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尸人庄谜案小说 > 三

面对谁也料想不到的进藤遇害真相,所有人都呆住了。然而此时尚未出现能够推定凶手的信息,问题在这之后。我按捺着狂乱的心跳,仔细倾听。

“立浪遇害主要有两个谜题,一是凶手如何进入立浪前辈的房间,二是凶手如何让丧尸袭击立浪前辈。先让我就这两个谜题进行解答。正如今早叶村君所说,只须将被束缚的立浪前辈拖进电梯送到一楼让丧尸袭击,然后凶手再像平时那样随便按一个按钮,让电梯升上二楼即可。

“然而这里有个问题:万一电梯在一楼开启,丧尸走了进去,一同来到二楼怎么办?”

“没错,那可是个大问题。”早上就指出这点的名张点头道。

“所以,凶手就做了个机关。”

比留子同学又用手机展示了另一张照片——那是陈列在电视两边的铜像。

“这东西怎么了?”管野不可思议地问。

“因为地毯是胭脂色的,可能很难分辨,不过请大家注意看铜像脚下的接地部分。不知各位是否看到上面附着了一点血迹?”

她放大了那个部分给我们看,果不其然,上面附着了跟地毯不一样的红色。

“确实。可是为什么?铜像离尸体应该很远啊。”

“那是因为,这尊铜像跟立浪前辈一起被装进了电梯。”

管野闻言很是惊愕:

“那又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不让丧尸有机会乘上电梯。”

我内心惊叹,竟然来这一招啊。

“电梯载重量有限,凶手通过堆积其他物品,使丧尸一进入轿厢,电梯就会超重。

“我还可以具体计算一下。这里的电梯狭窄,一次站不下几个人。实际上,轿厢里就写着限乘四人。因为一个人按照六十五公斤计算,电梯的设计载重量就只有二百六十公斤。一般来说,超过载重量1.1倍,电梯就会报警,因此最大能够承载二百九十公斤。假设立浪前辈体重七十公斤,这座铜像高约一米,重量至少也有四十公斤。要把它抬起来可能稍嫌沉重——不过大家还记得吗?有人往206号房窗外丢弃了许多浴衣。若将铜像放倒在摊开的浴衣上,然后包起来拖动的话,无论谁都可以做到。那么假设将五座铜像搬进了电梯,跟立浪前辈加在一起就是二百七十公斤。怎么样?这样一来,体重超过二十公斤的丧尸一走进去,电梯就会报警,门也就关不上了。然而电梯的真实载重量可能会更大,搬运进去的铜像也可能会少一尊。若算上丧尸被咬掉皮肉的部分,凶手的计算要更精确才行。不过他可以通过留在休息室的武器进行微调,只要像使用天平砝码一样,电梯一报警就抽出一样武器即可。

“将这个状态的电梯送到一楼,丧尸处在内部时,电梯就绝对上不来。而那些丧尸并非为了进食,而是为了传染病毒而咬人,因此对立浪前辈发动袭击到一定程度后目的就会达成,他们也会离开轿厢。此时电梯门就会关闭,将立浪前辈的尸体送回楼上。”

“但那样不就不知道电梯何时回来了吗?凶手就无法计算丧尸离开立浪前辈的时间。”

“没错,所以凶手并没有只给立浪前辈下药,而是让所有人都喝下了强效安眠药。顺序是这样的:首先,凶手看准安眠药生效时间来到休息室,为了减少遭到目击的风险,他使用电视柜上的钥匙将区域间的大门全部锁死。然后他将几尊铜像搬运到电梯里,再到立浪前辈房里将其捆绑,从里面拖出来。此时若立浪前辈醒来,凶手或许会通过击打头部等手段令其昏迷。将立浪前辈拖进电梯后,再用枪剑等小件物品对重量进行微调,直到报警上限。最后,凶手就把电梯送到了一楼。然而只进行一轮操作,丧尸可能不会发起袭击,说不定中间还重复了几次。立浪前辈被丧尸咬死后,凶手就把电梯升上来,卸下重物,擦拭血迹。完成这些操作后,他又击碎尸体头部,留下字条。如此一来,凶手的计划就顺利完成了。

