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迟来的拥抱

迟来的拥抱

东方炻走后,朱八太爷就一直陷在昏乱中。

  他一个人在正厅上演看独角哑剧。时而吹胡子瞪眼,时而眉开眼笑,时而唉声叹息,时而喜动于色。

  三位总管站在他对面,默默的想老太爷不会是被那个东方小子刺激得傻了吧?

  不弃叫丫头搬了张椅子撑看下巴研究朱八太爷每一种表情背后的意义。

  天色不早,不弃吩咐小厮在正厅中摆饭。

  松鼠桂鱼,鱼肉翻切成颗粒炸成金黄色,汤色红亮,酸甜酥香。响油鳝糊吱吱的爆油声中飘出浓香。翡翠虾仁,白绿相间,嫩中带脆,一口一鲜。蟹粉豆腐蟹粉新鲜,豆腐滑嫩。生煎馒头葱花饼枣泥酥饼锅贴饺,再来碗煮得浓浓的清汤鱼翅……所有人吃得心满意足,朱八太爷的表演还在继续。

  不弃终于忍不住,在朱八太爷的耳边大吼了声: “那个痞子最后对你说了句刊’么?!”

  朱八太爷的脑袋被震得往后磕,撞得生疼。人总算回神了。手一挥:“先摆饭!”

  几位总管默然的望着狼籍的桌子不语。

  “给老太爷煮碗阳春面去!要快,别讲究了!”不弃吩咐完之后,黑着脸道.“说!”

  朱八太爷面露谄媚的笑容道:“丫头,这事说起来朱府也有错,毕竟是朱府背信弃义在先,也怪不得东方家。那小子长得不错,武功不错,医术不错,钱也很多,你嫁给他其实也不亏嘛。”

  不弃如被雷击。她后退一步,一字字地说: “我看着九叔死的,我绝不原谅他们!如果不是他们逼得九叔离家,他怎么会过得那么惨?老头儿你是不是糊涂了?”

  朱八太爷搓了搓手道:“可是丫头,你要知道内库的官银一旦不敢调用,把朱府全卖了,也凑不够三千万两银子。你还是要嫁他。”

  “谁说我凑不够银子?!”不弃气得跳了起来。“他究竟许了你什么好处?

  ! ”

  没好处的事朱八太爷怎么可能这样?

  膈了良久,朱八太爷垂下了头道:“他说他能入赘。”

  石破天惊。连几位总管都震惊了。

  不弃是拥有现代记忆和思想的人。早些年生活在山野之中,对世族大家或是这个时代的很多礼仪传统看在眼中,理解并不深刻。在她看来,嫁人和娶媳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结婚成亲。要传承香火生个儿子姓朱就行了。所以她很不理解为什么东方炻说可以入赘,朱八太爷的反应就这么大。

  大总管朱福轻声解释道:“男子入赘是种羞辱,一生都会被人瞧不起。他进了府就是朱家的人,再不是东方家的人。生下来的孩子都只能姓朱,与东方家无关。东方炻能说入赘的话,东方家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朱家当然有错在先,东方家不顾颜面赔朱府一个儿子,对得起朱家了。孙小姐是朱府唯一的血脉,第十代继承人。将来是一定要找个肯入赘的男子继承朱氏香火的。老太爷的意思是,如果还不清东方家的欠银,东方炻又愿意入赘。这事,就两全其美。”

  不弃哪肯理会这些。在她在看来,你娶我我嫁你都是一码事。但是听了大总管的话,再看着期盼的朱八太爷,她第一回被古人的思想打败了。她恐慌的想,如果她想和陈煜在一起,依着朱八太爷的想法,陈煜……就要入赘?普通百姓入赘都叫人瞧不起,陈煜还是皇族,太后的嫡孙。堂堂东平郡王入赘,皇上肯?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砍了,免得皇族丢人?

  她被蔓延开去的想法吓傻了。一跺脚固执的说道:“我不嫁他,死也不嫁!

  我挣钱还给他们去。将来不管我找什么人甲努生个儿子叫他姓朱就是!别在背后使阴招,当心我不顾九叔的面子不当这个孙小姐了!这就让你绝后!”

  妈的!她最后咽下了这两个字,愤愤的离开正厅回了静心堂。扔下朱八太爷和几位总管沉默不语。

  最后朱八太爷恹恹的说: “她不喜欢东方小子,先挣两年的银子吧。将来她喜欢谁,肯入赘就成。”

  “老太爷英明。”

  但是英明的朱八太爷现在根本不知道,他唯一的血脉,朱府第十代继承人喜欢了皇族中人。如果他现在了解,他会现在绑了不弃让她马上成亲。

  小虾受了伤,元崇要救美。

  海伯尽职的守在静心堂里。朱府后院柳林里空无一人。

  不弃郁闷得无以复加,斥退了所有人,独自留在小虾的木屋里。她盼着小虾能回来,来这个世界上这么长时间,除了莫若菲,小虾是她唯一见到的敢洗天浴,有着惊世骇俗举动的女子。

