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科普书籍 > 神似祖先 > 阅读生物学的意义

阅读生物学的意义

一、一个伟大学科的两种影响

大约在36年以前,就是我17岁的时候,读过一本书《比一 千个太阳还亮》(容克,1966)。这本书讲述的是原子弹问世的过 程。书中的一个情节令我记忆犹新。原子弹的产生有赖于20世 纪二三十年代理论物理学一连串的重大突破。那是物理学如日中 天的时代。该书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天分很高又酷 爱哲学的年轻人碰到了一位物理学家,物理学家听说他要学习哲 学后,轻蔑地说道:“在当今这个时代,不懂物理学还能搞哲学 吗?”以后那个年轻人真的飯依了物理学。我没有缘分学习起码 的物理学知识,哲学或许可以算个半吊子,但是上述那个段子不 知为何深深地刻写在我心中。

无独有偶。在我30余年后开始阅读生物学的时候,又读到 了一个段子。一个早年笃信人类天性利他的年轻人接触到了威 廉• D•汉米尔顿的思想。汉米尔顿是最先提出系统的“亲缘选 择”理论,并否认无条件利他存在的可能性,在探讨人类天生是 利己还是利他问题上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生物学家。这个年轻人企

图驳倒汉米尔顿的思想,但找到的都是相反的证据。最后这位纯 真的年轻人飯依了汉米尔顿的思想,开始与汉氏的合作。但或许 是心理深层的感情冲突从来也没有平复,几年以后他自杀身亡。 (Ridley,1996: 19〉我被这一凄美的故事深深地感动。

这两位不同时代的年轻人之所以分别皈依了物理学和生物 学,在于这两个学科方法论与哲学观上的征服人心的伟大力量。

我以为,一个伟大学科之所以伟大,在于它拥有两种影响。 第一种影响源于它自身的内容,即它对世界的某一方面的认识。 第二种影响源自它的方法论和哲学观,它将极大地改变我们的世 界观。物理学曾经是这样的伟大的学科,而生物学正在取代物理 学曾经占有的万流归宗的地位。一切迹象说明,这个世纪将是生 物学的世纪。生物学将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人类的身\_体,同时它 的深层的哲学观也将极大地改变我们的思想方法。

说到底,人不是天使,是动物;不是机器,是生命。人类的 这种本质特征决定了,生命科学将比一切非生命的科学给予社会 科学更大的启示。物理学曾经对人类的思想方法产生了最大的影 响,只是因为物理学是科学中的先行者,人类对物理现象的探讨 曾经领先于对生命现象的探讨。

举个例子。什么是个体?这个概念对于每一个搞社会科学的 人,乃至于每个社会生活中的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概念。可是 我们该怎样定义它呢?我们所看到的很多东西能叫个体吗?比如 螺丝钉能叫个体吗?我的答案是不能。因为螺丝钉是模子造出来 的,每一个都一样,这不能叫个体。个体应该是有个性的,所谓 个性就是各自的特点,没有个性的东西不可以叫做个体。个体不 是物理现象,所以物理学在认识和定义个体上面很难帮我们的忙。

个体是一种生命现象。是有性繁殖的产物。有性繁殖导致了 子代中的成员既相似又不同。个体的最基础的特征是这种繁殖方 式注入的。个体是唯一的、独自的。正如同出生是唯一的、独自 的,死亡是唯一的、独自的。关于个体的这些特征及其与生殖的 关系,我们将在第八章中专门讨论。在此只想指出,只有生物学 的思想能够帮助我们深入认识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司空见惯的概念。

生命与非生命是如此不同。生命的世界有着非生命的世界决 然不具有的如下特征:有序、组织、整体性、机遇、偶然性、自 我复制、自我调节、历史。这些内在的特征使得生命科学与社会 科学天然地联姻,成为密切联系的姊妹学科。

