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婚约与决定

婚约与决定

东方炻离开了房间,不多会儿,有两个、r鬟捧了洗脸水进来侍候。口风却很紧,任不弃怎么逗她们说话,只是一味的摇头。

  不弃对这个神秘的年轻公子更为好奇。收拾停当之后,、r鬟行了礼退下了。

  门也未锁上,她便迈步走了出去。

  门外是个平台,房屋建在山间,山风吹起不弃的长裙。她抬头望向天空,北斗星的水勺清晰可辨。她默默的计算看方位。屋檐下挂着灯笼,眼角余风扫过,四周安安静静。

  她慢吞吞的走向平台的边缘,下方隐约能看到白墙黑檐。这里像是座建在山上的庄园。她回过头,发现自己住的这间屋处于庄园的边缘,是个独立的跨院。

  不远处能看到别的屋含檐下的灯。

  不弃禁不住好奇的想,难道这里真的没有守卫?东方炻根本不怕她逃走?她转念又想,他是不是觉得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姑娘是不敢跑进山的?可惜,他不知道她本来就是在药灵镇那片山上长大的孩子。可不是普通的大家千金。

  她怔怔的站着,始终想不出东方炻的来历。

  夜渐深,两点灯笼移近,那两个、r裳端了夜宵前来,福了福道:“少爷请小姐早些歇着,明日再来陪小姐”。

  不弃听了这话不由得眉开眼笑,喝了碗粥随口问道:“明天陪我去哪儿玩?”

  “洞庭西山风景很美的。”一个丫鬟脱口说道。旁边另一个丫鬟白了她一眼。两人等不弃吃完,收拾了碗筷又走了。

  这里是洞庭西山?常道西山有七十二峰,风景独特,秀美异常。只是离苏州府远了。小虾能找到她吗?

  窗外闪过道黑影,一个蒙面人推开门闯了进来。不弃张嘴欲喊,来人比了个手势道:“我是来救你的。”

  不弃一愣。来人眼中闪过机警与焦虑急声说道:“小姐快随我们离开。”

  她犹豫了下道:“你是什么人?”

  来人眉心皱了皱,低声道:“小姐不必多疑。在下绝无恶意。”

  难道不是朱府的人?该跟他们走还是该留下?来人手掌摊开,露出枚莲花铜钱。不弃浑身一震,伸手将那枚铜钱紧紧谍在手心,咬紧了唇忍住心里的激动。

  见她相信,来人也不多说拉了她就走。

  才出房门,便看到酒楼上的那个黑衣中年人抱剑拦在外面,东方炻换了身黑色的宽袍,衣襟领口以银线绣了花,在淡淡的星光下显得华丽异常。山风吹起他的衣襟,他偏过头笑道:“能找到这里,身手不错。黑凤,留下。”

  蒙面人一咬牙放开不弃的手,长刀挥出,卷起一片雪亮的刀光。

  纵是不弃不会武功,也瞧出蒙面人不是黑凤的对手,铜钱硌在掌心,她不想让陈煜的人死在山上。不弃尖叫道:“别杀他!我不走了!”

  东方炻扬了扬眉朗声笑了起来,随着笑声,黑凤的剑已压在蒙面人的脖子上。

  那蒙面人看了她一眼,头猛然在剑锋上一抹,干净利落的自尽。

  东方炻皱了皱眉道:“死士?”

  他就死了?不弃机械地回头望向东方炻怒气突然发作,奔得两步拾起地上的长刀对着东方炻冲了过去。

  他攥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叫她拿捏不住弃了那把刀,皱眉道:“是他自己寻死!我可没杀他。”

  “就是你!你就是凶手!刚才还好好的,转眼一条命就没了!”不弃难过的放声大哭。她对着东方炻一阵拳打飘踢。

  手上的莲花铜钱叮当掉落在地上,顺着平台滚开,正落在黑凤飘下。他拾起那枚铜钱看了看道:“少爷,是莲衣客。”

  三字入耳,不弃浑身一颤,扭过头便要去抢那枚铜钱。

  东方炻眉捎扬起将她箍进了怀里,下巴搁在她肩上,在她耳旁低声笑道:“告诉我,你几时认识了莲衣客?”

  他的声音很轻,热热的气息喷在不弃耳侧。她闭紧了嘴,只望着黑凤手里的铜钱不吭声。

  “你喜欢他?那个江湖中最神秘的独行侠?”

