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一直在你身边 > 第二十三章 埋藏千年的真相

第二十三章 埋藏千年的真相

这周六,园园回了老家,一到家她就听妈妈说,崇福寺在修伽蓝殿的时候挖出了一块石碑,好像是个古董。

园园听到石碑,还是个历史悠久的古董,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最近她对玉溪镇的挖掘正愁没头绪,也许,线索自己送上门来了。

园园跟妈妈说了声去找姜小齐后,就匆忙跑了。

十来分钟后,园园赶到了崇福寺。此刻的崇福寺各色人等闹闹哄哄,镇上的人听说有古董,纷纷赶在文物局来人之前瞧个新鲜,凑个热闹。和尚们也不好赶人,只见净善大师带着几个年轻和尚正忙忙碌碌地维持秩序。

园园刚想凑上去问姜小齐石碑的事,文物局的人来了。

文物局是接到电话后,临时组织人员从市里赶过来的。带队的那个人毛发浓密,高鼻深目,看起来倒有几分像外国人。而他手上正拄着一根拐杖,左腿似乎有些不便。园园听同行的人喊了他一声“顾局”,顿时联想到了张越人交给她的那张名片。那个叫顾文麟的副局长,会不会就是眼前的“顾局”呢?如果是,这倒真是很巧。

而园园终于逮到姜小齐,还没等她开口,姜小齐已说:“你问我我也不

清楚,要看究竟,你就跟着我吧。”

“OK!”

没一会儿,镇上派出所的人也来了,把看热闹的群众都请远了些,并在伽蓝殿附近拉起了警戒线。园园因为净善大师说她是庙里的人,

这才得以留在现场。

派出所的人清完场后,园园就看到顾局身先士卒,恨不得拎着那根拐杖打前锋。其余的五个工作人员紧随其后,分别戴上了专用手套,配合默契地开始清理歪在地上的那块石碑。

石碑原本有大半被埋在了伽蓝殿后门边上的廊下。多少年了,也没人去注意它。而且伽蓝殿的位置比较偏僻,之前小规模的翻修也总没轮到它。这次因大修,为了不妨碍前面各大殿的香火,便从后面伽蓝殿开始施工,谁知一开工就挖出了这个东西。

工人见上面的字弯弯扭扭,一个也看不懂,就找来了整修的负责人净善大师。净善大师一看,他也不认得几个。不过幸好,他能认出这是一块用小篆刻写的碑文。

这到底是不是文物,净善大师也不敢确定,于是就给市文物局打了电话,又拍了照片传过去,结果就引来了由副局长带队的一干人等。

“顾局,您亲自带队来,可见这块碑不是普通的东西。能请教这上面都写了什么吗?”净善大师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

他一开口,周围的一众年轻和尚以及园园都竖起了耳朵,眼神齐齐地投向顾局。

“这个嘛……”顾局慢悠悠地开口,手上也不停,继续用刷子仔细地扫着上面的土,“是一篇祭文。”

话说到这里,周围的人神情各异。

还是净善大师开口追问:“那是写的人或是被祭的人比较有名

?”

此时,顾局正清理完一个角落,正是文章结尾处。随着尘埃扫尽,那落款的几个字也显现出来。

“鳏夫傅元铮。”顾局悠悠地读出了上头的文字,两道浓眉向上跳了跳,随后眉心处又挤在了一起,“傅元铮?”他动作娴熟地用拐杖一撑,挺身就站了起来。

“小李,走,跟我去一趟公主驸马祠。”顾局大手一挥,指着一个小伙子喊了一声,“其余的人继续在这里做清理工作。”

顾局前脚刚走,园园的手机就响了,她跑远接了电话。

“傅北辰。”说出这三个字,园园脸上已露出笑来,“嗯,我回家了。在崇福寺,这边发现了一块石碑,好像是古董。文物局的人都来了。”

“石碑?”

