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通过曹天浩的安排,高振麟成为了徐鹏飞、秦大伟制订、实施的军统“红旗特工”计划中的一员。

高振麟与战斗在重庆的地下党,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军统对于重庆地下党的活动掌握的情报也不充分,甚至无从下手。

周日,高振麟和曹茜茹带着鱼儿去看曹天浩夫妇。吃完午饭,两人坐在书房里分析局势。

“我们的部队节节败退,共党步步胜利。”曹天浩郁闷地说,“一群饭桶。我们在重庆也是干着急!你那边情况怎样?”

“没有什么进展。”

“重庆地下党活跃得很哪!”曹天浩恨恨地说,“你们这些‘红旗特工’要努力发挥作用。”

“叔叔,地下党的纪律都是单线联系,这个您是知道的。我只能坐等他们……”

曹天浩打断他的话,“不能坐等,要主动出击。你在厂里要以进步的姿态活动!”

这是曹天浩的命令,他不能违抗。周一上班,高振麟一改平时泡在办公室的习惯,到厂子里四下转转,友好地向那些工人微笑、点头,暗中观察每一个人:不是要出卖蛰伏的同志,而是一旦发现有自己的同志,他要进行保护。

有了这样的习惯,就和一些人熟络了起来。他们会对他讲一些工厂的情况,哪些人阴险、哪些人仗义、哪些人可疑。

有个叫唐进江的人特别引起了他的注意。

唐进江瘦削的脸,颧骨有些高,下巴尖尖的,眼睛明亮,精明、强悍的样子。他看到高振麟出现就拉住他,大谈时局和对国民党的不满。

每每遇到唐进江发表自己的看法时,高振麟就提醒他,“不谈国事。”

“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啊就知道过自己安逸的生活。”唐进江戏谑又不满地说:“政府那么腐败、专横,你就无动于衷?”

“你我只是小人物,又能改变什么呢?”高振麟搪塞着走开了。

一日他巡视完,和熟悉的工人聊了会儿天后回到办公室,给茶杯倒上开水,拿起桌上的《大公报》,赫然发现下面有一张《挺进报》。

这是唐进江给自己的吗?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向自己宣传?这个唐进江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这张来历不明的《挺进报》,高振麟仔细读完,消息和文章都令他振奋。电话响起,是他的心腹,就是那个在监视曹妻的手下夏翔。夏翔,是他花重金收买的军统特工,现在也是“红旗特工”计划的一员,对他是忠心耿耿的。他要监视曹妻,至于为何曹天浩不监视,是他早就打算好的,因为“古城”就在曹天浩身边,不用监视。

“麟哥,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们找到了《挺进报》的线索,循着这个线索我们抓到了重庆地下党的领导。”亢奋的夏翔说:“现在秦副站长正在审问,可能有重大突破。”

高振麟脑子“嗡”的一响,要自己镇静,“今天晚上有时间到我家来。”

“今天晚上不行,我们还要工作。”

“那你有消息及时告诉我。”高振麟吩咐道,又叮嘱道,“别让其他人知道。”

“知道,您放心。”

重庆地下党领导被捕,这个消息不啻对高振麟是个极大的打击。他最担心的局面出现了。他脚步似灌铅一样沉重地回到家里,没有食欲。

“你不舒服?”曹茜茹关切地问,伸出手摸他的额头,“不烫,还好。”

“头痛。我去躺一会儿。”

躺在床上,高振麟不知道该不该启用秘密电台,向延安汇报这个情况。可是电台是直接受“古城”领导的,没有他的指示,他不得擅自动用。

曹茜茹给他倒水、拿药,服药之后他闭上眼睛继续养神,一种不祥的感觉控制了他,那就是重庆地下党中间会不会出现林晓楚这样的叛徒。

那几日他茶饭不思、日日夜夜担忧,又不能去打听,只能等着夏翔给他进一步的消息。终于等来了夏翔的电话,说是抓获了很多地下党。

“怎么抓到这么多人的?你们的成绩不错啊。”高振麟克制着情绪问。

“他们的领导坦白了,还不止一个啊,都是重量级的领导。”

高振麟后来才知道,这次大逮捕,是对重庆地下党的毁灭性的大破坏!

他把这个消息告诉齐淑珍,要她马上转告“古城”。

过了几天,回家不见曹茜茹和鱼儿,他问齐淑珍:“茜茹和我儿子呢?”

