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八章

第八章

自从破获了新近打入延安的军统特务,陈茂鹏亲自挨个审问抓获的特务,不再假以他手,他一定要为甘南山洗刷干净身上的“污垢”。把十几个军统特务依次审讯完,陈茂鹏长长松了一口气,他们的口供都没涉及甘南山,老老实实交代了是受西安站行动组安排而来。在这些口供之中,除了早已获知的王家春的名字,又得到一个新的名字,那就是秦大伟。

心情轻松的陈茂鹏写了一个报告,请示上级释放并恢复甘南山的工作,也因为这个情报,陈茂鹏也请示上级停止对杨红叶的审查,虽然杨红叶现在因身体原因在家休养,但还是要撤销对杨红叶的审查。当天晚上,上级回复:请求批准,释放并恢复甘南山的工作。

陈茂鹏拿着钥匙把门打开,“老甘,走,我送你回家。”

甘南山露出憨厚的笑容,草草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和陈茂鹏一起往家里走。

路上,甘南山憋不住了,问:“咋就把俺给释放了呢?”

陈茂鹏笑,“你还想待在里面?”

甘南山说:“不是,俺就想知道是啥情况。”

顿了一下,陈茂鹏说:“还记得那个高飞,就是高振麟吗?”

甘南山侧脸看陈茂鹏,“当然记得,我在‘汉训班’的同学。”

“老甘,以后别再这么说了,最近这形势最怕说谁是特务什么的了。”

“可他确实是‘汉训班’的同学啊,俺又没说假话。”

“我知道。你知道为什么你被释放?是因为高振麟费尽周折替你们把‘罪名’洗净的。”甘南山眨巴一下眼睛,在想陈茂鹏的话是什么意思。陈茂鹏又提醒他,“老甘,我严肃告诉你,因为他的嫌疑,他的妻子也被审查,由于压力过大,导致精神恍惚而摔到山下,连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

甘南山的一听,沉默了下来。两人踏着月色往住的地方走。到了门口,甘南山开口说:“我想去看看高振麟的家属。”

陈茂鹏说:“那你明天去吧。她在抗大农校,你去问杨红叶,人家会告诉你她住在哪里。”

第二天甘南山就去看望杨红叶。

?

结束审查后,杨良书和杨妈妈坚决要杨红叶在家休养一段时间。

“不为自己也得为以后吧?”接到审查结束通知,杨妈妈这样说,“你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好,需要休息。唉,要是高飞回来,我们怎么给他说孩子的事情?”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就说红叶劳动时不小心导致流产不就完了?”杨良书觉得女人真是婆婆妈妈,“红叶,你必须在家好好休息,哪儿也不准去。”

杨红叶就待在家休息,喂鸡、学着做饭。这样的生活刚刚开始的第一天,甘南山来找她,又把她的心情破坏了。

杨红叶在新婚之夜见过甘南山,见到他来,杨红叶心里明白他也是刚刚释放。两人坐在树下喝水说着话。

“我是甘南山。”

“我知道。老甘,请你给我说个实话,高飞真的是你在‘汉训班’的同学吗?”

老甘摇头,“应该是高飞的哥哥吧。”

“真的?”杨红叶深陷的眼眶中现出一丝光彩,“说起他哥哥啊,我们在北平认识那么久,就是没见过高振麒。没有想到,他哥哥是地下党,现在牺牲了……”

“大妹子,你别难过。”

杨红叶眼睛红了,“我说不难过是假话,但比我们还要难过的人有很多,中国的劳苦大众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日寇的炮火枪口下,家破人亡比比皆是,山河变成了焦土。我这点儿痛苦和难过算什么?太微不足道了。”

“我知道高飞在西安,见不到他,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那是他的工作,都是应该做的。”杨红叶脸色有了一些红晕,“希望工作早点儿结束吧,他能平安回来。”

余下的时间,两人就沉默地坐着,一是因为不熟,二是两人都刚刚脱离审查,心里还有些阴影,不便多说话。

甘南山告辞,杨红叶送他出了院子。看着甘南山远去,她漫无目的地走出院子。

阳光直射下来,刺得眼睛睁不开,抽打着脸,有灼痛感。走到那个山峁,那个她摔下去导致流产的地方,站住脚,看着沟底。沟底只有黄土,当初她流产时候在这里流了很多血,现在已经没有了痕迹,好似从不曾发生过让一个母亲痛失孩子的事情。泪水蒙住了双眼,一种莫名的本能使她想放声大哭。她抬起头,看着天空,又强忍不让眼泪流下来,就让那热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不能哭,不能哭……你不能让父母担心,不能让晓光担心,也不能让自己的同志担心,更不能让高飞担心。一切,让自己独自承受吧!

如果不是一队战士经过,她还会长久站立在那里。战士们的脚步声惊醒她,把她从自己的苦痛中拉回到现实。

强打精神回到窑洞里,窑洞里静静的,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没有流产之前,她的心跳和胎儿的胎音组成了美妙幸福的二重奏,现在只留下她独自一人:据医生说,是个闺女,她多喜欢女儿啊,给她扎辫子、穿花衣裳,就像自己小时候妈妈带着自己一样。

她的女儿就埋在窑洞后不远的山包下面,就是一个小小的土堆。有时候趁父母不注意,她会偷偷去看她,在脑子里描绘她的样子。女儿的样子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让她无法摆脱。在父母和同事跟前,她还是得像以前那样,开朗乐观,只有她自己才会知道心里的苦痛。有时憋屈得难受,很想对高飞说,可也只是一个幻想罢了。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时间来愈合自己的伤口,除此别无选择。

杨良书回家看到她这样,心情也郁闷了起来,把杨妈妈拉到一边,“红叶这样,要不要我去给上级请示,让她到西安和高飞见上一面。”

“会同意吗?”杨妈妈惊讶地问。

“你们平剧团不是还会去西安购买戏服吗?我去问问兴许能行。”杨良书本来就是一说,但一开口给杨妈妈说这事儿,就觉得十分可行,撇下一家子直奔冯劲松而去。

“地下工作有着特殊性,不是说见就见的。我需要向上级汇报。”冯劲松听了之后,左右为难地说,“就是要见,也等过段时间。眼下她刚刚结束审查,而高飞的工作也刚开始不久,我担心影响他们的身体和工作。”

冯劲松还想开口解释,杨良书大手一挥,“我不想听你多余的话,我就等着你给我闺女和姑爷安排时间见面,哪怕就几分钟也好。”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