“嗯,好像说刻的是一段祭文,落款是什么‘鳏夫傅元铮’。”

傅北辰停了一下,道:“我马上来,你别走,等着我。”

听出他的声音有些急切,园园有些不解,但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他,她还是很欣喜的。虽然不至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也是不见就会想的。

挂了电话一转身,园园就看到了净善大师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然后嘴对着她的手机一努,“你那个皈依对象?”

园园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扑哧笑了,“是啊。”

有一个年轻的僧人来找净善大师,净善大师又被拉走了。

半个小时后,顾局和小李一起回来了,两人都面带喜色。这边一个年

龄稍长的工作人员随即问道:“有新发现?”

“公主驸马祠后院的那块碑你们还记得吗?”顾局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微微颤-抖。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史料中有明确记载,嘉纯公主的驸马是傅元铮,但为何公主驸马祠后院碑文上却刻着驸马傅元铎?因为史料中查不到傅元铎这个名字,所以当年大家都猜测也许是刻的人手误了。但我一直认为,名字的错误,不太应该。或者是驸马改了名字?但这也没有材料可以证明。于是,这个问题就一直搁在我心里。刚才我看到这块石碑上‘鳏夫傅元铮’五个字,忽然就觉得也许这个历史谜题到了要解开的时候了。”

等傅北辰赶到的时候,整块石碑的大部分已经被清理出来。文字基本保存完好。

“北辰?”顾局见到傅北辰,愣住了。

“老顾,你好。”傅北辰微笑着伸手。

顾文麟脱下手套,与他一握,“三年没见了,都是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各种活动和成果,怎么今天突然到这里来了?”

“听说这里出土了一块石碑,我很有兴趣。不介意我在一旁观摩观摩吧?”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啊。不过,怎么你对石刻也有兴趣?”

“不,我只对里头的故事有兴趣。”

说着,傅北辰对着园园一招手,园园就飞奔了过来。

“老顾,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程园园。”傅北辰一本正经地介绍。

顾文麟听到,嘴

巴张得老大,还好他反应快,赶紧对着程园园点头说:“起先不知程小姐你是北辰的女朋友,失礼了。你好,我是顾文麟。”

真的是那位市文物局的副局长啊。

“久仰顾局大名,我是《传承》杂志的编辑程园园。”园园礼貌地应对。

“《传承》?那你是张越人的手下?”

“是。”园园看了眼傅北辰,心想,都到这份儿上了,不如顺水推舟,

搭上顾文麟这条线吧,方便今后的深入调查。园园这么一想便直说道:“我

最近正在做关于玉溪镇的报道,而报道的内容主要就聚焦在公主驸马祠、废墟和红豆树。这几天我正因为没有足够可靠的资料而困扰,结果这块石碑就出现了。顾局,您可以允许我全程采访吗?”

顾文麟思考了一会儿,说:“本来是不可以的,但既然有北辰的面子,再加上张越人这块招牌,我觉得可以破一次例。”

一听他的承诺,园园忙道谢:“多谢您,顾局!”

傅北辰则在她说到公主驸马祠时便看向了她,眸间浮动的是某种深长而幽远的冥思。

到了傍晚,整块石碑的文字基本被考古人员记录了下来。当顾文麟把记录的文字递给傅北辰时,发现傅北辰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随着他慢慢地阅读那些文字,他的脸色越来越白,甚至白得如纸一般。

“顾局,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园园看着傅北辰明显透着伤痛的神情,不

由问。

“写了一个叫傅元铮的男人,爱上了一个叫宛玉的女-子,但后来因为皇帝赐婚,必须要娶嘉纯公主为妻,他辜负了宛玉,以致宛玉跳进了烧瓷的窑火里,以身殉窑了。后来,那一窑只烧出了一个玉壶春瓶。傅元铮就找到一个道士,为他砍了三年的柴,做了三年的饭,最后道士帮他用血下了一个咒,把他对宛玉所有的记忆都封印在那只玉壶春瓶里。那以后,他的那段记忆就会慢慢消失,直到他死亡。而他之后的每一次转世,只要这个瓶子还在,他就都会带着这段完整的记忆。他说他要永生永世去寻找宛玉,直到寻到她……最后的一行字,磨损得太厉害,看不清了。”顾文麟可惜地说,也有些被傅元铮所感动,但毕竟是千年前古人的事,对他来讲,这个石碑解开了他当年的疑惑,可以写一个很长的报告了,这一点更让他激动和兴奋。他觉得傅北辰的反应太激烈,也太反常了。

园园听他讲了一大段,脑子有点蒙,“玉壶春瓶……宛玉……”

“园园。”

“嗯?”

