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知她向来口无遮拦,故听到如此评论,展昭并不介怀,也不多做辩解。他静静看着白府的人将定礼都搬了进去,又等了半日,猜想里面收拾妥当,方才和莫研上前扣门。

家丁开门见是他们,知道展昭身份,虽然面露难色,但还是将他们引进来。

还未走到大堂,面前的景象就让二人止了步:方才在门口所看见的定礼大箱子全部都被打开,三位姨太太正指挥下人一件一件的挑拣,或许不能说是挑拣,而用争抢似乎更妥当些。

展昭皱皱眉,环顾四周,与昨日截然不同,几乎没人理会他们二人。再转头,莫研不知何时也凑到人堆里,正兴致勃勃地捧着尊玉雕欣赏,全然忘记自己所为何来。

他正欲把她叫回来,却见屏风后白影晃动,两名丫鬟搀扶着白盈玉小姐珊珊出来。

幸而白盈玉与那几位姨太太不同,一转出来便看见展昭,她冷冷地瞥了那几位姨太太一眼,还是上前朝展昭盈盈施礼。

“展大人请到里面说话。”大堂过于嘈杂,她将展昭往里让去。

展昭颔首,唤回莫研。

“府上还真是热闹啊!”莫研看见白盈玉,笑道。尽管用“热闹”来描述不太准确,不过这倒是她的真心话。

白盈玉面露尴尬:“家门不幸,让二位笑话了。”

莫研见她一脸凄楚,还想说些什么安慰她,被展昭用眼神制止,只好一步三回头地随他们到内堂,那模样显是对那十几箱子东西恋恋不舍。

在内堂落坐,远远地还能听见外间大堂传来的嘈杂越来越盛,展昭神色淡然充耳不闻的模样,莫研则尖着耳朵听得颇为有趣。

下人奉上茶点,白盈玉皱着眉,饮口茶水,又素帕拭了拭嘴角,才细声问道:““两位今日前来,若是还要查看信笺,怕是不能了。”

“怎么?”

“昨夜书房失了火,待发觉救下,书房十之八九已尽毁。”

“失火!?”

展昭与莫研皆微微吃了一惊,暗自气恼,如此岂不线索尽失。

“可是有人故意纵火?”莫研问道。

“故意纵火?”白盈玉颦了眉,“我也想不明白,为何要烧毁书房。”

“可有伤及他人?”展昭问道。

白盈玉摇摇头:“应该没有,因是夜半,下人也都歇下了,并无人到书房附近。”

“展某想去看看,可否方便?”

“展大人请。”

不过半日光景,白宝震的书房已是断檐残壁惨不忍睹,内中尚有几处凄凄惨惨的余烟未灭。

“会不会有人被烧死在里头?”

池边,莫研从展昭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出去,声音轻得让人毛骨悚然。

本来不觉什么,被她这么一说,不仅是白盈玉,连身边的两个丫鬟也有些不自在起来,目光在废墟中战战兢兢地扫了扫,生怕真有什么残骸在其中。

“放心吧,没有。”展昭淡道。

莫研奇道:“你怎么知道?”

“并无尸体烧焦的气味。”

“哦……”她放下心来,转念一想,同情地看着他:“你以前闻过?”

“……嗯。”

展昭漫应,他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莫研没有再追问下去,虽然有些好奇,但终究是胆怯占了上风。她在废墟中信步而行,偶尔看见些什么,便挥手让展昭过去看。

“都拿下来了。”她说。

“嗯,没找到。”展昭答。

“他们没理由带着那个!”她说

展昭点头。

“是他?”莫研咬牙。

展昭摇头:“不会。”

……

两人之间对话都没头没脑简单非常,在旁人听来只能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白盈玉也顺着莫研指的方向看去,可除了一处处的灰烬,别无他物,更别说要看出什么来。

转了几圈,两人方出来,均眉头紧锁: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预计。

“小姐,小姐!”一个丫鬟急匆匆地赶过来,“几位姨奶奶在前面吵起来了,三姨奶奶嚷着要您过去,说、说……”她望望展昭和莫研,似乎难以启齿。

“说什么?”白盈玉淡淡问道,家败如此,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了。

“说那些既然是小姐被人退回来的定礼,也让小姐出去说句话。”

白盈玉苦笑,这位三姨奶奶素日就压不过其他二位,想是抢不到东西,索性想一拍两散。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在外人面前闹得太不成样子。她深吸口气,向展昭歉然道:“两位稍候片刻,我去去便来。”

展昭颔首。

大概是前面实在太乱,几个丫鬟都跟到了前头去,偌大的池边就剩下展昭和莫研两人。

“怎么会是她?”莫研摇头叹息。

“也许她在怕什么?”

莫研冷笑:“怕损了她父亲的‘清誉’么?”

展昭不语,望向不远处白盈玉所住的小楼。

“眼下也只剩下那里或许还能找到线索。”莫研和他看着同一方向。

秋风掠过,若有似无的雨丝拂上衣襟,展昭收回目光。他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虽然自己和莫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但自己与她之间却有着惊人的默契。

方才他与莫研查看下来,书房里里外外都被泼了上油,不仅如此,从灰烬可看出许多书籍或纸张是被取下摞成再烧,纵火之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且时间充裕,所以不会是昨夜碰到的那俩人。一开始莫研怀疑是吴子楚,但展昭却认为以子楚的轻功,他并没有如此充裕的时间。跟着白盈玉的两位丫鬟鞋上也有油斑。开始他们并不在意,认为丫鬟必定经常出入厨房,有一点油渍是常事。而当那个急匆匆的丫鬟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两人顿时都明白了。

那个丫鬟的半旧裙摆上有很大一片油渍,罗裙是石青色,油渍在上面并不显眼,大概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没有换下罗裙。她的鞋与前两位一样。

巧得是,她们都是白盈玉的丫鬟。

两相联系,最大的可能,白盈玉才是烧毁书房的主使人。

展昭再抬眼时,看见莫研已经抬脚往小楼走去。

“你现在去?”

“反正没人。”

他无奈举步:“被人看见怎么办?”

“就说避雨。”

莫研笑嘻嘻地望天,几缕雨丝挂上她的发梢,轻轻柔柔。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