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负责的演戏

负责的演戏

负责,还是付钱

  秋天五湖的风景板美,丛丛芦苇绽开白色的芦花,随风柔柔的飘起。一湖澄碧的湖面映着阳光像飞舞看成群金色翅膀的蝶儿,美不胜收。湖心的三座岛屿绿意盎然中夹杂着红枫黄叶,五彩斑澜。

  大船扬起白帆缓缓驶向远方。

  小虾眯缝着眼睛盯着这条船,眉梢轻挑,惊诧的看向船尾。

  芦苇丛中似射出了一条抓索。一人潜于水下,顺索紧跟着大船。一道白色的水线在船尾后划过,像鱼在水里轻摆鱼尾划出一道涟漪。那人动作很快,顷刻间已附在船尾上。湖面恢复了平静,像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她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小虾回头,看到那群穿箭袖紧身衣的人,她静静的说:“小姐在船上.跟上去。通知大总管调船入湖。”

  朱府里的护卫们对她一揖首,匆匆的追了过去。小虾这时才偏过头,望向抓索射出的方向。

  她才迈开脚步,芦苇丛中传出话来:“我们并无恶意,只为保护朱小姐而来”

  o

  小虾想起先于朱府护卫们到达前屋檐上的四个灰衣刀客,她停住飘步问道:“你们是何人?”

  “恕不方便透露身份。都为同一个目标而己。姑娘的人也缀着大船,希望到时联手能将朱小姐救出。告辞。”芦苇中的声音渐远,给小虾留下了一个谜。

  她记得青衫贵公子的话,不敢离开,心里烦躁之余又想起那个闯进柳林扔下消息机关布置图的人。会是什么人要争着保护小姐?小虾轻咬着唇满脸疑惑。

  仿佛门外就是苏州城最繁华的闾门。仿佛自一街脂粉香中走过,入目皆是红袖招。那些脆生生的,娇滴滴的柔媚声音一个劲儿的往耳朵中里转。没见过世面的不弃想睁开眼,无奈眼皮儿沉重,鼻腔里哼出一丝呻吟。

  那些声音在这霎那飘得远了,像是先前有人打开了一道门,放进来声音,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她嗅到了一阵香。这股香味把不弃带回到了遥远的那一个世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睁开眼睛还是继续作梦。

  这是熏衣草的香味。不弃很久很久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她又回去了吗?回到那个低矮的二屋的红砖墙住宅区,懒洋洋被楼下的噪音吵醒。风箱大排扇发出嗡嗡声,底楼商铺里卖奶汤面的,卖包子油条白粥的,卖羊肉汤小炒盒饭的临近中午时分最热闹。

  “作死了!今天不收拾她,生意没法做了!”

  隐约又听到一声尖锐的骂声。不弃笑了笑,卖奶汤面的陈大姐又骂闺女偷了面钱去泡吧了。她闭着眼睛撑了个懒腰。伸出的手被握住了,随即耳侧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小姐醒了?”

  瞬间,所有的那些声音都似消失了。不弃一凛,像鬼附身似的眼皮倏的睁开,瞪圆。

  灯光柔和明亮却不刺眼。足以让她看清楚。

  她窝在柔软无比,宽大无比的床上。这张床比朱八太爷那张像箱子一样以雕花木板四面围合的床还要大。

  四周密密垂着半透明的白色轻纱,她身上盖着床青缎面绣花鸟的薄被。不弃呆呆的转过脑袋,看到一个年轻公子半撑着头温柔的看着她。

  他的眉长得很秀气,像一片柳叶,唇很薄,微微向上翘,像随时都在笑。他穿着件紫红色的宽袍,腰带松松的打了个结,自脖子到腰露出一大片V型的肌肤。眼底眉梢风情万种。

  风情万种……她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白色的中衣,发髻自然是散了,长发披散。不弃打了个寒战,啊的尖叫一声自床上跳了起来。顺手捞起颈下的瓷枕朝身侧那个年轻公子砸过去。

  “救命啊!救命——”

  那公子似吓了一跳,用手挡了一记,摸着胳膊委屈的喊道:“小姐梦魇了n巴!我是咋晚侍候你的人啊!”

  侍候?不弃心里惊惧到了极点。几乎用尽金身力气挥动着手里的瓷枕,没头没脑的啊啊叫着往下砸。

  他躲闪了几下,满脸无奈的伸手抓住瓷枕,轻咬了咬唇低声说道:“小姐喜欢的话,可以用……鞭子!”

  天雷轰隆隆落下,不弃当场石化。

  她眼睁睁的瞧见他取走了自己手中的瓷枕,耳中嗡鸣声大作。看到年轻公子不知从哪儿翻出一条鞭子出来。她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床上,身体往后缩,直抵到了墙壁。半n向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咋晚…

  …侍候我?”

