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高振麟来让我撤退,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他是我们的人。但根据目前我所知的延安情况,延安对他也是不信任的。”林晓楚这么对秦大伟说。

“重庆的专家对高振麟进行了测谎,他的话是属实的。你看怎么办?”秦大伟说,“是你在说谎还是他在说谎?”

一听秦大伟这么说,林晓楚觉得咬着高振麟的意义不大,叹了口气,然后问道:“这个高振麟是什么背景?”

秦大伟把高振麟大致的背景说了,林晓楚说:“他打入延安没行动,太可疑了。”

“是上峰没给他指示。”秦大伟回答说,“他回来之后说了出卖、指认我们人员的人,我们才知道详情的。”

被高振麟这些行动搞得有些糊涂的林晓楚,想了一下,说:“对他,我也不太了解。”

秦大伟转移了话题,问:“我们打入延安的蛰伏名单是经你发给延安的吗?”

“我说过了,不是我发给延安的。‘古城’以前是和我联系,重要情报都是由我发给延安的。两年之前我和他之间产生了分歧,他就不再和我联系了。后来延安派来高振麟,很多事情的发生和他回来的时间相吻合。”

“古城”早已不相信林晓楚,所以“古城”要求延安派来一个身份模糊的高振麟来和他联系,更让秦大伟感到恼火的是,曹天浩说最近发现秘密电台和延安联系频密,这又怎么解释?难道是高振麟在用秘密电台?秘密电台藏在哪里?情报是从“古城”那里得来的吗?这个“古城”真的是曹妻或者是奶妈吗?那些情报极为重要,不是一般人可以获取的。秦大伟沉思着,心里分析着眼前的形势。

“嗯,过几天我们把你放了,你重新建立组织,取得和延安的联系,抓几十上百个共产党都不如抓住‘古城’重要,这是你首先要做的。你完成这个任务,我就送你一家离开大陆去香港。”

“有人一直在协助‘古城’,要先抓到这个人,找到‘古城’就容易了。从我的了解分析,‘古城’不方便用电台。”林晓楚肯定地说,“你放了我,有两种情况出现,一是他们知道我是叛徒,要除掉我,这个任务应该会由‘古城’下达给高振麟,由高振麟来完成;二是他们还信任我,你的计划就能实施。”

“如果,假设是高振麟来除掉你,那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秦大伟兴奋起来,“其实,我们也可以说是高振麟出卖了那些人,你觉得呢?延安和在西安的共产党信任不信任你无关紧要了。”

“万一我真的被他毙了怎么办?”林晓楚担忧地对秦大伟说,“你就这样对待我?”

“放心,我会暗中保护你。”

看着秦大伟良久,林晓楚缓缓地说:“有个事情,我一直拿不准主意所以没交代,因为这涉及你的上司。”

秦大伟心里“咯噔”一声,脸上波澜不惊地问:“你有什么证据?”

“有段时间,我和‘古城’的联系都是在学校完成的,你想谁有这个条件?不是站长的侄女曹茜茹才有这个条件吗?还有,那些都是机密情报……”

“我怀疑过她,还做了深入调查,但最后还是排除了她的嫌疑。”秦大伟若有所思地回答,以前他怀疑过曹茜茹,但调查结果推翻了怀疑,他现在重点怀疑的是曹妻。如果曹茜茹有什么嫌疑,那就是她担任了递送情报的工作。

“还有一件蹊跷的事情。”林晓楚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在高振麟刚回西安的时候,我替‘古城’传递过一张纸条,要高振麟在站长回来之后再打电话。”

秦大伟有些兴奋地看着林晓楚,“等等,高振麟回西安之后你传递过纸条?那就有问题了,高振麟说是个女孩儿到他住的饭店传的话。”

“是纸条还是传话不重要。”林晓楚已经知道高振麟不好对付,不能再纠缠于这些细节,咽了一下口水,“我想说的是纸条的笔迹有些眼熟,我在这里好像看到过。”

“你确认你传递的是纸条?”林晓楚点头,大喜的秦大伟说,“纸条的笔迹你是在讯问笔录上看到的?”

林晓楚肯定地点头,“那张纸条是用铅笔写的,是‘古城’提前写好后让人送给我的,还附上了留言要我在高振麟到达西安、站长回来之前给他。你不觉得这里面有很大文章吗?……话,我不多说了,你自己去想。”

秦大伟点头,“是啊,这个情况里面可以挖出很多线索来。你见到传送纸条的人了吗?”