“有个朋友的孩子过生日,他们去参加生日宴会了。”齐淑珍脸色凝重,“我和‘古城’谈了,重庆地下党已经先后被捕了一百多人,原因就在几个领导人集体叛变了。”

“前几天我就担忧重庆会出现林晓楚这样的人,没有想到果真出现了。”高振麟又问,“‘古城’怎么说?”

“他要我们保护好自己,不能轻易接近有嫌疑的人。”

齐淑珍说这话的时候,高振麟脑子里立马出现唐进江的面孔,点头道,“是啊,我在厂里也有可疑的人和我接近,还给我《挺进报》。”

“不能相信这个人。”齐淑珍叮嘱高振麟道,“你要远离他”。

?

造船厂正在紧张改装一艘货轮。这艘船的发动机换上了军舰才使用的装备,大大加快了货轮的运行速度;对底部的货舱也进行大面积的改造,舱底还铺上了橡胶地板;上部的甲板进行了扩大改造,加装了载人的客舱。如果经过高振麟这一番监制改造,这艘船实际上具备了客货并用的功能。

看着改造后的轮船,让高振麟有了一种成就感。只是让他犯疑的是,在改造不到一周的时间,轮船周围就有五六个警察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在巡逻,并且不让闲人靠近,上到轮船工作的工人都要搜身检查之后才能上去。

高振麟由此判断,这艘船的用处极为重要。他曾试着询问过改造这艘船的目的,但负责下达任务的水运处的头儿说:“老高你别问了,就是加快改造进度,加强轮船的吃水量。”

自己要是再问下去对方会起疑心,高振麟也就从此不再过问。

每天高振麟都会上船检查,四处查看改造进度之后,心底预估着完成改装的时间。那天,他准备下船回办公室。

唐进江突然走到他跟前,警惕地看看四周,把手里的图纸递给他看,低声说:“高工,这艘改造的船是用来运送贵重物资和客人的,可能就是为撤离到台湾作准备用的。”

国民党在悄悄运送物资,并将一些人撤离去台湾,这些高振麟早有所闻,现在听唐进江这么一说,警觉地看他,说:“别管这些,快回去干活儿吧。”

“我们要想办法破坏这艘船。”

高振麟的手不由得抬起来,放进裤袋里,裤袋里有支手枪,“破坏?老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工人,我不喜欢国民党。”

“你别忘了,你的工钱都是国民党给你的。"高振麟每个毛孔都警觉地张开,迅疾打量着唐进江,“你搞破坏是要掉脑袋的。我有妻儿老小,你也有吧?不能搞这种事情连累他们啊。”

说完高振麟就转身走了,唐进江追上来,“高工……”他还想说什么,被高振麟截住话头,“时局动荡,我们老百姓就是求口饭吃,还是明哲保身吧。”高振麟抬手向后拂了一下飘散在前额的头发,眼睛看着一派忙碌的码头,又叮嘱,“这儿有警察二十四小时巡逻保护,你们不要乱来。老唐,安心工作吧。我们做不了什么的。”

说着高振麟把唐进江抛在身后,下船回到办公室,将茶杯里已经凉了的茶倒掉,续上热开水。

端起杯子,他吹开漂在上面的茶叶,慢慢地喝着,心里在想:唐进江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自己来搞破坏?难道是曹天浩他们有意识地来试探自己的?

不管唐进江是什么人,倒是他爆破船只的主意引起了高振麟的重视:这艘船肯定是用来做大用途的,而且南京肯定非常需要这艘船,自己可以去把这艘船炸掉吗?如果炸掉,也不能在厂里,最好是在这艘船改造完毕,在发动舱里安装定时炸弹,让船在去南京的路途中被炸毁。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定时炸弹从哪里来?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他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唐进江的身份。要摸清楚唐进江的真实身份,可以通过秦大伟,这有些不容易;那么只有通过夏翔。至于炸掉这艘船的计划他要慢慢考虑。想到这里,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把调查唐进江身份的事情交代给夏翔。和夏翔说完电话,又给秦大伟打电话,约他晚上到家里来吃饭。

电话通了,秦大伟听高振麟要请他到家吃饭,掩饰不住亢奋地说:“振麟,最近真没时间,忙得很,到处跑,抓人啊!我们抓到了重庆市工委的刘国定、冉益智这些大人物,知道这些人是干吗的吗?重庆地下党的头子,他们都招供了,眼下顺着他们的口供进行大抓捕呢。好久没见到茜茹、鱼儿了。等我忙完,我备席请你们一家吃饭。”

高振麟的心猛然地往下沉,事态远比自己判断的严重,于是他嘴里敷衍了几句,匆忙地把电话挂掉。

他下定决心要采取行动,炸掉那艘改装的船只。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