“然而在最后阶段,凶手发现二楼逃生门竟被突破,丧尸开始撞击南区大门了。

“他应该很烦恼。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只要若无其事回到房间,自己就不会遭到怀疑。可是若置之不顾,服下安眠药的我和高木学姐就会来不及逃走。于是,凶手就跑进空置的206号房间给我们打了电话。或许他一开始就准备在那个房间清洗身体和衣服上沾到的血液。然后,凶手就趁管野先生和大家行动之时,混进了我们中间。”

“可是,凶手为什么要把南区大门的锁打开呢?”管野问。

“应该是为了留下我和高木自导自演这场闹剧的可能性。仅凭一个小小的门锁,就能让两个人成为嫌疑人,简直太划算了。”

我一直在脑中描绘比留子同学讲述的犯罪经过,然后开口问道:

“假设那是事实,杀死立浪应该花了不少时间啊?”

因为凶手应该是计划完成后没多久打的电话。

“是啊,可能因为丧尸迟迟没有去咬电梯里的立浪前辈,也可能收拾铜像、武器花了很多时间。”

这也解释了为何电梯内存在立浪前辈被来回拖动的痕迹。虽说铜像很小,但毕竟装了四到五尊,飞溅的血液会被铜像遮挡,在地面上留下不自然的痕迹。凶手想必是为了遮盖那些痕迹,才四处拖动尸体。

“可是剑崎学姐——”静原开口道,“你的解说证实这个杀害方法确实可行,但还没有给出凶手身份的线索啊。”

比留子同学点点头:

“你说得没错。毕竟人已经被杀了,光证明方法可行没有任何意义。从这里开始,我终于要指出凶手身份了。为此,首先要解释另外一个谜题——凶手如何进入了立浪前辈的房间。”

随后,比留子同学说明了他房间门上装有让铁丝开锁诡计无效的机关,门顶上用绳子打开防盗栓的痕迹,以及刚才向我演示的门卡调包。

“调包门卡,这虽然是非常简单的诡计,但有好几样因素对凶手有利。首先,立浪前辈平时都会半开着门,几乎没有触碰门卡的机会。其次,立浪前辈频频离开房间。有了这些因素,凶手轻易就能调包门卡。”

说到这里都还算好,可是仅凭门卡调包就能指出凶手是谁吗?

休息室白天不断有人出入,难以确定什么人什么时候独自待在那里。除了一直躲在房间里的七宫,任何人都有机会调包门卡。

比留子同学环视所有人:

“各位听好了,凶手调包了立浪前辈的门卡。也就是说,他只能将自己房间的门卡换上去。紫湛庄的门卡系统十分精密,将名片或驾驶证这些卡片插进卡槽无法通电。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调包,凶手就只能留下自己的门卡。”

“等等。”

重元提出了异议,“不是也有可能把其他房间的门卡搞到手吗?我知道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不太好,不过管野先生完全可以谎称自己只带了管家卡,实际从一开始身上就装着好几张门卡呀。”

“我为什么要说那种谎呢?”突然被指控的管野慌了手脚。

“我说的只是可能性。既然现在要指出凶手,自然不能忽略一切可能性啊。”

此时名张发起了反驳:

“只怀疑管野先生太不公平了。像下松学姐和明智学长那样丢失房卡的房间也就算了,进藤学长房间里应该还有房卡,因为我们把空调一直开着呀。凶手完全可以用那个铁丝诡计进入室内,把他的房卡拿出来。”

比留子同学对每一个假说都点点头,然后语气平静地开始说明:

“首先,我无法否定管野先生一开始就持有多张门卡的可能性,但我有理由排除他的嫌疑。立浪遇害后,高木接到疑似凶手电话的时间,正好跟我与管野先生的通话时间重叠。由此可证,管野先生不是凶手。”

那是她在二楼对我们解释的不在场证据。

“就是啊。”名张点点头,管野松了口气。

“接下来讲讲到进藤学长房间拿走门卡的可能性。这是不可能的。昨天晚饭开始后,始终有人待在休息室里,而立浪前辈又是第一个回房间的人。也就是说,凶手应该在晚餐开始前就完成了门卡调包。然而解散后,叶村君在自己房间目击到进藤学长房间有一盏灯没有熄灭,管野先生也在巡视时确认房里亮着灯。刚才也说了,要让房间通电,只能使用山庄门卡。这就说明彼时进藤学长房间的门卡插在卡槽里没有动过。”

好几个人把视线转了过来,我便点点头肯定了比留子同学的话。

“由此可知,我们各自身上都只可能有一张门卡,而吃晚饭时,凶手身上只有立浪前辈的门卡。我们喝过混入安眠药的咖啡,在立浪前辈首先回房后就解散了。但是在那之后,发生了一场我们都不知道的对话。”

说着,比留子同学看向名张,“名张同学,你回房睡觉前是否找到了留在休息室收拾东西的管野先生,将门卡做了交换?”