“没有。”林晓楚沮丧地摇头,“是塞到我宿舍门下面的。”

“看来有几个人在掩护‘古城’,分工极为明确,目的就是保护‘古城’。你的供词和高振麟有矛盾,还是那句话:你们俩谁在说谎?”秦大伟叹息道,“我的工作有失误啊,你交代之后我们不该去抓那些地下党的。现在,我们就进行笔迹辨认。”

秦大伟立即要求凡是参与抓捕、审讯的人必须用铅笔写一张一百多字的文字来,其中的文字包括了古城、曹天浩、接头、林晓楚等。收齐这些文字,林晓楚仔细辨认着每一张,大半天快过去了还一无所获。秦大伟有些着急了,耐着性子陪着他,希望他能给自己有价值的线索。临近傍晚,全部人的笔迹辨认结束,林晓楚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都不是。”林晓楚揉着眼睛说,“但我可以确定,我确实在这里看到了那个笔迹。我问你,全部人员都写了吗?”

“全部都在这里。”秦大伟点头,心里一震,想起来了,“不,还有两个人没写。一个是王家春,还有一个出去执行任务了。”

“我要看这两个人的笔迹。”林晓楚说。

秦大伟起身疾步奔出去,直接回到站里,一看王家春正在办公室写报告,敲了敲开着的门。王家春抬头,笑:“门开着,你还敲?进来吧。”等秦大伟坐定,王家春问,“又有新进展。”

“有,又有大的突破。”秦大伟搓了几下手,把手放在大腿上,“家春,你可以给我写一下字吗?林晓楚说发现咱们审问笔录里面有和‘古城’字条相似的笔迹。”

听到这个消息,王家春也是一阵惊喜,马上写了几十个字给秦大伟。秦大伟道谢,又去找到另外一个人写字,顾不上吃饭,拿着两张笔迹回到林晓楚藏身的院子里。

看到王家春的笔迹,林晓楚的眼睛一亮,“就是他。”

见他这样的表情,秦大伟闭上眼睛,倒吸一口气,“你确认?”

又仔细看了很久,林晓楚坚定地回答:“没错。”

打死秦大伟也不相信王家春是“古城”,但是林晓楚态度如此坚决,令他无法反驳。

秦大伟站在窗前,看着屋内的灯光投射在院子里的光影,心里想:这个情况先不要对外泄露,更不能让曹天浩知道。确认“古城”的笔迹是王家春的,会不会是林晓楚急于立功乱咬人呢?据他对林晓楚的了解和控制,林晓楚应该不敢乱咬人、更不敢陷害王家春。可这笔迹林晓楚确认了,作何解释呢?林晓楚不敢栽赃、陷害王家春,其他人会栽赃、陷害王家春吗?

栽赃、陷害!

秦大伟确定是后者,不由想起曹茜茹会美术。美术里面有临摹,那么会不会有人模仿王家春的笔迹呢?模仿王家春的笔迹,可以保护自己,在西安站内部造成混乱,形成内讧,让“古城”在一边逍遥。于是,秦大伟打定主意,明天就对曹妻、曹茜茹、奶妈包括高振麟进行笔迹鉴定。

翌日中午,秦大伟趁曹天浩出去开会之机去了曹家。高振麟去学校接曹茜茹还没回来,他先让曹妻、奶妈用铅笔写字给自己。

心里头虽然不满,曹妻还是在圆桌上写了几十个字,放下铅笔,“好累,太久没有摸过笔写字了。”奶妈给她揉捏着肩膀,讥诮地对秦大伟说,“大伟,你这是干吗啊?你要招秘书吗?我这大老粗是真不会写字,还是茜茹教我记账的呢。你这不是为难我这乡下人吗?”

秦大伟赔笑着说:“阿姨,您多包涵、多包涵。”

“别捏了,你也写几个字吧,不然大伟不好交差。”曹妻无奈笑着,“就当练习写字吧。”

“我是鬼画桃符。”奶妈坐下,笨拙地拿起笔,写了几个字,推给秦大伟看。秦大伟告诉她再写“古城”、西安、联系。奶妈把那张纸抽回来,生气地摇头,然后一笔一画写好了。奶妈写完,秦大伟正看着,高振麟接曹茜茹回来了。

曹妻对曹茜茹、高振麟说:“你们回来得正好,快给大伟写几个字。”

高振麟心凛!写字?是辨认笔迹,那“古城”不是要暴露了吗?高振麟趁曹茜茹去洗手的当口,过去低声问秦大伟:“有新的情况?”

“回头到办公室说。”秦大伟回答。

高振麟已经猜到秦大伟此举用意,借着余光高振麟见曹茜茹洗完手出来,大声说:“我肯定配合,要我写什么?”

秦大伟说了要求。等他说完,曹茜茹和秦大伟对视,“我从来不用什么钢笔、铅笔写字,我写毛笔吧。”

“不行。”秦大伟摸着后脑勺,抱歉地说,“必须是铅笔。”

曹茜茹轻轻“嗯”了一声,便坐到圆桌边上,拿起铅笔,认真写。写完,曹茜茹对奶妈说,“开饭吧。大伟,你也在这里吃吧。”

秦大伟等高振麟写完之后,马上离开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