  她感到奇怪,天已擦黑了,小虾怎么还没回来。经过酒楼她被掳走一事,小虾几乎寸不离。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她坐在秋千上无精打采的想。先被东方炻气得半死,再被朱八太爷气得半死,又焦虑小虾的去向。今天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秋千。秋千越飞越高,每腾起一次,不弃就有种轻松感。似乎将那些烦恼远远的抛到了身后,身轻如燕,再无羁绊。

  柳梢被墓色笼罩变成了深重的绿色。天边仅剩一线马上就会被黑暗吞噬的红晕。她不能回去太晚,甜儿和杏儿尽贵的守在柳林外,晚了她俩会担心。尽管知道柳林中有机关,但是小虾不在,也不安全。

  不弃叹了口气。她摸着脖子上那颗刻有朱九华的黑玄珠,泫然欲泣。秋千慢慢的落下来,如她的心情,越来越低落。

  “不弃。”身后柔柔地响起陈煜的声音。

  不弃下意识的回头,身体倾斜,差点从秋千上摔下来。身后柳树下靠着树站着的人可不是陈煜?

  回眸之时秋千已回落至陈煜身旁,隔得近了几乎伸手就能抱住他。不弃脸上漾起了笑容,只等陈煜拉住秋千。

  淡淡的光线映进她眼眸里,荡漾着的风情万种柔媚情愫欢喜无限吓了陈煜一跳。这是自不弃离开之后,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她。短短七八个月,不弃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像剥了粗糙外壳的荔枝,白嫩滑爽诱人食欲。长长的纱裙像托着一个梦,而陈煜有些近乡情怯。他伸手推了一把秋千。

  秋千又猛的腾起离他越来越远。不弃扭着头一直看着他,眼眸中的情绪变得不解激动愤怒。这会儿她像什么呢?陈煜费解的利用这短时间的远离思考着,秋千荡进了模糊的暮色,不弃清亮的眼睛像天际闪动的星星,孤独的闪烁。

  他轻轻跃起,在这一刻,陈煜觉得拥有轻功是件无比美妙的事情。他轻松的追上了秋千,搂着不弃跳上了一株柳树。

  柳林让他想起了莫府后固的松柏林。只是这一回,他没有再掩蔽自己的面目,没有离她一丈开外,而是将她抱进了怀里。

  胳膊被她使劲拧了下。隔看薄薄的衣衫,不弃使劲的拧了他一下,一口咬在他手臂上,然后抱住了他的脖子哽咽看说:“我恨你。陈煜,我恨你。”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扶看她的脸。四目相对,陈煜发出一声长长的喟叹,准确的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嘴唇凉而柔软,而陈煜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嘴唇上血液在欢呼奔腾,让他有种想狠狠的咬她一口的欲望。

  “痛!”不弃发出模糊的声音,用眼神斥责他粗鲁的吮吸。

  陈煜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她肉肉的嘴唇,抬起头,将她的脑袋压在了怀里。

  他的心跳得很快,不弃小心将手印上去,手心被胸腔有力的心跳震得一下一下的,她轻声说:“我都忘了你长什么样子。我记得起莫若菲,记得云琅,偏偏记不得你长什么样子。”

  她拾起他的手,手指划过他干净修长的指尖,一下又一下。陈煜猛然收紧了手掌,将她的手拢在了掌心,轻声说:“丫头找你来了。”

  不弃抬起头,撅起嘴,恼怒不甘的往身后看。果然,风里隐隐传来甜儿和杏儿的呼声。

  陈煜抱起她落在地上,搂着她低声说道:“小虾受了伤,有元崇照顾不用担心。我要回东平那。有事去大门口的胭脂店。”他的声音沉稳,眼睛温柔,对她微微笑了笑,转身就走。

  不弃慌乱地扯住了他的衣角,手轻轻摇了摇,脑袋也轻轻摇了摇。

  陈煜骤然想起不弃初进王府的那晚,也是这样轻扯住他的袍角,绊住了他的腿。他已经看到甜儿杏儿走到了秋千旁,焦急的声音近在眼前。而不弃的眼神让他不忍,他握住她的手拉着她飞快的往前跑。

  不弃脸上的笑容喷涌而出,明朗的冲身后大喊了声: “我内急!你们别过来!马上就好!”

  陈煜一愣,飞快的将她抵在一株粗大的柳树上闷笑着用力抱着她。

  不弃踢了他一脚,瞪了他一眼,意思是难道他还能找出更好的理由?

  “小姐,你小心点,当心林子里有蛇!”

  不弃埋在陈煜朐前吃吃的笑了。

  倦乌归林,柳林深处只听得见两人的心跳声。不弃用脑袋在他怀里噌着玩,低声说:“我一直都想你抱我。你从前……”

  “小姐?!”

  甜儿的声音让陈煜果断的拉开不弃的手,低声道:“等我回来。”

  他飞身掠上了柳树,朝不弃打了个手势。不弃恋恋不合的抬头望他,看着枝叶间那张眉目硬朗的脸,笃定的眼神不动。

  陈煜叹了口气,脚尖轻点,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墓色中。透过长长的柳枝,他看到不弃回转了头,退了出去。和两个丫头渐行渐远。

  陈煜默默的坐在树杈上,望着柳梢上升的一弯新月微微笑了。小虾今晚不在,这里就由他守着吧。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