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九(15)三擒三纵

九(15)三擒三纵

  九(15)三擒三纵

 

  前文说穆乐与赵澜之各自掀了对方的老巢,各自发下毒誓,都要取对方性命,可当穆乐暗自潜入官军大营,却遭遇了早有准备的远安,远安答应放走穆乐三回,若他还不得逞,则要跟她回洛阳。

 

  之后穆乐回了山寨,一身面糊,浑身狼狈。

 

  那个没头没脑的少女贞贞坐在树上看着他发笑:“事情看来是失败了。居然还这么狼狈。你是着了人家的道了吧?

 

  穆乐沉默不言。

 

  贞贞跳下来,走到跟前:“这副脸孔,有些被人骗了的委屈和伤心。谁骗了你?这个人你从前一定十分信任她,对不对?

 

  穆乐闷声闷气:“跟你没关。

 

  贞贞道:“当然跟我没关。我只是,只是想看看好戏呢。看看你是不是能说到做到。真的能拿到那官军统领的性命!

 

  几句话把穆乐说得又是火冒三丈:“我能!我一定能!

 

  昼夜更替,又是一夜。

 

  到了第二夜,官军大营门口,兵卒巡逻换岗,岗哨加密了两倍,守卫严密。

 

  只是兵卒们都没有留意到,一人身上的衣服不是那么合身,那正是放倒了一个守卫,暗中混入的穆乐。

 

  趁众人没有留神,穆乐潜入营中。

 

  营帐之间,一个兵卒端着药碗经过,同僚上来询问:“这是给统领大人送药?

 

  “正是。

 

  穆乐跟上此人。

 

  那送药的兵卒进了赵澜之的营帐,穆乐用匕首刺破了帐子观看,营帐中正是赵澜之:“不

 

  会错了,正是他。

 

  赵澜之喝了药,转身进了里面又一重帐子里面。

 

  穆乐潜入,紧随其后。

 

  可他进了后面那一层营帐,却赫然发现蹊跷:四周都是铜镜,赵澜之的人影不时闪现,哪个都像是真的,又分明都是假的!

 

  穆乐用刀刺出,击碎了若干铜镜,可是哪里有赵澜之的影子?

 

  穆乐冷笑:“赵澜之!你如此胆小如鼠,竟摆了这些戏法!

 

  赵澜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没有胆小如鼠!我想立即杀了你给孝虎报仇!可是远安要把你擒住,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你逃不出去的!我劝你马上束手就擒!

 

  穆乐赫然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刀,飞刀击碎了后面一扇最大的铜镜。

 

  赵澜之却不在后面。

 

  赵澜之笑声传来,轻蔑的,猫抓老鼠一般。

 

  穆乐计上心头,忽然俯下身,在一扇镜子的后面看见了赵澜之的官靴。

 

  穆乐暗笑,付下身体,匍匐向前,飞刀击碎了铜镜,他随即腾身而起,由上至下刺向镜子后面的人。

 

  那人抬头,却是远安的脸!

 

  穆乐大骇,他怎敢伤她?

 

  穆乐旋即收势,动作仓促,从空中跌了下来,不提防的时候,脚上却踩中了机关,大网从天而降,把他扣在当中!

 

  穆乐恨得要命,在网中挣扎,却被越捆越紧!

 

  赵澜之从外面进来,与远安站在一起:“你来杀我,却又被逮到了!山贼,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穆乐毫不示弱:

 

  “没有可说的,要杀要剐随便你!

 

  赵澜之怒道:“你当我不敢?!我要拿你命给孝虎献祭!

 

  赵澜之举刀就要砍向穆乐,被远安狠狠抓住:“你答应我的!这事情交给我!他还有一次机会!

 

  赵澜之恼恨再多,终究是条汉子,是带兵之人,言而守信,愤然转身就走,把穆乐交给了远安。

 

  远安命四下把大网去掉,走到穆乐跟前,两人针锋相对。

 

  穆乐恨她狡诈,咬牙道:“你又骗我。

 

  远安道:“这叫兵不厌诈。

 

  穆乐憋了半天,终究道:“我该杀了你!

