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嚣张的东方炻

嚣张的东方炻

朱八太爷决定单刀赴会。

  一众人等心里痒痒,渝谕地跟了过去。

  江南的府邸不像北方的四合大宅院。正厅四周空旷宽敞。绕过倒厦进了门楼后,一方四合的天井。正厅与周围的厢房相连,二楼之上呈现走马转角楼的格局。隐在二楼的厢房中,可以透过雕花窗户看到正厅。而正厅里的人却看不到厢房里的情形。

  不弃小虾和几位总管就躲在正对正厅的二楼厢房上。透过二楼的雕花窗子对正厅虎视眈眈。

  东方炻穿了件碧柳色的长袍,外面套了件细沙罩衫,显出一份清贵气质。他稳坐在镶汉白玉红木雕花椅上,双手扶膝,坐得规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斯文二K生。

  他身边带着两名清秀的小厮,捧着礼单垂手肃立在他身后。

  大总管朱福啧啧说道:“当初若是这样的人来娶小姐,老太爷和九少爷也不会反对。”

  不弃白了他一眼道:“眼睛一闭都是……美男。长得好不见得人好”

  o

  朱福轻咳了声,闭上了嘴。

  朱八太爷足足拖了半盏茶的时间才慢吞吞笑咪咪走进正厅。东方炻站起深揖一躬,恭敬有礼的说道:“晚辈见过老太爷。”

  朱八太爷笑呵呵的说道:“坐!看茶!”

  没见东方炻示意,他身后的小厮就把礼单呈上,又退回去站好。

  朱寿和朱喜同时低呼了声:“好厚的礼单!挺诚心的。”

  不弃一脚踩在朱寿脚上压低声音吼道:“礼厚?他顶着朱记做生意,这才是送咱们的厚礼!”

  这两人也不吭声了。

  朱八太爷坐了,清了清嗓子道:“听说东方兄弟家的东记在苏州府生意做得不错。今天来有何事?”

  东方炻大吹一通朱府是商界翘楚一类的客套话后,微笑着直入主题:“很多年前,祖上和朱府结下了善缘。到了爷爷那一辈,出了点小误会。爷爷郁郁寡欢,做晚辈的无论如何也要将这点小误会化解开。晚辈今年十七,尚未定亲,也无妾室。心甘情愿等朱小姐两年,与她结百年之好,共续两家情谊。”

  朱八太爷心里暗叹,这厮果然是有备而来。话说得漂亮,结善缘,小误会。

  只可惜他的一双儿女为这段善缘和小误会丢了性命。

  他忘不了薛家庄挺着肚子奄奄一息的女儿,忘不了带着不弃乞讨躲藏最后死得凄凉无比的儿子。这个东方炻虽然不是当年来下聘的有着妻妾的老怪物,他条件再好,他怎么肯让不弃嫁给他?朱八太爷嘴角一阵抽搐。茶杯重重搁下,瞪眼吹胡子当场翻了脸:“两年后来收银子!我孙女是不会嫁给你的!”

  东方炻并不恼,笑咪咪的说道:“朱府的田产商铺包括这座老宅,全卖了也不值三千万两。更何况,”他温和的笑道, “朱珠就是花不弃,花不弃就是朱殊。前年冬天七王爷遍寻西州府终于找到了她,去年家里确认她的身份后,祖父就决定让我娶她。所以,为了避免朱府两年后能还得起那笔欠银。今年春天内库开标时,家里就使了点小手段,让朱府花了五百四十万两银子夺得了官银流通权。

  内库的官银如果不遇战争,每年会有七八百万两存在钱庄不会提走,老太爷敢接她回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只不过,这办法是晚辈家中的长辈们想到的。所以,朱府敢动内库官银,消息就会马上传到皇上耳中。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老太爷可以打消挪用内库官银的念头了。”

  朱八太爷心里一惊,笑容抖了抖,勉强还挂在脸上:“老夫压根就没想过要挪用内库官银。开钱庄有了’声银流通权,可以让朱府的四海钱庄多吸纳存银。你家的长辈们太小看朱府了。朱府可是江南首富。”

  话说得如此自信,朱八太爷心里却在惨叫。他想起柳明月声称要找莫府报仇,念在她是薛家庄仅存的血脉,又想到内库的官银,这才答应去争。小手段…

  …叫朱府给皇上送了五百四十万两现银,挖了一大块内走,还叫小手段?

