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4章 谁在谁的回忆里

第4章 谁在谁的回忆里

章峥岚坐在窗口,晒着太阳,懒懒地眯着眼。他垂在凳子边儿的左手上夹着一根香烟,点着,偶尔凑到嘴边吸一口,很意兴阑珊很空很无聊的模样。

如果这场景换在冬日的午后,假期的家中,确实不错,问题是此刻他背后有一片人在打仗啊。

这技术室里的其他几名成员望着那窗口边的人不禁咬牙切齿深深腹诽,他们老大啊,完全没公德心,他们公司开得好好的,政府国企的单子都接不完,搞什么来大学技术支持啊?还连带帮他们开发,最关键的是——分成那么少,强烈怀疑他们头儿跟这所名牌大学的校长有--奸-情!大家一边意-yin-聊表慰藉,一边艰苦奋斗,终于其中一名成员扛不住了,哀号道:“老大,你快来救场啊,妈的,这系统有毛病啊有毛病!它能自己搞自爆啊!它怎么不自己搞自亵算了!”

“噗。”一批人笑出来。

章峥岚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扭回头看去,然后慢慢起身,将烟叼在嘴里,朝喊的人走过去,拍了那人的脑袋一下,说:“笨得像熊似的。”

阮旗心口在滴血,“老大……伤自尊了。”

“哦?你还有自尊啊?”章峥岚俯身瞄着屏幕,三秒钟后,他说,“重做吧。”

“啊?”阮旗惊诧。

章峥岚鄙视地说:“干吗这么看着我?都自爆了还怎么救?你真以为我是神哪?”

后面一大片人手上都有一秒钟的停顿,心里同时说:“我当你是魔。”

章峥岚在旁边烟灰缸里拧灭了烟头,大摇大摆地往门外走。

坐在最外围的姜大国嘿嘿笑,“老大,你要回家了?”

章峥岚手插口袋,“饿了,买东西吃去。”

背后一片鬼哭狼嚎。

章峥岚走出技术室,悠悠荡荡往楼下走。

他的“小毛驴”就停在门口的树下,章峥岚本质上是一个非常懒的人,他绝对是古龙小说里楚留香的现代版,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所以他喜欢开电瓶车,这喜欢是对比出来的,这其中包括了汽车要维修要保养要找车位要换挡,于是,“毛驴”成了他首选的座驾,电动,方便,还省油。

但有得必有失,这位当年的天才,在毕业之后创业发达,在本市最贵地段买了一幢别墅。在刚搬家前半个月骑电动车回家的时候,经常被小区保安拦下,以为是送外卖的。

章峥岚长得像送外卖的吗?当然不,章峥岚外表很端正,五官立体,身材健朗,偶尔英俊,这“偶尔”是当他西装革履、态度认真、对一件事情真正上心的时候,那气势,用他底下兄弟的话来说就是:不是人啊简直!

章峥岚拿钥匙发动了“毛驴”,轻巧地穿梭在这所名校的林荫道中,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学校里走动的人不多。

章峥岚是骑车也都能发发呆、眯眯眼的人,所以当他看到前方并排走着的两人之后,还若有所思地歪头时,这就很不可思议了。

他盯着慢慢接近的其中一道背影,超过,然后看着后视镜中慢慢远去的脸——那是他曾数次从窗口看到过的女孩子。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皱着眉头,他咂吧了下嘴,突然想抽烟。

章峥岚到了学校的超市,一进去就问:“老板,有烟不?”

收银台前的大婶打量了他半天,嘀咕了句:“现在的大学生啊。”然后指了方向,“那边柜子上有。”

章峥岚道了声谢,走到柜子旁拿了自己常抽的牌子,当他转身时又莫名想起了之前那一幕场景,觉得……忒闹心。

章峥岚去付了钱,走到超市门口,他看看天,然后靠在门边懒懒抽出一根烟,又慢悠悠地点上吸了起来。

后面大婶摇头,“小伙子啊,少抽点烟。”

章峥岚回首,“大姐,现在学习压力大,不抽不行啊。”

被叫大姐的大婶笑逐颜开,说:“这倒也是啊,现在的学生压力都挺大的。”

章峥岚跟大姐聊了会儿,阮旗电话过来,一上来就叫:“老大,出事了!”

