!不过我可说好了,远安,这人你要逮住他!

 

  若是放跑了,那我,我绝不原谅你。

 

  远安发狠:“行!就这么说定了!谁也别反悔!

 

  患难之时吐真言,两人终究表明了心意,两人彼此看看全是情意,终于两手相握。

 

  被他们遗忘在角落里:天枢蹲在一旁,无比痛苦地用双手堵着耳朵:“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想不到小丫头还会说这个。她真是太肉麻了!太恶心了!太有办法了!太是人才了

 

  霍都山的夜。

 

  营帐里,远安抓住天枢的胡子,吆五喝六:“你必须帮我!我不仅不能让穆乐伤到赵澜之,还要把他给逮回来!

 

  天枢挣扎:“松手松手,这不是想办法呢嘛!想要抓住小奴才,其实并不难。

 

  “你说你说。

 

  天枢:“这人啊,目的明确,可是心眼直,他来就是要取赵澜之性命。你就像

 

  我说的,你这么这么做

 

  远安听罢摇头晃脑:“我觉得他最擅长这样

 

  天枢:“那你还不马上让人去准备?!这下他可完了

 

  两人仰头奸笑。

 

  山野里,夜鸟惊叫。

 

  穆乐从潜伏的树林里现身,观察着下面的军营。

 

  他脚步飞快,寂静无声,转眼潜入军营,放倒两三个兵卒,接近了赵澜之的营帐。穆乐用匕首划破了营帐向里看,正是赵澜之的背影正在灯下看兵书。

 

  穆乐咬牙切齿:“哼,你此时悠闲,看我今日定要结果了你!

 

  营帐中,冷风一吹,赵澜之转身卧倒在桌案子上,睡着了。

 

  穆乐手持匕首进入帐中,眼疾手快,扑上去要刺向赵澜之。

 

  忽然脚下一软,跌入深坑陷阱。

 

  穆乐抬头,上面一人正看着他,他以为自己眼睛花了,那不是远安吗?身上穿着赵澜之的衣服。

 

  穆乐揉揉眼睛:“是你?!

 

  远安道:“是我在这里等你!怎样?

 

  穆乐气得要命:“你扮作赵澜之骗我?!

 

  远安声音尖利:“就是骗你了!服是不服?

 

  穆乐发狠,纵身就要往上跳。

 

  远安大叫:“来人!

 

  若干士兵上前,忽然往下泼水,穆乐踩不住坑壁上的石头,滑了下去。

 

  远安回身低声问士兵:“是温水吧?

 

  “照您的吩咐。

 

  远安道:“我可不想他着凉伤风

 

  穆乐在坑中狞笑:“泼点水就想挡住我?我上去再找你算账!

 

  远安大叫:“你

 

  们还在等什么?!

 

  士兵往坑中洒大量的面粉,面粉碰温水变成面糊。

 

  穆乐手脚被黏住,力气被化解掉,怎么都跳不起来了。

 

  远安在上面哈哈大笑:“你好手段,上次把军中粮草都给烧了,就剩这么点面粉我全和到温水里面给你做浆糊了!我知道你胳膊有劲儿,脚力好,你不是会跳吗?你倒是跳啊!

 

  穆乐挣扎不出来,十分狼狈。

 

  远安指着他对四下命令:“把他给我绑上来!

 

  稍顷,穆乐被缚住,带到远安面前,还在挣扎。

 

  远安道:“我劝你省省力气。

 

  你身上那是五道麻攒成的绳子,沾了盐水,只会越来越紧!

 

  别想挣脱!

 

  穆乐看着她,咬牙切齿。

 

  远安上去捏住他下巴:“跟谁发狠呢?恨我呢?是不是?我收到你传来的话了,你三日之内想杀赵澜之给死去的山贼报仇,但是我告诉你,霍都山山贼洞府被剿灭,不是他一人所为!我当时也在!我也杀了山贼!怎么着,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杀!

 

  穆乐一听这话,更是恼恨,上前几步,激动之中还滑倒了,戗在地上,好不狼狈,穆乐抬头死死盯着远安:“是!是!恨不得,恨不得把你也也杀了!

 

  远安蹲在他跟前:“可惜你没做到!你被我逮着了!笨蛋!你的伎俩我全见过,全知道,你还想跟我闹!你是我的奴才!你永远别给我忘了!

 

  她又说这个了!

 

  她还是把他当奴才!

 

  穆乐气得眼圈发红:“我不是!我不是!

 

  远安看出他死命挣扎,绳子把皮肉勒得渗血,沉吟片刻道:“来人啊,把他给我松开!

 

  兵卒一看,这还得了,眼前这孩子好比大虫,还敢把他放开?众人迟疑:“大小姐!

 

  远安道:“松开!

 

  穆乐被松绑,起身却没再扑上来,他双手握拳,梗着脖子瞪着远安他恨死她了!他比恨赵澜之还要恨她!可他其实也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远安一字一顿:“你说过的,三天之内,你要赵澜之的性命。你时间不多了。已经被我逮到了一次。还有两天。我这次放你走。我再给你两次机会。

 

  如果你最后还是被我逮住,就

 

  “就怎样?!

 

  远安:“就老老实实地跟我回去!

 

  穆乐转身就走他认了!

 

  远安追上一步,终究怅然地看着他消失在夜色里。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