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不行,这如何使得。”

巡夜回来的吴子楚听了计划之后立刻否定:“我不能离开王爷。”

“得了得了,”宁晋不在意道:“没你,我难道连这点路都走不了。”

“可是王爷,万一您有什么差池……”

“呸呸呸,你王爷我是千岁千千岁,能有什么差池。你就跟着展昭, 把账册送到了就是头功一件。”

莫研听得噗哧一笑,微不可闻地嘀咕道:“千岁千千岁,难怪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

展昭距离她近些,耳力又好,听得清楚,忙忍住笑别开脸去。

“王爷……”

吴子楚还欲说话,莫研在旁笑道:“吴大人莫担心,还有我在呢,担保他好端端地到京城。” 她不说这话还好,说了这话吴子楚倒更担心起来,倘若真的出事,就莫研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如何能护得宁晋周全。

吴子楚的眉头皱得愈发紧,话还未来得及出口,即被宁晋打断:“行了,子楚。本王心意已决,你勿再多言。”

他只好领命,知道宁晋素来行事任性,自己说再多也是无用。众人遂商定明日一早便兵分两路,由展昭他们先行一步。然后宁晋一行再去找扬州知府,让他们加派人手同行。

一时商定,宁晋倦倦打了个呵欠:“明日还要赶路,都早些歇着吧。”

“请王爷先行歇息,我还有事要与展兄细商。”子楚起身送宁晋出门,抬眼看莫研也正欲起身,忙道,“莫姑娘且留步,我还有话说。”

莫研复坐回去。&

“莫姑娘,明日你与王爷同行,千万要谨慎行事,莫出意外。”

她点头。

“我从王爷小时候就一直跟着他,他有时难免急脾气,心地却极好,你凡事莫与他顶撞,顺着些才好。”

她接着点头。

“王爷脾胃弱,不可让他吃过多寒食。”吴子楚想了想,眼下正是出螃蟹的时候,“特别是螃蟹,他虽爱吃,但绝对不可以多吃,顶多让他吃两只。”

莫研头点得象鸡啄米。

“早晚记得让他添衣,倘若万不得已在野地里过夜,就把包袱布摊开铺在地上,有层油布好防--湿--气……”

莫研没再点头,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转向展昭:“这个人是不是宁王爷的奶妈易容改扮的?”展昭微微一笑,自然不会接话。吴子楚也知道自己罗嗦了些,无奈地瞅着莫研苦笑,让这么一个小丫头来负责宁晋的安危,他着实放心不下。

“唉,你笑起来比哭还难看。”莫研安慰他,“放心吧,你家王爷胖了瘦了我管不着,不过你是替我送账册,我一定保你家王爷平安无事,便是我拼着自己性命不要,也会护他周全。”她既已如此承诺,吴子楚唯有道:“多谢。”

“没事的话,我就睡觉去了。”莫研捏捏眉心,她眼皮已开始发沉。

展昭望着她,眼底隐隐有忧色,似乎有话想说。

“怎么,你也不放心?”

“不是……”

莫研大大咧咧地拍拍他肩膀,“你是担心白小姐吧。放心吧,她是重要人证,你不说我也知道她是绝不能出事,我也会拼命护她周全。”

“别动不动就想着拼命,不是拼命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展昭沉声道。

“哦……”

连吴子楚都听得出来,展昭的语气有些重,他很少这样教训人。若在往日,听到这样的话,莫研定要反唇相讥。只是在今晚,她从这句话的后面听出了层层担忧。

展昭起身,从包裹里掏出银票,只给自己留了一张,其余的都递给莫研:“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他也不知她会遇上什么事,除了多留些银两给她,实在不知该做什么。莫研也不推辞,笑吟吟接过来,略加翻弄:“看不出你还挺有钱的。”

展昭却不与她顽笑:“路上千万当心。”

“你们也是,咱们京城见。”她扬扬银票,头也不回得出门去了。

看她一派轻松,也许运气好的话,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一路平平安安到京城,展昭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次日天还未亮,莫研宁晋等人尚在睡梦之中,展昭与吴子楚便已动身,马车披星戴月地往前赶去。

“什么,展大人他们已经走了!”白盈玉一早起来,骤然听说此事,瞪大了眼睛看着莫研,“他怎能把我们丢在这里,这下我们如何才好?”

“丢?”莫研皱眉:“我们又不是小猫小狗,怎么这么说。”

“可展大人曾说过会送我上京,如今……如今怎得……”也不知为什么,展昭一走,白盈玉只觉得心里直发慌。

莫研已扎好包袱,连白盈玉的包袱也一起拿过去:“不是还有我嘛,我送你一样的。”说罢,便拎着包袱下楼用饭,白盈玉只好跟在她身后,心中戚戚然。

和宁晋白盈玉在一起,莫研基本上就是个打杂的小厮。此二人,肩不能挑,背不能抗,便是马车也从来没雇过,更不用说砍价了。

因昨天莫研雇好的马车已被展昭二人所用,今日只好重新再雇。宁晋枉穿了身粗布衣裳,打扮得象卖鱼的穷苦汉子,车夫刚伸出五个指头,他就一口答应:“五两银子,成。”车夫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也不知眼前此人是何来路。

“是五钱银子,”莫研直摇头叹气,“五两足够你连马带车买下来了。”“我的意思就是要买下来。”脸面要紧,宁晋坚强道。

莫研想了想:“也成。”

一盏茶功夫后,宁晋和白盈玉坐在车内,莫研在车外手持鞭子,驾着马车上了去扬州的官道。

马车一路颠簸,白盈玉斜斜靠着,不言不语,任由身-子随车身起起伏伏,一径想自己的心事。宁晋有些后悔,早知不该说要买马车,否则莫研也不用自己驾车这般辛苦。虽说这丫头有时说起话来能把人呛个大跟头,可若她在车内,起码也能说说笑笑,不会似现在这般无趣。

莫研快活地捋着马鞭,买下来的是匹上了年纪的瘦马,她舍不得打,于是哼着小曲给它听,盼它能跑得快一点。

“荷花对水开哎哟,

香风吹满怀哎哟,

柳林树下站女裙钗,

衣喂吱隆冬,女裙钗,

手提花鞋卖哎咳咿嗬呀

你要买鞋请进绣房来

衣喂吱隆冬,买花鞋,

原是做招牌哎咳咿嗬呀

……

这本是一段二人对唱的小曲,莫研嗓子时粗时细,分扮两人,听来倒也有趣。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