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9)重要线索

十(9)重要线索

  十(9)重要线索

 

  远安跪到武后身边:“天后容秉,我那小童从来忠心耿耿,听我命令,绝不多言。他怎会觊觎三藏佛珠?!这事情一定是搞错了!请天后明察!

 

  武后厉声道:“查什么查?!如今他消失不见,就是最好的证明!哼,没什么好说的,赵澜之,你在等什么?我把剑给你就是要你杀了叶远安!下手!

 

  赵澜之手指颤抖,远安闭上了眼睛。仓郎一声,宝剑居然掉在了地上。

 

  武后难以置信:“怎么?你胆敢违抗本宫的命令?

 

  赵澜之艰难地:“天后!杀了远安容易,可是三藏佛珠丢失一事,事关重大,如今追回佛珠要紧!请天后三思呀!

 

  星慧心里暗恨:哼,天后震怒,事到如今,他还想着替远安说话!

 

  天枢忽然鼓掌大笑。

 

  武后转头看他:“老和尚,你也死到临头,这么得意干什么?

 

  天枢指着武后:“都说当今天后是大罗仙女转世,最是精明冷静的一个人,敢情也为这么一桩事体乱了章法。天后啊天后,你杀了远安可不要紧,那夺走佛珠的是他的小童,你杀了远安,你说还有谁能替你把佛珠追回来?

 

  赵澜之恳切地:“国师所言有理!请天后明鉴!

 

  武后沉吟,转身坐在椅子上,良久扶额冷笑:“老和尚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我呀,是急得糊涂了。杀一个人又有什么用?!老和尚,远安,赵澜之,还有你,星慧,你们

 

  几个给我听好了,那三藏佛珠是你们帮我从天桥那里拿到的,如今出了意外,你们几个再把它给我回来!我给你们三天时间,否则否则

 

  她轻轻地笑,却无比冷酷,“对,远安的一条命怎么赔得起我的三藏佛珠,如果三天之内你们不能将佛珠找回,叶府全家上下,郁王府里里外外,还有你赵澜之的九族,还有国师大殿所有门人,慈恩寺所有的和尚,我要将你们全部诛杀!听懂了吗?!

 

  能缓几天是几天呀,众人惶恐谢恩:“臣领旨!谢天后开恩!

 

  星慧恼恨非常,俯着身用眼角看着已经呆滞的远安,心里想着:倒了八辈子霉,她的小童犯了弥天大罪,却连累了我!

 

  叶远安,你这个冤家!

 

  我,我才刚刚大婚呢!

 

  众人离开皇宫,远安仍没有消化掉刚刚发生的一切,如同行尸走肉。

 

  赵澜之抓住远安:远安?远安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我现在就要去捉拿穆乐,你说句话,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远安摇摇头,从赵澜之手里挣扎开往外走。

 

  赵澜之焦急:“她,她这是怎么了?

 

  天枢甚是惋惜:“深受刺激。怕是魔障了。就此全面崩溃,发展成失心疯也未可知。赵大人,天后只给了三天时间,咱们所有人的身家性命都在这事儿上面,你有什么办法?

 

  赵澜之咬牙:“没有什么办法!硬找!

 

  洛阳城在之后

 

  的一天里像是被狂风卷过,被翻了个鸡飞狗跳底朝天。

 

  地下交易的密室里,阳光透过窗棂投进来,一个走私的行家打开小匣子,里面是一块佛牌,一串佛珠,他跟主顾兜售着:“您瞧瞧这个,这个可是宝贝,德光大师开光加持的。一般人我可都不让他看!

 

  那识货的道:“让我仔细瞧瞧。

 

  官兵们忽然破门而入:“把他们都给我拿下!

 

  几个人想要逃走,哪里来得及,逮住了问一句:“官爷捉我们可有个名目?

 

  “哼,名目?就是你手里的珠子!带走!

 

  街头各处,穆乐的画像被贴在墙上,百姓围观,议论纷纷:“悬赏捉拿人犯?一百金?这么多钱,看来这小子是犯了大案啊!

 

  “谁逮着可就发财了!

 

  两人正说话,后面被手执通缉画像的官兵一把抓住:“嗯,我看你就是!跟我们走一趟!

 

  那人连连摆手:“官爷啊,我可不是呀!您可别冤枉好人啊!

 

  “少废话!带走!

 

  城门口排着长队,官兵谨慎排查,要进出城的百姓着急。

 

  兵头在前面喝道:“都小心点,放走了人犯或者宝物,小心你们的脑袋!

 

  众兵响应:“是!

 

  士兵从一个老农的挑子里拿出算盘。

 

  老农苦笑不得:“官爷,那是我算账用的呀!

 

  “算盘?上面说了,凡是珠子一律没收!

 

  

 

  大理寺刑房里早已人满为患,官兵在拷打人犯,惨叫声不时传来。

 

  “不知道呀!

