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尸人庄谜案小说 > 二

“在逐一解开谜题前,我想先讲讲这一连串事件反映出的凶手形象。我认为,行凶的动机应该是去年集训时七宫前辈、立浪前辈和出目前辈引发的男女关系纠纷。详细情况我不了解,但从携带强效安眠药这点来看,凶手一开始就对三名毕业生前辈,以及策划了这次集训的进藤学长抱有杀意。然而因为丧尸骚动,我们不得不面对可能遭受袭击的紧急事态。尽管如此,凶手还是利用了微不足道的偶然,以堪称恶魔的灵感完美达成了目的。

“这一连串行凶,存在许多我无法理解的地方。在全员性命攸关的时候,凶手为何要以身犯险、亲自下手呢?这让我从中感觉到了凶手对那四个人超绝想象的恨意。然而与此同时,凶手又用电话通知我们外面的危机,展现出了富有人性的一面。强烈的恨意与人性的理智,我始终无法想象兼具两者的凶手心理,一直被愚弄到了最后。

“铺垫有点长,接下来我们开始解谜吧。

“首先是第一起凶案——进藤遇害。

“进藤学长在上锁的房间中被咬死,全身遍布伤口。从尸体和现场情况来看,可以认定他是在室内被咬死的。然而这个情况十分异常。那天晚上,我们为了防止丧尸入侵,专门堆砌了路障,还限制了电梯运行。逃生门无法从外部开启,外墙也不存在可供攀爬的落脚点,内部亦不存在悬挂绳梯的痕迹。简而言之,没有任何可供外部人员潜入的路线。

“换句话说,我们中间某个人可能通过巧妙话术骗进藤学长开门,从而进入室内。但是所有人口部都不存在行凶痕迹。反之,丧尸虽然可能行凶,却无法侵入。另外,还有人在走廊上塞进了写有信息的字条,也就是说,现场情况让我们只能认为凶手逃向了山庄内部。这些矛盾让我十分烦恼。”

一口气说到这里,比留子同学做了个深呼吸,“进一步说,两起凶案之间的不同之处也很异常。进藤学长在室内遭到杀害,而立浪前辈却被专门拖到室外杀害。此外,进藤学长被发现时,处在单纯被咬死的状态,而立浪前辈却被人以执拗的残暴砸碎了头部。

“但是这些都理所当然。因为两起杀人案分别由不同的凶手施行。”

“你说什么?!”管野惊叫一声,“我们中间竟有两个杀人犯吗?”

比留子同学否定了他的话:

“不对。我们中间只有其中一名凶手,因为另一名凶手已经不是人类了。”

“不是人类?”

“叶村君,照片。”

我掏出手机,展示了进藤房间被子上的血迹。

“各位看到这个,不觉得奇怪吗?进藤遭到杀害时飞溅的血液附着在被子表面,与此同时,被子内侧竟然出现了并非浸染的血迹。”

“确实,不可能两面都沾到血。”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木问。

“事情是这样的:进藤学长遭到袭击前,有个受伤的人躺在他床上。进藤学长把那个人带到自己房间照顾,可是那个人深夜症状加重,变成丧尸咬死了进藤学长。”

“莫非……”

“能让进藤学长瞒着所有人带到房间里救助的人,除了他的恋人星川学姐以外不可能有第二个。进藤学长被化作丧尸的星川学姐杀死了。”

所有人发出了惨叫般的声音。

“那怎么可能?!”

“对啊,那天晚上进藤学长是一个人从试胆大会回来的,我们全都在玄关门前看到了呀。周围根本不见星川学姐的身影。”

重元回想起试胆大会后发生的事。

“请仔细回忆一下,当时进藤学长是不是从山庄背后出现的?然后他对我们说了星川学姐先行逃走的事,并进入山庄寻找她。当时星川学姐恐怕就躲在山庄后面,被进藤学长打开逃生门放了进去。只要使用逃生梯,就能掩人耳目地进入山庄,然后他就悄悄走到后门,把等在那里的星川学姐放进来了。”

高木提出质疑:

“等等,为什么进藤不向大家求助?当时不是还没有人了解丧尸的特性吗?”

比留子同学一开始有点犹豫,但很快又说了起来:

“请大家回忆进藤学长出现前不久的事情。我们被丧尸追赶,从广场逃到了山庄门前。立浪前辈与从广场走上来的丧尸一番苦斗过后,用长枪将其解决。当时站在一旁的重元同学曾经喊过一句话:‘被丧尸咬到就没救了!那些东西不是人,得把它们都杀了!’”