章峥岚眼都没抬一下,“什么事?A3级别以下的自己搞定,这都搞不定就干脆自亵得了。”

阮旗很委屈,说:“老大,不是我,是大国,他手痒黑进了校长的电脑,那啥,刚好校长来找你……结果一目了然了,所以,呃,你赶紧来吧。”

章峥岚“靠”了一声,最后说:“我看你们是皮痒了。”

章峥岚拧熄了烟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刚抬头就看到刚才超过的那两个女孩子已经走到了这里。

萧水光戴着耳机,轻哼着歌儿,旁边林佳佳郁闷地说:“你说你,啊?大二学期都要末了,还不快整理复习大纲,大伙儿都指着复印你的呢。”

佳佳觉得最近她们的室宝萧水光同学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一向认真乖巧奋发向上的水光妹妹突然……讳莫如深,神游太虚,心术不正了!关键是你什么时候整理大纲啊?

水光拿下耳机,说:“在腹诽我什么呢?”

“哎哟喂。”林佳佳手捧心,“萧水光同学,我那是深深地被您折服呢。”

水光略沉吟,说:“是吗?来,折一下我看看。”

佳佳郁闷啊,“水光,你真的妖孽了。”

水光呵呵笑,“那是,收了一个鬼魂在心底呗。”

两人说着跟迎面走过来的人错身而过,萧水光的感觉一向很敏锐,在刚才走过那人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他的视线短暂地滑过她的脸,走开几米,水光才回头看去,佳佳问:“咋了?认识的?”

“不认识。”水光觉得奇怪,那人……对她不顺眼吗?为什么皱眉头?

章峥岚慢腾腾地回到技术室,最里面无意外地站着校长,章峥岚笑着朝那衣冠楚楚的领导走去,路过姜大国时拍了拍他后脑,用挺轻的声音说了一句:“一个个都蠢得要死。”

姜大国同志大受打击,一张国字脸瞬间蔫靡,阮旗趴在键盘上闷笑,章峥岚将手上的那盒烟朝他扔去,阮旗“哦哟”了一声,老板发话了:“今天把系统弄完,没弄完就加班。”阮旗“嗷”了一声,轰然倒地,坐阮旗隔壁的兄弟赶紧落井下石,“小旗啊,节哀顺变。”

“节你妹啊!”

校长看着这群人,不由摇头叹息,“你们也都算是名校毕业,怎么讲话……”

章峥岚笑道:“秦校长啊,怎么有空上来看看?”

说到这里,秦校长脸拉长了,语重心长开始说:“峥岚啊,我请你以及你公司的人过来帮忙啊,是要做点实质性的开发研究,不是让你们来瞎闹腾的。我们是百年名校,不比你在外面接触的公司,你必须要认真严格地对待。可你说你的手下,我进来,啊,在看毛片,年轻人看毛片是情有可原,但是,你在工作的场合,在大学里,这种行为是绝对要杜绝的。”

章峥岚眨巴了一下眼睛,回头望向阮旗,意思是“不是说黑了人家电脑吗?怎么成‘看毛片’了”。

阮旗也不解,看大国,大国茫然。

章峥岚心里又想骂人了,回头对秦校长笑道:“您说得对,这种行为绝对是不可取的。您放心吧,我一定严惩不贷,绝不会有下次。”然后为表可靠又加了一句,“我是您的学生,您还不信我吗?”

秦校长“呵”了一声,“就因为你是章峥岚,我才不能全信。”

章峥岚觉得伤心啊。

那天领导走时又说了句:“峥岚啊你是我接触到的最聪明的学生。”说完像是感伤似的摇了摇头。

这啥意思啊?章峥岚龇牙。

阮旗谄媚地靠过来,“老大,原来您也在这名校待过啊,我对你的崇拜之情泛滥犹如……”

“滚。”章峥岚按额头,然后回头问大国,“怎么回事,怎么成看毛片了?”

大国冤,“我是黑了他电脑啊,我……我点开的也是他电脑里的东西,谁知道是毛片啊?”还没放到关键地方没看出端倪来的人如是说。

“操!”这是两名黑客、两名天才编程师、一名使毒防毒高手以及章峥岚同时发出的声音。

章峥岚觉得今天有点没劲,决定早点走人,索性回去睡大觉。

当他走过一名黑客时,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停了停,“小张,女朋友啊?”

张宇回头,腼腆一笑,“哪能啊老大,是这学校论坛上的,这贴,各系系花点评,嘿嘿,这姑娘,据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我欣赏一下而已。”

章峥岚拍拍他肩,“欣赏完了,别忘了正事。”

“你放心,老大,一定按时搞定!”

