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隐秘的角落小说 > 83

83

严良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把这叠打印的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缓缓闭上眼睛,在了解了这三个小孩的故事后,他感觉胸口很闷,呼吸不过来。

“严老师,你也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小孩和张东升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吧?”坐在对面的叶军看着他问。

严良唏嘘一声,点点头,道:“最后张东升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篇日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28日,朱朝阳带着相机去了张东升家,准备把相机还给他,而在这之前,普普和丁浩已经住进了张东升家。现在三个孩子全到齐了,相机也在了。”

严良抿着嘴,缓缓道:“于是张东升这一回可以把人灭口,把证据毁灭了。”

“对,朱朝阳作为唯一一个幸存者,他想开门逃跑,结果门开不了,他只能跑到厨房窗户上喊救命。我们破门进去时发现,门锁上额外加装了一把遥控电子锁。调查得知,这把锁是张东升前阵子在网上购买后自己安装的,应该在普普和丁浩住进他家前就装好了,目的就是为了等人和相机都到齐的这一天动手。这把电子锁只能用遥控器开,可见他是等着机会下手,一网打尽,决不让其中任何一个有机会逃出去。”

叶军又接着道:“朱朝阳情绪稳定后告诉我们,张东升当时还反复问了他们视频是否还有备份,三个孩子都保证说没有,他很高兴,说要庆祝一下四个人的新生活,他准备了一个蛋糕给他们吃,给三人都倒了可乐,他自己倒了葡萄酒。法医已经查证,蛋糕是没问题的,问题出在可乐,三个孩子杯中的和瓶子里剩下的可乐,都检出了氰化钾。根据朱朝阳的口供判断,徐静应该也是误服了氰化钾丧命的。她每天会吃一种美容胶囊,连续吃了几年。张东升把毒药放进了徐静的胶囊里,然后他去丽水支教,制造不在场证明。这样徐静哪天吃了胶囊,哪天就会中毒死亡,而他第一时间赶回来火化了尸体,完全找不出证据来证明他犯罪。此外,朱永平和王瑶体内也检出了氰化钾。我们当时看到尸体,上面被捅了多刀,压根没想过其实真正死亡原因是中毒,想必也是张东升在下毒杀人后,补刀伪造案发经过的。”

严良心中一阵悲痛,张东升把他缜密的思维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而是放在了犯罪上。一起起构思精密、不留任何证据的犯罪,一次次误导警方,甚至警方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他,一般人是决计办不到的。

张东升把最好的才华用在了犯罪这条路上,可悲,可叹。

他沉默了一阵,思绪回到当前,又问:“普普和丁浩都喝了可乐中毒死了,朱朝阳为什么没事?”

“您忘了他不喝碳酸饮料,那本《长高秘籍》救了他一命。我们在他家见到了那本秘籍,只不过是本印刷粗糙的盗版书,这孩子对身高很在意,他在盗版书里像课本一样做满了笔记。幸亏这一条,他喝了一口可乐后,想起不能喝碳酸饮料,就跑去卫生间吐了,又上了个厕所,出来后就看到了毒发的丁浩和普普,此时张东升也原形毕露,朱朝阳遇见危险,忙逃向门口,张东升去追他,丁浩趁机找到桌下的一把匕首和张东升搏斗,虽然他是成年人,但三个打一个,最后他被普普和朱朝阳拖住,被丁浩捅死了。朱朝阳在搏斗中也被割了几刀,好在都是皮外伤,否则四个人全军覆没,这一连串事情的真相恐怕永远不知道了。”

严良皱眉冷哼:“他多么严谨的一个人,前面几次命案即使知道是他干的,也没证据指控他,对他而言,眼见就将大功告成,最后却功亏一篑,被他想杀的孩子捅死了,真是一种讽刺。”

“尽管氰化钾发作很快,但人死前的爆发力是很强的,我想他也决没想到小小的对手会在死前殊死一搏,和他同归于尽。”

