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六章

第六章

此时已近隅中,毕竟是京城,街上已是热闹非凡。早间一些还未开门的铺子也都开张了,来来往往的人也比来时多了许多……莫研却无心再看,只觉得距离开封府越近,心就跳得越厉害,待一路和展昭进了开封府的西角门后,几乎是心跳如鼓,不能自己了。

尸房距离牢房甚近,是一处单独的小院。展昭推开院门,唤了几声“周叔”,无人应答,想是仵作有事出去了,便径直入内。

莫研在院门口犹豫了许久,才一步三蹭地跨入小院。小院正屋的门已被展昭推开,隐约可看见几张长桌在内,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她脚下一踉跄,险些栽倒。

“莫姑娘,进来吧。”展昭回头道,这才留意到莫研已是面白如纸,与方才意气风发的模样大相径庭,不由问道,“姑娘可有何为难之处?”

莫研硬撑着面子,勉强摇摇头,却也不进去,站在距门口一丈之外,犹豫问道:“那两个……都在里面?”

展昭点头,看她的脸色开始发青,目光飘浮。

“你……不要紧吧?”他还是觉得问下比较好。

“嗯?”她的反应似乎也慢了许多,半晌才猛地抬头道:“我挺好的!有什么要紧的?”

“那进来吧。”

她既然这么说,展昭也不再多言,率先步入屋内。

白宝震和官役的尸首停放在屋子的西首,用两块白布盖着。此时虽然已不是暑热天,但这尸首停了两天,已开始散发出隐隐恶臭。展昭素性爱洁,嗅觉虽不如莫研,但闻此恶臭也不禁胸内翻腾,眩然欲呕。但他也只是微颦了眉,强自忍耐。

莫研终于进了屋子,目光刚刚触及那两幅人形白布,便慌忙移开,脚步千斤重一般,艰难万分地挪了过来。

然后,展昭缓缓揭开一幅白布,白宝震的尸身赫然在目,苍白的皮肤上浮现着暗青色尸斑……

浮肿而变形的脸。

毫无生气的躯体。

弯曲僵硬的手指。

“砰!”的一声,展昭回头望去,莫研已不见踪影,门被撞得直摇晃。

他只好复盖上白布,轻叹口气,走出屋子。

待他找到莫研的时候,她已经跑到了厨房附近,几乎将开封府跑了个对穿,正坐在树下怔怔地发呆。

“莫姑娘!你没事吧?”展昭看她似乎受惊不浅,关切问道

莫研慢腾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茫然,却什么话都不说。

展昭办案日久,也曾看过一些女-子怕见尸首,却也不过是惊叫掩面而走,严重的或者会哭泣,但象她怕得如此厉害的,却是费解。

正巧,厨娘马大嫂出来,看见他们二人,笑道:“展大人,怎么有空来这里?可是饿了,要不我给您弄些点心尝尝。”

这马大嫂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娘家姓傅,单名薇字,因厨艺了得,深得包夫人赏识,故一直跟随着包拯。三年前又由夫人做媒,嫁给了马汉。

展大人与马汉以兄弟相称,自是不敢轻慢于她,忙拱手施礼道:“嫂夫人!”马大嫂看莫研坐在地上,呆呆怔怔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奇道:“这小姑娘怎么了?是不是被谁欺负了?瞧这可怜劲的……”

“她……方才去了趟尸房。”听她话中意思倒好像是说自己欺负莫研一般,他忙解释道。“尸房!”马大嫂蹲下-身-子摸摸莫研的小脸,朝展昭嗔怪道:“你们办案也得尽人情啊,怎么能带姑娘家去尸房,难怪吓成这样!

展昭尴尬一笑,却不知该说什么。

“来,跟我进来喝点热汤,压压惊!”马大嫂拉起莫研往厨房里头走去,后者很顺从地跟着她走。

“展大人,您也进来!”她转头又朝犹在当地的展昭喊道,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就进去了。

展昭无奈,只好依言入内。

马大嫂领着他们进了旁边的小厨房,让他们在小桌边坐了。

厨房里的小灶上正炖着一锅汤,浓浓的香味在他二人周遭萦绕。闻着这香味,莫研的眼珠子似乎也被熏得灵活起来了。

“当归牛肉汤!”她闻着味,开口道,“还加了风连草。”

“姑娘好灵的鼻子!”马大嫂寻了碗,给他们各盛了碗汤,笑道:“快尝尝,我熬了二个多时辰,看看入味了没有?”

展昭吹了吹热气,轻抿了一口,肉香中裹着当归的味道,开人心脾,有礼笑道:“很好喝,多谢嫂夫人。”

再看莫研,因汤还烫着,她只能捧着碗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喝,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这姑娘,肯定是吓坏了!”马大嫂看她喝得津津有味,心中也十分高兴,用手抚着她的头发道,“喝了汤,身-子暖和了,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莫研一口气喝完汤方放下碗来:“您真是个好人!难怪煮的汤也这么好喝!”她乌溜溜的眼珠看着马大嫂,满是感激之意,这话说的十分诚挚。“汤里加了风连草,丝毫不减汤的浓香,又去了肉的涩意,添了几分甘甜,方能把这寻常的汤煮得如此好喝。……难为您是如何想来的。”这番话听得马大嫂大为高兴。平日里夸赞她厨艺的人也不少,可惜这开封府中人虽多,却无精于此道者,花再多心思的菜肴也不过就知道“好吃”二字而已。她听莫研夸得正是精妙之处,顿时如得知音一般,欢喜不尽。

“这姑娘……你叫什么?”

