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一(1)阿婴皇子

十一(1)阿婴皇子

  十一(1)阿婴皇子

 

  远安终于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星慧道:“穆乐天赋异禀,我生平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他可能就不是大唐的人物!看他那相貌长相,似乎是来自南国,异国来洛阳的商旅移民大部分聚居在西市,我们可以去那里寻找。那里人员混杂,奸细无数,也许就能找到最有用的人。千万小心谨慎,不要打草惊蛇

 

  事不宜迟,两人乔装打扮,骑马去了洛阳城的西市,那里是外国人聚居的地方,街上熙熙攘攘,行人形态打扮各异,不时说着外国话,或进行着暗中的交易,星慧与远安四处刺探着,打量寻找。

 

  也不知道哪句话问对了,要不就是因为她俩长得好看,有热心肠的指了一间客栈:“想找人,去那间客栈看看,他们有好酒,西市的外国人无人不去呢

 

  星慧与远安掀帘而入

 

  热热闹闹的大堂里,一人手里擎着一只蒙着黑布的鸟笼从外面回了客栈,堂倌拿着热水正跟他打招呼:“灵溪大爷,您回来了?!遛鸟遛得开心?今儿怎么听不着它唱歌儿啊?

 

  这灵溪是个十七八年纪的男孩儿,面容俊美,身条孱弱,裙袍华丽,跟人说话总带着三分笑容,指着笼子里面的玩意跟那堂倌说话,言语里面都是宠爱:“跟我闹脾气呢。一天没唱了。

 

  堂倌道:“那可得好好哄着点。

 

  灵溪要上楼却看见餐厅里面热闹的,因问道:“那几位是在

 

  干什么呀?

 

  堂倌回道:“哦,几个客人喝酒,在那里猜字谜呢。

 

  灵溪道:“你给我打二两酒,拿两碟小菜,我也去凑凑热闹。

 

  “好嘞!

 

  灵溪穿过厅堂进了餐厅,凑到桌子边,却是两个女孩儿正召集了好几个人在那里喝酒玩笑,桌子上放着些银两,纸上写着几个字“火乐的托托。

 

  灵溪一看,暗笑,插言道:“几位朋友这是做什么?

 

  那主持游戏的正是远安与星慧两个,远安道:“猜字谜,谁能把这个字谜猜出来,桌上的这些银两就拿走。

 

  灵溪问道:“有人猜到吗?

 

  星慧没好气:“有人猜到,银子还能留在这里吗?

 

  灵溪手里指着:“你这题出的有毛病,这根本不是什么字谜!

 

  远安与星慧互相看了一眼,紧张地,按捺着,头都不敢抬,只怕自己眼神太饥渴,把他给吓跑了:“哦对,这好像是个人名。有人认识这个人吗?

 

  那美貌少年灵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什么呀,自己出题都不知道谜底。

 

  这哪里是什么人名?

 

  这是南方昆仑国的话!

 

  越说越对劲儿了,远安轻轻挪过来,把他控制在自己一刀杀的范围之内,小心翼翼地问:“这位朋友你怎么知道?

 

  灵溪道:“我就是昆仑国来的人呀!

 

  星慧道:“那您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灵溪道:“这是一个词,词语的意思是,九星佛珠!哎,你把那银子给我

 

  吧!

 

  远安与星慧对视一眼,两人兴奋无比。

 

  灵溪话音没落,已被远安擒住肩膀:“这是怎么话说?为何动手?哎哎哎,抓我干什么?不高兴的话,我不要你银子就是了

 

  远安瞪着眼睛,嘴角全是笑:“跟我们走一趟吧!

 

  灵溪挣扎着:“我的,我的东西

 

  远安对星慧一抬下巴:“把他那鸟笼子带上!

 

  星慧好奇,一把揭开了鸟笼上的黑套子,只见一只蓝色的蝙蝠,被自己的翅膀卷着。

 

  忽然见了光,呲牙嘶叫,冲着星慧恶狠狠地一声小叫。蓝色的蝙蝠?

 

  星慧纳罕:“哟呵?稀罕玩意。

 

  远安与星慧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灵溪带回了大理寺刑房,赵澜之正是跟人用刑红了眼睛,见来了新货,也是颇为兴奋,可怜那少年灵溪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大人,小人名唤灵溪,是昆仑国人没错,来洛阳多年,老老实实地作自己家的小生意,从来没有作奸犯科。无非就是认识您写的那几个字,怎么就成了案犯了?大人明鉴,小的真的是老实巴交,什么犯王法的事情都没有做过呀!

 

  赵澜之套路熟练:“没人说你犯了什么官非,就是这里昆仑国的人稀少。找到你不容易,请你来帮忙认个人。

 

  赵澜之示意,衙役们把穆乐的画像展开在灵溪面前。

 

  灵溪仔细辨认,忽然惊讶,转眼睛,笼着手摇头摇得像风车:“不,不认识。这人谁呀

 

  ?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

 

  远安道:“这人跟你一样,也是昆仑国的人。

 

  灵溪扭头,不去看她:“从没见过,不知道不知道

 

  远安冷冷一笑:“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不是实话呀?

 

  灵溪闭着眼睛,撇着嘴:“您信不信都好,这人我是没有见过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不给你些厉害,你是不会卑服,不会说实话的了

 

  灵溪歪着头就是不说话。

 

  远安断喝:“来人啊,给我把滚烫的热水拿上来!

