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二(1)下毒

十二(1)下毒

  十二(1)下毒

 

  皇宫庭院里,远安把穆乐连自己名字的不记得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灵溪说了,他也是满脸诧异:“你是说,他手里拿着你给的名牌,却不记得那上面实际上是自己的名字了?

 

  远安道:“嗯。就是这么说的,我听得明明白白。

 

  灵溪摇头晃脑地:“居然有这等事?阿婴皇子不是失忆了吧?他若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又怎么会认得你?又怎么会将佛珠还给你?

 

  远安十分恼火地:“我原本想着,见了面先揍他一顿,要回佛珠,再给他放血。这样一来,更复杂了。

 

  灵溪道:“也许是你听错了也未可知。也许两个人一旦照面,什么事情都想起来了,也有可能。为今之计,你抓紧时间跟他相认,再作打算!

 

  远安点头,咬牙切齿:“嗯好!我这叫应瓦来安排!

 

  同一时间里,皇宫中的佛塔内,戴着面具的阿衡皇子用手里的树叶折成一只小虫子,放到窗口处,小虫子渐渐活了,在阳光中飞走,那小虫子飞到了波凯将军的手上,又变成了几枚树叶,波凯将军把它展开,沉吟思索着。

 

  未几,将军府的偏厅里,波凯将军从外面进来,三个早已等候多时的亲信起身相迎。

 

  波凯将军摆摆手:“三位免礼。

 

  波凯将军落座,倒酒,向那三人举起酒杯:“三位与我一样,都曾受到阿衡皇子的赏识荫庇。如今阿衡皇子有难,被吾

 

  皇陛下囚禁在佛塔之内,阿婴小皇子依仗着吾皇与拓月王妃的信任一人专宠专权,我等不能袖手旁观。

 

  亲信们应和道:“决不能!

 

  波凯将军道:“我曾劝谏阿婴小皇子启用九星佛珠攻打南诏国,他却胆小保守,执意不肯。这是暴殄天物!既然如此,我等决不能答应。想要启动佛珠,必须先除掉小皇子!三位壮士,你们分别是下毒,暗杀和格斗的高手,行刺阿婴皇子的任务就拜托给三位了!我这一杯酒,敬三位英雄!

 

  正如波凯将军所言,那三人其中之一乃是下毒高手,手背上纹刺着一只马蜂。第二位是一位暗杀高手,指甲内藏着小刀。第三位是一位格斗专家,拳头上直冒青筋,三位刺客道:“决不负将军重托!

 

  四个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各自面露凶光!

 

  翌日下午,皇宫的酒窖内。应瓦把一壶酒放在托盘上,交给远安,嘴里嘱咐着:“阿婴皇子在花园里招呼客人,你去送酒!哎我说,我是换掉了别人,让你去献酒,你可得端得稳稳的啊!别出差错。

 

  远安道:“明白了。放心吧。

 

  她出了门正往前走,一个宫官走过来唤她:“站住。

 

  远安上下打量他:“大人。

 

  那宫官上来道:“这是什么?

 

  远安道:“阿婴小皇子在庭院里招待宾客,这酒是送去给那边的。

 

  宫官道:“站住,等我先验一验。

 

  远安停住,见那

 

  人从怀里拿出个精致盒子,取出里面一个细小棒子在酒里搅了搅。

 

  远安留意到他手背上竟纹刺着一只马蜂,那宫官把小棒子拿出来看了看:“没有变色,可见无毒,可以拿去给阿婴小皇子了。

 

  “是。

 

  远安低头前行。

 

  那人在她身后胸有成竹地冷冷一笑:那正是波凯将军派来的第一位用毒的杀手。

 

  御花园中,芭蕉树下,阿婴小皇子正在与若干青年武士切磋武艺。

 

  拓月王妃等人在旁边观看。

 

  小皇子将一人摔倒。

 

  拓月王妃点头微笑。

 

  武士起身:“阿婴皇子好身手,臣甘拜下风!

 

  阿婴道:“真的尽力了?没有让着我?

 

  那武士赶紧回答:“臣不敢。

 

  阿婴道:“那我请你喝酒!

 

  远安端酒过来,离得很远,看见穆乐,咬牙切齿分外眼红:“好呀你,我可终于见着你了!这回我非得好好问问你怎么回事儿!看你怎么跟我说!

 

  她太过激动,脸上的肌肉甚至神经质地抽动起来。

 

  恰在此时,一只熟烂的芒果从树上掉在地上。

 

  远安太激动没看见,一脚踩上去,然后整个人哎呀一声扣在地上:酒洒了一地。

 

  远处,阿婴小皇子等人留意到一个宫女脚步急急地赶来,却忽然如同面板一样糊在地上,小皇子也是诧异:“那是怎么回事?摔倒的是谁?

