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尸人庄谜案小说 > 第二十七届“鲇川哲也奖”选评

第二十七届“鲇川哲也奖”选评

加纳朋子

从本届起,我将出任评选委员一职。作为曾经的“鲇川奖”获得者,我感到万分荣幸。接下来,我将按照阅读顺序,依次做出选评。

《空底绽放》

个人认为,作者描写昭和初期这个时代的热情十分值得称赞。这无疑是一则没有硬伤、中规中矩的故事。然而故事给我一种已经知晓前路,只消淡淡前行的印象。在事故中死去的女性,是否读了那封情书?仅凭这个谜题来带动长篇故事,多少显得力量不足。此外,藏匿信件的地点止步于预料之内,还显得有违常理。为了藏匿情书而选择一个无法直接触碰、无法拿出来重新阅读的地方,这样的女性应该极为稀少。我感觉,这是电子邮件和“连我”时代的人容易产生的想法。

《所以没能杀死》

短句串起的文章让人印象深刻。刚开始借讲述者之口介绍了自身平凡的人生经历,以及随处可见的家人回忆,最终成年后,我一时不知故事将如何延续。然而此时转换章节,从讲述者变为报社记者视角,情节顿时有趣了许多。文中关于报纸制作的信息量极为惊人,读来令人兴致盎然,但此处还须多加整理为妥。此外,结尾反转似乎效果不明显,让人不禁思考:这标题又有什么意义?虽说如此,作者笔力依旧值得称赞,作品身为推理小说的完成度也很高。

《沙盘里的人》

能否在故事最初快速提出富有吸引力的谜题,个人认为这是本格推理极为重要的关键所在。从这个观点来看,主人公与儿子结伴来到大学咨询室,遭遇到与沙盘疗法相同状况的死亡案件,这个谜团迅速捕获了我的心。然而细节处却存在种种疑问……譬如仅仅是小孩子一推,一个成年人真的会从屋顶坠落吗?以及藏匿尸体的方法,等等,中间存在牵强之处。最后给人感觉选用了上乘素材,却做不出一手好饭菜。

临近结尾发现心理咨询对象其实是自己的桥段,哀愁中带着让人感动的因素。

《恋牡丹》

时代小说短篇集。以时代小说这一体裁而言,作品完成度非常高,故事十分耐读,甚至可以直接刊登在商业杂志上。然而作为本格推理来看,故事过于平铺直叙,有过早暴露诡计之嫌。此外,故事整体跨度较长,侦探角色和主人公不断变换,给人一种长期连载系列故事的浓缩版感觉。作者笔力极好,或许还可多写几篇同系列短篇。

《幽灵时钟机关》

高中文化祭,班里决定办鬼屋。男主人公自嘲存在感比空气还稀薄,却不断有女生主动找上门来。其他男生存在感为零,完全沿用了轻小说模板……但最后作者亲手将这一模板打破,倒是十分有趣。或许作者是刻意构筑起了轻小说式的美感,留到最后以供打破。故事中亦有许多超元性台词,此处或许便是区分读者好恶的关键。

故事整体不乏趣味性,但致命失误亦很明显。最糟糕之处在于弄错了被害女生的名字。文中作为本格的解谜部分非常出色,因此更是深感可惜。

《尸人庄谜案》

故事开篇的山庄平面图、大学推理爱好会、为拍摄恐怖电影组织集训……这些无疑是经典而王道的设定!带着这种感觉阅读下去……猛然出现大量丧尸包围山庄,同时通信断绝,瞬间完成空间封锁。而且原以为是侦探角色的登场人物竟……

崭新哉、奇特哉,出人意料的铺陈令人应接不暇。而且接下来出现的连续杀人事件,竟在如此特异的设定中,最终完成了漂亮的解答……

一言以蔽之:太精彩了!

途中登场人物增加,让人感觉难以把握时,甚至出现了人物介绍和记住名字的顺口溜,实在是无比周到。

打开票箱一看,全体评委一致选出了这部作品,但这次候选作品整体水平极高,让我获得了极为愉快的阅读体验,希望明年再有力作诞生!

