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十章

第十章

从林晓楚那里出来,高振麟不敢走后门更不能走前门,想了想还是翻墙出了陕西中学,看看四周无人发现,便一路小跑回到站里,从厕所那里翻墙进去。刚一落地,便听到前面的大门口处传来嘈杂的声音,他急忙找了棵树躲藏起来。

汽车的灯光在闪,借着汽车灯的光亮,他看到一队行动组的人员全副武装地匆匆上了汽车,很快汽车开出了大门。四周旋即恢复了原有的平静,黑夜好像把刚才的声音全部吸收了。

蹑手蹑脚地回到屋里,坐在床沿,高振麟让自己紧张的情绪平息下来,想着刚才的一幕和林晓楚目前的处境,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出高振麟所料,林晓楚在他离去不久之后便被行动组抓捕。一大早到办公室,王家春就来告诉他这个消息。

临近晌午,高振麟去到审问室。

王家春和其他两个人坐在那里就着羊-肉-汤啃馒头,林晓楚被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高振麟进去没看林晓楚一眼,附在王家春耳边,“出去一下,我有话对你说。”王家春放下手中的碗和馒头,跟着高振麟出去。

“站长要我给家父说,让家父在老戴跟前替大伟说好话。”高振麟说,“知道吗,大伟认为是你向重庆检举他的,因为你一直想做组长。”

“不是。”王家春愠怒地说,“你也认为是我吗?”

“我当然不这么认为。只是你要作好大伟随时可能回来替换你的准备。”随即高振麟又看似不经意地问,“审问林晓楚结果怎么样。他交代了吗?”

“妈的。”王家春恼怒地骂了一句,“到现在也一个字没说。”高振麟的心稍稍安稳了一些,也暗暗地对林晓楚有了一丝佩服之意,说:“你现在是行动组的组长了,这是个机会,可不能让别人抢去了功劳啊!”

高振麟知道仅凭王家春的那点儿本事,还不足以对付林晓楚,这样可以拖延一下时间,他好再想营救的办法。

王家春确实拿林晓楚没有啥办法,越是想着要立功,就越想不出好的办法。

林晓楚打死不开口,让曹天浩也颇为恼火,觉得王家春审讯的能力不强,只能起用秦大伟。秦大伟在这个方面比王家春要富有经验得多。现在秦大伟在隔离审查,但也可以给予他一个争取表现的机会,这样自己也好向戴老板求情,毕竟秦大伟还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总不能一棍子把他打死嘛。

于是,曹天浩把王家春叫到了办公室,“秦大伟来协助你审问林晓楚你觉得怎样?”

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但王家春自己也觉得这事很棘手,曹天浩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只好勉强答应了。

掩饰不住心里高兴的秦大伟来到审问室,翻看着空白的审问记录,秦大伟冷笑几声,“家春,他的材料你搞到没有?”王家春把一个卷宗推给秦大伟。急急翻阅之后,秦大伟看着林晓楚对王家春说,“派人到他老家去,把他父母还有姐姐、姐夫一起抓来。”

林晓楚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大伟,眼睛移到地上,看着地面,不为所动。

在秦大伟耳边王家春用极低的声音说:“要去武汉,我担心一是时间来不及,站长又催得紧,二是……”

“二是什么?”秦大伟偏着头问王家春。

“组里真的没有什么经费了。”王家春迟疑了一下低低地说。

咬了咬腮帮,秦大伟说,“我屋里柜子里有个小皮箱,里面有银圆,你们去取,马上安排人去武汉。”

王家春有些难为情,“这……”

秦大伟拉着王家春走到门外,“没事,你去取。还有,在他家人没来之前,不许他睡觉,打疲劳战。”

见秦大伟这般,王家春便去让手下取银圆,然后派人连夜去武汉抓寻林晓楚的家人。当天晚上,秦大伟、王家春一直审问林晓楚到深夜,也未得到一个字。临近子夜,秦大伟对王家春说,“你先去休息,早晨早点儿来接我的班。”

王家春走后,秦大伟对林晓楚说,“你可以不开口,等你的家人到了,我把他们一个一个在你面前枪毙掉,看你到时还会不开口?”

