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二(2)她是你的了

十二(2)她是你的了

  十二(2)她是你的了

 

  这一夜月黑风高,波凯将军派来的第二位刺客在皇宫房檐上跳跃行走,他是轻功高手,情谊地躲过执勤的宫廷侍卫,来到了阿婴小皇子的寝宫中,扒开琉璃瓦,向下观察。

 

  阿婴小皇子正在擦拭手中的宝剑,陷入回忆之中:那是他去大唐之前,父皇还康健的时候,阿婴与父皇比剑取胜,剑尖指向了皇帝的太阳穴,阿婴赶紧收剑,给皇帝跪下:“儿臣无礼,冲撞了父皇。

 

  皇帝把阿婴扶起来:“从小教导你习武,为的还不是有一天你能战胜父皇?

 

  这把剑就送给你了!

 

  “谢父皇!

 

  皇帝略略沉吟:“阿婴,父皇想问你一件事情。

 

  “父皇请讲。

 

  “如果有一天,我把皇位传给阿衡,你当如何?

 

  阿婴略略沉吟:“儿臣自当好好辅佐阿衡哥哥,治理国家,造福百姓。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把皇位传给了你,你猜他会怎样?

 

  阿婴想了片刻:“如果父皇这样问阿衡哥哥,我想他也会跟儿臣回答得一样。

 

  皇帝笑笑:“可惜呀,阿婴,阿衡他,他不是你。

 

  他心术不正!

 

  阿婴抬头分辨道:“父皇,上次猎鹰的时候,您曾今语重心长地教导过我们两人。

 

  阿衡哥哥保证过再也不修炼邪术了,他,他应该会改好的呀!

 

  皇帝忽然动了气,猛然起身:“嘴上说改好了,实际上他有没有真的做到?

 

  阿婴你且随我来。

 

  我们去看看如何?

 

  

 

  太子寝宫的密室里,阿衡仍在钻研着他的邪术,他那失去眼睛的朋友坐在一边,肠子一样的烧瓶器皿里各种颜色的液体咕咕冒泡,最后形成黑色的药液,一滴一滴地析出,被阿衡接住。

 

  一个活人被绑在台子上,躺着,挣扎着:“阿衡皇子!皇子殿下!

 

  我是您最忠实的奴仆呀!请您饶了我!

 

  阿衡笑着走过来:“对呀,你既然是我最忠实的奴仆,就把你的生命贡献给我!

 

  全都贡献给我!

 

  阿衡把那黑色的药液滴在活人口中,一缕青烟,那人停止了挣扎。

 

  阿衡挖出了他的眼睛,正要给那位瞎了眼睛的朋友换上,嘴里安慰着:“你等等,这一次一定成功。

 

  正在此时,阿婴与皇帝忽然赶到。

 

  阿婴断喝:“住手!

 

  阿衡吓了一跳:“父皇!阿婴!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皇帝恨得咬牙:“你答应我要痛改前非,原来是一派胡言,你仍然在修炼邪术!

 

  阿婴,捉住你的哥哥!

 

  阿衡扔了手里的东西,抱起他的朋友就要往外走,阿婴飞出长刀将阿衡的衣袖扣在墙上。

 

  阿婴上前,抽出长刀就要刺向阿衡,倒在地上的阿衡忽然笑了:“对,下手!杀了我!

 

  杀了我,从此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威胁到你继承父皇的大位了!

 

  阿婴的刀举起,战抖着却没有落下

 

  风吹来的声音打断了小皇子的回忆,他把手里的剑放好。

 

  与此同时,刺客从树

 

  上如同蜘蛛一样吊着绳索缓缓而下。

 

  而远安正手持水果篮,穿过庭院赶来。

 

  此时的情景是:刺客盯着穆乐。远安看见了刺客。

 

  远安大骇:又有刺客来暗杀穆乐了?!

 

  马上摸自己腰间,要抽出软剑,糟了,换了宫女的衣服,没带软剑!哎呀呀!

 

  刺客数个飞镖已经插在双手之间,瞄准就要飞向穆乐。

 

  远安急得要命

 

  黑幕。嗖嗖声。

 

  亮。

 

  穆乐安然无事。

 

  刺客的飞镖全部跑偏到了旁边的树上,刺客从半空摔在地上,脖颈后面中了一只菠萝。

 

  刺客无声跳起,扒掉了菠萝向身后看,心里合计着:是谁用菠萝暗算我?并没有人难道今天遭遇高手?待我查看了再说

 

  刺客悄无声息地向前走了几步。

 

  远安手执水果篮从树后献身,刺客上下打量她,反而笑了:“刚才是你用菠萝从后面袭击我?我还以为是个多么厉害的高手,原来是个小姑娘。

 

  远安阴阴一笑:“你想要暗杀阿婴皇子?