  他开始同情不弃了。

  东方炻听到江南首富四字,眼里掠过一丝讥讽。没有他家当初出手相助,朱七爷没准在流放途中就死了,你朱八太爷在哪儿都还不知道呢。他温和的点醒朱八太爷:“朱府生生往内库填了五百多万两银子,莫府方回钱庄休养生息一年后会在明年抢回官银流通权。明年朱府在内库中败给莫府,钱庄生意会一落千丈。

  再塞几百万两银子进去,朱府上哪几去筹一千七八万两银子?当初白纸黑字写得分明,朱府又想赖帐逃婚的话,晚辈家中的长辈们一生气,二11孚事情传扬开去,江南朱府会声败名裂,百年世家将毁于一旦。老太爷顾及孙女,就不顾及朱氏家族的上千族人?”

  朱八太爷的脸越涨越红,终于像个皮球似的瘪了下去。

  这时,东方炻走上前去附耳对朱八太爷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在朱八太爷蓦得瞪回眼睛胡子颤抖的情形下拱手告辞。

  太阳照在正厅外的天井中,东方炻走出正厅后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他走到厢房楼下,扬起脸对着二楼高声喊道:“老太爷被我说服了!两年后我来娶你,你现在可以绣嫁衣了!”

  嚣张,他妈的真嚣张!不弃气得在心里破口大骂。她推开窗户对楼下站着的东方炻吼:“你让他绣嫁衣嫁去!”

  东方炻歪了头看她,薄唇轻轻抿出一丝笑来:“莲衣客在正门后门的老巢现在都被我接管了。他不敢留逃走了,以后我守着你!正门……还有后门“

  o

  不弃呆住。陈煜在守着她?他一直在她身边?他没有来见她,他却一直守着她!那个慨.然决绝的死士就是他的人。他知道她没有死,他知道朱府的孙小姐是她。他一直在,一直在的。不弃胸口突然一酸,热意直冲n艮里,她赶紧抬了头望天,想让泪流回心里。唇边隐隐浮起浅浅笑容来。

  她的脸闪动着阳光的明朗,眉宇间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忧伤,眼畸却是那样的清亮,像月光下的五湖,幽深晶莹。

  东方炻看着她,恨不得一口咬断她仰起的纤细脖颈。他的后牙槽挫了挫,硬生生把胸口涌起的酸意逼了回去。

  他不止一次听祖爷说起她的母亲有多么美丽,那双H艮畸能赛过世间最亮的宝石。今天,他才真正体味到想让那双畸畸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身影的滋味。

  她也许不是绝世美人,她也不是饱读诗二体的才女佳人。她就是让他生生涌起一种想用手揉碎了的征服欲。还有那个……莲衣客。

  “你放心,我要么杀了莲衣客,要么让他跪着给我当奴才!丫头,这多么商行抵着你做生意,你能赚多少银子?一年一百万两?二百万两?哈哈,大魏国一年的税收才两千多万两,我看你只有把国库和内库都搬空了才行。可惜,皇帝陛下不答应,魏国交税的老百姓也不会答应!女人,天生就是养在内宅花钱的。老老实实绣两年花上花轿吧!”

  东方炻的嚣张把不弃气得两眼发黑。她左看朱福在发呆,右看朱喜朱寿在苦笑,她忍,忍无可忍的说道:“你两年后还说得出这种嚣张的话……”

  “你待如何?”

  不弃甜甜一笑:“我还是不会嫁给你。除非……”

  “什么?”

  不弃脸一沉:“你叫他们活过来!”

  她啪的关上窗户,跺脚骂道:“气死我了。我要使杀手锏了!”

  几位总管求知欲爆发:“何谓杀手锏?”