 

  衙役端来开水。

 

  灵溪抬头一看,远安手里紧紧捏着他的蓝蝙蝠,他当即大惊失色:“啊?!你,你拿我蝙蝠干什么?那,那可是我的宝贝儿,我的命根子呀!

 

  远安狞笑:“怎么样?画像上那人你究竟人不认识?你是要我烫死你的命根子?

 

  灵溪急得大哭:“你这人好残忍,好没有爱心啊,人跟人之间的事儿,你为什么往漂亮可爱的小动物的身上扯?它又惹了你们什么呀?!

 

  远安哈哈两声着就要把蓝蝙蝠浸在开水里:“少跟我废话!

 

  灵溪摆手大叫:“别!别我,我似乎知道他是谁了!我全说!求你们放过我的宝贝儿!

 

  “还不快说!

 

  灵溪喘了一口长气:“我们昆仑国皇帝陛下与皇后共育有两个皇子。太子阿衡,与二皇子阿婴。画像上那人怎么看,眉目鼻子都像是阿婴皇子呀!可是都传说他已经死了

 

  ,你们拿他的画像问我,究竟是做什么?

 

  在场众人无不大骇,相视看看。

 

  远安道:“你,你不是胡说八道?

 

  灵溪看上去是筋疲力尽的:“你杀我和我的蝙蝠,我也只是知道这些了

 

  远安难以置信:“穆乐,穆乐竟是昆仑国的皇子

 

  赵澜之道:“为了得到三藏佛珠,潜伏来到大唐

 

  星慧道:“如今诡计得逞,逃之夭夭哼,一切都明白了!叶远安,你那小童,那忠心耿耿的奴隶,原来是个外国来的细作!

 

  远安转转眼睛,骤然拔下软剑,快走几步压在灵溪脖子上:“寻常老百姓又怎么会见过皇子?清楚他的长相?快说!你又是谁?!

 

  灵溪被她吓得都快尿了:“我不是说我是做小生意的了吗?跟大唐一样,昆仑国的达官贵人以雇佣异国的奴隶仆人为荣。大唐来的尤其被看重。你们人长得白白胖胖的,跟我们不一样。我就是做这个倒卖奴隶生意的呀

 

  远安继续逼问:“敢打马虎眼?你信不信我捅死你?

 

  弱弱的灵溪无奈擦泪,脸儿是白了又红,红了又白:“饶命饶命,实不相瞒,我的主顾都是些官宦大户,因此结交了皇室中人,主顾有时候带我去应酬,与那阿婴王子见过几面,因此才会认得他的脸敢问几位大人找他究竟是为什么呀?

 

  远安冷笑:“他是你们昆仑国的阿婴王子,可在我

 

  大唐却是个骗子小偷!

 

  远安垂眼看看那灵溪,“你说你结交皇室?看来你还有几分用处。为此我们留你一条性命!来人啊,把这人带下去,好生看管!放走了他,我要你们脑袋!

 

  远安,赵澜之星慧三人互相看看。

 

  赵澜之拿了主意:“立即去禀告天后!

 

  皇宫之中,众人跪在下面向武后汇报。

 

  赵澜之道:“事情前后就是这样。想那昆仑国皇子化作小奴潜藏在远安身边,抓住时机得到佛珠,如今已经逃走。

 

  武后沉吟片刻,冷笑道:“哼,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好不容易从天桥手中夺到了三藏佛珠,如今竟被他夺走!既然三藏佛珠去向已知,你们倒给本宫说说,往下要怎么办?我该不该兴兵讨伐那昆仑国?

 

  赵澜之道:“天后,两国动兵必为大事,那昆仑国虽为南方小国,但是民风强悍,崇尚武力,并不容易制服,况且我等确定三藏佛珠为昆仑国皇子所盗走,但是却没有切实的证据,不可动兵啊!

 

  武后怒道:“难道你要我吃哑巴亏?难道你要三藏佛珠上的秘密落入别国之手?

 

  赵澜之道:“佛珠是为国宝,如今被贼子所盗,绝不可不讨还回我大唐,澜之愿向天后请命前往昆仑国,如法炮制,暗中将佛珠追回!

 

  星慧闻言大骇,义无反顾:“天后,臣愿与赵澜之一同前往!

 

  赵澜之低着头,可这话却入了耳。

 

  武

 

  后冷笑:“果然伉俪情深,小两口刚刚成亲就要一起去昆仑国?

 

  远安磕头:“天后容秉!

 

  “远安,你又有什么话说?

 

  远安看似早已拿定了主意:“这件事情因小人而起,与旁人无关!昆仑国皇子一直利用我潜伏在大唐,伺机盗走佛珠。他骗了所有人,特别是骗了我,如今就请让小人去昆仑国找到那厮,为天后讨还佛珠!

 

  武后看看她:“你?远安,你做得到吗?

 

  远安咬牙:“天后,仇恨是最大的动力,对那贼子我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个差事绝对没有人比小人更合适!请天后下旨,派远安前去!

 

  武后思考片刻:“说的也有些道理。那好,尔等三人听好,你们都是办事的能手行家,同去昆仑国,定要将佛珠夺回!

 

  远安又磕头,咚的一声:“天后!这事情与别人无关,请让远安一人承担!除非我大事不成,小命交待在昆仑国,到时候,您,您再派别人前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

 

  赵澜之暗暗摇头,心里道:“她真是胆大包天,竟要独自一人远赴昆仑国?!

 

  远安抬头,泪盈于睫:“只是,臣临行之前,想要先去见一见我爹爹

 

  武后略略沉吟:“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