园园转头对上傅北辰的双眼,突然愣住了,他的神情带着深深的悔恨、眷恋……

“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先下山好吗?”他想起来了,想起了全部。傅北辰的手冒出冷汗,每一滴都像是从心底里渗出来的。他没有负她,却也没能及时地到她身边去。

“啊,好。”园园

的心思马上回到了傅北辰身\_体不适上,“走吧!”

傅北辰将那张纸还给了顾文麟,告了别。

园园带着傅北辰去了自家茶馆。下山的一路,傅北辰渐渐平息了心里翻江倒海的情绪。他想,无论如何,他已寻到她。这次,他要将那生未能对她付出的好,在这一辈子一并给她。

戴淑芬看着相携进来的两人,不由一愣,但园园挂心着身\_体不适的傅北辰,所以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异样神情,反倒是傅北辰朝戴淑芬颔首说:“伯母好,又来打搅了。”

一声“伯母”,这关系算是挑明了。

戴淑芬也冲他点了点头,此刻她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傅北辰当然足够优秀,可是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园园会跟程白在一起。何况,傅北辰还是程白的叔叔辈。

可戴淑芬见园园对着那位傅先生一副知冷知热、一心一意的样子,只能摇头想,只要孩子自己喜欢就好。

戴淑芬给傅北辰泡了一杯茶端过来。

傅北辰道过谢,低头浅浅地抿了一口,眉梢一挑,“武夷雀舌?”

戴淑芬着实佩服傅北辰对茶的精通,不由道:“跟你比起来,园园这孩子还真的是……什么都不太懂,不太会。”

傅北辰看向皱起眉头的女孩,一字一句说:“那又有什么关系,她不懂、不会的,我懂、我会就行了。她想要的,我都会替她取得。”

园园心道,傅专家说起“甜言蜜语”来也

是专家水准啊……

这天傅北辰终于留在园园家吃了晚饭。离开的时候,园园送他。傅北辰的车子停在太平桥边的一棵槐树下。树很大,不知道已经长了多久,那满树的绿荫遮盖了天边的霞光。

暮色中,来往行人寥寥无几。

“园园,你不问我,为何我看到石碑上的文字会那么情难自禁?”

园园思索了一下,“那个故事……让你感同身受吗?”

傅北辰看着不明灯火里的人,轻而悠缓地说道:“园园,如果我说,我是傅元铮,你信吗?”

园园瞠目结舌,因为实在惊讶,难以想象。好一会儿之后,她方点了头。随后,她突然想到第一次他吻她时呢喃出的名字,“那我是……宛玉吗,抑或是,我像宛玉?”

“我爱的是你。”他伸手将她轻轻拥住。

园园笑了,侧脸枕在他的肩膀上,低声问:“北辰,我想再去看看那个石碑。你可以陪我去吗?”

傅北辰低头,凑近她的发间,轻轻落下一吻,回了声:“好。”

这个时间,寺内很安静。文物局的人都已走了,和尚们正在大殿里做晚课。诵经声阵阵入耳,如山之群峦,峰回路转,连绵不绝。

走近石碑的时候,园园感觉到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微微地紧-了紧。

她抬眼看他,说:“刚才我想了一路,就算你拥有傅元铮的记忆,但你已经不是他了。那个亏欠了宛玉的傅元铮,无论怎样用一世又一世的

寂寞和孤单去寻求救赎,当初的那个宛玉都回不来了。即使最后功德圆满,也再不是最初的那两个人。之前我问你,我是不是宛玉,无论你说是或者不是,我都不会开心。还好,你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傅北辰闻言,先是一愕,而后似有所悟地看着她。