严良唏嘘一声,问:“现在一切差不多都水落石出了,朱朝阳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叶军皱起眉,道:“还没定呢,不过也差不多了,大致来龙去脉报到了市里。早上,市局和分局的领导及我们所长开了会。市局的马局长意见是教育为主,不管是朱晶晶还是朱永平夫妇,这两起案件和朱朝阳都没直接的关系,他的核心问题是包庇罪。前面几次警察调查中,他谎称不知道,掩藏了丁浩和夏月普,就是普普的真名。但他所犯的包庇罪,其实从他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中看,也情有可原。第一次丁浩把朱晶晶推下楼,如果他说出两人,那么朱永平会怎么看这个儿子?这是他无法承受的压力。第二次朱永平和王瑶遇害,他事先并不知情,当突然遇到这么大的事,一个孩子能不害怕吗,他自然也不敢说出来。平心而论,就算成年人遇到他这样的处境,恐怕也会犯包庇罪。他本质是好的,在学校,他的成绩一直全校第一,从没惹过事。他喜欢和丁浩、夏月普在一起,不过他跟这两人有着本质区别。丁浩是小流氓,夏月普更是性格偏激乖张,这两人和他相处两个月,多少会潜移默化地带来影响。所以不能把责任都归到他这一个小孩身上,有家庭的,也有社会的。马局还说了,根据法律,包庇罪的适用对象是年满十六周岁,朱朝阳还未满十四周岁,不适用包庇罪。即便他杀人了,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更别说包屁罪了。对未满十四周岁触犯刑法的,通常做法,轻罪由家庭负责监督教育,特大案件才移送少管所。对此,大家一致认为不能把他送少管所,少管所里都是些小流氓,他读书这么好,送进去就毁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和周春红以及学校的沟通工作,商量以后如何教育,如何治疗他遭遇的心理创伤,如果可行的话,最好让他9月1日正常去报到,同时还要替他保密,不让他以后的生活受到影响。”

严良欣慰地点点头:“警察的职责不光是抓人,更重要的是救人。看到你们这么细心,我想这个孩子以后会好起来的。”

又坐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告辞:“叶警官,多谢你破例告诉了我张东升的事,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接下去这阵子应该都很忙吧?”

叶军苦笑道:“没办法,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案子,我们所里还是第一次。徐静一家的两次案子,之前都作为事故登记的,现在要补立刑事案,还要重新做卷宗。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当时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镇上轰动,我们还要做后续的案情通报工作。朱朝阳那头,还要和家长、学校商量今后的教育方案。”

“呵呵,确实很辛苦。”他客套了一句,正准备离开,突然停下了脚步,眉头微微一皱。他在原地静止了几秒,转过头问,“你说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

“是啊。”

“怎么发现的?”

“那天有队送葬的人,一些人在公墓上头走时,看到一个土穴里冒出半个脚掌,随后报了案。”

严良眼角缩了缩:“半个脚掌露在土外?”

“对啊,朱永平的半个脚掌在土外,那土穴是原本就成片挖好的,以后立墓放骨灰盒,只有大半米长宽,比较小,人很难完全埋进去,所以半个脚掌露外面了。”

“不可能,”严良连连摇头,“张东升一定希望尸体越晚被人发现越好,那样警察就越发破不了案,他不可能会让尸体的脚掌露在土外,那样很容易被人发现尸体。”

叶军撇撇嘴:“可是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能不能把你们调查时拍的照片给我看看?”

叶军随后拿了朱永平、王瑶案的卷宗,给了严良。

严良翻了一下,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吐出几个字:“这案子有问题!”

“嗯?什么问题?”叶军一脸不解。

“朱永平和王瑶整张脸都被刀划花了?”

“对,肯定张东升划的。”

“身上衣物等东西也都被拿走了?”

“是的,这些东西在张东升家找到了。”

严良望着他:“你有没有想过,张东升为什么拿了被害人的衣物,又把人脸彻底划花?”