三、学习生物学思想的社会科学家们

生物科学家与社会科学家的相互学习开始于两个学科的奠基 之时。这可以从这两个学科的奠基人身上清楚地看到。植物分类 学之父林奈(1707 —1778)将他的巨著冠名《自然的经济体系》 (1749)。他把生态比作经济,他认为上帝是设计了地球大家庭的 超级经济师,他使大自然中的生产和效率最大化。林奈和他以后 的生态学家一直将生态比作经济,并一直从经济学中获取营养。 这几乎令今天的社会科学家大为吃i京,因为自然科学似乎早已走 在了社会科学的前面。

几乎同样令人吃惊的是,不仅可以称做近代经济学之父,而 且可以称做近代社会科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的亚当•斯密(1723 一 1790)曾经是林奈的门徒。斯密的两部巨著中都没有提到林 奈,但是看不见的手所操纵的市场经济和上帝(其实还是看不见 的手)所操纵的大自然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对偶。斯密究竟从林 奈那里获得了什么思想,绝对是学术史上一个极富魅力的问题。

自然,两学科相互催化的最大佳话是马尔萨斯《人口论》启 发了苦苦思索中的达尔文,完成了他的进化论。

作为一名社会科学家,笔者打算花费更多笔墨去叙述我们营 垒中的先驱和同仁从生物学思想中获得的营养和借鉴。

堪称社会学教父的孔德在其著名的学科划分中自下而上列出 的是:数学、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社会学。生物学 和社会学比邻而居,且处于最高的位置。

斯宾塞-比孔德更重视社会与生物体的对比。他提出了社会进 化论,即后来声名狼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还提出了社会有机论 的理论。他认为社会与生物体有五个共同点:随着生长,二者的 复杂程度都在增长,功能都在分化,各部分相互依存,各部分自 成一体,整体死亡后部分还存在一段时间。

杜尔01姆是一位最强烈地意识到要为社会学争取独立地位的 社会学奠基人之一:他执意从社会因素去解释曾经隶属于生理学 家的自杀问题。但是杜尔飢姆同样没有忘记人类与动物的对比, 没有忘记从中获得灵感。他在《社会分工论》(1893)中提出:猩 猩头盖骨的最大体积和最小体积相差200立方厘米,近代成年人 的最大头盖骨和最小头盖骨相差600 — 700立方厘米;越是发达 的民族比起落后民族,其内部成员服饰上的差距越大;杜尔凯姆 由此概括:越是进化,物种内部从体质到文化的离散就越大。显 然,他是看重人与动物的最基础的比较的。

, 美国城市社会学之父罗伯特•帕克身后留下的最有生命力的

概念大约要算urban ecology 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帕克的学生和 后来人根据城市不同地段的不同功能提出了同心圆、扇形、多中 心三种模式。中国老一辈社会学家由这三种模式推测,将帕克的 那个关键词urban ecology翻译成了区位。最初我很难理解urban ecology,于是觉得城市区位学翻译得真好,可是还是不能理解为 什么帕克要用ecology这个词。直到后来知道当时芝加哥大学校 园中社会学家与生物学家、生态学家的密切交往,才明白这个词 汇的产生,以及区位学的误译。当时世界生态学的研究中心刚刚 从哈佛大学转移到芝加哥大学,生态学的思想和词汇,诸如群 落、食物链、生态位、共生、依存,等等,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学 家和人类学家。1941年9月在芝加哥大学召开了社会科学家和生 物学家共同参与的题为“生物系统和人类系统融合的层次”的学 术讨论会。出席大会的社会科学家有帕克、雷德菲尔德、克鲁伯 等人。与会者一致认为:有机体和人类社会不仅类似,简直就是 同一种现象。帕克比以往的社会科学家受到生态学更深刻的影 响,所以他提出urban ecology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参阅帕克, 1987;沃特斯,1994: 380 —383)