  得不到答案,东方炻也不着恼,对黑凤说道:“把话传出去,说朱府孙小姐在洞庭西山。要救她就找莲衣客来!给我布下十道埋伏。我就看看这个独行侠一个人能闯过一百八十张硬弩不!或者他一个人能斗得过一百名好手!等擒了他,我想你会告诉我!”

  不弃骇得浑身冰凉,尖叫道:“不关他的事,你别再杀人了!”

  东方炻扳过她的脸,盯看她又问了一遍: “你这么紧张他?”

  不弃倔强的望着他,突然开口道:“我喜不喜他不关你的事!他比你强百倍强千倍。你可以设埋伏,你有胆和他单打独斗吗?”

  东方炻轻笑道:“有趣。本来是偷跑出来看看你,结果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我原本不想娶个黄毛丫头,听那酸才把你夸成仙女似的,便想噍噍你睁开眼睛来是不是真有那么美。没想到未过门的老婆要给我弄顶绿帽子戴。”

  一桶凉水泼下来,不弃浑身凉到底。她呆呆的看着他,仇人原来就在眼前!

  他微微偏着头,檐下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薄唇抿出一丝邪魅的笑。不弃打了个寒战喃喃说道:“朱府欠的是你的银子?”

  东方炻呵呵笑了起来:“是呀。我本来打定主意如果看不上你,我就帮着你攒够银子还债,现在么,嘿嘿,你趁早打消还银子的念头!少爷我决定两年后娶你了。你放弃莲衣客吧,他有我长得好看吗?有我武功好吗?比我有钱吗?以我的武功人品才气,你嫁了我就不用还天价银子,还能得到一笔天价嫁妆。”

  不弃脑中瞬间想起了九叔,想起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母亲薛菲。眼里怒火熊熊燃烧,呸了声骂道:“欠你家的银子,我还得起。你们家欠朱府两条人命,你还想下聘娶我?别作梦了!你有钱,有钱你能让他们都活过来?!你敢抬花轿来,我用银子砸死你!”

  东方炻低头看她,似乎不明白她哪来的胆气,片刻后恍然大悟道:“有了莲衣客撑腰,以为他可以替你出头是吧?银子么,我保证朱府两年后还不出来。莲衣客么?他一定会死在我手上。”

  “我会还你家的银子。你长得飞沙走石鬼斧神工的,做事神神叨叨的。你的武功么,在他手上过不了三招。你的钱臭得很,他不屑和你比。”

  东方炻放声大笑,似在笑她不自量力。他脸上涌起浓浓的兴趣,凑近了不弃说道:“想和我打赌么?两年后你凑不够那么多银子。就算莲衣客来,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想赖婚我就告上衙门去。”

  不弃硬着头皮道:“赌就赌,你送我回去。两年后我一定会还清你家的银子! ”

  “虽然你现在激我,我也一样会送你回去。你不要把朱九华和薛菲的死算在我头上。当年朱府背信弃叉,死了一双儿女是咎由自取!朱珠?朱府的宝珠?唯一的继承人?呵呵,我倒想看看,两年后的你拿不出银子时,会不会又玩一招逃婚!”

  不弃气得胸口起伏不平,恨不得一刀宰了他。

  东方炻轻浮一笑:“瞪着我,我也不会少两根头发。动手只有我占便宜。你对着我最多吐吐口水扮泼妇罢了!”

  不弃本还没想到这个,听他说的嚣张气直往上涌,深吸口气张嘴就吐在他脸上。

  东方炻没想到她还真敢吐,伸抹去脸上的口水无耻的说道:“口水也是香的!少爷我本来就担心娶个木头,你这性子很对我的胃口。记住了,两年后的八月十五见。我若是你,就识实务不开口了,免得我现在改了主意不放你走。”

  他揽住她自庄园屋檐上掠过,进马厩解了匹马,带着不弃直奔下山。

  山下一池平湖中停着艘船,东方炻送她上了船,在她颊边亲了口道:“如果朱府的生意今年在亏本,千万别乱想,一定是少爷我动的手飘。回府吧!我这两年无事正好找莲衣客玩玩。”

  他慢吞吞的下了船,潇洒上马冲她挥了挥手道:“回去吧,估计朱八太爷已急荤头了。哈哈!”

  马带着他消失在山间,嚣张放肆的笑声刺激着不弃的耳朵。她瘫坐在甲板上,拍着胸口,眼里一片忧色。

  陈煜看来是知道她在朱府了。他为什么现在没来找她?在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船缓缓开动,渐渐驶离了洞庭西山。

  远处的那片山影像她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大。这一趟居然让她见到了神秘人的后代。他真的会拦着朱府赚钱吗?她又该怎么办?