这帮人玩归玩,能力效率绝对一等一,章峥岚也的确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不过,他又看了一眼那屏幕上的照片,以及照片下方一大片的优异奖项,能力特长,以及,“萧水光”。

那天,他知道了这多日来,自己一直在窗后看着的人,自己在路上多次遇到的人,叫萧水光。

那之后,又过了两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好比章峥岚,依然做着IT产业的工作,用专业的手腕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而萧水光,已经大学毕业,进入社会。

章峥岚的优点不多,缺点很多,好比,绝情、冷情、无情。他能在手底下一帮人呕心沥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赶任务时架起脚戴着耳机听音乐,再顺便懒洋洋地说一句:“姑娘们,速度点,嗯?”

几名高手硬生生被那声“嗯”恶心了半天,然后继续饮恨吐血地操作,外加十二分的幽怨仇视顶头上司!

章峥岚在众目睽睽之下咳了咳,起身说:“你们忙吧,我出去散散步。”其实是烟瘾犯了。

10月份的夜晚有点凉飕飕的,朦胧的路灯下还能看出有稀薄的雾气弥漫在空气里。章峥岚手插裤袋、慢条斯理地穿过街道,走到离自家公司不远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店里面除了两名在深夜聊着天打发时间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的顾客,章峥岚去柜台上挑了一包香烟和几罐咖啡,然后慢腾腾走回来,店门再一次打开,有人推门进来,章峥岚下意识抬头看一眼,那人裹着大衣,头发散着,神情有些困,面色很白。她慢慢走过他的身边,走到架子旁拿了两瓶纯净水和一大包饼干,然后到柜台前结账。

章峥岚停了一下,才走到她后面排着。店里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刷条码的声音。章峥岚无意地闻到她身上很清淡的香味,像一种水果,很淡,很清香。他看到她靠着柜台,头垂得很低,像要睡着了。

她付了钱,拎着袋子走出去。章峥岚看着关上的门,回头看服务员一一刷过他买的东西。他在便利店门口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呼出来,烟雾迷蒙了远处灯光下走着的背影,他心想,距离在那所大学见到她应该有两年多了吧。

这两年里,两个人可能一直在同一座城市里,竟也从来没有遇到过。

章峥岚吸了两口烟后,慢慢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最后消失在夜幕中。

萧水光很困,困得要死,她已经连着加两天班了,可就在她准备大睡一场的时候,罗智风尘仆仆跑来了这边,三更半夜将行李往她的客厅一扔,说:“萧水光,我失恋了。”

罗智在她房子里翻箱倒柜搜了一圈,最后说:“你这怎么水都没有?吃的也没有?”

水光刚回来,洗完澡后懒得烧水煮东西,就披了外套去附近的店里买,结果楼下常去的那家店关了门,只得多走了两条街。水光回去后听罗智心潮澎湃地讲了半小时他的爱情史,最后困得要死的某人倒沙发上睡着了,罗智大哥表示很受伤。

萧水光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有业务的时候会很忙,好比前两天,空的时候会很闲,好比现在。

水光趴在办公桌上剥了一颗硬糖塞-嘴巴里,然后跟罗智打电话,那边人声嘈杂,“宝贝啊,我在跟朋友的大哥喝酒,晚点再给你电话!”说着就挂了,水光想,好嘛,这城市他总共来过没超过四次,就有哥们一起喝酒了,强人。萧水光收了手机,也不再挂心人生地不熟的罗智大哥会不会无聊,会不会饿死了。

下班之后萧水光去超市买了一些吃的用的,因为塞-着耳机心不在焉,早了一站下了公车,懊恼之余往住处走,对面有人撞了她一下,害她抱着的水果散落在地。那人神色匆忙,对她连连抱歉,但看样子在赶时间,对方看了眼时间,又连道了两声歉,然后转身快步走了。

水光也不介意,她蹲下去捡起地上的苹果和橙子,一一放进塑料袋里,直到一只手帮着捡起远处遗落的最后一个苹果。萧水光抬起头,对面男人身形很高大,嘴上衔着一根烟,神情很淡漠。

水光接过他递过来的苹果,说了声“谢谢”。

那人从喉咙里“嗯”了一声,水光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到他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峥岚”,她起身拎着东西走开了。

阮旗笑眯眯地揽住章峥岚的肩说:“老大,拾金不昧啊!”章峥岚扯了扯嘴角,拿下他的手,说:“别动手动脚的。”

阮旗旁边的中年人笑着说:“峥岚,事项我跟阿旗谈好了,反正你们办事我放心!”然后看了看手表又说,“走吧,一起吃顿饭,让你公司里的员工也一道过去,算是提前庆贺。”

章峥岚笑道:“算了,还是把事情弄完了,大家再开香槟庆贺吧?”