197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赫伯特•西蒙是当时最重视 从生物学中获取思想营养的经济学家。他在1983年在斯坦福大 学所作的演讲《论事理》(这篇演讲收录在中译本《现代决策理 论的基石》中)集中地体现了他对生物学思想的全面借鉴。他讨 论了适应、生境、利他、社会的进化、文化的进化、理性的进化, 努力融合经济学与生物学的思想。他可以称为当代经济学家中迈 向生物学的先驱。他同帕克一样不是满足于借助生物学作生动的 表达和肤浅的类别,而是真正吸收生物学的本质思想。

在被称为保守主义经济学的《圣经》的《财富与贫困》一书 中,吉尔德也作出过杜尔凯姆式的比较生物学的表述。我们索性 引用一下。他在推崇资本主义冒险精神时说:“千百万个精子中 只有一个精子孕育这个生物学上的要点,说明摸彩是生命的首要 事实。就我们生命的基础和氧核糖核酸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是 千百万分之一机会的彩票中奖者。即使一切学科中最具宿命论特 点的生物学,在论述人的形成这个最深刻和最具有决定性的问题 上,也认为那是一种偶然的随机现象。……只有在漫长的人类冒 险活动中才能看出机遇的作用。事实上如果理性地计算个人的利 益将首先怂恿个人躲开风险,寻求安全。”(吉尔德,1981: 401)

哈耶克也没有忘记阅读和借鉴生物学。他在1988年出版的 《致命的自负》的第一章“在本能和理性之间”,讨论了自组织、自 生长、秩序的扩张这些贯穿于生物的世界和人类的社会中的现象。

在对当下正在发生的事物作出深入思考的思想家中,我很偏 爱两个人。一个是罗伯特•弗兰克。在其1995年出版的《赢家 通吃的社会》中他从正在发生的事情中提炼出令人惊叹的一番又 一番的道理。这以后我开始阅读生物学。而当我在2002年读到 弗兰克1998年出版的《奢侈病》〉的中译本时,发现他已经开始 大量地参考和引用生物学的知识和思想。

我偏爱的另一个当代学者是福山。我们曾经共享两种学术兴 趣:对经济学帝国主义和理性观的批评,Xt信任的研究。他的信 任研究做在我的前面,而我的生物学阅读在他前面。我的《信任 论》里面已经大段地讲述生物学的思想。那时候他的著作里还没 有生物学的痕迹。但是以福山的智慧,当然可以敏锐地感知生物 学对这个世界的冲击。他在其1999年出版的《大分裂》中已经 开始借鉴生物学的思想。2002年他的《后人类未来:生物技术革

命的后果》问世。果然这本书更属反省生物技术的后果,而不是 借鉴生物学思想的著作a但是福山显然开始大量阅读生物学了。

社会科学家们一百余年来不绝如缕、愈演愈烈的阅读生物学 的轨迹,昭示着一个重要的事实:生物学对社会科学家的巨大的 吸引力。我们无法拒绝新知,无法拒绝一个最富创造力的学科理 论上的召唤。

四、意义与趣味

说到根本,人类学、社会学和当代生物学中的一些重要分 支都是研究行为的。生物学家有一句名言:事实比想象更离奇。 其他生物不计其数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的研究提供了 无比丰富的参照系和最可宝贵的借鉴。这些思想资源当然不能 代替社会科学对人类的解释,但是忽略了它们几乎将陷人坐井 观天的地步。

社会生物学的教父爱德华•烕尔逊的话咄咄逼人,却无法 反驳:“一种题材的法则对于其上位的学科(社会科学是生物学 的‘上位学科’ 一一笔者注)来说是必要的,因为那些法则可以 激起挑战,并逼使心智形成更为有效的重组。但是它们该学科 的目的而言则并不充分。生物学是解开人类本性之谜的一个关 键,如果忽视了它所提供的那些快捷有效的原则,其损失之大就 不是社会科学家负担得起的了。”(烕尔逊,1978: 1314〉

而除了意义之外,笔者在这一节要对读者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生物学的思想趣味无穷,阅读生物学根本不是工作,而是 种智力上的享受。

