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一直在你身边 > 第二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

第二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

时节悄悄入了冬。

这天傅北辰带园园去吃饭,走进装修得很中式风格的饭店前,傅北辰说明了来意:“这是我一位朋友开的店,口味还不错。”

结果一进去,还真就遇到了熟人。

“园园?”程胜华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目光从园园挪到了傅北辰,最后定格在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上。

“胜华叔叔……”园园赶紧想松手,因为害臊,但傅北辰却抓得更紧-了。

“噗。”一道听得出憋了很久实在憋不住了的笑声从程胜华的对面传来。园园一转头,发现这笑出声的人居然也是眼熟的人,“你……”

何朴礼貌地站起来,笑着向园园自我介绍:“园园姑娘你好,我姓何,何朴。”然后朝傅北辰看去,“你们这是……在约会?”傅大专家的投资,回报得够快的啊。

园园惊讶道:“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何朴口快,“还是发小……”

“啊?”园园迅速转向傅北辰。

这时,程胜华又开口了,带着明显的错愕,“园园,北辰,你、你们俩……”

“我跟园园在交往。”不等园园开口,傅北辰就单刀直入地点明了。他倒是坦荡荡,程胜华却被这确定答案弄得半晌没声音,实在是意外。

在一旁看着的何朴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故意问了句:“北辰,你认识程老板?”

傅北辰不咸不淡地回了句:“程大哥是我远亲。”

“大哥?园园喊程老板叔

叔?”何朴一拍大腿,“乱了乱了,哈哈。”

园园被这话说得赧然,傅北辰朝旁边看了一眼,“你们慢用,我带园园去那边坐。”

园园赶忙朝程胜华点了下头,“叔叔,那我过去了。”

“好。”程胜华不想打扰了年轻人约会,所以也就没叫他们留下来一块吃。

傅北辰带着园园一走,何朴倒是问了程胜华一句:“程总,园园是您的亲戚?”

“是我战友的女儿。”程胜华的语气里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竟然跟傅家兄弟在一起了。”

这边园园刚坐下,突然就想到一件事——上次她收到的那些药。既然不是胜华叔叔送的,那应该就是……园园目光如炬地看着傅北辰,“是你,对不对?感冒药。”傅北辰只是一笑。

没否认,那就是了。园园郑重地说:“谢谢你。”

“不怪我没对你说?”

园园“咦”了一声,道:“我受你恩惠,为什么要怪你?”

傅北辰看着对面目光直爽而纯粹的人,他想,真的跟以前如出一辙。

傅北辰的手机响了声,他从衣袋里拿出来看,是何朴发来的短信:我刚问了下园园姑娘的年纪,才二十三呢,比你小了七岁。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你真好意思下口。

傅北辰自然没回这种短信。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何止七岁,都上千岁了。

这天晚上,程胜华回到家,路过程白的房间,他刻意地停了停,看见从底下门缝里

透出来的那一束光,便知道程白已经回来。他犹豫着敲了门。

程白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直盯着他的父亲,有些不解。

“中午我遇到园园了,还一起吃了饭。”

“哦。”

“她和北辰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傅北辰吗……意料之中,但,为何此时听到会如此难受?

“是吗?那恭喜她了……”

转眼到了腊八。因为不是周末,园园不能赶回家陪妈妈过节,但却接到了朱阿姨的电话,让她下班后到程家吃腊八粥。园园想到上次见到胜华叔叔,都没能好好跟他报备下自己的情况,于是便答应了。之后她打电话跟傅北辰说了下,后者表示理解,并嘱咐她晚上到家后给他报声平安。

这位傅先生,越来越将她当孩子待了。园园好笑地想。

到了程家,园园没见到胜华叔叔跟程白,便溜达进了厨房。

“园园,来了!”

“嗯,朱阿姨。”园园甜甜地叫了声在择菜的朱阿姨,“我帮您。”

“别,你去喝腊八粥,在电饭锅里。”

“好,那我先喝粥啦。”园园说着,去盛了粥喝,刚喝第一口,就听到朱阿姨跟她说:“园园,程白的耳朵治疗得怎么样了?”

园园疑惑地“嗯”了声,问:“他耳朵怎么了?”

“你不知道?”这下倒是换朱阿姨讶异了,“程白之前去救灾的时候受了伤,加上他高中的时候右耳也受过伤,旧伤和新伤加一起,导致现在右耳几乎

听不见了。”

“他高中什么时候耳朵受过伤?”

“哎呀。”这时朱阿姨才想起来,程白高中受伤这事儿老板曾关照过她别跟园园这孩子说的。但因为太久了,她一时给忘了,说出了口。

“阿姨,您倒是说呀。”

朱阿姨想,事情既然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当时不让跟园园说,估计就是怕吓着这孩子。如今程白可能会一只耳朵失聪,她实在是心疼程白这孩子,便跟园园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园园茫然地听朱阿姨说了当年那个勒索事件的全部——这段仿佛是她童年记忆的一段缺失,如今,终于补全了。

园园心情极其复杂地走出厨房,一出来就差点撞到正要进厨房的程白,猛然间的四目相对,各自都愣了。

随后,园园一把抓住了程白的手臂,将他拖到了客厅角落,“程白,我……你,高中时候的那件事,我听朱阿姨说了。”

“嗯?”程白挑眉。

“就是你被叔叔厂里的人绑架的事情。”

程白蹙眉,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呢?”

“对不起,是我一直误会你了。”园园郁闷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那年受伤的时候刚好是暑假,她在老家,加之没人告诉她,她才会一无所知。现在,事已至此,他还是没跟她说。

程白嘴角扯出一抹笑,“告诉你又怎么样?博同情,求回报?你不会,我也不屑。”

园园却还是很难受,就好

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鼻子、嘴巴,乃至全身的毛孔,使她有些无从呼吸。

“程园园,”程白看着她,语气沉缓,“我们认识至今一共十五年,我第一次在你家见到你时,我十岁,你八岁。如果,我现在得的是绝症,让你再拿出你十五年的时间,来换我的一条命,你乐意吗?”

园园没有一丝的犹豫,“嗯。”

“这就够了。”

她不再喜欢他了,他已经很清楚地一再认识到。

而很多年后,程白都没能想通,为什么最初他可以做到心念不动。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