 

  你跟那个手上刺着马蜂的家伙是不是一伙儿的?

 

  刺客惊讶:“你见过他?

 

  “当然见过。

 

  你还应该问我,他去了哪里

 

  刺客沉吟:“看来今日躲不过去了。

 

  他猛地亮出一样武器,一头锁链在自己手中,另一边则是个圆形飞刀,寒光凛凛,煞是恐怖!

 

  刺客道:“你的武器呢?

 

  远安微微一笑,并没答话。

 

  刺客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别说大哥不照

 

  顾你!

 

  他说罢出招

 

  黑幕。

 

  嚓嚓两声。

 

  刺客低吼:“哎呀呀好狠毒!

 

  亮。

 

  远安安然无事。

 

  圆刀跑偏,挂在树上。

 

  两只蛇皮果嵌在刺客的眼睛上,如同咸蛋超人。

 

  正在庭院里巡逻的贞贞远远看见树上的血滴子:“那是什么?不好,有人要行刺!

 

  那是阿婴皇子的寝宫!

 

  贞贞飞身而去。

 

  远安看看自己的手:“奇怪,刚才明明飞出去三只蛇皮果,另一只要堵住他嘴巴,飞到哪里去了?

 

  阿婴的寝宫内,刚刚放下宝剑的小皇子发现一只蛇皮果嗖地飞来,狠狠钉在柱子上,大骇,随即从寝宫里飞身而出。

 

  刺客将自己眼睛上的蛇皮果拔掉,本来就不够英俊,而且两只眼肿了,全肿了。

 

  阿婴正从身后过来:“什么人?!

 

  刺客回身看:“哼,阿婴皇子来了!

 

  这个小姑娘怕是高手不好纠缠!

 

  无论如何,我先杀了阿婴皇子再说,要把将军交代的任务完成!

 

  刺客说罢持剑扑向阿婴小皇子。

 

  远安在后面着急,终于从果篮里拿起一个厉害物件狠狠地扔了出去

 

  情况混乱,阿婴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刺客的剑尖在自己面前僵住:那刺客壮志未酬,后脑中了榴莲,眼睛流出血泪,终于倒在地上!

 

  远安隐在黑暗中,阿婴看不见她,试探着:“后面的那个,你是谁?

 

  远安咬牙,一步一步从黑暗中走来:“我是谁?我让你看看我是谁!

 

  远安终于现身,与穆乐相对!

 

  洞房一夜之后,穆乐与远安终于见面了

 

  可是那阿婴小皇子忽然愣住了,看着远安的脸,似乎想起了什么,张着嘴巴,卡住了。

 

  就在这时,远安扑上来,把他狠狠摁倒,嘴里乱骂:“小贼!骗子!

 

  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今天可算见着了!

 

  原来你还是什么皇子!

 

  你呀,你仔细看看我的脸,你还装!我看你认不认识我!

 

  我看你认不认识我!

 

  远安毫无章法,却力气不小,拳头狠狠打在他身上,阿婴小皇子着急,把住她两只手。

 

  远安真是气蒙了,眼泪喷涌而出,最后竟然一边打一边泣不成声。

 

  小皇子怒极:“哪里来的小疯子?

 

  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凭什么对我又打又骂!

 

  两人四目相对,远安满脸是泪:“你说什么?

 

  你敢再说一遍!

 

  阿婴小皇子也是理直气壮:“我说我不认识你!

 

  远安尖叫:“你撒谎!你撒谎!

 

  小皇子发狠,身子一转,把远安摁在身子下面,紧紧抓住她的下巴,凶狠地:“听好了,除了撒谎,我什么都会!

 

  你如此疯狂无礼,我能杀了你,刮了你!

 

  我说了算!

 

  你听见没有!

 

  远安眼泪汹涌,看着他摇头:“我真傻呀,还以为他看到就能把一切都想起来。

 

  我明白了。

 

  他真的不记得我了。

 

  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这人是阿婴皇子,他不是穆乐了!

 

  他不是我的穆乐了

 

  !

 

  远安心灰意冷,原本疯狂挣扎的手脚都软了下来,小皇子不由得松开了她。

 

  远安捂着脸嚎啕大哭。

 

  贞贞赶到,看见刺客的尸体,和摁住远安的阿婴小皇子,她大惊失色,下跪:“臣护驾来迟,请皇子降罪。

 

  小皇子从远安的身上起来:“我没事儿。

 

  死的那个是刺客。

 

  这个这个,这个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小皇子心想我今天招谁惹谁了被个野丫头骑在身上打,她打了我她还哭!

 

  小皇子指着远安,阴沉道:“贞贞,她是你的了!

 

  “遵旨!贞贞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远安,狞笑:“我呀,惦记你很久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