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思维的艺术 > 2. 为什么看得清,才能想得明?

2. 为什么看得清,才能想得明?

“静默的信件”这个游戏告诉我们,如果许多人一个接一个看前人看过的东西,而见不到原始样本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最初的印象变得模糊不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形象。如果原始样本非常复杂并含有多层意义,就更是如此了。

利用这一游戏,我们可以研究集体记忆是如何起作用的。该游戏表明,大家都倾向把一部分记忆内容变得“更易消化”,即把这部分内容概括化。如果这部分内容非常复杂,并具有多层意思的话,记忆中的画面就会极其迅速地脱离原样。人们不仅会去掉一些东西,还会增加一些东西,例如猫的脖子上多了一根丝带,或者脸上多了眉毛。总而言之,原始样本会逐步失去其特点,而越来越适应生活中通常的画面。这样的概括化在叙述和讲述故事时也经常出现,一件事情通过转述就变成了“引人入胜的故事”。

这种故事在哲学界也很普遍。令人奇怪的是,这一现象尤其会在“直接”与现实有关的地方出现。议论感官世界的哲学文章常常会含糊不清和粗糙。本应该清醒和具体的地方,大家看到的却是干巴巴的内容。其原因在于,哲学家们为了使自己的作品变得生动和多姿多彩,会运用一些例子和故事,可这些例子和故事常常是抄袭来的,并且已经多次被人引用。那个被抄袭的人自己也是抄袭者。有时,必须追溯到几百年前,才能找到原作者,也就是通过自己的观察而得出结论的作者。如果文章涉及“偶然”的概念,需要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可以肯定地说,迟早会提到从屋顶上掉下一块砖这类事情;如果是涉及“物质”这一概念,不可避免地会提到一张写字桌;如果是讨论“种类”,很长时间人们只知道举玫瑰的例子。事例从一个作者传到另一个作者,就像一条坐满落水者的船里,每个人只能闻一下所剩的最后一块饼干。这种情况下,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一定程度的匮乏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认真观察非常重要,并要用现实来衡量一下事例,用“这可能是抄袭来的”怀疑目光来审视这些例子。当然,变换事例,用新的取代旧的也很值得,这就是现象学派的目的。这一学派是由胡塞尔(1859—1938)创建的。“回到事情本身”是他的座右铭。现象学家带来一种新的描述事物的文化,谢天谢地这一文化同其他哲学的抽象讨论很不一样。胡塞尔的学生们以几近病态的狂热,精确地描写感受、思维过程或知觉。许多有关感受、身体和意识的老观点被发现是臆想出来的,是“构建”的,而不是(按现象学家的语言所说)“符合现象”的。“胡塞尔打开了我的眼睛。”海德格尔(1889—1976)曾用这句话向他的哲学老师表达敬意。现象学不仅影响了哲学,而且还影响了数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也使文学受益匪浅。现象学家和哲学家萨特(1905—1980)在1964年获得了诺贝尔奖,出于政治原因,他拒绝了这一奖项。

当然不仅只有现象学家才认识到,思想家偶尔离开书本,把目光投向世界何等重要。就这一点而言,哲学家和数学家莱布尼茨(1646—1716)是一个绝好的例子。人们通常把莱布尼茨看作理性主义者,也就是说,从他的哲学立场出发,理智比感官的知觉更为重要。但他比许多经验主义者更具有不带成见地进行观察的能力。这体现在他与笛卡尔(1596—1650)的争论中。笛卡尔认为,外部世界的物体唯一可以被清楚辨认的地方,就是可以用几何图形确定的外形。所以数学的任务就是要可靠而令人满意地描绘外部世界。这一观点至今仍被许多自然科学家所认同。而莱布尼茨则写道:“笛卡尔所谓的外形绝无可能存在,人们只是在马马虎虎地看一下时才会认为,物体的形状是可以看清的。如果仔细观察的话,每个物体都有无数弯凹之处和细微的裂口,而这些东西是几何形式无法包容的。所以数学对现象的描绘不可能面面俱到,而只是抽象概括。”通过简单观察,莱布尼茨就颠覆了看起来很有根据的重要观点。

/砖/写字桌/玫瑰/

观察也包括人们要严肃地对待自己看到的东西,而不是通过解释去否认它们。这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因为每个人通过其所受的教育已经有一种固定的观察模式,这一模式决定了哪些细节重要,哪些细节则不重要。那些看到了旁人没有看到的东西的人,可能会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在这方面,我知道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德国人阿尔弗雷特·魏格纳。他提出了大陆漂移的理论。

/阿尔弗德特·魏格纳/

魏格纳仔细地观察了大陆海岸线,并发现了每一个孩子都会注意到的东西:南美的东海岸完全可以嵌入西非海岸线的海湾。事实上,如果我们把一些海岸线稍加移动一下,欧洲和美洲的大洋就连起来了。当然,发现这一点的魏格纳完全也可以耸耸肩,对自己说,这只是巧合。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提出了一个理论:五大洲曾经组成了一块巨大的陆地,是后来才破碎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魏格纳到处收集证据,例如他指出南美洲和南非动物种类惊人地相似。尽管如此,他还是被专业人士看成胡思乱想的人。首先他们指出,魏格纳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以说明五大洲曾发生过令人惊讶的运动。他的观点与当时地质界的主流理论不相符合,所以就遭到了排斥。1930年,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魏格纳在冰天雪地的格陵兰岛上进行测量,结果不幸去世。直到三十年后,地质学家才提出了证明大陆漂移理论的有力证据,而今天这一理论得到普遍承认。

/巴尔扎克/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