“因为我不想拿着管家卡。要是别人被杀时,我手上拿着那张卡,搞不好会第一个遭到怀疑。”

比留子同学闻言点了一下头,又把目光转向管野:

“你从她手上接过的确实是管家卡没错吧?”

“没错,因为我后来用那张卡给名张小姐开了门,目送她进了房间,最后又用那张卡开了我自己的房间门。”

“对,在凶手理应完成调包的时间段,名张同学手上还拿着货真价实的管家卡。换言之,名张同学不是凶手。”

如此一来,管野和名张就摆脱了嫌疑,还剩下五个人。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方才重元同学与管野先生的证词。”

“你是说昨天白天立浪前辈房间的音乐中断过一次吗?”

“没错。”比留子同学点点头,“我先问问大家,谁碰过立浪前辈的收录机,或者看见别人碰过?”

见无人举手,她就说了下去:

“根据重元同学的计算,音乐中断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半。然而名张同学又证实,当时立浪前辈正在天台。那么音乐为何会中断?答案很简单。因为凶手就是在那一刻从卡槽里抽出了立浪前辈的门卡,导致房间断电,收录机也停掉了。今天早上我们进入立浪前辈的房间,发现收录机插在进门左手边的插座上。那个插座处在入口看不到的门后死角,所以凶手才会出现这种失误。他可能以为收录机跟烧烤那天一样使用了电池播放,也有可能只是没注意到。

“总而言之,当凶手抽出门卡时,轰鸣的音乐突然停了下来。凶手的心脏想必也吓得差点停掉了。在凶手陷入恐慌前,脑中闪过了必须尽快恢复音乐的想法。若有人察觉异变进入房间,他拔出房卡的行为就会暴露。于是凶手慌忙将自己的房卡插入卡槽,找到收录机按下了播放键。

“换言之,那个瞬间能够证实不在场证据的人都可以摆脱嫌疑。方才管野先生已被排除,当时跟他在一起的重元同学不在场证据自然有效,他也不是凶手。”

这下有三个人被排除嫌疑了,还剩下比留子同学、高木、静原和我四个人。

“终于要将军了。”

不知何时,比留子同学的声音变得冰冷而锐利,“刚才我说,调包门卡意味着凶手要换上自己房间的门卡。也就是说,凶手在晚餐解散后,无法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锁。”

“等等。”名张插嘴道,“就算开不了门锁,只要像立浪前辈那样立起防盗栓把门撑住,就能进入房间吧。”

“是的,可以进入房间,但那不是问题关键。我想说的是,昨晚解散后,能够证明使用过自己房间门卡的人,可以被排除嫌疑。”

——啊啊,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招啊。

“首先,叶村君送我回了房间。”

我对比留子同学的话点点头:

“是的,你确实当着我的面用门卡开了锁,绝对没错。”

这样一来比留子同学就被排除在外,剩下三个人。

“后来,你说在走廊上碰到了高木同学,对吧?”

“没错,因为我迟迟开不了锁,叶村君就替我开了——”

我又点了点头。

高木也被排除了。

五个人的十只眼睛,齐齐看向仅剩的两个人。

我和静原。

我胸中已经装满了认命的心情。

比留子同学果然还是发现了我的谎言。

她究竟是何时发现的?我也不知道。但我更想知道,她是否发现了我说谎的理由。

比留子同学用大大的眼睛凝视着我:

“叶村君,你后来又跟静原同学一起回到了三楼,对不对?我希望你如实回答,是谁先进了房间?”

这就是最后通牒。

知道真相的,只有我们。

所以我——

“是叶村同学。”

我听见一个声音。

“叶村同学当着我的面打开门锁进了房间。我目送他走了进去。”

静原美冬坦白道。

她就是凶手。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