 

  总管上前答话,惶恐地:“启禀主子,那似乎是,是新入宫的宫女,粗手笨脚地。臣这

 

  就去教训她。

 

  拓月王妃道:“若是新入宫的,缺乏训练,好好调教就可以了。莫要难为她。

 

  “遵旨。

 

  远安趴在地上,正要起身,总管过来数落:“原来是你呀,娜娜,怎么这等粗手笨脚?应瓦怎么还把你给派来了?幸好王妃与皇子都不怪罪。哎呀呀还趴在那里做什么?快起来!

 

  远安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芒果泥,心里也是恼恨:“怪我怪我!就差一步!

 

  忽然她的视线被地上的情况吸引:从芒果里爬出来的虫子落到酒液上都死了。

 

  远安一下子愣住了:“嗯?这酒有毒有人想害穆乐?不是应瓦,也不是我,那是谁呢?

 

  电光火石之间,她想起了那纹刺着马蜂的手用小棒子在酒液里搅了搅。

 

  远安眯着眼睛:“原来是他!说是验毒的,实际上就是投毒的!

 

  总管看她笨手笨脚还表情十分丰富也是气得够呛:“还不快起来!换别人来献酒!

 

  远安连忙收拾了:“是!

 

  一边厢身着宫官衣服的下毒刺客在转悠,颇有些着急:“前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难不成阿婴小皇子并没有饮下毒酒?

 

  一个宫女端着酒出来。

 

  刺客上前:“怎么又送酒去前面?

 

  宫女答道:“回禀大人,刚才送酒的宫女笨手笨脚地把酒弄洒了。我这正要再送上去呢!

 

  刺客心想原来如此,因道:“你且等等,我要为阿婴皇子验

 

  酒。他正要拿出小棒子故技重施,忽然被人从后面拍肩膀,刺客本来就心虚,被人拍了肩膀,猛地回头:“谁?

 

  远安在他后面嫣然一笑:“我。

 

  刺客看看她:“你?做什么?我跟你不熟。

 

  远安道:“天气这么好,心情好寂寞。想要找你聊聊。

 

  说完一把抓住刺客的肩膀,勾动骷髅手飞身而去。

 

  宫女愣神。

 

  总管过来催促:“还干什么呢?这酒得什么时候能送上去?

 

  宫女喃喃:“大人我看见

 

  “别磨蹭了!怎么能让主子等啊?

 

  小花园里,刺客被远安扔在地上,惊魂未定。

 

  远安道:“是你下毒?

 

  刺客道:“是我又如何?

 

  “要害谁?

 

  刺客也是老实:“阿婴小皇子!

 

  话音未落,一个大嘴巴抽在脸上。

 

  刺客指着远安:“你!

 

  又是一个大嘴巴抽在脸上。

 

  刺客扁扁嘴,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士可杀不可辱!我跟你拼了!

 

  几下被远安打死。

 

  远安四处看看,拽起刺客的双脚,把他扔进水井中,又盖上井盖,拍拍手:“那个穆乐是我的!要死,也是我把他给弄死。

 

  将军府里,波凯将军起身,颇为震惊:“黄蜂他还没有消息?

 

  善用暗器的刺客道:“没有。他乔装进宫两天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不知道事情办得怎样,人在哪里也杳无音信了。

 

  “宫里呢?可有什么风声?

 

  暗器刺客道:“风平

 

  浪静。一切安好。

 

  波凯也是纳罕:“奇怪。怎么会这样?

 

  黄蜂这人向来谨慎,他事情办得成是不成都应该报信与我呀。

 

  暗器刺客道:“除非是被人发现了

 

  波凯道:“我在宫中也有耳目眼线。应该不会。先不去管他了,你现在马上入宫,找到机会暗杀阿婴小皇子!

 

  “遵命!

 

  这天夜里,远安与应瓦正在准备水果,紧着鼻子,委屈地。

 

  应瓦看看她,十分不满:“别委屈了,这就不错了。你把给阿婴皇子享用的酒都弄洒了,总管大人罚咱们两个准备水果,已经够开恩的了。哎也真真怪我自己贪财,为了灵溪那么点钱,跟你搅到一起来了。

 

  远安道:“你既然收了银子,就不要说这样的话。哎,你手里这个,这是什么玩意?

 

  应瓦道:“这是蛇皮果。红色的外皮用刀打开,里面果肉酸甜,皇子喜欢。

 

  远安道:“这个浑身长刺,臭气熏天的也能吃?

 

  应瓦特别瞧不起她:“真是少见多怪。这个叫做榴莲,香甜软糯,可是果中之王。

 

  远安惊讶,十分厌恶:“这屎一样味道的东西,也入得了口?

 

  应瓦道:“呸呸呸!榴莲出,纱笼脱,贵族家的小姐们宁愿脱下裙子卖掉也要饱尝一顿榴莲,怎是你这种下人消受得了的?

 

  远安拿起蛇皮果和榴莲,忽然皱着眉头,心有感触:我想吃莱阳梨,想吃石榴,想吃桃子和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