“当然是为了造无头案,让我们警方连受害人是谁都查不出,更别想破案了。”

严良点头:“对,没错,他就是想着即使以后尸体被人发现,由于无法辨识,确认受害人身份都难,破案难度大幅增加。可是——”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他在埋尸体的时候,怎么会连脚掌都没埋进去,就一走了之,让你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尸体,就确认了被害人身份?他如果连尸体都没埋好,那么前面这些划花人脸,带走被害人衣物的事不就白干了?张东升这么严谨的人,所有案子都做得天衣无缝,他不可能没把脚掌埋进土里就走了。”

叶军不置可否道:“大概他当时处理尸体比较匆忙。”

“既然他去杀人,就一定想过了如何处理尸体,不会因匆忙而敷衍了事,着急离去。而且他有时间把人脸划花,衣物带走,却连最后把脚掌埋进土里这么点时间都没有?不要说他不小心没留意,这么明显的东西任何人都不会疏忽。”

叶军猜测着:“嗯……也或许是下雨冲出来的,那几天下过几次雷阵雨。”

“雨有多大?”今年整个夏天浙江都是副热带高压,几乎没下过雨。

“嗯……大倒不是很大。”

“除非特大暴雨,否则不会冲出半个脚掌。”

叶军不解问:“严老师,那么你是什么意思?”

严良紧紧皱起眉,立在原地思考了很久,随后他眼神复杂地看向了叶军,缓缓道:“也许,脚掌是被人挖出来的。”

叶军更加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明什么?谁挖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严良对叶军的疑惑置若罔闻,他来回踱了几圈步,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似乎两个月来的这些案子,我们所知道的所有来龙去脉,全部来自于朱朝阳的口供和他的那本日记。”

“对,嗯……您是怀疑朱朝阳说谎?”

严良不置可否道:“我不想妄加猜测。”

“他一个初中生,在这么多警察面前不会撒谎的。”

“他之前撒谎了。”

严良思索了一会儿,道:“你们有没有对他的口供和日记里的内容进行过调查确认?”

“当然,我们要做备案卷宗,第一时间就对里面的各项关键点都做了调查,这两天结果差不多都出来了。”叶军自信满满地拿出一叠文件,看着里面记录,介绍道:“先来说说夏月普和丁浩,我们查出他们身份,都是今年4月从北京XX孤儿院逃出来的。我们跟孤儿院取得了联系,他们院长知道了两人的事后,向我们证实,丁浩是里面的打架王,多次偷教导员的钱包逃出去打游戏,多次殴打其他孩子,甚至还有比他年纪大的,两次把人牙齿打落,三次致人轻伤,不服管教,和教导员都敢动手。我们在他尸体左臂上看到刻着‘人王’的刺青,他要做社团大哥、人中之王。他老家的派出所说他小时候就是因为盗窃被抓,又半夜去砸人家玻璃被带到派出所,后来送去孤儿院的。这样的暴力分子,如果调教不过来,出来后肯定危害社会。相比丁浩,看似夏月普好多了,但其实她比丁浩更坏,丁浩干坏事都是她出的主意。她性格一向很古怪,平时不说话,但骨子里有着不同于年龄的阴暗。她刚来孤儿院的时候就说她爸爸是被警察冤枉枪毙的,这导致了她性格偏激的一面。她结识了丁浩后,两人以兄妹相称,凡是骂了她的,丁浩都会动手打人。女生和她发生争执后,丁浩不打女生,但过几天得罪夏月普的人就会发现,自己的茶杯里被人放了大便,但她又不承认。后来,整个孤儿院里,这两个人成了孤立的小团体,不和其他人往来,其他孩子也不敢招惹他们。两人都经常被关禁闭,大概他们因此萌生了逃跑的念头,逃跑前还偷了院长的钱包。”

严良迟疑道:“那么……夏月普的爸爸,真的是被冤枉枪毙的?”