 

  远安想都没想,立即问他:“那最后为什么收刀?你不收刀,怎么会落到网中?!你就是不想杀我!不想当我敌人!

 

  穆乐无言,看了她半天,猛地跳起来,转身发狠道:“我还有一次机会。下回不会了,你放心!即使是你,我也会宰了!

 

  穆乐抬腿就跑。

 

  远安满眼是泪。

 

  月落日升

 

  穆乐跑回山寨,坐在溪边大石上,看着手臂上的伤口迅速地愈合,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幕,心里恼恨自己一念之仁,不要远安性命,又放走了赵澜之。

 

  贞贞站在他身后:“不如算了吧,你不可能赢。你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当不了真正的歹徒恶人。上霍都山当山贼只是个突然的机遇,我劝你,不如回到原来的主子那里,痛哭流涕,好好求饶,继续乖乖地当奴隶去吧?啊?

 

  穆乐回头看她,新奇

 

  短了半截,嘴里面还在要强:“谁告诉你我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再输。

 

  贞贞冷笑:“可要是输了呢?

 

  穆乐沉默半晌:“宁可去死。

 

  贞贞的脸严肃起来。

 

  与此同时,山下的官军大营里,被远安囚住的星慧郡主怎样都挣脱不开手上的锁,杂兵从外面进来送了饭食又出去了,托盘上有个钉子不稳当,顶出了半个头,星慧伸长了脚把托盘扫了过来

 

  另一间营帐里,远安与天枢两人正在商量怎么再捉住穆乐的办法。

 

  远安道:“已经骗了他两次了,不知道这一次他还能不能就范。

 

  天枢叹道:“确实是个实在的孩子,被咱们两个坏蛋还有赵澜之算计了。第一次逮住他,因为你最了解他,你知道他哪里厉害,怎么克服。第二次逮住他,是利用了他的弱点,他不忍心杀你,结果上了你的套。饶是谁,也不会再被骗第三次了。要是他疯劲儿上来,恐怕你们都不是对手!

 

  远安听了更闹心:“那怎么办?请你不要简单分析形势,那都是废话,是废话,你倒是想个办法呀

 

  天枢道:“我问你,要是他不肯就范,即使打赌输了,也不肯跟你走,你会怎么办?

 

  远安沉吟片刻:“我不会让他杀了赵澜之。也不想赵澜之杀了他!

 

  天枢追问道:“要是非得一个人死呢?

 

  远安咬牙下了决心:“反正都是

 

  我买来的小奴才,看不了别人给他气受!真要是有个人得死,我就亲手结果了他,也算干净!

 

  天枢笑笑:“那样最好!只是我怕你做不到。这孩子的皮肉筋骨不知道怎么长的,受了伤很快愈合。不多久就跟没事儿一样。你呀,真想弄死他,也不容易!除非,就像我说的这样出招!来,起来,我教你两招。

 

  远安把头凑过去听天枢的计议。

 

  已经逃出囚笼的星慧郡主在营帐外偷偷看见了天枢正与远安说话,暗自忖道:“此人不就是那天在郭将军府教小奴才用火光制服郭将军的老家伙吗?他怎么又来了这里?看来,是个给远安出主意的。

 

  天枢袖子一掀开,手腕子上忽现两颗佛珠。星慧霎时无比惊讶:“天啊!天啊!那不是三藏佛珠吗?最后的两颗三藏佛珠,怎么在这个老家伙手上?!

 

  恰在此刻,赵澜之从相邻的营帐里出来,拦住一个兵卒:“星慧郡主的餐食送去了?

 

  兵卒道:“回禀统领,送去了。

 

  他这是要去囚禁她的营房?