  “小姐都忘了?昨晚咱俩……小姐很喜欢……唉!”他幽怨的叹了口气.垂下了限眸。

  “我的衣裳呢?!”不弃神情慌乱叫道。

  那公子又怨怨的瞟了她一眼,垂头掀开了轻纱帏帐。这瞬间不弃眨了眨眼,盯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只瞬间又堆出要哭出声来的表情。

  昨晚,她可没失忆。不就是被个青衫人掳了,然后晕了。难不成他还敢说她强暴了他?

  轻纱拂开,她看到装饰华丽的房间。糊了天柳画着花样繁复的藻井。一排雕花木窗透着漆黑的天光,真是晚上了。

  那公子捧着叠得整齐的衣裙放在床头,温温柔柔的说道:“热水已备好了。”

  备你个头!不弃心里暗骂,一把扯过衣裙尖叫道:“滚出去!”

  那公子一怔,又是一声轻叹,离开了床边。

  不弃迅速的穿好衣裙,她已经注意到自己并无半点异样。心里冷笑,仔细回-k着青衫的声音。眼珠一转,背靠着墙坐着,放声大哭。

  轻纱帐外,东方炻张大了嘴无声的笑,满脸得意,嘴里却惶急的说道:“小姐怎么了?”

  “滚开!”一只瓷枕自纱帐里扔出来。

  他偏开头任瓷枕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耸了耸肩悠然端起一杯茶吹了吹惬意的抿了口。

  纱r|,l之里不弃的哭声越来越大,杂夹着几分绝望:“叫我怎么办!我不活了!”她猛然自床上跳下来,光着飘掩面就往外跑。

  东方炻抢前一步拦在了她面前,哀哀的说道:“小姐息怒!小姐这样走了,妈妈会打死我的!”

  不弃机灵灵打了个冷战,抬腿狠狠的踢下。她满脸是泪尖叫道:“滚 ”

  她发了狠,腩,踢不算,对着他狠狠的扇下。她就不信,这人能装着挨她的耳剖子。果然,他握住了她的手,顺势拉她入怀抱住了她,越发的无耻:“我不走,小姐昨晚说了喜欢我,要赎我回家。我,我是小姐的人了,小姐要对我负责!”

  不弃气极反笑,你是我的人?你是我的人?她大喝一声: “大胆!放手!”

  东方炻一愣,松开手,委委屈屈的垂看头道:“原来世间皆是薄情人。”

  不弃胳膊冷出一片鸡皮疙瘩。似被他的话怔住,良久才张惶地说道:“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头发散乱,捂着脸只知道哭。

  东方炻半蹲下身体,头轻轻搁在她膝上道:“小姐不必为难。我不过是个小倌,不会让小姐负责的。”

  不弃边哭边瞟着桌上的茶盏,眼睛一眯顺手端起来便悉数全泼在他头上。这时,东方炻抬起了头,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轻轻取走了茶盏,眼睛里满是遗憾:“揍人泼茶装着疯收拾我,我不干。”

  他伸手扯起不弃往床上一掉,俯身撑在她上方,低下头,薄唇微张邪邪地笑道:“差点真被你骗过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弃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莫若菲。他离她很近,她看清楚他眼中的神色,像是初学着捉耗子的猫,对爪子里的老鼠好奇,拔拉着玩。她依然一副害怕的模样,颤颤兢兢的看着他。嚅嗫着说: “别,别杀我!我听出你的声音来了,咋天是你掳了我。”

  “哈哈!”东方炻忍俊不禁放声大笑,扭了扭不弃的脸道, “小骗子!别装了。”

  不弃气恼的转开了头。

  他认真的看着她道:“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你的衣裳穿得太整齐,你踢我时眼里可没有害怕,只有恨。恨不得踹死我的恨!呵呵!”

  他得意的笑着,不弃困在他身下心里大怒,张嘴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

  东方炻眼里闪过一丝古怪,良久才道:“先喷我一脸血,又吐我口水。朱小姐的胆子大得很嘛,我趴你膝盖上时你为什么吓得腿哆嗦?”

  她什么时候喷他一脸血了?不弃冷笑道:“你有唾面自干的厚脸皮,我可没有收男面首的兴趣。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掳了我总有目的,麻烦你起来说话。免得我再吐你一脸口水!”

  东方炻微皱了下眉,好奇的说道:“为何不害怕?”

  不弃呸了声,不回答。

  东方炻叹了口气道:“你说原因,我就放了你。”

  不弃哼了声道:“要杀我还需要留到现在?劫财劫色报复朱家你选一条理由口巴!”

  东方炻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弃道:“朱家有钱,我还没放在心上。报复么,少爷没心情。劫色么,我听到那个酸才夸你就浑身肉麻。”

  不弃坐起身盯着他道:“你掳我干什么?就为了我在酒楼多说了几句?”

  东方炻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睁开眼时,眼睛会有多漂亮!”

  不弃瞪圆了眼睛道:“现在你看到了?我可以走了?”

  “陪我三天,三天后我送你回家。”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人怎么这么古怪?不弃心头却是放松了,疑惑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东方炻。日出东方的东方,火山爆发喷出的石头。记清楚,别忘了。”东方炻温温柔柔的说道。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