  不弃抬起下巴道:“最后一招,致命一击。保密。”

  小虾看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丝了然,悄悄的下了楼。

  小虾的最后一击是拼得玉石俱粉杀了这个能娶小姐的东方炻。她并不知道不弃的最后一招是她神秘的来历。在大魏国的天空下,有两个人拥有另一个遥远世界的记忆。其中有一个是强大的家族掌门人,他和她有着难以分割的关系。

  走出朱府大门,东方炻心情愉·陡的在他接手的小吃店里买了笼虾饺。还没开吃,面前已站了一个穿男式白袍的女子。她沉静美丽,带着股菩萨般悲悯的神色,静静的说道:“我要杀了你。为小姐杀了你。”

  东方炻看了看人来人往的街道,吞了只鲜虾饺,烫得他直吸气。诧异的扬起柳叶眉道:“这里?人太多了吧?你杀我还是我杀你都会被官府追究。城外五湖边如何?地点偏僻藏尸方便!”

  “好!”小虾看了眼朱府。转身往城外走去。

  雨壁是家卖脂粉的店。拿着鸡毛掸子正在清扫柜台上的伙计的耳朵动了动,紧接着他走进了内堂,过了会出来,继续扫着尘灰。

  秋天的五湖碧波荡漾。近岸广闭无艰的芦苇地渐渐褪去绿意,变成柔和的金黄色。芦花已经威熟,风一吹细细的花穗柔柔展开。偶尔能听到野鸭子和水鸟的清鸣。

  的确是地点偏僻,藏尸方便的好去处。

  风吹过,芦苇伏低了身体。着碧柳色的翩翩贵公子和穿白袍的清而女子在金黄色的芦滩地里静静的对峙。打起架来,更像是在跳舞。

  东方炻并不想杀小虾。他觉得不弃身边的贴身女保镖更像是她的闺蜜。因为他想到了那个被擒后利索地赴死的死士。不关他的事,不弃仍把帐算到了他头上。他t心里暗暗叹气。

  然而小虾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渐淅的又让他生出新的想法。在不弃身边留这么一个武艺高强的女保镖,将来不弃岂不是有持无巩的和他对着干?

  断了翅膀,剪了利爪……最多吐吐口水罢了。

  小虾可没有他那么多想法,招招拼命。匕首:I誓东方炻飘逸的罩袍削下一大块后,东方炻哼了声,终于亮出了兵器。软件如蛇吐信,映着阳光点点划出数道光囤。白袍之上像用红笔作画,绽开了无数道鲜艳的色彩。她轻飘飘的摔落在芦苇之上。

  东方炻的柳叶眉往上扬了扬,笑道:“算了,我不杀你,废了你的武功给你家小姐一个面子。”

  软剑一抖,真要挑断小虾手腕的经脉。

  一枝箭在这瞬间穿破芦苇凌厉射来。东方炻哈哈大笑:“莲衣客,你终于出现了。”

  他极不在意的避开这枝箭,眼里露出了兴奋的光。

  芦苇丛中并不是只有一张弓,一枝箭。他后退的时候,身后箭枝的破空声织威了一张网。来势比身前那枝箭更为凶猛。

  东方炻暗骂了声卑鄙,左躲右闪中头上束发的褛头被一箭射下,黑发披散下来,挡住视线的瞬间,手臂被又一射来的箭划破撩起灼热的痛觉。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受过半点伤,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着,东方炻大笑:“莲衣客,我以为这世上没有对手,你很好!”

  他不再强行杀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保镖。像道青碧色的烟尘消失在了远方。

  芦苇丛中此时才走出两个人来。元崇黑衣箭袖,陈煜戴着人皮面具穿得像苏州码头上最普通的搬运工。

  陈煜看了眼元崇,椰揄的笑道:“英雄救美的机会不多。这次我真的要赶到东平郡。你知道这个叫东方的来历不明,他会缠着你的。用不了多久,我会再来苏州。”

  元崇心疼的看着小虾,又不免替陈煜担心:“你离开东平那来靖王的地盘,靖王爷会怎么想?皇上会怎么想?就为了她?”

  五湖宽广一眼望不到尽头,陈煜的眼神深邃也看不清他心底所想。他拍了拍元崇的肩道:“皇上什么也不会想。我走了。抓住你的机会,这只母老虎有时候也很可爱。”

  他扔下元崇消失在芦苇丛中。元崇还在回味着陈煜的话。皇上什么也不会想,皇上为什么不乱想?大家都知道皇上把兄弟们全流放出去当闲散王爷,就是因为心思太重,想的太多。元崇眼里的光越来越亮,望着陈煜消失的方向涌出种骄傲来。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