  不弃呆呆的坐着,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天边亮起鱼肚白时,船已驶回了太湖。湖上有无数条船,看到这条船时,几条小船驶近,两船相距不远时,有人喝道: “船主是谁!”

  不弃迷迷糊糊的被惊醒,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甲板上睡着了。她环顾四周,船上竞似没有人似的。

  她站起身来,听到小船上一阵欢呼。一朵灿烂的烟花在空中爆开,不多会儿,便有几条大船驶过来。

  小船上的人已用竹镰钧住船舷翻了上来,围住她恭敬的说道:“小姐无事吧? ”

  不弃有些茫然的摇摇头,看到有人进船去搜,片刻后出来说道:“船上无人“

  o

  大船驶近,船头站着大总管朱福和三总管朱寿,看到不弃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先回府。对了,小虾是不是还呆在湖边?叫她回去。我困了,回府再说。”不弃止住两位总管继续询问,她苦笑道,难不成,那个东方炻还会留在山上庄院等人去找他?

  众人拥着她回了朱府,朱八太爷不顾众人在场,上前将她搂进了怀里。不弃心里一暖,拍着朱八太爷的背轻声说道:“我没有事,掳我的人是莲衣客。”

  朱八太爷惊了一跳。江湖独行侠莲衣客为什么要掳走她?又毫发无伤的送回来?他眼中涌出怀疑,却理所当然的跳了起来,指着几位总管一通臭骂。不外又是说他们笨,连孙小姐的安全都保证不了。

  又指着堂前一众护卫臭骂,骂他们这么多人都拦不住对方。

  朱寿忍不住说道:“莲衣客武功高强,但江湖传言他是个独行大侠。从不为非作歹。他为什么要掳走孙小姐?”

  堂前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望着不弃希望她能多说点什么。

  不弃打了个呵欠,满脸无辜地说道: “我哪知道啊,4下都4下死了。只知道他说他是莲衣客。没准儿是有人冒名顶替呢?不过,这么高的武功,没准儿就是他”

  o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一个答案。

  不弃看了看朱八太爷,又打了个呵欠道: “我困了,睡一觉没准儿能想起点什么线索来!”

  甜儿杏儿陪着回去,进了静心堂,不弃便看到小虾跪在院子里。她轻叹了口气,这事能怪小虾吗?自己就算不走进酒楼,东方炻也有本事找到她的。

  “小虾,你起来吧。这事不怪你。”

  小虾低垂着头道:“是我不该出手。没有护在小姐身边。”

  如果不是她替元崇挡下黑凤那一招,如果她一直陪在不弃身边,她会那么轻易的被掳走?小虾轻咬着唇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弃叹了口气道:“你起来吧。我有事交你去做。跪得没了力气,怎么做事? ”

  小虾愣了愣,干脆的站起身来。

  不弃轻声说:“与酒楼上的事情无关。你不是说曾经有个人闯进柳林里,给了你一卷机关消息图吗?我要你做的事情有两件,一是照图布机关。”

  “是!”

  小虾等着不弃继续说第二件事。等了半晌不见她开口,小虾疑惑的抬起头来。

  秋天的朝阳洒下来,不弃站在院子里昧着眼睛看檐下的太阳花。已是秋天,那些太阳花早已过了花期,只剩下绿色肥:i士的短茎在檐缝中长着。黑瓦之间像镶着绿茸茸的花边,煞是好看。

  不弃看了很久,看得眼睛发酸。她一低头,一滴泪吧嗒掉落在青石板地上,泅开了一团水迹。

  院子里安安静静,她低声说:“悬赏一万两银子,要莲衣客的命。”

  啊?小虾怀疑自己听错了耳朵。她试探地问道:“小姐是说,咋天在酒楼里掳走小姐的人是莲衣客?好象……”

  不弃深吸口气打断了她的怀疑:“我现在想清楚了,肯定是他。传出话去,我要莲衣客的命。”

  小虾压下心里的疑虑应下。酒楼中的那人和那晚见到的莲衣客给她的感觉如此不同。为什么小姐要咬定是莲衣客?

  不弃平静的上楼。如果重金可以给莲衣客带来麻烦,至少胨煜在短时间内不会再以莲衣客的身份出现。

  没有人知道东平那王是莲衣客。东方炻也找不到他。胸口涌出阵阵酸痛,她按着好一会儿,才将那阵不适压下去。她抬起头想,她不在乎陈煜会怎么想,她不在乎!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