大约在36年以前,就是我17岁的时候,读过一本书《比一 千个太阳还亮》(容克,1966)。这本书讲述的是原子弹问世的过 程。书中的一个情节令我记忆犹新。原子弹的产生有赖于20世 纪二三十年代理论物理学一连串的重大突破。那是物理学如日中 天的时代。该书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天分很高又酷 爱哲学的年轻人碰到了一位物理学家,物理学家听说他要学习哲 学后,轻蔑地说道:“在当今这个时代,不懂物理学还能搞哲学 吗?”以后那个年轻人真的飯依了物理学。我没有缘分学习起码 的物理学知识,哲学或许可以算个半吊子,但是上述那个段子不 知为何深深地刻写在我心中。

无独有偶。在我30余年后开始阅读生物学的时候,又读到 了一个段子。一个早年笃信人类天性利他的年轻人接触到了威 廉• D•汉米尔顿的思想。汉米尔顿是最先提出系统的“亲缘选 择”理论,并否认无条件利他存在的可能性,在探讨人类天生是 利己还是利他问题上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生物学家。这个年轻人企

图驳倒汉米尔顿的思想,但找到的都是相反的证据。最后这位纯 真的年轻人飯依了汉米尔顿的思想,开始与汉氏的合作。但或许 是心理深层的感情冲突从来也没有平复,几年以后他自杀身亡。 (Ridley,1996: 19〉我被这一凄美的故事深深地感动。

这两位不同时代的年轻人之所以分别皈依了物理学和生物 学,在于这两个学科方法论与哲学观上的征服人心的伟大力量。

我以为,一个伟大学科之所以伟大,在于它拥有两种影响。 第一种影响源于它自身的内容,即它对世界的某一方面的认识。 第二种影响源自它的方法论和哲学观,它将极大地改变我们的世 界观。物理学曾经是这样的伟大的学科,而生物学正在取代物理 学曾经占有的万流归宗的地位。一切迹象说明,这个世纪将是生 物学的世纪。生物学将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人类的身\_体,同时它 的深层的哲学观也将极大地改变我们的思想方法。

说到底,人不是天使,是动物;不是机器,是生命。人类的 这种本质特征决定了,生命科学将比一切非生命的科学给予社会 科学更大的启示。物理学曾经对人类的思想方法产生了最大的影 响,只是因为物理学是科学中的先行者,人类对物理现象的探讨 曾经领先于对生命现象的探讨。

举个例子。什么是个体?这个概念对于每一个搞社会科学的 人,乃至于每个社会生活中的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概念。可是 我们该怎样定义它呢?我们所看到的很多东西能叫个体吗?比如 螺丝钉能叫个体吗?我的答案是不能。因为螺丝钉是模子造出来 的,每一个都一样,这不能叫个体。个体应该是有个性的,所谓 个性就是各自的特点,没有个性的东西不可以叫做个体。个体不 是物理现象,所以物理学在认识和定义个体上面很难帮我们的忙。

个体是一种生命现象。是有性繁殖的产物。有性繁殖导致了 子代中的成员既相似又不同。个体的最基础的特征是这种繁殖方 式注入的。个体是唯一的、独自的。正如同出生是唯一的、独自 的,死亡是唯一的、独自的。关于个体的这些特征及其与生殖的 关系,我们将在第八章中专门讨论。在此只想指出,只有生物学 的思想能够帮助我们深入认识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司空见惯的概念。

生命与非生命是如此不同。生命的世界有着非生命的世界决 然不具有的如下特征:有序、组织、整体性、机遇、偶然性、自 我复制、自我调节、历史。这些内在的特征使得生命科学与社会 科学天然地联姻,成为密切联系的姊妹学科。