中年人听他这么说,也就笑着说:“也行。”

送走大客户,晚上章峥岚被公司那帮小子拉去吃饭然后到酒吧喝酒,在一群人吵闹说笑的时候章老大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最后好多人都喝醉了,章老大不得不一一扛出去扔进出租车里。扛完最后一人他甩了甩手,挥走了出租车,点着烟退到后面的扶栏上靠着,慢慢吸了一口。

他还记得两年前的那一天,他刚完成大学的工作,收完工去常去的酒吧放松。他边喝着酒,边跟酒吧里熟悉的三教九流插科打诨,然后就看到了她——那个让他在那年不由自主地多留了心思记住了的女孩,彼时正喝醉了趴在吧台上。

她看起来并不像会只身跑来这种地方的人,可那时她身边并没有旁人陪伴。有小混混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她抬起头,眼神迷离。章峥岚一看就知道她喝的酒里肯定是被人下了药——长得漂亮,又是独自一人坐着,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没人动心思才有鬼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调酒师笑着问他:“是不是物色到新对象了?”

章峥岚笑笑,最后走到了那边,把那高瘦男人的手拿开,平淡道:“把她给我吧。”

男人转头见是他,退后一步,“岚哥?”说完痞气地笑了笑,走开了。

章峥岚把手上的烟放到嘴里,伸手将她扶起往外走。她含含糊糊地说难受,往他怀-里钻,在门口边的走道上,章峥岚扶正她,“别乱动。”

那女孩子看着他,眼神木木的愣愣的,里面好像有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说“难受”,说“为什么忘不掉”。

“你想忘掉什么?”

她没再说,软软地倒进他怀-里,他原本决定带她去医院,那种药吃下去危害说小不小,但他刚扶住她,却被她伸到后腰的手弄得全身一滞。

“你想我当君子就别再-撩-拨我。”

她不说话,在他怀-里颤-抖,她的手是冰的,可被它抚摸过的地方又似烧着了。

章峥岚把她的手拉出来,她现在没多少主观意识,而他不想乘人之危。

可是当她转过身用柔软的嘴唇吻上来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她嘴里有酒的味道,舌尖上也是,她喝的酒比他喝的要烈。章峥岚把她揽到有盆栽遮着的角落,着着实实地回应她。他发现自己很喜欢那味道,烈的,苦的,甜的。

她的手抓着他的背,章峥岚啧了一声,报复地咬了她一口,她吃痛,睁开眼,那双眼睛里迷迷茫茫水润一片,章峥岚发现自己那刻心如擂鼓,他低下头覆住她的嘴唇,唇舌交缠。

酒吧里嘈杂的音乐,酒精,随处可见相拥相吻的人,这一切都让章峥岚有一定程度上的松懈,而他也知道最主要的还是他对怀-里的人动情了。

或者说动心。

他在最后烧着的一刻推开她,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会后悔的。”

她的眼里有泪滑下,她说:“岚,你抱抱我吧,我难受……真的很难受……”

章峥岚后来知道自己沦陷得很糟。

他把她带到了更深的角落,无人可见。

他吻她,问她舒不舒服。她轻轻笑,章峥岚不知道那时自己眼里也充满了笑意。他轻柔地把她抱起一点,用手指在她身上制造热度。当两人终于又--湿--又热,他习惯在键盘上飞舞操作的两根修长手指退出她的身\_体,换做自己的-下-体慢慢侵入她。她唤了声疼,章峥岚停下来,他此时的额头都是汗水,他没想到她是第一次,咬着牙退出来,可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轻声唤道:“别……”

章峥岚心想此刻不管她眼里看到的是谁,他都不可能走了。他再一次抬起她的-臀-\_部,尝试着进入……两人-燥-热的身\_体相拥,交颈相缠,他感受到她的紧张和痛苦。

他在她耳边低声安慰,“疼的话咬住我。”

她确实咬了他,他的肩膀有血流下,而她的腿上也有血丝慢慢淌下,空气中有喘息,有情欲的气味,一波一波伴随着疼痛越来越浓重,久久不能消散……

章峥岚睁开眼,胸口起伏不定,他坐起身,发现腿间的濡--湿--,低咒了一声,抓乱了一头对于男人来说显得过于柔软的头发,他重新倒回床-上,望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嘴里又滑出一句:“Shit!”

