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她毫不怀疑展昭会来救他,但这种信心从何而来,她却没想过。

宁晋仍旧坐在榻上,瞧着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莫研。后者压根没理会他,眼睛瞅着旁边的椅子,正慢吞吞地挪过去。

如此窘境,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还真是不多见。宁晋耐着性子看她到底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好容易挪到椅子前,莫研坐下去,背往后一靠,舒服地长嘘口气,不动了。

宁晋盯着她不作声,已经被她气到没脾气了。

两人对峙良久,宁晋发觉自己王爷的威严在这个丫头面前形同无物,莫研非但没把他这王爷放在眼里,而且丝毫没有一点阶下囚的意识。

“展昭在哪?”宁晋开口问道。他不傻,既然这丫头在这里,展昭一定在附近。

“现在大概已经到客栈了,你还想找他下棋么?要不我辛苦一趟,再替你把他叫来。”莫研说得很溜,“那位吴大侍卫已经辛苦了一整晚,还受了伤,还是让他歇歇吧。”

“你怎么知道他受了伤?”

宁晋有点奇怪,子楚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受伤,而且从外表上看,他也看不出子楚受了伤。

莫研不答,接着道:“对方不仅是用剑高手,还是他的朋友。王爷,你非逼着他去和自己的朋友动手,这事可不太仁义。”

宁晋面色很难看:“你还知道什么?”

“其实,”莫研轻叹口气,“这江南贪没案说大可大,说小可小。王爷你也是有苦难言,事情既要做,还得顾忌到开封府——确实不容易。”

她这番话云山雾罩的,说的含蓄非常,听得宁晋心里疑虑重重。卧在梁上的展昭不由微笑,他知道莫研在耍小聪明。

难不成开封府早就知道?宁晋颦起眉头:这丫头到底知道多少?

“王爷,你不再吃点别的?”

“……嗯?”

“那些莲子羹是重新热过的,肯定不合你的口味,不如再煮点花生甜汤吧。”莫研笑眯眯,“记得等花生熟了再放糖,那样才好吃。”

此时,宁晋看她的眼神象在看一个怪物。

吴子楚在外间轻扣房门。

“进来。”宁晋没好气道。

不知是没听清还是对宁晋的语气有些迟疑,吴子楚又轻扣了几声。

宁晋不耐烦地拍桌子:“进来进来进来!没听见啊你!”

听出王爷心情糟透,吴子楚低眉顺眼地进来:“回禀王爷,四周都查过了,没有发现那个……那个野猫。”

宁晋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直看得吴子楚浑身起毛,半晌才问道:“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

“伤在哪里?”

“是内伤,不打紧的,我回房运功调息一会就没事了。”

宁晋盯着他,目光古怪。

“你认得他们,是么?”

吴子楚楞了一下,想了想才知道宁晋问的是谁,面露难色地点点头:“以前也曾见过几面,也是碰巧了,没料到是他们。”

“他们剑法可好?”

这下吴子楚不由大大地吃惊,宁晋怎么连他们用剑都晓得:“……都是用剑的行家。”

“行了,你下去歇着吧。”宁晋深吐出口郁郁之气,面色却愈发难看,“也许是我错,我不该让你去办这件差事。”

“王爷?”吴子楚惶恐,不知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下去吧。”

宁晋显然不愿再多说,旁边的莫研笑得没心没肺。吴子楚不明究里,狐疑地瞥了她一眼,只好依言退出厢房。

厢房内一片死寂,宁晋盯着莫研的模样,象是在决定要把她在月黑风高时候找个草深林密的无人之地活埋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展昭……”

“他当然知道。”莫研快活地晃晃脑袋。

宁晋想当然的认为展昭所知必定比莫研更多。

“都是些什么破差事!”宁晋低低咒骂了一声,方无奈道:“这猫儿在我面前装的还挺像。他人呢?”

展昭看他神情,度之心思,略一沉吟,便翻身跃下。

“展昭参见王爷。”

这下,不仅宁晋吃了一惊,连莫研也是大大吓了一跳。不过前者是惊怒,后者则是惊喜,她也没料到展昭居然就在自己头顶上。

“什么时候堂堂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也变成梁上君子了?”宁晋心神稍定,冷哼道。

“情非得已,展昭鲁莽,还请王爷见谅。”

“见谅、见谅……”宁晋本来还想维持王爷的风度,但郁结于心,终是忍不住大声怒道:“你让本王怎么见谅!一个从我屋顶上掉下来,一个从我梁上掉下来。你们把本王这里当成什么了?就算是开封府的人,也不能如此嚣张!”

“若不是王爷存心欺瞒,展昭定不会如此。”展昭语气柔和,波澜不惊。

“你是说,这还是我的错了?!”

展昭不答,目光温和而坚持。

“是,我原是打算瞒着你们。”宁晋被他看得有些泄气,声音渐渐回落,“反正你们也都知道,再瞒下去就没意思。我就明说了吧。”他扫过展昭和莫研,几分恼怒几分无奈,“谁让你们开封府的人都那么楞呢!以包黑子为首,包括你们下面这些人……办案就办案,申冤就申冤,谁不知道开封府是青天衙门,可开封府再铁面无私,也得给皇上留几分面子吧?”

展昭沉默不语。

宁晋以为他没听懂,又接着道:“上回,二话没说,把驸马斩了;再上回,眼也不眨,把国舅爷关牢里了,还有上上回、上上上回、上上上上回……”莫研听得噗哧一笑,被宁晋瞪过去,“皇上脾气再好,这皇家的颜面总是要的。”

“展昭明白。”展昭沉声道。

觉得他语气有些怪异,莫研扭头,看见他默默地咬着牙。

“说到底,大宋的江山是姓赵。皇上希望开封府体察民情、断案如神,但并不喜欢开封府一而再、再而三……”

展昭已经听出了由头,不客气地打断道:“难不成皇上已经知道此次江南贪没案与皇家中人有关?”

“皇上多少也猜出了点,不然本王何苦从岭南赶到姑苏来……”宁晋见展昭言语不善,语气便温和了许多,带了些安抚,“当然,你放心,本王绝不会阻碍开封府办案,不过是替皇家遮遮丑,让皇上脸上好看些罢了。”

莫研听得有些糊涂,再看展昭面无表情,宁晋却隐隐有些陪着笑脸的意思,倒像是事情翻了个。

“那么昨夜王爷您引我们来……”展昭微微挑眉。

“我知道有人盯着你们,就让子楚去看看是不是大内的人,若是就命他们不可乱来,速速回京去。偏偏那也是两个二楞子,居然还和子楚动起手来。我这多少也算是帮你们的忙吧……”宁晋说到这里,想想不对,奇道,“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还问我做什么?”

展昭不语,心知宁晋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却是生怕他们牵扯出背后指使之人。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