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尸人庄谜案小说 > 第六章冰冷长枪冷たい槍 一

第六章冰冷长枪冷たい槍 一

发生了什么事再明显不过。

三楼逃生门被丧尸冲破了。考虑到二楼逃生门只撑到凌晨,它已算十分坚强。

我和管野最先拾起剑冲向南区。若不赶快,七宫就会被困在房间里。那样一来,由于屋顶无法悬挂绳梯,很难将他救出来。

我边跑边拉上口罩,可是刚来到通往七宫房间的转角,就看见对面现出人影。是丧尸!

“呜啊啊啊啊!”

我大吼着给自己壮胆,对准最前面的丧尸脑袋全力挥剑。

伴随着震人肺腑的钝响,丧尸太阳穴开裂,撕碎的肉片四处飞溅。被我击中的男性丧尸狠狠撞在墙上,然后倒下了。

我正犹豫着是该彻底解决掉这个丧尸,还是冲向七宫房间,但两者都不成功。因为丧尸一个接一个现出身形。看这个样子,七宫房间恐怕已经被包围了。

方才休息室的苦战重新闪过脑海,我立刻决定撤退。

“无法前进了,我们回去吧!”

“兼光先生!千万不要到走廊上来!”

对房间里的七宫大喊一声,我和管野迅速退了回去。

一离开南区,管野就锁上了门。其他成员都集中在电梯厅,比留子同学急切地问道:

“七宫前辈呢?”

我摇了摇头:

“不行,那边已经被丧尸占领了。”

“那家伙竟然没发现吗?”高木说。

“外面这么吵,不可能没发现吧。”

除了丧尸们的呻吟声和砸门声,还有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就连隔着拐角和大门的电梯厅都能听到,逃生门隔壁的七宫不可能听不到。

“能否从其他房间营救?”

听了比留子同学的问题,管野表情苦涩地回答道:

“从房屋结构上看,这边看不到南区阳台。我们已经过不去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放弃:

“没办法,那我们从屋顶上看看情况吧。”

我们分头展开行动。幸运的是,即使南区大门被突破,丧尸要拥上天台还得经过仓库那道门。高木、名张和静原把需要用到的物资都搬进了仓库,比留子同学和管野从天台呼叫七宫,我和重元则负责警备,万一大门被突破,我们就要挡住丧尸的攻势。

“没想到路障没有坏,两扇逃生门反倒被突破了。”

重元用生疏的手势摆弄长枪,嘴里咕哝道,“从强度来说,逃生门应该结实多了呀。”

“对那些家伙来说,有个稳定的落脚处更重要。丧尸不知道疲倦,也没有痛感,若只是单纯破坏,速度比我们快多了。”

二楼南区大门不到半天就被突破了,我们被逼到天台前,究竟还剩下多少时间呢?在此期间,凶手又打算如何杀死七宫呢?

过了一会儿,两人从天台走了下来,脸上都带着困惑的神色。

“太奇怪了,无论我们怎么叫,他都不到阳台上去。”

从那焦躁的口吻判断,比留子同学已经预料到了最糟糕的事态。

最糟糕的事态——就是凶手已经达成了目的。

我忍不住瞥向窗外,然而救援队并没有如我所愿那般出现。

我们开始绞尽脑汁,思考如何下到七宫的房间去。

天台没有可以悬挂绳梯的扶手,我想的那个连接床单把七宫拉上来的办法也太危险了。

放弃让人爬上爬下后,我们只得用床单一角捆住重元的数码相机,从天台上垂下去查看七宫的情况。

“不行,无论怎么弄相机都会乱转。”

“没关系,哪怕只能短时间看到室内也足够了。”

几分钟的拍摄结束后,我们把相机拽上来,到仓库播放了录像。

在不断旋转的景色中,有短短三秒时间照到了室内。

“停下。”

将画面暂停,上面确实拍到了七宫的身影。比留子同学喃喃道:

“七宫前辈……”

“——倒下了。”

管野的话让整个仓库充满了悲怆。

七宫房间的门尚未被突破,室内看起来跟今早没什么区别。七宫打横倒在房门前,身体不自然地扭曲着,双手抱头,似乎曾经极度痛苦。

我们重看了好几遍录像,七宫好像一动不动。

“——被抢先了。”

比留子同学不甘心地喃喃着,她的意思很明确。

凶手终于达成最后目标,夺走了七宫的性命。

“唉……”管野肩膀耷拉下来,“怎么连他也……”

那是因为保护不了同伴而感到悲愤吗,还是作为一名管理人的不甘?也有可能是没保住雇主儿子的自责。

高木和静原坐立不安地移开视线,最终并没有说出悲悯的话语。

今早刚与七宫发生过冲突的名张仿佛泄了气一般坐在地上,重元则一言不发地关掉了相机电源。

我凝视着比留子同学。不仅七宫在被认为是绝对安全的情况下遭到凶手杀害,而且此时我们面前又多出了“密室杀人”这个谜题。自从今早他躲进房间后,就没有人进去过,我们又都处在彼此看得见的地方。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有行凶的机会。

她也束手无策了吗,还是藏有起死回生的手段?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无比平静地说起话来:

“各位,现在开始,让我们专心生存,直到救援前来吧。我们最大的敌人是丧尸,而三楼迟早要沦陷。我们应该将据点移到仓库,加强防御。”

管野此时也回过神来,赞同了她的话。

“说不定还要升起狼烟,请各位把剩下的床单布料收集过来,另外,有谁身上带了打火机吗?”

“我有。虽然在戒烟,不过我还是随身带着火机。”高木说。

于是,我们便各自转换心情动了起来。然而——

“请等一等。”

叫住我们的竟是静原。她在众人面前从不主动开口,所以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

“美冬,怎么了?”高木问。

“剑崎学姐,莫非——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颤。

我转头看向比留子同学,只见她安静地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她早就看破了。她知道了一切真相,却没有说出来。

“果然。”静原用前所未有的坚定目光看着她,“我刚才一直觉得你很奇怪。剑崎学姐,能告诉我们吗?这三天来把我们逼上绝路的究竟是谁?”

“凶手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比留子同学说着,缓缓摇起了头,“此时揭露罪状、点明凶手有什么用呢?我们还要齐心协力活下去啊。等我们被救助之后,警方自然会揪出凶手。”

“不,我们应该也有知情权,有谴责的权利。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凶手夺走了三个人的性命啊。”

静原毫不退让。高木和其他成员则在一旁看着她们说话,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困惑。

这也难怪。现场所有成员都是三天来患难与共的伙伴,此时此刻揭露罪行,是否对剩余时间不多的合作关系有必要,他们都难以做出判断。

或许——心中明确反对解谜的人,只有我一个吧。

“——我知道了。虽然我的推理已经毫无意义,还是请大家听一听吧。”

比留子同学用力闭上眼睛,然后开始了审判。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