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死灵之书 > 外神

外神

The Other Gods

在地球的最高峰上,居住着大地诸神。它们不允许任何人类谈论说曾见过它们。诸神居住在高峰,而能够居住的山峰已经越来越少,因为居住在平原的人类能够攀登布满岩石和积雪的山坡,不断地将诸神驱赶到更高的山脉去,直到现在,它们的居所只剩下最后一座山峰。每次转移到更高的山峰前,诸神都会将原住地的痕迹全部抹去,但是据说,只有一次,它们离开之后在山峰的岩石上留下了一幅雕刻的图画,那座高山被它们命名为恩格拉内克。

如今,诸神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处于冰冷荒漠中的未知地带——卡达斯,那里从未有人类踏入,是它们逃避人类追踪的最后避所,再也没有比这里更高的山峰。为了避免人类再次踏入它们的避所,它们禁止人类去往卡达斯,倘若万一有人到了那里,就不允许他们回去。人类最好对位于冰冷荒漠中的卡达斯毫不知情,因为一旦他们知道了它的存在,就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前来探索。

但是有时候,地球上的诸神也会思念曾经居住过的山峰,会在寂静的夜里悄悄地回到故土,在它们记忆中的山坡上试着像往昔那样游戏,可是人是物非,它们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人们感觉到诸神的泪水从白雪皑皑的图莱山上流下来,然而却把这泪水当作了雨水;人们也听到了诸神忧伤的叹息,日落时分从勒利昂山吹来。诸神经常会乘着云船去各地旅行,智慧的佃农们常常会向别人讲述各种各样的传说,告诫人们不要在多云的夜晚靠近某些高耸的山峰,因为诸神已经不像过去那般宽大仁慈。

在乌撒城中,斯凯河畔,过去曾居住着一位老人,他非常想要亲眼目睹地球上的诸神。为此,这位老人潜心研究了《玄君七章秘经》,对那本存在于遥远的苦寒之地洛玛尔的《纳克特抄本》也了如指掌。他就是智者巴尔塞,村民们直到现在还在口口相传着巴尔赛先生是怎样在那个奇怪的月蚀之夜登上了一座山峰,去找寻诸神的踪迹。

巴尔塞对诸神十分了解,他甚至能够判断出诸神的往来踪迹,并且猜测出诸神的许多秘密,因此人们甚至将他视为半神半人。正是他明智地劝告了乌撒城的居民,乌撒城才得以制订了那条举世瞩目的律法——乌撒城内禁止任何人杀猫;也正是他首先告诉年轻的祭司阿塔尔,黑猫们在仲夏节前夜到底去了哪里。巴尔塞读尽了关于地球上的诸神传说,难免心生好奇,十分渴望能够亲眼目睹诸神的颜容。他相信凭借自己对诸神的神秘了解,可以在触怒诸神之时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因此当他得知众神会在月蚀之夜到达山峰时,便下定决心在那一夜登上宏伟的哈提格—科拉山去一睹究竟。

哈提格—科拉山位于哈提格城外很遥远的石漠之中,名字也依城而取,就像一座沉默的神殿里矗立着的一尊岩石雕像。山峰周围环绕的雾气透出悲伤的气息,因为这雾气正是诸神悲伤的回忆——昔日诸神曾经定居于此,并且深爱这个地方。地球上的诸神如今还是会经常乘云船回到哈提格—科拉山,并在山坡上布下层层苍白的云雾,然后就在一轮皓月之下像过去那样在山巅上舞蹈。哈提格城的居民们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试图登上哈提格—科拉山,尤其不要在浓雾将山峰和月亮都遮蔽的夜晚去登山,那无疑是去送死;然而,巴尔塞先生从附近的乌撒城来到这里时却并未将此言论放在心上。陪他一同前来的是他的弟子,那位年轻的祭司阿塔尔。阿塔尔是客栈老板唯一的儿子,有的时候会感到害怕;然而巴尔塞先生的父亲是一位伯爵,曾经居住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因此他的血统里没有丝毫普通大众的迷信思想,便只是嘲笑这些担惊受怕的佃农。

巴尔塞先生和阿塔尔不顾佃农们的苦苦哀求,执意离开了哈提格城,进入了岩漠地区,夜晚到来的时候还在篝火旁边谈论诸神的事情。他们在路上走了很多天,终于远远地望见了哈提格—科拉山,以及环绕在山顶上的充满悲伤的雾霭。第十三天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了哈提格—科拉山荒凉的山脚下,年轻的阿塔尔忍不住向巴尔塞先生述说了自己心中的恐惧。可是巴尔塞先生年高博学,毫无畏惧,他大胆地走在前面,登上了山坡,而这山坡自参苏时代以来便无人攀登过。《纳克特抄本》中曾用可怕的话语记载过那个时代。

