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3章 年少的时光

第3章 年少的时光

萧水光的老家,是典型的西安大院,院里一共三户人家,虽不算亲戚,却有些革命感情,这革命感情自然是上一辈的。

要说水光这一代,算她在内,院里一共有四个小孩儿,两男两女,年纪都差不多。

萧水光最小,1997年时,她十岁,于景琴十一岁,另外两个男孩子同龄,罗智和于景岚是十三岁,一个大院出来的小孩子关系自然要比外面来得好。水光虽比景琴小一岁,但两人自小念书就是同班,性格又合,加上一起上下学的关系,更是又添了一道感情。

而她跟男生的关系,因为罗智较为开朗,于景岚稍显老成,所以很多时候萧水光都会跟罗智凑一块。于景岚也习惯跟他妹妹于景琴一道,他们兄妹关系融洽,景琴时不时就在水光跟前夸她哥哥如何博学多才,如何刻苦聪明。好嘛,水光想,欺负我没有哥哥可以炫耀,于是就说:“是的是的,你哥哥什么都好,他是最棒的。哪天你不要他了,把他让给我,让我也骄傲一次。”这时候总是惹得于景琴大笑。

萧水光、罗智、于景岚和于景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会认人开始就认识了彼此,对彼此知根知底。

水光上高中之后跟景琴分开了,到了不同的班,罗智笑着说连体婴儿总算是分开了。

高一的时候萧水光成绩很好,都是在班级前五,年级前二十,当然,能取得这种优异成绩,中间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耗费了多少心血也只有自己清楚。

水光同桌有一次在期中考试后说:“萧水光啊,又是班级前五,你运气真好!”

水光想,同志啊,你说我成绩好是因为运气,我完全不觉得开心啊,我多努力啊,每堂课都用心听,晚上回家复习、预习、自习从不间断,不到十一点不睡觉,完全是后天努力。当然,也不是说我不聪明,水光心里补充。

那天下课,萧水光就靠在窗边沉思,她分析自己,然后发现要比聪明她比不过于景岚,比运气比不过阿智,比勤奋……不如景琴。景琴是那种上厕所都拿着唐诗宋词、吃饭都会想相对论的人,永保年级前五,真是兄妹俩都是厉害角色。于是,萧水光硬是生出一种悲观来,最后叹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萧水光的同桌睨了她一眼,说:“哟,得了便宜还卖乖哪?”

“姑娘,你怎么老是戳我脊梁骨?你怎么不去针对年级第一呢?”

大小姐“切”了一声,说:“鞭长莫及嘛,只好就近下手了。”

这耿直、嘴毒、擅长嫉妒的姑娘叫茉莉,姓汤。但她讨厌她那姓,觉得特别俗,于是刚开学时就跟周边人员指明了叫她就得去姓直接唤“茉莉”,“莉莉”也成。好嘛,刚开学大家互相间脸都还没认熟呢,她就已经被群众亲切地叫“莉莉”了,功力可见一斑。

后来,近十年后,汤茉莉揽着水光的肩膀说:“萧水光啊萧水光,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唯有你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啊。”

这话说的,水光想回一句,我也是,却因为觉得暧昧而作罢了。

高中的日子萧水光其实过得挺懵懂的,她唯一确定的事是,好好学习考上某一所大学,以及,她喜欢着于景岚。

这后一件事,要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萧水光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他话不多,但她喜欢;他给她跟景琴补课时沉静的眼神,水光更是喜欢。她还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黑亮的头发,喜欢他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语调……

唉,水光又习惯性地看向窗外,这春暖花开时,总是容易思春。

老师拖堂了十多分钟后,最后一堂课总算结束了,班级里立即响起噼里啪啦收拾东西的声音,回家的回家,住校的去食堂吃饭。

萧水光慢腾腾地把今天晚上要看的书放进包里,后门有人叫她,自然是于景琴。

“水光,走了!”