三、学习生物学思想的社会科学家们

生物科学家与社会科学家的相互学习开始于两个学科的奠基 之时。这可以从这两个学科的奠基人身上清楚地看到。植物分类 学之父林奈(1707 —1778)将他的巨著冠名《自然的经济体系》 (1749)。他把生态比作经济,他认为上帝是设计了地球大家庭的 超级经济师,他使大自然中的生产和效率最大化。林奈和他以后 的生态学家一直将生态比作经济,并一直从经济学中获取营养。 这几乎令今天的社会科学家大为吃i京,因为自然科学似乎早已走 在了社会科学的前面。

几乎同样令人吃惊的是,不仅可以称做近代经济学之父,而 且可以称做近代社会科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的亚当•斯密(1723 一 1790)曾经是林奈的门徒。斯密的两部巨著中都没有提到林 奈,但是看不见的手所操纵的市场经济和上帝(其实还是看不见 的手)所操纵的大自然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对偶。斯密究竟从林 奈那里获得了什么思想,绝对是学术史上一个极富魅力的问题。

自然,两学科相互催化的最大佳话是马尔萨斯《人口论》启 发了苦苦思索中的达尔文,完成了他的进化论。

作为一名社会科学家,笔者打算花费更多笔墨去叙述我们营 垒中的先驱和同仁从生物学思想中获得的营养和借鉴。

堪称社会学教父的孔德在其著名的学科划分中自下而上列出 的是:数学、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社会学。生物学 和社会学比邻而居,且处于最高的位置。

斯宾塞-比孔德更重视社会与生物体的对比。他提出了社会进 化论,即后来声名狼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还提出了社会有机论 的理论。他认为社会与生物体有五个共同点:随着生长,二者的 复杂程度都在增长,功能都在分化,各部分相互依存,各部分自 成一体,整体死亡后部分还存在一段时间。

杜尔01姆是一位最强烈地意识到要为社会学争取独立地位的 社会学奠基人之一:他执意从社会因素去解释曾经隶属于生理学 家的自杀问题。但是杜尔飢姆同样没有忘记人类与动物的对比, 没有忘记从中获得灵感。他在《社会分工论》(1893)中提出:猩 猩头盖骨的最大体积和最小体积相差200立方厘米,近代成年人 的最大头盖骨和最小头盖骨相差600 — 700立方厘米;越是发达 的民族比起落后民族,其内部成员服饰上的差距越大;杜尔凯姆 由此概括:越是进化,物种内部从体质到文化的离散就越大。显 然,他是看重人与动物的最基础的比较的。

, 美国城市社会学之父罗伯特•帕克身后留下的最有生命力的

概念大约要算urban ecology 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帕克的学生和 后来人根据城市不同地段的不同功能提出了同心圆、扇形、多中 心三种模式。中国老一辈社会学家由这三种模式推测,将帕克的 那个关键词urban ecology翻译成了区位。最初我很难理解urban ecology,于是觉得城市区位学翻译得真好,可是还是不能理解为 什么帕克要用ecology这个词。直到后来知道当时芝加哥大学校 园中社会学家与生物学家、生态学家的密切交往,才明白这个词 汇的产生,以及区位学的误译。当时世界生态学的研究中心刚刚 从哈佛大学转移到芝加哥大学,生态学的思想和词汇,诸如群 落、食物链、生态位、共生、依存,等等,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学 家和人类学家。1941年9月在芝加哥大学召开了社会科学家和生 物学家共同参与的题为“生物系统和人类系统融合的层次”的学 术讨论会。出席大会的社会科学家有帕克、雷德菲尔德、克鲁伯 等人。与会者一致认为:有机体和人类社会不仅类似,简直就是 同一种现象。帕克比以往的社会科学家受到生态学更深刻的影 响,所以他提出urban ecology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参阅帕克, 1987;沃特斯,1994: 380 —383)