北村薰

本次“鲇川哲也奖”的竞争激烈程度,堪比第四届进藤史惠《冰冻之岛》夺冠、贯井德郎凭借名作《恸哭》尚未能获奖的激战。

编辑部发来的候选作品多于往年,足有六篇。

对我声称:

——实在无法刷掉任何一篇。

读完候选作品,我深表赞同。几乎所有作品都处在往年当选线上,其中半数完全可以获奖。

我一边感到雀跃,不知评选会将会如何筛选,一边又为不得不让如此优秀的作品落选而感到痛心。

评选会正式开始,首先委员各自发表五级评分,全体成员都给《尸人庄谜案》评了A。我本以为评委之间会存在冲突,没想到轻易便得出了结果。

这篇作品或可称为杰作。

之所以用了“或”,是因为我不想轻易使用最高级的赞誉。然而冷静下来思考,它依旧是能够轻松登上年度本格推理十强的作品。

原本以为只是随处可见的学生暑假集训,随着阅读深入,却出现了让人怀疑双眼的惊人发展。这种感觉就像前去观看棒球比赛,眼前却开始了斗牛。会有人不为此惊奇吗?为照顾尚未开始阅读的读者,此处不方便讲述细节,着实让人气恼。一个读者心中确信是名侦探的人物竟……如此绝妙的展开实在让人艳羡不已。

故事如此脱离常轨,到最后能否完美收官?没想到作者丝毫没有懈怠。实在太厉害了。作品实现了奇幻与本格的完美融合。

这般厉害的头脑,我只能诚恳地脱帽致意。

唯独作品标题使用了早已见惯的“×××事件”,让人略感可惜。然而,这也是宣言“这是本格”的标志啊。从这个角度来看,希望作者与编辑部再仔细探讨一番。

得分第二高的作品是《所以没能杀死》。故事中满是唯独报社工作者才能进行的描写,用词等方面现实感十足。情节精巧干练,足见作者笔力之浑厚。

这个奖项被冠以鲇川哲也老师之名,因此更重视本格推理的性质。这部作品读到最后,确实可以纳入本格范畴。

这部作品落选实在可惜,我希望各位读者定要阅读一番,于是经过评委审议,决定授予优秀奖。

《恋牡丹》是一篇诚意十足的时代推理。“许愿竹”的合页诡计已有前例,虽不稀奇,但对富士和七夕的概念活用十分巧妙。本作品读下来,让人感觉是一部时代本格的优秀作品。然而若论本格推理的精妙之处,却很难一一道出。这也是作品集的弱势所在。或许可以用短篇形式先获得一些发表机会。

以下作品各有长处,但难以一一列举,便将各评委关心之处记录下来。

《幽灵时钟机关》虽是早已不新鲜的高中背景,读来却感觉非常流畅。前半部分用大量篇幅讲述了鬼屋里的几个小时,若笔力平凡,文章必定让人不忍卒读。能令读者忍不住读下去,足见作者实力非凡。理论铺陈十分优秀,名侦探阴阴沉沉的个性设定也很特别。

《沙盘里的人》实为一部力作。素材个性十足,全篇也遍布闪光点。作者能够开辟独特的舞台,采用特别的素材,这点十分重要。关键在于不要流于平凡,而要让读者看到此人特有的光芒。这篇作品就在十足的说服力方面稍有欠缺。

《空底绽放》的世界观营造让人好感十足。可是,让昭和初年的世界跃然眼前是十分困难的工作。一些小道具和那个年代的必然,并没有与故事情节完美结合在一起。

辻真先

本奖项去年佳作甚多,今年值得一读的候选作品更是目不暇接,让我作为评委,很是下了一番力气。

我按随机顺序阅读,拿起的第一篇是《所以没能杀死》。作品开篇在各种场面讲述了对父亲的回忆,介绍了只有父母和自己知道的幽默“家族语”,章节到此结束。这样的开篇营造了很好的气氛,但在下一个章节,作者马上又向读者揭开了那个家庭的实际状态。这样使得读者既不必陷入过度的感伤,同时又能切身感受到被“告知真实”的寂寥。紧接着,作者又用剧场型的大事件让读者震撼不已。故事转而用报社编辑部熔炉般的火热覆盖了全文,让我感觉“这个值得一读”。现场混乱的修罗地狱光景,甚至让读者都感到无比灼热。此时感受到的作者笔力直到最后都不见衰弱,成为了作品的独特亮点。虽然解谜部分略显单薄,凶手动机感觉不强烈,但还是一篇兼具智慧与感情的优秀推理作品。