萧水光出教室跟景琴并排走着,边走边说:“肚子饿死了,小琴,包里有饼干吗?”

“没,早上被我哥拿走了,他说今天有一场足球比赛,估计得饿。”

于景岚是天才啊是天才,都高三了,还有时间有心情有兴趣踢足球。

说起来,于景岚喜欢足球,很难得。毕竟这清清爽爽的男生,围棋、游泳什么的才比较适合。可她看过一场于景岚的比赛,阳光照在他的脸颊上呈现出缤纷光影,青春从发肤间洋溢出来,明媚得让人怦然心动。可水光的心动不是因为这一刻的耀眼,她是一点一点地积累,一点一点地收藏,好多年之后才变成了:我喜欢着于景岚啊。

萧水光跟景琴一路说笑着往校门口走,远远就看到了于景岚,挺拔的身姿站在夕阳中,旁边是罗智,一走近就听到罗智在那说着:“今天太痛快了!这周压力忒大了,不是联考就是模拟,果然运动出汗最能出淤气。”

于景岚点头,他总是先看到萧水光的那个人,于是朝她们招了招手。

水光跟景琴走上去,景琴诧异地问:“今天怎么那么好心肠等我们?”

罗智说:“哥哥们什么时候心肠不好了?”说着过来-搂-住了萧水光,“水光,干吗低着头啊?”

水光说:“我害--羞-。”

罗智“靠”了一声,说:“娘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萧水光本质上挺文气的,但因为从小跟罗智混一起,再温婉,坏脾气小无赖还是有的,他自然最清楚。

水光笑,然后捂着肚子说:“肚子饿了,饿死了,回家吧,我要吃肉。”

罗智说:“你说你一姑娘家,动不动就嚷着吃肉,太难看了。”

“但确实是肉比较上口,哎呀,想想就更饿了。”

小琴已经笑死了,说:“还是水光最实诚。”

罗智感叹,“幸亏身材标准,没有吃成那啥——猪样儿,否则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这话啊,当水光很多年后成了那啥——剩女,觉着,罗小智这嘴还真是乌鸦嘴了。当然后来那好几年的生活没让她胖一分。当然当然,这些那些都是后话了。

罗智刚感叹完,旁边于景岚就从包里拿出了一袋饼干给水光,说:“水光,先吃着。”

水光开心地接过,说:“谢谢!”

于景琴“咦”了一声说:“哥,饼干你没吃啊?”

于景岚说:“忘了。”

那年,于景岚和罗智高考结束,之后就要飞往其他市上大学。

他们俩都是金榜题名,大院里摆了三大桌酒席,请了亲朋邻里来庆贺。罗智的大学在邻省,不算远,名校;于景岚北上,自然也是名牌大学,只不过,很远。

而就是这年夏天啊,萧水光她做了一件蠢事。在那棵大槐树下,好多人喝醉了,水光好像也喝醉了,她紧紧捏着空的啤酒罐,看着身边的人都在祝贺他,然后站起来,说:“景岚,我喜欢你。”然后又轻声重复了一次,“我喜欢你。”

周围安静了许多,那个比她大三岁,那个比她高好多的男生,转过头看着她,他的眼睛是那么黑,那么沉静,一如他给她补习时那样,他的声音也一如往常,平缓而温和,他说:“水光,你喝醉了。”

我喝醉了?水光后来,跟大学的同学喝酒,可以以一敌三,他们说:“萧水光,女中豪杰,我他妈怎么就没见你醉过!”

于景岚啊,我从小就能喝酒,会喝酒,爱喝酒,你怎么会不知道?

萧妈妈尴尬地说:“小姑娘瞎闹腾呢,别理她别理她!”

长辈们都宽容地看着她。

小琴轻轻扯她的袖口,“怎么了啊水光?”