 

  星慧大急。

 

  话说赵澜之进入营帐。

 

  却见星慧郡主仍被锁着,正端着碗要吃饭她着急回来,气息还没喘匀,拿着饭碗掩饰着。

 

  赵澜之上前一步:“郡主。

 

  星慧放下手中碗筷:“赵大人。

 

  赵澜之道:“粗茶淡饭,比不了洛阳城,招呼不周,请郡主见谅。

 

  星慧笑笑:“我这手脚都被赵大

 

  人锁着,您还跟我这么客气,说那些粗茶淡饭的事情。我怎么担当得起呀?

 

  赵澜之道:“大部分山贼都被我消灭,还有残留余党需要清剿。不消多时,即可完成任务。等回了洛阳,就不是我锁着郡主您了。

 

  星慧道:“您就要把我送去大理寺了?别太得意。我早说过,你们奈我不得。想把我送进大牢,做梦吧。

 

  赵澜之笑笑,压住了咳嗽,他重伤初愈,脸色不好。

 

  星慧低着头,忍了半天,终于没有忍住,轻轻问道:“大人身上的伤打紧吗?

 

  赵澜之道:“劳您惦记,被远道来的高人所救,已经基本痊愈了。

 

  星慧:“高人?哪里来的高人?什么底细呀?

 

  赵澜之看着她:“您您还是把自己的事情想好,想好怎么交代解释吧。

 

  他说罢转身欲走。

 

  星慧在后面叫住他:“赵澜之。

 

  赵澜之回头。

 

  星慧道:“每个人做事儿都有原因和苦衷。我做的事情我不后悔。不过,你替我挡飞镖的事儿我,我谢谢你,我不会忘。

 

  赵澜之轻轻摆手:“好说。

 

  赵澜之出了帐外,略略凝神。

 

  远远看见远安在天枢的指导下挥舞软剑。

 

  赵澜之想着星慧的话,暗自沉吟:没错。

 

  那位老先生显然不像远安说的那样,是个江湖游医。

 

  两人又颇为熟悉。

 

  他肯留在这里帮助远安收复穆乐,显然与她并不是一般的交情!

 

  这个人,这个人莫不就

 

  是一直以来,屡屡在远安背后帮忙的那个人?

 

  难道他,他就是我一直想要追捕的天枢和尚?

 

  不过眼下首要任务仍是捉到穆乐,彻底清剿霍都山。

 

  今晚上是他最后的机会。

 

  若是远安遵守誓言,收复了他还好。

 

  若是她心慈手软,放了他走,那我如何能甘心?!

 

  不行,一定要早作打算才好!

 

  赵澜之脸色深沉,暗中盘算着

 

  第三个夜晚终于来了。

 

  远安从营帐中出来,脚踩到虚浮的地皮,向上看看各处机关。

 

  那是她布下的陷阱,勾着结实的绳结,装饰着树枝树叶的铁笼,还有士兵在各处埋伏。

 

  远安心里想着穆乐呀穆乐,这一回我一定要再活捉了你!

 

  月黑风高。

 

  若干军士列队巡查,护卫。

 

  一个说道:“兄弟们精神点,今晚上逮住了山贼,明儿咱们就能顺利回洛阳了!

 

  另一个颇为警觉地:“可别想着回洛阳就放松了!那山贼骁勇,每个人都得小心性命!

 

  其余几人应和:“老李说得对!

 

  丛林里忽然有素素的动静。

 

  “那是什么?

 

  一个士兵走近了,看见黑夜里发亮的野兽的眼睛:“是只山猫

 

  他话音没落,同来的几个兵卒都被无声的撂倒了。

 

  还没察觉的那人转过身来:“哎?人呢?人都哪儿去了?

 

  大营之中,天空中忽然飞下绳索,一头牢牢抓在地上。

 

  一人身着夜行衣,滑索着地,落在地上脚步颇重,踩在陷阱上方

 

  ,忽悠一下。

 

  他旋即起身,抓着绳索腾身又起。

 

  忽然铃声大作。

 

  远安率众闻声赶来,众人将他团团包围。

 

  远安叫道:“还不束手就擒?!