通向山顶的路布满岩石,路上不断有峡谷、断崖和落石出现,让这一路充满了惊心动魄的危险。越往上爬,气温变得越低,周围的积雪也变得越多,尽管巴尔塞和阿塔尔借助登山杖和斧头艰难地开辟出向上的道路,步伐也很沉重缓慢,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地滑倒、摔倒。终于,空气变得稀薄起来,天空也变了颜色,两人开始感到呼吸困难,但还是努力不停地向上登攀。他们为眼前奇特的景色感到惊讶,一想到自己即将登上山顶,当夜里月亮出来、山顶被苍白的雾气笼罩时,究竟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两个人更是感到恐惧万分,不禁浑身战栗。他们又花了三天时间,不断向上攀登,去到更高的、更加接近世界屋脊的地方。而后,他们开始野营,等待月亮出现、阴云密布的时刻到来。

他们连续等了四天四夜,每个夜晚都没有云朵出现,寂静的山峰周围也仅仅围绕了一层稀薄的雾气,月光穿过雾气冷冷地照射下来。到了第五个晚上,正是一个满月之夜,巴尔塞先生发现北方很远的地方出现了大片厚厚的云团,于是便和阿塔尔一起专注地望着这些云团不断向山峰接近,彻夜未眠。那些云团缓慢地、谨慎地向前移动,厚重又庄重,最后将哈提格—科拉山的山峰团团围住。巴尔塞先生和阿塔尔距离峰顶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再加上云团的遮挡,已经完全看不到月光和峰顶了。在接下来漫长的一个小时里,两人只是目不转睛地凝望着远方的云团,看着云团卷起漩涡,变得愈发厚重和浮躁。巴尔塞先生对大地诸神了解甚多,他屏息凝神地聆听着云团中发出的某些声音。而阿塔尔却只顾感受雾气带来的寒冷,并对夜晚感到恐惧,惊慌失措。很快,巴尔塞先生就开始向更高处攀登,并且急切地招呼阿塔尔跟上自己的步伐,可是呆若木鸡的阿塔尔很久之后才跟上来。

雾气实在是太浓厚了,导致呼吸困难、视线模糊,让攀登变得非常困难。尽管阿塔尔最后还是跟了上来,但是他也只能远远望着巴尔塞先生在雾气缭绕的月光下攀爬于山坡之上的灰色身影。后来阿塔尔被巴尔塞先生越落越远,仿佛巴尔塞先生空长了一大把年纪,登起山来竟然比小阿塔尔还要敏捷。巴尔塞先生并不惧怕已经变得极为险峻的地形,虽说这样的地形只有强壮而大胆的人才能越过;他也从不在面对那些宽阔的黑色地裂时止步不前,虽然这些裂口连阿塔尔也只能勉强跳过。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攀登过了岩石和沟壑,时不时地跌倒,再爬起;时不时面对黑色的冰峰和沉默的花岗岩峭壁,敬畏其如此广漠和死寂。

突然之间,巴尔塞先生就从阿塔尔的视线里消失了,因为他已经爬过了前方一处可怕的峭壁,那块峭壁向前突起,威严矗立着,仿佛是要阻断任何没有得到诸神授意的来访者继续向上攀登的路。阿塔尔被巴尔塞先生远远地落在下面,正琢磨着自己如果也到达了那块峭壁,该如何爬过去。结果就在这时,他发现远处有一道奇妙的光线正在逐渐增强,仿佛预示着无云的山顶和被月光照亮的诸神的集会之地已经近在咫尺。当他向着突出的峭壁和明亮的夜空继续攀爬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没过多久,巴尔塞透着狂喜的呐喊声就穿过高处的浓雾,从他的视野之外遥遥传来:

“我听见诸神的声音了!我听见大地诸神在哈提格—科拉山的山顶纵酒狂欢、载歌载舞的声音了!大地诸神的声音被我这先知巴尔塞知晓了!此刻雾气渐薄,月光明亮,我能清楚地目睹诸神在它们年少时热爱过的哈提格—科拉山上狂野地舞蹈!我,贤者巴尔塞的智慧,已经凌驾于大地诸神之上,诸神的咒语和障壁在我的意志之下皆归于无效,我将目睹诸神,目睹那些骄傲、神秘,且避人不见的诸神!”