园园看着他的样子,弯眼笑了笑,“走吧,就在前面了。”

傅北辰没有说话,但将她的手牵得更牢了些,一起往石碑发掘处走去。

就在两人走到伽蓝殿侧边时,园园头上的脚手架上蹿过一只黑猫,发出“哐啷”的一声。刹那间,傅北辰抱-住她猛地一个转身!园园吓了一跳,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想要把他推开,但那一瞬间,傅北辰的身\_体紧紧包裹着她,双手护住她的头。

她听到了钢管重重落地的声音,而同时,身前的人仿佛受到了重击,向前踉跄一步,抱着她倒地滚到了一边。

“北辰?!”

傅北辰的双手松开了,慢慢地滑到了她的腰间。园园慌乱地挪开身\_体,坐起来看向傅北辰,只见他的头部不断流出鲜血,他却直直地看着她,轻声呢喃:“没事吧?”

“你……”园园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看着不断流出的鲜血,她的一颗心几乎要停止跳动。她一只手颤-抖地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慌乱地掏着口袋找手机。她不停地告诫自己,要镇定,要赶紧找在寺里的姜小齐过来急救。

“放心,我不会有事……你别哭……”傅北辰撑着眼皮,一直看着园园,声音却明显比之前虚弱了。

园园咬白了嘴唇,“嗯……”

姜小齐接到电话吓了一跳,赶忙带着寺里的急救箱奔了过来。

模模糊糊地看到姜小齐的身影,傅北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气息也变得更浅了,渐渐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前,他脑中闪过了一句话,他分不清是来自前世还是这一世的记忆——

有生之年,为她豁出性命,承她所有灾祸。

一个火团正从高处落下。

“傅北辰,救我!”园园凄厉地喊着。

傅北辰很想冲过去,但浑身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绑住,每动一下都是彻骨裂心的痛。

完全,动不了。

眼看着那火团就要吞噬园园,他大惊失色,伸手往前一抓——

“北辰,你醒了!你醒了!”只听见有个声音既近又远地飘进了耳朵,

傅北辰皱了皱眉,感觉自己的手正被另一只有点凉意的手紧紧抓着。这种触感,很熟悉。

他动了动唇,想叫园园,却发不出声音。

又过了一天,他才彻底清醒。

“对不起,我不该拉你去看石碑。都是我不好。”园园一边垂眼削着苹果,一边无比自责。

“不,我要谢谢你,给我机会英雄救美。”傅北辰眼里带着安抚,扬起嘴角笑了笑。

“你还说!你吓死我了。”园园丝毫没有被他的玩笑逗乐,傅北辰昏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从来没

有这么害怕过。

傅北辰一看她的表情,想伸手去安慰她,却不想扯动了吊针。

“哎呀,你别动!”园园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回身按住他,“好了,我没事,就是被你吓的。”园园勉强挤出笑容。

“这个笑不好看,再笑一个。”傅北辰心疼她的黑眼圈,知道她一定是不眠不休地照顾他了。

“我可笑不出来,医生说你的额头会留疤。”园园知道他一直在逗她开心,可她还是无法笑出来。

“所以,我会变丑,然后你会嫌弃我……”傅专家露出一副“这可如何是好”的表情。

一片削好的苹果准确地塞-进了他张开的嘴里。而他的舌-头有意无意地轻扫过她的指尖,惹得园园一下子红了脸。

一片片地喂他吃完,她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两袋茶叶包,说:“我妈来看你,给你带了两包茶叶。是什么品种我不知道,你自己喝吧。”

傅北辰看了她一眼,眼睑微敛,嘴角含笑,“古代聘礼里有茶,因为茶树不能移植,否则就会枯死,所以送茶表示一辈子不转移,古文里叫作茶不移本。”

园园虽然没听过,但他的意思她还是明白了,脸不由得更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应说:“嗯,那你就好好收下吧!等哪天,我去娶你。”