“啊——”

重元愕然惊叹一声。

“进藤前辈两人可能从山庄后面窥见了那个光景。且不说重元同学的话真实与否,进藤学长恐怕是这样想的:若把被咬伤的星川学姐带出去,必然会被当成丧尸杀掉。”

结果证明重元的话没错,星川终究没能躲过变成丧尸的命运。然而因为他的发言,进藤决定藏匿恋人,最终才导致了自己惨遭杀害。

比留子同学似乎并不想深究下去,而是继续道:

“进藤学长疯狂寻找星川学姐的表演着实精彩,没有一个人发现星川学姐已经回到了山庄内部。所以在后来的谈话中,他才会表现出不愿意扎堆过夜的态度。结果尽管有他悉心照料,星川学姐还是变成了丧尸。新闻上不是说从感染到发作需要三到五个小时吗?附着在被子内侧的血很少,星川学姐受的伤应该不大,恐怕花了五个小时才完全化为丧尸。试胆大会九点钟开始,假设星川学姐被感染的时间是九点半,那么可以认为,名张同学凌晨两点半前后听到的动静,就是进藤学长遭到的袭击。详细情况虽然不明,但从阳台残留的血迹来看,星川学姐应该在与进藤学长的缠斗中,越过扶手落到了楼下。只要大脑不遭到破坏,丧尸就会一直行动。她现在恐怕还在底下的群集中。”

“可是剑崎同学——”名张似乎有点为难地问道,“那只是剑崎同学的推测吧?我们无法断定星川学姐是否真的变成丧尸杀了他——”

“我有证据。”

她再次展示手机上的照片,“虽然知道这样不好,我还是检查了星川学姐放在进藤学长房间里的包。”

照片里的东西让人们发出了惊叹:

“是鞋子!”“莫非是星川学姐的?”

没错,那正是星川的白色便鞋。

“是的,第一天前往废墟前,星川学姐曾说过她没带替换的鞋子。那么,已经行踪不明的她,包里为何装着鞋子呢?答案只有一个:星川学姐其实从试胆大会上逃回来了。她脱掉鞋子躺在床上,而进藤学长则把她的鞋藏在了包里。只有这个可能。”

没想到那天晚上,星川竟躺在进藤房间里,深陷被感染的恐惧……

名张听到朋友遭遇的惨状,忍不住低下了头。

“凶手出于某种原因,知道了进藤学长房间发生的事情。进藤学长被丧尸咬死,房间里只剩下他的尸体。此时凶手想到,他可以利用这个情况。换言之,他要将其伪装成我们中间某个人实施的凶杀。那样一来,即便后来杀害立浪前辈和七宫前辈时凶手遭到怀疑,他也可以抓住进藤学长的被害谜题进行反驳。我一直都只能想到那是将人类的罪行嫁祸给丧尸,没想到事实竟然反了过来。

“为了制造这一假象,就有必要在现场留下提示凶手是人类的痕迹。于是凶手便准备了两张字条,一张夹在门上,等到第二天早晨,趁所有人都在注意尸体时,再趁机把第二张扔到房间角落。结果正如凶手所料,那两张字条让我们难以分辨凶案究竟是活人还是丧尸所为,使调查陷入了困境。”

此时我发出了一个疑问:

“凶手为何要留下两张字条?难道一张不够吗?”

“如果只在门上夹一张,难以给人留下活人曾经进入室内的印象。然而,若在室内和室外留下两张字条,就能制造‘凶手从走廊进入房间,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的印象。”

“既然如此,只在室内放一张也足够了,不是吗?”

只见比留子同学用力摇了摇头:

“不,夹在门上的字条另有重要用途。请大家注意,凶手知道星川学姐变成了丧尸。也就是说,他早在新闻播放前,就知道人类大概多久会变成丧尸了。若进藤学长变成丧尸,就能认定他是被丧尸所杀。那样一来,就会暴露字条为他人所留的事实。凶手并不希望看到那种情况。若不让别人误以为是人类杀害了进藤学长,他就得不到任何好处。所以,凶手希望在进藤变成丧尸之前,有人能发现尸体。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才在门上夹了纸条。因为他希望每小时巡视一次的管野先生能发现异状。”

被点到名字的管野铁青着脸喃喃道:

“可是我好几次都错过了那张字条……”

“对,所以凶手应该也很焦虑。再这样下去,进藤学长就要变成丧尸了。好在重元同学发现了那张字条,还通知了大家。”

所有人齐齐看向重元。他们都在想,是不是凶手等不下去,亲自上阵扮演了发现字条的人。

“不、不对!我……”

“是的,仅凭这点就把重元同学当成凶手实在过于冲动了。鉴于他就住在进藤学长隔壁,成为发现人毫不奇怪。总而言之,看过字条后,我们走进进藤学长的房间,并发现了他的尸体。当时应该是六点刚过不久吧?”

名张听到动静的时间是两点半以后。假设当时星川咬了进藤,那我们发现进藤的时间就是大约四小时以后——

“……好险啊。”

光是想想就教人背后一凉。

“没错,我们正好在他欲变未变的时间点走进了房间。更何况跟星川学姐不一样,他全身都被咬伤,症状可能发作得更快。”

那时七宫看到倒地的进藤,还大惊小怪地说过“他指尖动了一下”。莫非那并非看错,而是进藤变成丧尸站起来的前一刻吗?

“以上就是进藤遇害的全过程。接下来讲立浪遇害。”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