可是阿塔尔并没有听到巴尔塞听到的那些所谓诸神发出的声音,这会儿他已经十分靠近那块突出的峭壁,他仔细观察,试图在峭壁上找到一块立足之地。这时,他再一次听到了巴尔塞先生的呐喊,这次的呐喊声音更大、也更加刺耳:

“雾气已经非常稀薄,月亮在山坡上投下了阴影,大地诸神的声音高亢而狂野,它们惧怕贤者巴尔塞的到访,因为他比诸神更加伟大……月亮的光芒开始闪烁,大地上的诸神背对着月光舞蹈;我能够看到诸神在月光中舞蹈的模样,一边跳跃一边哀嚎……月光暗了下来,诸神开始陷入恐慌……”

就在巴尔塞先生大喊出这些言论的同时,阿塔尔感觉到空气中发生了一种玄妙的变化,就好像是大地上的法则向着更加伟大的法则屈服了一样。因为,虽然岩壁变得更加陡峭,但是向上的攀登反而开始变得容易起来,而且,简直容易得可怕。当阿塔尔试图去触及那块突出的峭壁时,竟然没有感到任何障碍的存在,而且他自己几乎是在朝那块峭壁突出的表面滑去。月光此时已变得出奇的暗淡,再加上四周云雾缭绕,阿塔尔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他在雾里继续不断地攀登,这时候黑暗中再次传来了贤者巴尔塞的呐喊声:

“月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诸神在夜晚舞蹈。天空中充满了恐惧,因为在月亮之上,沉寂着一片月蚀,而这片月蚀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本人类或大地诸神的书籍中得到预言……哈提格—科拉山上一定存在着某种未知的魔力,因为惊恐万分的诸神发出的尖叫声如今已经变成了嘲笑声,而我踏上的这片由冰层覆盖的山坡正朝着黑暗的天空无尽地上升……嘿,嘿!终于!在这片暗淡的月光之中,我亲眼目睹了大地上的诸神!”

现在,阿塔尔头晕目眩,不停地向陡峭得不可思议的岩壁上滑去。他听到黑暗中传来令人厌恶的嘲笑声,这嘲笑中还夹杂着一个人的哀号。除了在混沌的噩梦中梦见的地狱火河之外,没有人听到过这种声音。那哀号仿佛是将折磨一生的恐怖和痛苦,全部注入到一个骇人听闻的瞬间:

“外神!是外神们!这些来自外界地狱的神在保护着弱小的大地诸神啊!……扭过头去!……回去!……别往这边看!……别往这边看啊!……因为我目睹了来自无限深渊的复仇……那被诅咒的、可恶的坑洞……仁慈的大地诸神啊,我正在跌入天空里啊!”

阿塔尔闭紧双眼,捂紧耳朵,纵身向下跳去,以抵抗从未知的高空传来的、试图把他拉上去的可怕力量。哈提格—科拉山上回荡起了恐怖的雷鸣,惊醒了平原上善良的佃农们,还有哈提格镇、尼尔镇以及乌撒镇上的那些老实的议员们。他们都望向了浓密的云雾,也看到了那没有在任何书籍中得到预言的奇怪月蚀。不知过了多久,月亮终于再次出现,此时阿塔尔已经躺在了山峰低处的积雪上,安然无恙。他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大地诸神或者外神。

在那本发霉的《纳克特抄本》上记载着,在世界还年轻的时候,参苏曾经登上哈提格—科拉山,但他找到的只有顽皮又沉默不语的冰雪和山石。可是,当乌撒、尼尔和哈提格镇的人们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在日间登上了那座闹鬼的陡峭山峰,去寻找贤者巴尔塞的时候,他们却在山顶裸露的岩石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印记,那个印记宽约五十腕尺,仿佛是独眼巨人用硕大的凿子雕刻在岩石上的。然而,这个印记跟学者们在古老得难以解读的《纳克特抄本》里读到的许多可怕的地方出现的印记十分相似。这就是人们找寻得到的所有痕迹。

人们后来再也没有找到贤者巴尔塞,也没有人能说服神圣的祭司阿塔尔为他灵魂的安息而祈祷。从此以后,乌撒、尼尔和哈提格镇的居民开始惧怕月蚀之夜,并且会在苍白的雾气遮住山巅和月亮的夜晚祷告。而在哈提格—科拉山的薄雾之上,大地诸神仍然会不时地像过去那样跳起满怀回忆的舞蹈,因为它们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它们也会乘着云船从未知的卡达斯来到这里游玩,就像过去那样,在地球还很年轻的时候,高峰还是人类无法逾越的障碍之时,在这里玩耍。

(战樱 译)


这篇是洛夫克拉夫特早期作品中最后的经典“邓萨尼式”小说,写于1921年8月。作品试图模仿邓萨尼勋爵早期作品中所表达的核心,即宇宙主义。洛夫克拉夫特刻意将本篇小说和自己之前创作过的邓萨尼式作品联系到了一起,可以说,本篇小说中提到的潜伏在大地诸神背后的诸位“外神”,预示着之后的克苏鲁神话故事。本篇小说初次发表于《奇幻迷》杂志1933年12月刊。

《外神》的打字稿。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