眼睛半睁半闭的林晓楚斜睨了秦大伟一眼,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那一晚,就是秦大伟在说话,林晓楚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除了呼吸还能证明他还活着,他就像一个石雕一动不动坐在那里。

秦大伟并不急,在凌晨王家春来接他的班之后就去找高振麟。

高振麟醒来,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心里在不断地考虑着怎么营救林晓楚。听到敲门声,不禁一愣,起身打开门,借着灰蓝色的晨光一看是秦大伟。

“起床吧,一会儿我们一起出去跑步,然后吃饭、交代问题。”秦大伟没有放下自己是组长的身份,就是接受高振麟的询问也是带着命令似的口吻。

高振麟点头,洗漱后和秦大伟一起跑出站里。

天空下起了牛毛般的细雨,让早晨的空气变得更加清新,高振麟大口吸着这带着些微潮--湿--的空气,让自己打起精神迎接新的一天。一路上,他压制着自己的内心,没问秦大伟关于林晓楚的情况。

在他们跑步的折返点,秦大伟突然站住,对高振麟说:“振麟,我知道站长找你,要你父亲在戴老板跟前替我说话。谢谢你了!”

“你我之间就不必客气了。”高振麟拍拍秦大伟的肩膀,“今天最好你交代完,我好写报告。递上去之后,我父亲才好出面求情。”

秦大伟说:“你回到西安,作为共党派到西安的人,你和林晓楚有过联系、接触吗?”

“有两次。”高振麟毫不回避地回答,“是通过燕子安排的。”

秦大伟追问,“你汇报过吗?”

“有,但因为不知道他的真名汇报的时候比较含糊。”

秦大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天,秦大伟交代说是自己为了结婚,和将来的妻子过上优渥的生活才贪污经费的。高振麟知道秦大伟没完全说实话,那些经费有一半分给了曹天浩,他和曹天浩的感情很深,曹天浩不但视他为心腹、兄弟更视他为儿子一般。因为这层这铁一样的关系,所以秦大伟不会出卖曹天浩。

“你马上写报告,把我刚才交代的情况上报。”秦大伟习惯-性-地吩咐说,“现在重要事情不是我,是林晓楚。”

秦大伟希望尽快恢复自己的工作,他不会因此而感到担心,因为有曹天浩保他。他心里对此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要暗地追查向重庆举报自己的人。

虽然请高振麟的父亲出面求情,秦大伟也一直没有放弃对高振麟的怀疑,怀疑他是重新打入军统的共产党,是一个双面特工,只是高振麟更偏向共产党。秦大伟心里觉得:在完成共产党交给高振麟的任务过程中,自己是高振麟的最大绊脚石,所以高振麟要除掉他。自己被审查和撤职,一定是高振麟干的,即使不是他,他也是背后的主使者。

?

给延安发了申请离婚的电报之后,高振麟没有了悲伤,相反有种轻松感:这样,杨红叶终于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自己以后有事再也不会连累她了。唯一让他有些歉疚的是,把晓光留给了杨红叶,杨红叶还要拉扯晓光。杨红叶说过:“烈士的遗孤就是我们大家的孩子,部队就是他的大家庭。”晓光在延安一定会健康快乐地长大的,一定比跟着自己要好。他这样想。

至于自己是否真的会和曹茜茹恋爱、结婚,他不知道,但他有一点儿肯定,她是喜欢自己的。还有,如果他分析准确,曹茜茹可能真的是军统特工,甚至可能是曹天浩的秘书,老师只是她的一个身份掩护。这样想来,林晓楚的暴露不光有自身的问题,曹茜茹暗地里早就开始跟踪调查他了。如果曹茜茹是军统特工,自己和她接近甚至结婚,可以寻找机会得到不少的机要情报,他反过来可以利用她掩护并保护自己。

和曹茜茹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营救林晓楚的计划却迫在眉睫,刻不容缓。高振麟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周全的计划来营救林晓楚。

高振麟又去了审讯室,想打探一下林晓楚的情况。但审讯室的门却上了锁,里面已经没有人了,高振麟很是纳闷儿:林晓楚被关押到哪里去了呢?难道他们把他处决了?

没敢再往下想,转身回到办公室,他匆匆地将秦大伟挪用经费的事情写了一个报告,算是给重庆方面有了一个交代。借递交报告的机会,从曹天浩的口中知道林晓楚已被转移到了一个秘密的关押地点,至于这个地点在什么地方,曹天浩以这不应该是他关心的事为由没有告诉他。

林晓楚被转移到了哪里?高振麟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一个问题。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