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七章

第七章

杨红叶的腹部一天天隆了起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写书面报告,这些问题她已经写过很多次了,但在交代材料里只要有一句话不够准确,审查的人对她就没完没了地追问,这令她身心憔悴。但是她坚信组织,让她写她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不乱写也不夸张。

每天回到家,她累得说不出话来,杨良书和杨妈妈只能重复说着那些鼓励的话,她点头微笑,没有力气回答他们,晓光就静静依偎着她,看着大人们的脸色、听着他们的叹气,杨红叶承受的压力好像转化成了一剂催化剂,让晓光一下懂事不少:吃饭的时候,他给杨红叶、杨良书还有杨妈妈盛饭。吃完之后,他帮着杨妈妈收拾饭桌,还要自己刷碗。杨妈妈说:“等你再大一些你再刷碗吧!”他听话地走出厨房牵着杨红叶的手慢慢走出院子,沿着斜坡走下去散步。

晓光一边走一边给杨红叶唱《酸枣刺》:

?

酸枣刺,尖又尖,敌人来到了黄河边。说打就打,说干就干,打倒了鬼子是好汉……

?

现在的杨红叶身子越来越沉,不像以前可以走很远,她和晓光就坐在一个土坡上看来往的行人、看落日,直到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才和晓光一起,慢慢回到自己的窑洞里。

杨红叶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交代材料,这些文字就像她和高飞在一起的回忆录,让她回味着那些激情的日子和甜蜜的时光,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高飞不是军统特务,他是我们的同志,我要相信他。这么一想,心情就豁然开朗了。

杨良书和杨妈妈还是不放心杨红叶,睡之前又来看她。

杨红叶对他们说,“我已经写完交代了,现在又出了特务投毒,这个和高飞没有关系。只是这特务据说是‘汉训班’出来的,也说高飞是从那里出来的,所以高飞去西安那段时间我总也说不清楚了。”

杨妈妈有些生气,“他们把人派走了,现在又来审问家属,这是什么道理?”杨良书制止杨妈妈发牢骚,“那段时间要是高飞真的在‘汉训班’呢?”

杨红叶肯定地说:“就算他是从‘汉训班’出来的,我想在他回到北平之后,他做了选择,选择了我们党,所以跟我们一起来了延安。爸、妈,你们也多少看到了高飞的表现,他什么也没做,对吧?我想,他已经坚定选择了我们。”

杨妈妈点头,“从你们新婚洞房那天甘南山来甄别和指认高飞开始,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们相信他,那你放宽心,肚子里的孩子要紧。”

杨红叶侧头看看晓光,说,“我还是挺挂记高飞的,不知道他在西安怎么样?”

“我听说了,工作开展得不顺呢。”

“别看高飞挺温顺的,其实骨子里倔着呢!他不会认输的。”杨红叶说起高飞充满了甜蜜,眼睛闪烁得像夜里飞舞的萤火虫一样亮。

“行了。”杨妈妈挥挥手,“别多想了,赶紧休息吧。”

晓光依偎在她怀里慢慢睡去,可她还是睡不着,想着那些事还有高飞。杨红叶是女人,神经也没有那样坚强,面对着被误解和冤枉,她的精神压力特别大。这些心事,她不想对父母说,都深深埋在心底,独自去承担:暗夜里,这些怨怼和不解才能释放,自己去想、去回忆、去判断甚至悄悄流泪。

这样的夜晚啃噬着她的身体和精神,不被人知。失眠的滋味很难受,挨到快天明,才困顿得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可她又很易醒,早操的哨声和人声马上又让她惊醒。

白天,她用自己的笑脸应对一切,绝不发一句牢骚。

长久的精神压力和休息不良,让她有些神志恍惚,走路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去边保部的路上,走在一个小山峁上,放眼看去,黄土高原好似没有尽头。正眺望间,脚下不留神踩在一坨土坷垃上面,脚崴了一下,身体失去重心,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滚落下山峁。幸好山峁不高,滚落下去的地方就像一道沟。在失去重心的时候她下意识护住肚子,摔下去后她感觉一阵钻心疼,下腹有股液体流了出来,她知道事情不好,低头一看已是流血不止。她恐惧地大声求救。

在她后面不远处正有几个战士,看见她滚落下去接着又听到她的呼救,赶过去把她七手八脚抬上来,赶紧送往医院。

杨良书和杨妈妈得知杨红叶摔倒被送进医院的消息,急忙赶到医院,远远就听见杨红叶撕心裂肺的哭声,知道大事不好。

刚刚做完手术的杨红叶躺在床上,失去了孩子,她多么想这个时候高飞能在身边安慰自己,可那只是一个期盼。见到杨良书和杨妈妈进来,杨红叶强忍着眼泪,看着他们。

杨妈妈握住杨红叶的手,杨红叶哽咽着,“妈,我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

杨良书这个经历了浴血战斗的男人这个时候眼睛也湿了,他使劲眨巴眼睛不要眼泪流出来。走过去,俯下身子对杨红叶说:“你还年轻,等以后高飞回来了你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说这话时杨良书心底也没底,他也不知道高飞什么时候可以回延安。

看着杨妈妈的眼泪和杨良书的红眼睛,杨红叶强忍悲痛,点点头,不再哭泣。

“哭吧,红叶,知道你心里有事……哭出来,自己也……也好受一些……”杨妈妈说。

不想让父母看见自己悲伤,让他们担忧,含泪的杨红叶说:“孩子没有了……以后我还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杨良书赶紧让通讯员去把晓光带来,医生进来在他耳边轻声说:“现在她的情绪极不稳定,而且需要时间休息,要给她服用镇静药。”

杨良书点头,“我们听医生的。”

晓光被带到医院,杨红叶在药力作用下已经睡着了。看着脸色苍白的杨红叶还有眼睛哭肿了的杨妈妈,晓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紧紧地抓着杨妈妈的手。杨妈妈摸着晓光的头,喃喃地说:“孩子,没事……她生病了,她要休息……”又对杨良书说:“你去给老陈说一声,说红叶……病了……你去工作吧,我陪着红叶……”

按照组织纪律,杨良书去向陈茂鹏请假。陈茂鹏听到这个消息,剜心地疼,头撞着窑洞的墙,“真是对不住红叶啊。”

杨良书拍着他的后背,“别这么想,都是为了党组织和延安的安全。”陈茂鹏想去看杨红叶,杨良书说,“过几天吧,她刚刚吃了药,睡着了。她需要休息。”

“红叶很坚强,但我知道她心里的委屈。”

杨良书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这是她应该做的。”

杨红叶这一觉睡了二十多个钟头,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傍晚。屋里没人,她眼睛直直盯着屋顶,头脑慢慢地清醒过来,手轻轻地抚摩着自己的腹部,又开始静静流泪,泪水打湿了枕头。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她把眼泪擦干。

进来的正是杨妈妈和晓光,见杨红叶醒来,杨妈妈松了一口气。

晓光的嘴巴张了张,走到床前,看着杨红叶,轻轻地叫了一声,“妈妈。”

杨红叶一怔,脸上瞬间露出了微笑,伸开手臂,搂住扑到她怀里的晓光,“晓光……晓光,再叫我……”晓光埋在杨红叶身上,又甜甜地叫了一声“妈妈”。眼里噙着热泪的杨红叶说:“晓光……我是你的妈妈……你是我的孩子……”

从这一声“妈妈”开始,晓光终于承认了杨红叶是自己的妈妈,而杨红叶从那天摔了后,此生再也没有生过孩子。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