章峥岚最后下床,拿了手机跟阮旗打电话。对面三更半夜接到电话,如果是别人肯定当场发火,但是没办法谁让他面对的是章老大,阮旗这东北爷们只能轻言细语地问:“老、老大,这么晚……有何贵干?”

“传点片子给我。”听不出什么情绪的低沉嗓音。

阮旗想,片子?什么片子?而他也口随心想地问了出来。

“A片,三级片,毛片。”对面的答复。

阮旗当即眼角抽了下,“老大,您半夜打我电话就是为了这?”

章峥岚没心情跟他多废话,只说:“开电脑传过来,我现在要。”

阮爷原本想回:用不用得着这么饥-渴啊?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敢说。

章峥岚坐在阳台上,望着远方天际慢慢泛红,椅子边烟头丢了一地。

两年前,是的,两年前,他第一次在酒吧里这么失控,在离后门不到十米的角落一晌贪欢。

当他离开她的身\_体,她像昏迷了又像是睡着了,瘫在他怀-里。两人的身上黏腻--湿--热,可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受,甚至后来很多晚上他只要想起当时那种温度就能用手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快乐。

他脱去外面的毛线衣替她擦去腿间的液体和血迹。她一直黏着他,嘴里喃喃地像在说着梦话。他扶高她一点,不让她下滑,她伸手抱他的腰,手划过他的后背让他心口一悸。

他放柔声音,“我抱你去车上。”

她很听话,让他抱起来。

那天他把她带回自己家里,她那种情形回学校自然不行。他把她抱到二楼的主卧室,拿了热毛巾帮她擦了一遍身\_体,他发现自己做这一切那么自然而然,甚至那一刻他并不带情欲,只是有些……有些温柔。他后来去浴室洗了澡,然后-上-床从她背后抱-住她。她身上的味道很淡,像是一种水果的香味,很干净,很甜。

隔天他醒过来时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他起身披了睡-衣慢慢走下楼,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人。

他之后去过学校几次,有一次在食堂,他坐在她跟她室友后面的位子上,听她室友说她有男朋友了,他点的那碗面一直没有吃,只点着一根烟吸着。校园里的纯真恋爱,而他是什么呢?只是一个一夜情对象罢了。

章峥岚到公司向来最晚,所以这天八点半不到当大国跨进公司大门看到里面的人时,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老大,你手表走快了?”

章老大坐在他的位子上,在玩游戏,而很快的敌对方的狙击手全军覆没,章峥岚回头懒懒说:“我帮你冲了几级。”

大国低头看游戏画面,欣喜若狂,“老大,你强,打了通宵吗?!太感动了!”

章峥岚起身,“两小时而已。”

大国对着老大的背影深深地折服。

章峥岚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坐在皮椅里,双脚架在台面上,左右看了看,办公桌上没有香烟,手在身上摸了一遍,只摸出一个空盒子,他有些扫兴地把烟盒捏成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

他知道自己现在有点不正常,很不正常。他以为那一晚并没有刻骨铭心,可事实上他记得两年前的很多细节,他记得她身上的味道,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记得那种心跳,只是,一直以为没那么严重……那现在算什么?再次遇到她,然后发现自己没忘记过她?章峥岚不免自嘲,他应该还没那么深情。

水光坐在拉面馆里等罗智过来,中午的时候罗大哥一通电话,说:“我起来了!宝贝,请我吃饭吧?”

