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 & & & “你替她把衣服穿起来吧。”

即使被衾将白盈玉裹得严严实实,展昭还是别开脸,转过身去低声吩咐莫研。

闻言,白盈玉眼中恐惧之色大增,欲极力挣扎,无奈却是半分也动不了,樱唇一启一合,不知想说什么。

莫研取了挂在旁边屏风上的罗裙,掀开她的被衾,扶她坐起来,就准备给她穿,而此时的白盈玉仅着衾衣……

她眼睛睁地大大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

“你哭什么?我被你打成这样,该哭的人是我!”莫研皱着眉看她,手中不停,一面给她披上衣裙。

其间,白盈玉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直落下来,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莫研看她衣裙前襟大片的濡--湿--,无奈道:“求你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还得替你换一套。”

“好了么?”展昭问道。

他始终面朝窗外,背对她们。

“好了。”莫研还好心替白盈玉拢了拢披散下来的头发,此举换来恨意更甚的目光。

展昭方转过身来,走到白盈玉面前,眼中并无丝毫歉然。

“想必小姐清楚,令尊死于非命,展某则是为了查明真凶而来。”他顿了顿,“小姐烧毁书房,难道是宁可让令尊枉死?”

白盈玉虽口不能言,但终是深居绣阁的大小姐,并不懂如何掩饰,脸上立刻显出吃惊的模样。

“解开她的哑-穴-吧。”展昭道。

“她要是叫怎么办?”

莫研还在犹豫,忽瞥见地上的绣花鞋,遂抿嘴坏笑,拿了一只鞋,对白盈玉道:“我现在就解开你的-穴-道,你若叫的话,我便只好将这鞋塞-进你嘴里。你可想明白了。”

鞋虽不算脏,但终归是在地上踩过,白盈玉这样的大小姐自然不会愿意被它塞-进嘴里。展某默不作声,显然默许,所以她只能怒瞪莫研。

后者冲她笑得很有诚意,手指几下疾点,已解开-穴-道。

白盈玉果然没有尖叫,盯着展昭,脸上泪痕犹在:“两位若是为查案而来,为何要深夜来访,还……还这般-羞-辱于我!你枉有侠名,却是这等宵小之徒!”

“深夜潜入,也是万般无奈。”展昭静静道,“况且展某自始自终并未存心-羞-辱小姐。”

“你居然让他……”她说着眼泪又流下来,“你们这般-羞-辱于我,不如杀了我便是。”

展昭盯了眼尚穿着男装的莫研,只好解释道:“莫姑娘也是女儿家,想来并无不妥之处。”

“她是……姑娘?”

白盈玉顿时忘了流泪。其实莫研即使穿着男装也掩不住女-子的秀气,且嗓音清脆,并不难分辨,只是这位大小姐向来足不出户,没见过如此这般女扮男装罢了。

莫研左顾右盼地打量自己,奇道:“我不象吗?”

“言归正传。”展昭见白盈玉平静了许多,遂沉声道:“小姐是否想过要将杀死令尊的真凶伏法?”

“这是自然。”

“那小姐为何还要烧毁书房?”

白盈玉抿紧嘴唇,并不答话。

展昭也不逼问,道:“这些年,每年织造府贪没的银两超过百万,若令尊身后没有人指使,这小小一个织造府如何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听闻贪没数目,白盈玉眼中露出惊诧之色,沉默不语。

“令尊不过是被别人利用的棋子,而令尊之死,也不过是他顶上之人弃车保帅的举动。”展昭语气一转,柔和了几分,“包大人深知令尊是被逼无奈。若小姐深明大义,便该助我等查明真凶。”

他停下来,注视着白盈玉,后者表情惊疑不定,却仍在思量。

“实不相瞒,包大人此番彻查江南贪没,令尊确是难逃其罪,但罪不在全责。令尊这一死,正好让人将所有事情推到他身上。”展昭加重语气,“难不成小姐眼睁睁地看着真凶不仅逍遥法外,并且将他的罪责全部推到令尊身上么?”

白盈玉怔在当地,半晌才道:“你们有何凭据指证家父贪没?”

展昭淡淡一笑:“包大人自年前便开始探查,恕展某直言,令尊行事过于张扬。就说小姐与司马家结亲一事,令尊送出的定礼便是一位三品官员十年不吃不喝也送不起。”

“……那你怎么能肯定杀家父之人就是指使他贪没的人?”

旁边莫研听得不耐,恼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他若不是怕你爹爹把他牵连进去,何必杀你爹爹灭口。”

白盈玉轻咬樱唇,犹犹豫豫道:“方才展大人曾说,包大人年前便开始怀疑家父,那么家父之死也可能是包大人所为。”

此言一出,展昭和莫研同时大怒。

展昭怒的是她竟然会怀疑到包大人身上,包大人如何能作下此等卑劣的暗杀之事。

而莫研怒的是她竟然会笨到如此程度,包拯怎么可能傻到亲手断掉查案的线索,然后再辛辛苦苦费尽心机地想重新接回来。

两人目光扫过,几乎看得白盈玉打了个战。

展昭深吸口气,知道白盈玉深居绣阁,对官场上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解释道:“令尊三品大员,包大人便是要令尊伏法,也须过堂审讯,岂会暗中杀害于他。换而言之,令尊贪没罪证确凿,按大宋律法,罪可问斩。包大人若要令尊性命,何须多此一举。”

听了他这番话,白盈玉低头沉思:展昭分析得在情在理,由不得她不信,可她还记得白宝震临走之时对她的嘱咐……

良久,她才抬头道:“展大人说得虽有理,但终是片面之词。恕盈玉愚钝,一时无法决断。”

“确实够愚钝。”

莫研点头赞同,见展昭用制止的目光盯了她一眼,只好闭上嘴。

“展某明白,望小姐思量清楚。”展昭不急不缓道,“展某明日午后再来。”

“明日午后,不用这么麻烦吧。”莫研显然觉得他给的时间太久,插口道,“我可以坐在这里等到白小姐想明白。”

展昭没理她。

白盈玉本是觉得太短,但看看莫研,只好点点头。

“展某告辞。”

展昭示意莫研,后者无可奈何,跟着他下楼去。

“我的-穴-道!”白盈玉在他们身后喊道。

“我点得轻,过半个时辰就解了。”莫研头都懒得回。

刚出白府,莫研便停住脚步,不满道:“为何要等到明日午后,反正都让她发现了,索性翻个底朝天,把东西找出来不就行了吗?”

“若她能自愿把东西给我们,岂不更好。”展昭转头看她,忽柔声道,“你脸上还疼么?”

莫研被他看得一怔,挨打的半边脸顿觉得火烧般。

“很疼?”他又问。

她摇摇头。

“那就好。”

展昭微笑,她的另一边脸也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烫。

“你今夜莫回去,就盯在白府。”他接着道,“得防着白小姐,万一她没想明白,想转移东西,或想离家出走,我们也好知道。”

“……哦。”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