叶军耸耸肩:“这是其他地方的陈年旧案,没人知道了。反正在我个人看来,丁浩的暴力还是可控的,夏月普这样的孩子成年后才最危险。我们跟她老家派出所取得了联系,当地警察也都证实她七岁时把一同学推下水库淹死,但她那时不肯承认,警察找不出证据,而且她年纪小,此事不了了之。朱朝阳日记里提过,夏月普承认人是她推下去的。小小年纪就这样,内心里藏了多少事啊。”

严良不认同地摇头:“也不能怪他们,家庭、社会,都有责任。”

叶军不屑道:“同样家庭的小孩,他们孤儿院里还有很多,可那么多人都好好地生活着,慢慢成长着,可见不能把犯罪都归咎于环境,更重要的是自己放弃了走正路的心。”

严良知道叶军这样天天抓罪犯的实战警察和他一个知识分子对待犯罪的宽容度是不同的,也不愿反驳。只是轻微摇摇头,道:“其他呢?”

叶军道:“从事情发生顺序讲起吧,7月2日那天,朱永平和很多人打牌,那些人都证实,当天朱朝阳来厂里遇到王瑶母女,朱永平让他喊叔叔,这对孩子心中的仇恨埋下了伏笔,导致了少年宫去找朱晶晶报仇,结果意外引发悲剧。3日下午,在看到视频中张东升杀人后,朱朝阳选择了报警,警讯中心通话录音显示,当时朱朝阳刚说了半句话,电话就挂断了,协警回拨过去,变成夏月普接听了,她说拨错了。4日朱晶晶遇害的男厕所窗户上采集到的指纹,找到夏月普和丁浩的,朱晶晶嘴里阴毛和皮肤提取的DNA也和丁浩完全匹配,证明了丁浩杀人。后面王瑶几次找朱朝阳的事,都是我接警处理的。所有事情和他日记里记载的完全一致。”

“那么……”严良迟疑道,“日记里所记载的每件事的时间有核对过吗?”

“完全一致,甚至还抽调了新华书店监控,证明每天下午夏月普约了朱朝阳见面。”

叶军又接着道:“至于最后一天的事,我们在张东升家搜查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毒药,他竟包在一个塑料膜里,塑料膜放在洁厕粉瓶子的最底下,好在他家东西不多,否则要找到还真不容易。毒药来源很难查了,可能买的,黑市剧毒物交易没法查,也可能是自己合成的,他利用老师的身份去学校实验室拿点化学品还是容易的。”

严良思索片刻,突然问:“有没有查过杀死张东升的那把匕首是不是他自家的?”

叶军不解地看着严良,还是回答了:“当然是他自己的了,那把匕首造型很特殊,我们查到,匕首是徐静大伯去德国旅游空运回来,送给徐静张东升新家镇宅用的。”

“哦……”严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叶军奇怪地问:“严老师,您到底在怀疑什么?”

严良犹豫了一阵,缓缓道:“我深信朱永平的尸体半个脚掌露出土外,决不是张东升疏忽大意,他不可能把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却犯这种低级失误。”

“嗯……那您的意思是……”

严良抿抿嘴:“我有个卑鄙的猜测,我在想,会不会那半个脚掌,是朱朝阳挖出来的。”

“他……哦,我记起来了,他日记写过,朱永平夫妇死后的那个星期天,他去过公墓,可能他想看看他爸的尸体,挖出来看了眼,又盖回去了,结果露出半个脚掌。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被人发现尸体。”

“可他日记里只说了他去过公墓,没有说他动过尸体。”

“他又不是拍纪录片,没必要把每天的一言一行都写下来吧。有时候日记篇幅长,有时候日记只有寥寥几句。”

严良道:“他现在已经在家了吗?”

“对,昨天晚上让他先回家休息了。”

“你能否打个电话问问?”

“想问他什么?”

“就是这一个问题,他有没有把尸体挖出来。”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叶军一头雾水。

严良狠狠点头:“非常重要!”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