傅北辰在镇上的医院住了两天,之后转去菁海市的大医院又做了全面检查,除了之前诊断出的失血过多和轻微脑震荡,没有其

他问题,园园这才终于放下心来。傅北辰没有住院的打算,当天就回了自己的住处。而傅北辰也没有告知傅教授他受伤的事情,以免老人家担心。

园园自然是请了假全程陪着他,而对于傅北辰如此“干净利落”的作风,其实是有些不满的。

“我没事了,真的。”走进医院的电梯里,傅北辰抬起紧握的那只纤手,吻了吻她的手心。这么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做这样柔情的动作,不免招来电梯里的许多目光。园园低头,轻声警告某人:“咳,你态度端正点。”

回答她的是,傅专家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这天上午,园园接到了一通电话,来自顾文麟的助理,说顾局让她传资料给园园。由此,园园拿到了很多关于玉溪镇这些古迹的一手研究资料。

园园想,这必然是傅北辰打的招呼。她想给他打电话,但想到他现在在上海出差忙碌,也就暂时不去打搅他了,想着等他回来再说吧。

上海浦东,玫瑰园公墓。

此刻的玫瑰园很安静,偶尔有风掠过,那呼呼的风声就格外清晰。一排排整齐的墓碑上,每个人的照片都是微笑的,仿佛无论一生顺遂还是坎坷,最后都归于一个美好的结局。

傅北辰独自站着,照片上的赵珏也正言笑晏晏地看着他。站了一会儿后,傅北辰放下手中的白菊。

“没想到你会来。”声音响起,是沈渝。

四目相望,傅北辰说

:“我在上海出差,就来看看她。”

沈渝低沉而缓慢地说:“谢谢。今天是她生日。”

“嗯。”傅北辰还记得。

“我表姐从小就样样出色,我一直觉得,她是全世界最完美的人。小时候她教我画画,教我怎么快速解那些算术题。再大点的时候,她带我去买漂亮衣服,教我怎么打扮。她得了什么好东西,总会分我一半。她是老师口里最好的学生,是我姨父姨妈的骄傲。然而谁都没发现,她有那么严重的抑郁症,连我竟也……”说着,沈渝开始低声啜泣,虽然极力忍着,但双肩仍然禁不住地微微颤-抖。傅北辰伸手过去,托住了她的肩膀。

沈渝又想到了那个博客,那里面呈现出来的赵珏,焦躁,偏执,厌世。

她有段时间寻求过心理干预,但没有成功。她确实喜欢傅北辰,但那种喜欢近乎扭曲,她将他们的合照放在皮夹里,幻想他是她的男友。但因为傅北辰待她虽一直客气,却从不为其所动,这加重了她的情绪化,最终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她却将那根稻草演化成了主因。

她想有人记得她。

“对不起。”傅北辰找不到更好的词。他无法回馈赵珏的感情,而那天,他也没能将她救下来。

沈渝知道他这句话并非说给她的,也便没有接口。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沈渝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渍,傅北辰也收回了扶着她的手。

沈渝

顿时觉得肩上的温暖撤去,一阵寒意袭来。

“大师兄,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她上次问他还记得赵珏吗,这次,她想问问,他不动的心,为什么会为那个人而动了。

“你喜欢程园园哪里?”

傅北辰想了想,道:“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适合在一起的,也不少,但只有一个,能真正让你觉得,只有与那人相伴,这有生的岁月才不会孤单。”

这种话,真让人听着绝望。沈渝若有似无地苦笑了一下,“但我也知道,不是所有我想要的,都可以通过努力得到。大师兄,我已经申请到了公费去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名额。如果申请通过,明年我就会去那边了。

“好,祝你顺利。”

“谢谢,也祝你们幸福。大师兄,你先走吧,我还想再待一会儿。”

傅北辰点了头,道了别,便独自离开。

沈渝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垂下眼帘,浓黑的睫毛掩住了眸子。她本来只是个旁观者,可旁观久了,却也不知不觉地陷了进去,欣赏,佩服,继而心生爱慕,但她知道,那句话,她这辈子都不会对他说出口了。因为清楚不可能,她唯一可做的,大概就是保留住自己的骄傲。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