接下来读的是《恋牡丹》。这是“鲇川奖”少见的时代作品,而且还是作品集。不过作者却在标题旁冠上了“连作长篇”的名号。每篇短作皆以“花狂”“雨歇”这种二字词作为标题。故事主轴是同心父子,经过四个故事后,明确了被卷进维新浪潮的幕府小官员这一整体构造,让人明白并非将几个短篇简单排列在一起。每个短篇的事件解答都存在现有捕物帐不曾涉及过的谜题,让人感觉到了申请本奖项的劲头。遗憾的是,通读全文后,感觉四个短篇质量略显不平衡,使得作者想要实现的意图并没有生动体现出来。第一篇的樱花豆腐散发着浓浓的江户风情,然而凶手动机却过于理性;第二篇的屏风诡计虽然有趣,但倒叙的必要性让人难以接受——如此这般,读完之后难以抹去心中不平。希望作者能够重整旗鼓,再度挑战。

《空底绽放》写出了十分浓郁的生活感,但作为“鲇川奖”候选作品,谜题略显粗糙细小,影响了整体质量。文中配角描绘得栩栩如生,可见作品作为小说的实力确实雄厚,然而推理部分过于平淡。市井绘图和逻辑魅力未能完美结合,本应最关键的解谜场面高潮感不足。虽然作品规避了过于繁杂的色彩感,但也缺乏吸引读者的要素,刚开始品读时分数并不低,但在情绪上令人早早将其排除在了获奖圈外。

《沙盘里的人》也一样,文章中规中矩,却略显平淡。作品题材不坏,沙盘疗法也视觉感十足。我在题材吸引下开始阅读,最后却兴味索然。作者过于依赖素材的牵引力,在情节设计阶段感觉劲头不足。我认为,既然是虚构故事,应该大胆放飞想象力,待到落笔成文之时再去追求细节的真实性。将这篇作品当成娱乐来拒绝十分困难(像我这种笔力的人更要夹起尾巴逃窜)。应该说,作者已经十分努力,希望今后能够积累更多小说创作的基础体力。

《尸人庄谜案》坦白说让我很犹豫。在阅读的趣味性上,这篇作品确实位居榜首。那么,我究竟为何犹豫呢?围绕事件的内侧护城河和外侧护城河,这两重防御似乎与我的阅读方法出现了龃龉。从内外皆是人为这点来看,两者属于同一次元,所以希望连续杀人和生化袭击最终能够终结在同一个层面上——这是我一开始的想法。核心事件本身无论是铺陈、不可能性还是最后的解答都不存在可批判之处,无疑是名副其实的本格推理。让我难以释怀的地方,也因为加纳老师一句“真是封闭空间的全新形式”而释然了。原来只要将生化袭击归类为暴风雪和台风的同类项就好了。从这个观点来看,真凶的自裁也来得干脆利落。一些细部技巧,比如电梯和雕像的处理让人惊叹不已,让我认为本篇实为“鲇川奖”最佳候选,对另两位评委的意见无比赞同。

最后读的是《幽灵时钟机关》。学校背景、文化祭、鬼屋……这些元素早已溢出轻小说范畴,变得随处可见,想必作者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因此我阅读时也充满期待。结果——普普通通。虽然很有趣,但是存在一些不足。若非要翻开前人已经收获过的土地,不仅是谜题,连人物(包括命名、性格和行动)和操纵人物的手段都要更具魅力、更有新鲜感才对。若没有实现这些条件就很难获奖。希望所有应征者都明确这点,同时不甘失败,再次发起挑战。我们一定能再度重逢。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