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在西安没有得到重用的高振麟到达重庆后,因有了徐鹏飞的鉴定,再加上父亲力荐,高振麟得到戴笠重用,安排在二处工作。还顾不上安置家眷,也没有时间熟悉重庆的地理,高振麟被安排负责市中区中共几个地点的监视工作。他自然深明戴笠如此安排的用意,出外行动、巡视都在揣摩该如何掌握分寸,在这几个地方出入的有很多人来自延安,如遇自己认识的人该怎么办?佯装不认识还是暗地指认进行重点跟踪?要是不指认,会被戴笠指责为不作为;指认,是出卖同志。

初秋的重庆,时常有薄雾笼罩,路面总是潮湿的,像是刚下过牛毛般的细雨,尤其是早晨。

走到曾家岩附近,迎面走来一个人,他一惊,是个自己熟悉的身影,再定睛细看是陈茂鹏。陈茂鹏也看到了高振麟,眼里有暗暗的重逢惊喜。高振麟要自己冷静下来,对面屋檐下有个往前走的人,那是自己的手下,隔着街道,高振麟喊了一声:“小伍,过来。”

身着便衣、二十出头、矮小的小伍闻声疾步走过街道,来到高振麟跟前,“组长,有啥子事情吩咐?”

“今儿你去李子坝,那边人手不够。”

“要得,我马上去。”

小伍转身跑向汽车站,见高振麟这般高声吩咐,陈茂鹏已然明白他的用意,看高振麟一眼,和他擦肩而过。

这是到重庆快两个月第一次遇见领导,他心里激动却硬要装作陌生人视而不见。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和组织离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回到家,他悄悄告诉齐淑珍遇见陈茂鹏的事情,要她向“古城”转达自己的要求,“我要和陈部长见面,谈谈自己的想法。”

齐淑珍刚要回答,曹茜茹来到院坝,问齐淑珍:“阿姨,我的那些字画呢?”

“字画收在一个箱子里。你现在要?”曹茜茹点头,齐淑珍嘀咕,“家还没收拾好,那些箱子都还堆在一个屋子里呢,找起来费事着呢。”

刚到重庆不久,曹天浩夫妇和高振麟夫妇住在一个小楼里,这是他们的临时住所。

在西安出现那么多问题,尤其是齐淑珍窃取情报的事情,不得不让曹天浩在抵达重庆后作出决定:一是不再把任何文件带回家;二是和高振麟、曹茜茹分开居住,排除泄露情报的任何可能。他暗示高振麟,要他们搬出去住;另外一方面又要二处赶紧安排高振麟一家的住所。

于是,高振麟顺着齐淑珍、曹茜茹的话说:“好多人忙着离开重庆,有些房子在低价出让,我看不如趁这个机会买来自己住。”

“我也是这么想的。”曹茜茹笑嘻嘻地说,“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和阿姨这几天就到处去看看房子,顺便也逛逛重庆。”

齐淑珍问:“你们想自己住?”

曹茜茹点头,“自己住,有何不妥?”

“你叔叔、婶子不会同意的。”齐淑珍提醒曹茜茹。

曹茜茹说:“这是叔叔的意思。”齐淑珍默默点头。高振麟和曹茜茹结婚后,跟着曹茜茹在家里叫曹天浩为叔叔。高振麟这才想起回来没见曹妻,“夫人呢?”

齐淑珍说:“出去会朋友了。”

抗战的胜利,使得原在重庆的异乡的人们开始纷纷离开这个陪都,奔回自己的故乡。没有离开的,也有了时间彼此走动和会晤。

高振麟又问曹茜茹:“你怎么不跟着去玩儿呢?”

曹茜茹恹恹地说:“婶子说她那些朋友跟我不熟,就没带着我去。”又说,“该吃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顺道我要买东西。”

高振麟说:“你们去吧,我约了朋友吃饭。”

曹茜茹拉起齐淑珍走了,高振麟回到屋里,给自己组里的一个相对信得过,名叫夏翔的手下打电话,“你跟踪一下曹夫人。”夏翔顿了一下,觉着跟踪曹天浩的夫人不合适,高振麟说,“这是西安站遗留的问题,也是当初站长的意思,你照做就是了。”

夏翔应了这差事。

放下电话,高振麟坐在那里,满脑子都想着要和陈茂鹏见面,说说自己这几年的情况、想法,还想打听杨红叶、晓光的近况。

到了重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得到“古城”的任何指示,也问过齐淑珍,她也茫然摇头。

“古城”的任务就此完成了吗?高振麟想。他还有一个担忧:如果在重庆“古城”不再出现,曹天浩对齐淑珍、对自己的怀疑可能会加深。他对齐淑珍说了自己的担忧,齐淑珍说:“你的担忧是对的,这个事情我让其他人去办。”

“那你快去办吧。”高振麟催促她道。

出乎意料的是,齐淑珍出门,居然叫上了曹茜茹。高振麟想:也许齐淑珍是要曹茜茹掩护一下她的行踪吧!