197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赫伯特•西蒙是当时最重视 从生物学中获取思想营养的经济学家。他在1983年在斯坦福大 学所作的演讲《论事理》(这篇演讲收录在中译本《现代决策理 论的基石》中)集中地体现了他对生物学思想的全面借鉴。他讨 论了适应、生境、利他、社会的进化、文化的进化、理性的进化, 努力融合经济学与生物学的思想。他可以称为当代经济学家中迈 向生物学的先驱。他同帕克一样不是满足于借助生物学作生动的 表达和肤浅的类别,而是真正吸收生物学的本质思想。

在被称为保守主义经济学的《圣经》的《财富与贫困》一书 中,吉尔德也作出过杜尔凯姆式的比较生物学的表述。我们索性 引用一下。他在推崇资本主义冒险精神时说:“千百万个精子中 只有一个精子孕育这个生物学上的要点,说明摸彩是生命的首要 事实。就我们生命的基础和氧核糖核酸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是 千百万分之一机会的彩票中奖者。即使一切学科中最具宿命论特 点的生物学,在论述人的形成这个最深刻和最具有决定性的问题 上,也认为那是一种偶然的随机现象。……只有在漫长的人类冒 险活动中才能看出机遇的作用。事实上如果理性地计算个人的利 益将首先怂恿个人躲开风险,寻求安全。”(吉尔德,1981: 401)

哈耶克也没有忘记阅读和借鉴生物学。他在1988年出版的 《致命的自负》的第一章“在本能和理性之间”,讨论了自组织、自 生长、秩序的扩张这些贯穿于生物的世界和人类的社会中的现象。

在对当下正在发生的事物作出深入思考的思想家中,我很偏 爱两个人。一个是罗伯特•弗兰克。在其1995年出版的《赢家 通吃的社会》中他从正在发生的事情中提炼出令人惊叹的一番又 一番的道理。这以后我开始阅读生物学。而当我在2002年读到 弗兰克1998年出版的《奢侈病》〉的中译本时,发现他已经开始 大量地参考和引用生物学的知识和思想。

我偏爱的另一个当代学者是福山。我们曾经共享两种学术兴 趣:对经济学帝国主义和理性观的批评,Xt信任的研究。他的信 任研究做在我的前面,而我的生物学阅读在他前面。我的《信任 论》里面已经大段地讲述生物学的思想。那时候他的著作里还没 有生物学的痕迹。但是以福山的智慧,当然可以敏锐地感知生物 学对这个世界的冲击。他在其1999年出版的《大分裂》中已经 开始借鉴生物学的思想。2002年他的《后人类未来:生物技术革

命的后果》问世。果然这本书更属反省生物技术的后果,而不是 借鉴生物学思想的著作a但是福山显然开始大量阅读生物学了。

社会科学家们一百余年来不绝如缕、愈演愈烈的阅读生物学 的轨迹,昭示着一个重要的事实:生物学对社会科学家的巨大的 吸引力。我们无法拒绝新知,无法拒绝一个最富创造力的学科理 论上的召唤。

四、意义与趣味

说到根本,人类学、社会学和当代生物学中的一些重要分 支都是研究行为的。生物学家有一句名言:事实比想象更离奇。 其他生物不计其数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的研究提供了 无比丰富的参照系和最可宝贵的借鉴。这些思想资源当然不能 代替社会科学对人类的解释,但是忽略了它们几乎将陷人坐井 观天的地步。

社会生物学的教父爱德华•烕尔逊的话咄咄逼人,却无法 反驳:“一种题材的法则对于其上位的学科(社会科学是生物学 的‘上位学科’ 一一笔者注)来说是必要的,因为那些法则可以 激起挑战,并逼使心智形成更为有效的重组。但是它们该学科 的目的而言则并不充分。生物学是解开人类本性之谜的一个关 键,如果忽视了它所提供的那些快捷有效的原则,其损失之大就 不是社会科学家负担得起的了。”(烕尔逊,1978: 1314〉

而除了意义之外,笔者在这一节要对读者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生物学的思想趣味无穷,阅读生物学根本不是工作,而是 种智力上的享受。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