 

  可他不出声,挣扎坠入陷阱,陷阱中扑出迷药,笼子从上面扣下来。

 

  那是远安布了好几重的陷阱,只等他进来!

 

  穆乐混到躺在陷阱里。

 

  远安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命人将他拉了上来,掩住口鼻撕去他面罩。

 

  竟是个被堵住了嘴巴的陌生人。

 

  一旁的军士叫道:“啊?这不是天字营的老李吗?

 

  远安大骇:“糟糕!这小子吃了两次亏,果然学精了!我布的陷阱都露馅了呀!

 

  话音没落,真正的穆乐忽然袭来,直落圈中。

 

  远安大叫:“穆乐?!

 

  穆乐恨恨:“你还有什么法子,使出来!

 

  远安命令四下:“给我上!

 

  众兵扑上前欲长着人多擒住穆乐,全都不是对手,被穆乐瞬间干掉。

 

  远安一见着急,也扑入圈中与穆乐打作一团。

 

  此时的穆乐再不同以往,远安如何厉害,在他眼中也是花拳绣脚。

 

  穆乐这个蠢货又忘了自己之前如何恨她,只觉得她碍手碍脚,自己不得施展,便叫道:“我只要赵澜之的性命,与你无关,你给我让开!

 

  远安咬牙:“别说大话,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两人又是若干回合。

 

  远安暗暗心惊:这小子的武艺怎么进境这么快?!

 

  我,我都要招架不住了呀!

 

  远安摔倒,穆乐

 

  大刀直推她咽喉,猛然收住,他看着她眼睛,一字一句:“你输了!

 

  远安才不怕他,索性把自己往前一送,逼得穆乐后退两步。

 

  远安大叫:“你想要他性命,就先杀了我!

 

  一下子穆乐想起来这人多么可恨了,大叫回去:“你当我不敢?!

 

  赵澜之从帐中飞身而出:“放开远安!

 

  穆乐看见赵澜之更是红了眼睛:“你既在此,还要远安护着你作甚?!来来来,你剿了我山寨,如今只剩我一人,我要跟你分个胜负!

 

  “当我怕你?!拿命来给孝虎献祭!赵澜之提剑上前,穆乐扔下远安与赵澜之揪斗,没几下,赵澜之劣势,摔在地上,捂着胸口。

 

  穆乐惊讶,赵澜之怎么这么不禁打了?他上前俯身扯开赵澜之的衣服,看见他胸膛上的伤口:“你这是

 

  远安扑上来,扶起赵澜之:“他中了毒镖,如今功力全无。否则还用的着我来保护他?哈哈哈,你当了山贼,以为自己就是大英雄,好汉,对不对?你想拿赵澜之的性命?哼,他要不是中了蛇毒,眼下不能发挥,你呀,你还不是对手呢!

 

  只要远安一说话,本来没那么气的穆乐又气成了一个球:“那又怎样?!管他有没有功力,我那些兄弟都是他害的不是?我非要他命不可!

 

  穆乐推搡远安,直取赵澜之。

 

  远安恨恨挡在赵澜之前面:“穆乐,我说了,你要杀他,就先

 

  杀我

 

  穆乐刀尖指着远安,颤抖着就要刺她咽喉。

 

  远安眼睛一闭,只把自己哽嗓咽喉给他!

 

  穆乐见她这般,右手换左手,左手换右手,咬牙切齿地要弄死她,眼前却浮现起过往种种。

 

  两人在鬼市初初相见。

 

  远安从牢房中救他出来。

 

  黑水岸边,他在船上,她在岸上,越离越远,遥遥相望。

 

  他发怒,亲吻她,又被她打,他蹲在地上痛哭。

 

  穆乐迟疑了

 

  他怎么能杀她呢?

 

  他宁可杀了自己也不碰她一下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远安抓住机会,拾起自己的软剑,直刺向穆乐的胸膛。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