屋里只剩下高振麟一个人。重庆的天色黑得很快,一会儿他就陷入在黑暗里,也不想吃饭。电话响起,他拿起电话,夏翔回复说:“曹夫人在枇杷山的外交部招待所会朋友、吃饭。”

“她去那里多久了?都是一些什么人?”

“午饭后就去了。至于见了什么人还得再查。”

“你马上查,越快越好。”

暗查曹妻,是高振麟也确实想知道曹妻是不是“古城”,一旦有情况他好暗中保护。还有曹天浩到达重庆后,行踪诡秘,让他完全掌握不到曹天浩的踪迹。

想到这里,高振麟起身走出家门准备去吃东西。走上街道,一个报童拦住他,要他买报纸。他摇手不要,报童把一张报纸硬塞给他。高振麟有些蹊跷,想问报童,却见报童已经穿过马路融入国泰电影院的人潮中。他已经猜到报纸里面有纸条之类的,心里急着看纸条,就近走进一间咖啡厅,点了食物后打开报纸,果真有纸条:

?

不宜见面,按“古城”指示办,陈。

?

陈,自然就是陈茂鹏。那就继续等“古城”的指示吧!高振麟安慰自己。

翌日上班,夏翔来汇报:“昨天和曹夫人在外交部招待所聚会的人多是民主人士,其中有几个是亲共的。”

高振麟把双手交叉地放在桌面,思忖着说:“你最近的任务就是监视曹夫人。”

?

曹天浩被戴笠认命为侦防处副处长,那是实权职位。曹天浩以侦防之名缴收了很多战后财产,暗地里和戴笠瓜分。曹天浩也没顾上安置秦大伟,让他原地待命,这让秦大伟心里颇为不悦。

尽管受到冷遇和徐鹏飞分不开,秦大伟和徐鹏飞的电话联系倒是比以前频繁多了。徐鹏飞此时还没被调回重庆,秦大伟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和他分析、汇报重庆的情况。这让徐鹏飞对秦大伟有了新的了解,说:“你只有自己拿出成绩,才不愁升官发财。我已经听到口风,说戴老板可能会把我调回重庆。”

“怎么会调你回重庆而不是南京呢?”秦大伟有些诧异。

“重庆的地下党活跃得很呢,戴老板一定要破获重庆地下党。”

这消息对秦大伟是个重要的机会,他脑子里立马有了一个计划,只是没告诉徐鹏飞。

“你要去接近那些进步民主人士,取得他们对你的信任。”秦大伟对王家瑶说,“取得他们的信任,就可能找到重庆地下党的线索,也可能拿到高振麟是共党的证据。”

王家瑶思考着,问:“我怎么接近他们呢?”

“跟着夫人。最近夫人很是活跃,来往的人里面很多就是亲共人士。”

王家瑶十分理解秦大伟的处心积虑,说:“夫人有没有可能是‘古城’?”

“有可能。”秦大伟肯定地回答。

“我也这么看。”主家瑶相信秦大伟的判断,“她对我哥哥好,我感谢她。有几次,我发现夫人拿着我哥哥送她的书,看着我哥哥在书上写的那些批注,很是怀疑。”

“我也发现了。”秦大伟说,“夫人要是‘古城’,站长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现在站长已经采取了措施,来证明‘古城’是不是在他家里。”

“如果在他家里,他会怎么办呢?"王家瑶很想知道曹天浩的态度,“一屁股坐着,不让人知道?”

“肯定会坐着不让人知道,但他会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你不了解站长,他不是那种手软的人;手软的人,坐不到他今日的位子。”

王家瑶满肚子对曹天浩的不满,“你对他忠心耿耿的,他现在对你却是冷淡,不用你。”

“他一直在戴老板跟前替我说话呢。”

但他有一点也异常坚持:齐淑珍一定还会有行动,王家春未必真的就是“古城”,“古城”在他分析来看应该是曹妻。曹妻在武汉时和共产国际及共产党都有过接触,有极大的可能曹妻就是在那个时候参加了共产党,利用和曹天浩的关系窃取情报给延安,对此秦大伟也是背着曹天浩暗地安排了人对曹妻进行监视。抵达重庆,曹妻更加活跃,和曹茜茹一起出现在各种场合,尤其是和一些亲共的民主人士来往密切。

还有,林晓楚提醒过:曹茜茹好像更可能是“古城”。

但至今,秦大伟没有发现曹茜茹的可疑之处,他只能这样理解——林晓楚在挑拨关系,造成不必要的内讧;曹茜茹也是军统特工,这是曹天浩后来才告诉他的秘密。在陕西中学的教师身份其实是她的一个掩护而已,她的真正职位是曹天浩也就是西安站的机要秘书。西安站的泄密第一个当然是和齐淑珍窃取情报有直接联系,也是因为曹茜茹的求情,加上曹天浩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家里的人是共党同谋,那样曹天浩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才没对齐淑珍下手,让自己封口。这里面还牵扯到自己老婆王家瑶,秦大伟也是不能往外说的。

基于这些,他锁定的目标就是曹妻、齐淑珍和高振麟。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