罗智望着她皱眉头。

没有人觉得这是好事情,有不当回事的,有不相信的,有闹腾的。

可水光还是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想,因为我比你小,你觉得不靠谱所以你不信,还是因为你不想接受所以选择忽视?其实,你只要随便给我一个理由,什么都好,只要别那么……忽视。

水光趴回桌子上,举了举啤酒罐,说:“妈妈,我喝醉了。”

萧妈妈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女儿的脸颊。

于景岚和罗智在九月初离开,水光去送了罗智,不为别的,她跟罗智关系本来就要比跟于景岚亲。

罗智趁他妈妈走开时跟她说:“水光,景岚他,不希望你影响学习,你……等考上大学了……”

水光说:“就算我谈恋爱,也不会影响学习。罗智,谢谢你的安慰。”

罗智叹了一声说:“叫声哥吧,我走得那才安慰!你从小到大都没叫过我哥。”

水光笑了,说:“罗智大哥,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日子不管你觉着累也好,惆怅也好,幸福也好,它都会按着它自己的脚步过去,不会因为你的心情而停顿一下。高二上来,第一次大型考试水光竟然惊人地考出了年级第三,茉莉姑娘斜了她一眼,说:“邪门!”

水光心想,邪门总比狗屎运好。

那一天,水光去找景琴,景琴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看到水光就上去拉着她,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着:“我第五啊,哥要不要奖励点啥呀?”

两人走到花台边坐着,水光仰头看大树下散落下来的光线,觉得大自然真是奇妙,然后她听到景琴说:“水光这次是第三名!强吧?”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水光却被这光线晃得眼花,她站起来说:“我回教室了,头晕啊。”

景琴“啊”了声,回过神来时水光已经跟她挥手道别。

水光隐隐听到小琴在跟电话里的人说:“水光头晕,回教室去了。”

这还真不是忽悠,真头晕。水光回教室就趴桌子上了,同桌推推她说:“咋了?都第一了还忧郁呢?”

水光侧头,“莉莉姑娘,我现在很伤心,再推我咬你了。”

汤茉莉又“切”了她一次,说:“咬不死你!”

某人……甘拜下风。

高二的暑假来得是特别快,去得是特别慢。

假期第一天,水光在家睡了足足二十个小时,起来吃中饭,难得军区休息而在家的父亲看到她,摇摇头对萧家妈妈说:“我家闺女啊就是太娇惯了。”

我不就实打实睡了一通懒觉吗,至于吗?水光腹诽。不过,萧爸爸作为一名从一秒钟里的表现都能看出效率、毅力的军人,她这睡懒觉的行为绝对是不合格的。

在父亲的高压下,水光匆匆吃完饭就跑到院子里了,看见于家的大门开着,昨晚上小琴还说明儿一早跟爸妈去爬山,这么快就回了?水光想着就过去了,先声夺人,“这么早就回来了,景……”那一个“琴”字在见到里面拿着水杯喝水的人后,微弱地改成了“岚”。

于景岚看到进来的人,也停了一下才说:“水光,好久不见了。”

“也就半年吧,还好还好。”水光看到于爸于妈他们还没回来,“呃,你吃饭了吗?”

“我刚到。”

水光说:“要不要去我家吃点,我爸爸妈妈都在。”

于景岚温声说:“不了,景琴他们应该快回来了,我刚跟他们打过电话。”

接下来该说啥呢?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

“哦,那我先回去了,景琴回来了我再过来吧。”

于景岚看了她一会儿,轻声说:“好。”

萧水光现在啊,特别怕夏天,怕暑假。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脑抽了,说“我喜欢你”,怕对方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两天罗智也回来了,那晚上水光听到大院里几位长辈坐着乘凉,说,一眨眼,四个孩子都长大了,真快啊。

是呀,真快。

可是,这假期却是那么慢。

于是水光去报了暑期散打班,水光六岁就一直被她父亲送去练武术防身术,那会儿家里贴的奖状大多是武术奖,因学习优异获表彰的没几张。到高中的时候萧妈妈终于忍不住朝萧爸嚷了:“你还真把我们闺女当男孩儿使了啊?!行了,打打踢踢的都别学了,赶紧学习,考不上大学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爷儿俩!”