“我姓莫,单名研字,是这府里新来的捕快。我在家排行第七,您叫我小七就好了。”莫研笑眯眯道。

展昭望了她一眼,这后半句话倒未曾听她对别人也这么说,却对初识的马大嫂这般亲密,他虽不解,也只道是女-人之间更容易亲近。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捕快!”马大嫂奇道,“我倒是听我们当家的说过。”她早间还听马汉抱怨这姑娘刁钻古怪,很难相处。此时看莫研乖乖巧巧地坐在那里,与马汉所言全然不同,不由奇怪。此时,展昭在旁也喝完碗中的汤,起身拱手道:“嫂夫人,我们还有事在身,不便久留。”

马大嫂收了碗,笑道:“去吧去吧,我知道你们忙。得了空就过来,我会做的还多着呢。”最后这句话却是对莫研说的。

莫研笑着点点头,方随着展昭一起出去。

“我们现下……还回那里去?”一出门,她便犹豫问道,只怕展昭又要去尸房。

“不,是去向包大人复命。”

他们至外书房时,包拯刚刚接到来自江南的信函,正满脸怒气。公孙策在旁也是紧皱了眉头。

“不如让学生走一趟江南吧!”

“不可!”包拯断然否定,“先生虽是足智多谋,却也只是个文弱书生,若是着了他们的黑手,你让本府如何自处!”一抬眼看见展昭与莫研已进来,方深吸口气,摆手示意他们落座,又唤人上茶。

展昭将所发现之事细细禀明。

“白宝震曾让人送信给张尧佐!这信中说得果然不假!”包拯怒道,“江南便是张尧佐的小金库。”

“莫非江南的信到了?”展昭道。

公孙策点点头:“上面说,仅在河道这项上,粗算每年就贪没五百万两以上,何况织造府……如今他怕江南贪没案会查到他身上,定是抢先下手杀了白宝震,只可惜我们找不到证据。”“连送信之人都被杀了。”展昭低道。

“眼下一定要尽快拿到他贪没的证据,否则,只怕死的人还会更多。”

“大人指的是……?”

“帐册!据本府看来,白宝震虽然想不到张尧佐会杀他,但他此番上京必是想找张尧佐商量对策,帐册是张尧佐捏在他手中的把柄,他断不会带上京来。”

展昭起身道:“那属下速去趟江南,拿回帐册。”

包拯凝眉:“只怕张尧佐会从中作梗,从白宝震便可知他心狠手辣,展护卫,你定要当心才是!”

“大人放心,属下自当小心!”

莫研在旁听了半天,什么江南贪没,什么帐册,她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心中只惦记着师兄一事,忍不住插口道:“包大人,既然如此,您是不是可以把我师兄先放了?”&

包拯一怔,却摇了摇头:“此时我们只是怀疑,却没有证据证明一定是张尧佐,你师兄一时还不能放。”

“你们……”莫研有些急道,“事情不是明摆着,究竟还需要什么证据?”

“帐册!”包拯沉声道,“要有张尧佐贪没的帐册。”

“帐册在江南?”她隐约想起方才展昭所言,“把帐册拿来就行了么?那我去拿便是,不用扰烦展大人了。”

“莫姑娘!”展昭实在有点头疼,“你不能去!”

她奇道:“为什么?”

公孙策在旁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知道帐册在什么地方吗?”

“不是说在江南吗……织造府里头吧。”

“那么,你知道该如何才能拿到帐册吗?”

“自然是找他们要,若是不给,那就只能偷了。”她干脆道。

公孙策与包拯交换下眼神,这帐册是私帐,白宝震定然藏得甚为隐秘,要自然是要不来。偷的手段虽不光明正大,却倒也实在,只怕还可行。

包拯沉吟片刻:“展护卫,不如就让莫姑娘随你走这趟吧。”

“大人……”

“我一人就可拿回!”

展昭与莫研两人同时开口。她显然没想到他也会这么说,奇怪地望了他一眼。

“大人!”他复道,“此行只怕凶险,还是属下一人行事利落方便些。”

包拯还未开口,莫研已不可思议地跳起来,盯着他道:“你是怕我拖累于你?”

展昭确有此意,所以只好不吭声。

“我除了武功比你差那么一点点,哪里不及你了?”她怒气冲冲盯着他。

“展某只是不愿姑娘涉险。”

“包大人!”莫研拱手施礼,毫不客气道,“展大人武功虽高,行事却过于鲁莽,江南之行还是我去合适些。”

展昭苦笑,他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他行事鲁莽。

“展护卫鲁莽,何以见得?”包拯奇道。

“他只单凭一封来历不明的信,就莽莽撞撞地把我师兄抓了来,这可不是鲁莽么!”说到这里,她没好气地瞪了展昭一眼,“若不是因为他,我师兄又怎么会有牢狱之灾,更别说还有性命之危了。”

这姑娘虽然聪明,对于朝廷官场上的事却是一窍不通,包拯在心中暗叹。那李栩既是有人故意栽赃,且证据确凿,若是不拿他,只怕很快会以办事不利或者徇私枉法落人口实。

“莫姑娘,你就随展护卫走趟江南吧!一切听从他调派。”包拯沉声道。

“听他调派!”她不情愿道。

公孙策笑道:“展护卫官居四品,你原就该听他的。”

见包拯依旧如此安排,展昭也不再多言,施礼道:“属下领命,明日一早便启程。”

莫研闷头不响,显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也无法。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