 

  不认识这人!

 

  从没见过您说的珠子!

 

  手下们把各种佛珠,珠子,算盘呈到赵澜之面前:“大人,城里所有珠宝贩子,珍奇卖家,文物卖手,所有有嫌疑之人都已经悉数捕来。这些是缴获的珠子。

 

  赵澜之懊恼无比:“没有,没有不是,这些都不是!你们听好,这些人都是皮子紧的家伙,不给他们厉害都不肯说实话。给我一一过刑,不可懈怠!

 

  “遵命!

 

  栅栏之外,星慧郡主观冷冷观看:“哼,这个赵澜之审讯的时候从来不肯动大刑,如今是没了主意才会乱了章法!与其说他这是为了给天后找回佛珠,还不如说是为远安着急!话说叶远安这个笨蛋,她自己倒是忙些什么去了?

 

  她打定了主意,转身而去

 

  眼下户部尚书叶府大门四开,一副凋敝之象。

 

  马厩旁,远安头不梳脸不洗,一个人呆坐着,想起从前与穆乐交往的情景:她从人贩子手中捡回穆乐;两个人吵架无数,还作了好几回嘴儿;霍都山他快死了,她把他抱在怀里;国师大殿,她快被天桥害死的时候,他赶来相救;两人洞房,脱衣服,摸摸索索,玩玩弄弄,忽然就话不投机半句多了,她吭哧一口狠狠咬在他肩膀上

 

  此时的远安眯着眼睛喃喃:“假的,原来都是假的。他是个骗子,他就是冲着三藏佛珠来的!

 

  星慧气势汹汹地找来

 

  了,冲到她面前:“哼,我还当你已经逃了,让我们所有人顶包呢!

 

  远安完全没听到一样,一声不响。

 

  星慧抓住远安:“你是真傻了你?蹲在这里干什么?守株待兔?你当他还能回来找你?!你这个,这个

 

  远安这时方应了声,慢悠悠的:“蠢货。对,我就是个蠢货。我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啊?我痛痛快快地喝了你准备好的毒酒,我轻轻松松地放弃了赵澜之,我还好心好意地收留那个小奴才,谁知道他,他竟然最后放了这么一个大招,他,他把我给骗了呀

 

  星慧咬牙切齿:“哼。你自己知道就好!时间紧迫,所有人都在忙着找他,你在这里躲什么清闲,发什么感慨?走!快跟我一起出去找人!

 

  星慧拽住远安,要拉着她走,远安忽然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挣扎着就往草垛子里面躺:“别烦我,别烦我,我好困,我想睡觉,睡一会儿!你们谁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烦我!

 

  星慧着急万分,哪里肯放过她:“起来,你给我起来!

 

  远安耍赖,屁股使劲儿往下坐:“就不!就不!

 

  “一天过去了,我们就剩下两天了,你不怕死?!

 

  远安赖吧唧唧:“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我现在就想睡觉,就想睡觉!你滚开,不要烦我!

 

  星慧气极,一记耳光打在远安脸上,远安愣住,捂着脸要哭:“你你敢打我

 

  嘴巴?星慧抓住远安的领子,拎到自己跟前:“打了你又怎样?!叶远安,知道我为什么总是瞧不起你吗?不仅仅是因为你蠢,还因为你总是把自己当小孩儿!你现在想睡觉?你家我家慈恩寺多少人的命都快丢了,你现在想睡觉?我看你是讨打!你讨打!

 

  星慧疯了一样使劲儿摇动远安,要把她脑袋给摇散黄了的架势,远安捂着脸,死死看着星慧,任她折腾,不还手也不躲藏完全丧失斗志的德性

 

  把个星慧急得血压急升:“怎么着,你心想自己被那男孩骗了,心里不爽是吧?浑身没劲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吧?我告诉你,既然如此,那更要逮着他,问明白,然后弄死他!要他死得要多惨有多惨!这才解恨!叶远安,叶远安,你醒醒!赵澜之为了捉住穆乐,现在满城抓人,却毫无头绪,你是穆乐的主子,你们那么亲密那么好,只有你才有找到他的线索!你现在不许睡觉不许睡觉!

 

  远安捂着脸被暴怒的星慧惊呆,两人对视良久,星慧忽然哽咽,松开了远安,捂住了自己脸,不让这个宿敌看见她也哭了:“我才刚刚成亲,我还要跟赵澜之过日子,我还想自己的好日子长着呢,我可不想被天后杀了我不许你这个时候睡觉!

 

  一提起这个茬,远安好像忽然醒了,腾身而起,把星慧压在了下面,扬起手来就

 

  要打她,忽然停住了,远安喃喃:“火乐的托托

 

  星慧怔住了:“你在说什么?

 

  远安道:“我想起他从前常说的一个词儿,什么,火乐的托托那,那可能是他从前的名字。

 

  星慧思考着:“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