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天空的另一半 > 第八章 家庭计划与『上帝鸿沟』

第八章 家庭计划与『上帝鸿沟』

小布什在第一任期上任之初即宣布,美国将全数撤回原拟拨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3400万美元。许多人对此表达了不满,而加州雷德兰兹(Redlands)一名退休的法文老师简·罗伯茨(Jane Roberts)把牢骚化为了行动。她一开始向当地报纸《圣贝纳迪诺郡太阳报》(San Bernardino Sun)投了稿:

布什政府决定撤回向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捐助3400万美元这一回事,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好啦我知道,现在是放假期间。许多专栏作家已经发表了意见,报纸也登了评论,对此表示痛惜。好啦我知道,几天之内,死于分娩的妇女人数,比恐怖主义一年内杀死的人数还多。好啦我知道,一些小女孩的外阴正被仙人掌刺针割除。好啦我知道,这只是文化习俗的事情。

我的同胞们,会有3400万人和我一起,每人向“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美国委员会”(USC ommittee for UNFPA)捐助一美元吗?就把它当做是义愤填膺的民主国家的一次义举吧。这会纠正一个严重错误……把“好啦我知道”这种事不关己的声音掩盖住。

简有着碧蓝色的眼睛,金色的短发,穿着举止上,比如她对非洲项链和黑色平底鞋的喜好,皆有20世纪60年代的风范。目前,她在执行一项重大使命。她联络了美国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和妇女选民联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等团体来支持她。比如在看到报纸上提到国家妇女组织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s Organizations)这个组织之后,她就不厌其烦地用电话和电子邮件“轰炸”他们。一周后,委员会的董事会同意支持她的努力。

简·罗伯茨。

(图片由简·罗伯茨本人提供)

新墨西哥州的一位名叫洛伊丝·亚伯拉罕(Lois Abraham)的奶奶跟简想法不谋而合。她看到尼可发自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专栏,里面描写了一名罹患产科瘘管的少女的悲惨遭遇,并指出小布什政府是正在阻挠帮助这种女孩的少数机构之一。洛伊丝非常愤怒,她撰写了一封倡议信,介绍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以及美国停断其经费的事情,并以此作结:

如果有3400万名美国妇女每人捐一美元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就能够帮助基金会继续从事它的“无价事业”,同时也将证实:提供家庭计划及生育健康服务给原本无法得到这种帮助的妇女,是一项人道议题而非政治议题。

现在,恳请各位:把一美元包在一张白纸里,再放入写上“3400万名朋友”的信封里。今天就寄出去。更重要的是:把我这封信转寄给至少十名(越多越好)可能会参与行动的朋友。

洛伊丝随后致电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告诉工作人员她写了封倡议邮件,正在往外发。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向来在公众领域鲜为人知,也很少得到捐助。

“基金会里,有些人对于这种草根运动持怀疑态度,”该机构前资深官员斯特林·斯克鲁格斯(Stirling Scruggs)回忆道,“他们认为热度大概会维持几星期,接下来那两位女士就会感到厌倦,很快整件事情就会无疾而终。没想到,一袋袋信件开始在基金会的收发室堆积起来。”

洛伊丝和简发起的一美元钞票运动使得信件如雪片般飞来,这很快造成了一个问题。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承诺所有资金都会用于执行方案,但是总得有人处理这些邮件。起先,职员们自告奋勇利用午餐时间拆信,接着“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美国委员会”的支持者也自愿来帮忙,最后联合国基金会(UN Foundation)给予补助金,好让他们雇用专人处理信件。

大多数金钱是全国女性(以及一些男性)寄来的一美元纸钞,有些人寄来了更大的面额。“这五美元是向我生命中的女性致敬:我母亲、妻子、两个女儿和我的孙女,”一名男士写道。通过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洛伊丝和简彼此联系上了,最后两人合力,把运动正式化,成立了“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3400万名朋友”(34 Million Friends of UNFP, www.34millionfriends.org)。她们展开巡回演讲,让该运动越来越有力量。对于社会保守分子发起的反对生育健康的运动,比如停止拨经费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公开谴责保险套和综合性性教育、不支持“玛丽斯特普国际”等救援团体所提倡的家庭计划,等等,美国各地人民都很愤怒,他们热切地想提供实质的帮助。邮寄一美元纸钞不是万灵丹,但是非常容易做到。

“没有人会说自己无法捐出一美元,”简指出,“我们甚至有大学生和高中生的捐款。只要一罐汽水的花费,就能够为世界妇女问题表态。”艾伦·古德曼(Ellen Goodman)20及莫莉·艾文斯(Molly Ivins)21皆撰写专栏称赞简和洛伊丝及她们的运动,这使得一天的捐款有时高达2000美元。简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前往马里和塞内加尔(那是她第一次到非洲),回国后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演讲和推广运动。“从那时起,我就在用生命去做,”她跟雪莉说,“我会长期跟进,好让这个目标更上层楼……每分钟有40名女性寻求不安全的堕胎——对我而言这纯粹是违反人性的罪行。”

2009年1月,奥巴马总统宣布他会重新拨发经费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这时问题来了:“3400万名朋友”运动还有必要吗?应该消失吗?当时,这个团体已经总共筹募了400万美元。然而她们看到,需求依然广泛存在,于是决定继续推行她们的运动,作为美国政府资助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补充。“现在,全球对于家庭计划仍有庞大的需求量,”简表示,“瘘管预防与治疗同样必不可少。世界大多数地方还承受着人口压力、环境压力和经济压力,而未来女性所面临的性别暴力会更为严重。因此对我而言,‘3400万名朋友’是我的工作,是我的热情所在。我认为长期而言,没有什么其他目标会比这对人类、地球与和平更有贡献了。所以我们继续加油吧!”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