萧家妈妈难得发威,一发威就威力十足,所以萧爸爸不得不下了放生令,还水光自由。

小时候水光也觉得苦,别家姑娘都练芭蕾、拉小提琴、练毛笔书画,她却是每天压腿踢腿,练拳扎马,痛啊累啊没少哭过,可两年下来好像也习惯了,虽然偶尔也觉得累,可没再为疼痛哭过。

有所成之后还觉得自己特牛特厉害,虽然是小身板儿,可要打架谁都打不过她,有男生欺负小琴,她能三两下把人摁地上了,不是比力气,是比技巧,感觉那种劲儿与生俱来。

不过进到高中后就完全安分读书了,不考上大学怕母亲大人伤心,而且她也确实有自己的目标,那目标太高,不努力不行。

水光第一天去散打班报道时竟然遇到了茉莉同学,两人迎面相见,后者“靠”了一声,水光“哎”了一声。

而那天之后,茉莉同学再也没敢在任何考试之后推水光、酸水光了,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暴力比道理更有效。

暑假慢慢悠悠地过着,而水光很忙,她忙着练散打,忙着为考进那所大学做准备。所以这一年的暑假,罗智经常跟于景岚抱怨说:“水光那丫头整天不见人影,用不用得着这么忙啊?”

景岚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书,眸光微微沉敛,有一些光亮从眼底轻轻掠过。

萧水光的高三,跟打仗一样,她朝靠近他的目标一步一步走着,即使他看不见,即使他不在意。

2006年的6月份,水光呕心沥血,奋笔疾书,在最后一场考试完后走出考场,仰头看着外面炙热的阳光。

她拿出手机,第一次,第一次拨了于景岚的电话。

那边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沉静的声音传来,他说:“水光。”

那一刻,水光觉得自己的眼睛红了,--湿--润润的。

“于景岚啊,我考完了。”

“嗯,我知道。”

“我……可不可以报你的学校?”

那边停了好久,他轻声说:“我等你。”

于景岚在2006年夏天过世,在回西安的飞机上,2006年6月的那一次航空事故报纸和新闻都进行了报道,最后相关部门将其归为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

萧水光看着那四个字,那四个字就让那个干净安静温柔的人,那个让她想念了那么多年的于景岚再也回不来了。

水光坐在床沿,那一夜无眠。

那晚的大院里,没有人睡着。

2006年9月份,萧水光到了这所北方的大学,她抬头看着他看过的这一片天空,说:“于景岚啊,你说会等我,我就来了。我守了诺言,可是你却没有。”

水光是一名出色的女生,就算在这所人才济济的大学里,也是很棒的。她的成绩一直很优异,她擅长很多东西,她会漂亮的武术,她甚至唱歌也很动听。所以萧水光有不少追求者,但她都拒绝了。据萧水光的室友说,水光有喜欢的人了,也是咱们学校的。水光有时候还会给她男友写信。

2007年的时候,水光养了一只牧羊犬,叫爱德华,征得宿管老师的同意,平时养在宿舍楼底楼的隔间里。室友们都喜欢爱德华,给它备的伙食比自己的还丰盛,抽空就带它出去散步,让无聊的大学生活不那么无聊。

2008年的春天,水光自觉状态越来越差。

她告诉自己,不要再踩着他的脚印走,不要再重复“他在等你”,萧水光,没有人在等你,没有人……

其实,她宁愿他永远高高在上,也不要她离他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水光说,我放你自由了。

那天,水光接到景琴的电话,电话里景琴说:哥哥的遗物里,有一封给你的信,也不算是信,我哥夹在他的书里,是书签。

水光: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景岚。

2005年夏。

水光哭得泣不成声。

章峥岚站在窗口,看着大学教学楼后方的花园中,那个女孩子坐在她经常坐的长木椅上,哭得伤心欲绝。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