昨天水光回家,快要睡着的时候才听到罗智归家,她摸手机看时间,零点过十分,不免感慨,罗智大哥比她这号在这里驻留四年的人还混得开。

萧水光点了面打算先吃,罗智从家里过来起码要二十分钟,再加上穿衣打扮,半小时跑不了。

水光一边拿手机看新闻,一边等面,直到前方阴影遮住光线,她刚抬起头就被人泼了一杯冷水。水光看清人后站起身,那人还要挥来一巴掌,她轻巧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淡淡道:“小姐,请自重。”

那打扮时尚面色阴沉的女-人冷笑,“你下贱地抢我男朋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自重’?!”说完狠狠甩开了水光的手。

水光抽了桌上的纸巾慢慢擦了擦脸,平静道:“我没抢你男朋友,你爱信不信。”

“你们都当我是傻瓜吗?我有的是证据!”那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扔在桌面上。

水光瞟了一眼,不禁皱眉,第一张就是她跟一个男人并肩走进酒店。水光现在看到这男的就头疼,她上次去饭店跟他谈完公事后,他图谋不轨,她顺手把他的手弄脱臼了,之后此男一直在外造谣,毁她的名声,以至于他女朋友不止一次去她公司找茬,也幸亏公司里的保安尽职,对方没骂两句就已经被送出去,没有对她造成太多不便,但水光知道部门里的人或多或少有在背后非议她。

水光突然有些倦,她说:“我没有,更没兴趣掺和别人的事,所以也请你适可而止。”看到餐厅里不少人注视着这一幕,水光不想在此多留,可对方显然还不死心,冷嗤道:“婊子还想立牌坊呢!”

水光觉得跟这类人完全沟通不了,索性走人,可刚转身就被那个叫孙芝萍的女-人抓了手——其实并没抓住,水光灵巧地挣脱-了。一直站在孙芝萍身后被叫来助威的男人这时候走上前想擒牢水光,却被水光一记反手扣住了手臂,而人也被压在了桌沿,速度很快,甚至在场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那一套流利的动作。

很多人没看清楚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坐在离那桌不远的张宇就目睹了这一切,而且是清晰地目睹了。

张宇之前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女的怎么有点眼熟,现在总算想起来了,当年他们公司接了一所大学的单子,他逛校园论坛时就留意过这系花了,能文能武。确实是武,中国正宗的武术。她照片下的奖项数不胜数,让他头一次觉得漂亮的姑娘再加上一些盖世豪侠的功夫,连他这男生都不禁崇拜了。

而此刻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女孩子的真正身手,很帅。

张宇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突然“啊”了一声:“对了!新游戏的宣传!”

张宇回神,刚站起身就看到那系花已经松了擒拿术,人也朝门口走去,他二话不说追上去。

在结账台边追到她,他刚要伸手拍她肩膀,对方却像先一步感知到了他的举动,转过头来,那一刻张宇竟然退了一步,她表情很淡,却莫名有一股冷凝之色。

“小姐,我……”张宇拿出名片,递过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身手很棒,我想跟你合作,哦不,是我们公司想跟你合作,是关于游戏的……”

水光没有接名片,只说:“我没有兴趣。”

张宇向来不是轻易投降的主,更何况今天难得有点思路开窍的感觉,怎么着也不会放弃,“小姐,我真的是极有诚意想与你谈谈。”他硬是把名片塞-到了她手上,轻轻一笑,“请务必与我联系。”说完他先一步把钱放在了结账台上,“第十桌,不用找了。”说完推门走了。

水光看着手里的名片,摇头,把它随手放在了柜台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她之前吃饭那桌边上的两人面色难看。

水光刚出餐厅就看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罗智。

两人之后去了附近的公园,吃的是外带汉堡。

罗智挺郁闷的,说:“姑娘啊,我千里迢迢过来你就请我吃汉堡?”

水光吸着橙汁,看着前方草坪上玩耍的孩子,以及陪在孩子边上的家长。

“罗智,你有梦到过他吗?”

罗智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明白她说的“他”是谁之后,笑了笑,很淡,“我说没有你信不?”

水光微笑,“我没有。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我这里……”她轻轻按着心口的地方,“这里每天都难受得要命……每天,每天想的都是那一个名字,那个人。为什么梦里面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你说……是不是他不想来见我?”

罗智看着她,心疼地摸她的头,“傻瓜,景岚他怎么可能不想见你,他最想见的就是你。”

水光想哭了,所以她用手盖住了眼睛,轻声说:“哥哥,我觉得我过得很糟糕,你看到我这样……我这样子……你一定很失望……”

“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我跟在你们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有追逐的目标,有憧憬,那么多年,都在憧憬,我甚至想就算不能与他并肩一起走,只要能看着他,那么我也觉得……可是……后来,我没了目标,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罗智将身边的女孩揽进怀-里。

水光难受,她的青春只因为那一个人而美丽过,奋斗过,充实过,可那人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哥哥……我该怎么办?”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