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此时的桌旁只剩下萧辰和白盈玉两人。

由于之前听了萧辰所讲的话,与他独处白盈玉难免有少许尴尬,一小口一小口轻抿茶水,偶尔偷眼看一下萧辰,见他静静而坐,不仅面前茶水纹丝未动,连眼珠都不转,如同冰塑石雕一般。也不知莫研和宁晋去了何处,半晌也不见他们转回,想到要和这个人一路同行,她此刻就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萧辰突然皱了皱眉,开腔道:“你去把小七叫回来。”

“嗯?”她愣了愣,“我?”

似乎对她的呆滞十分厌恶,萧辰连话都懒得再说,只微不可见地点下头。她疑惑问道:“哦,那……她在哪里?”

萧辰眉头皱起来,已经是明显地不耐烦:“你没听见她说要去加草料吗?”他的语气刻薄非常,白盈玉毕竟是大户人家小姐,如何受得了这等无名闲气,微恼道:“既然你知道,何不自己去找?”

短暂的静默……

“因为我是个瞎子。”萧辰淡淡道,脸缓缓转向她。

白盈玉呆住,不可置信地盯住他的双目,眼珠漆黑如墨,与常人无异,只是少了几分灵动与光华。

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艰难启唇,欲向他赔礼,忽见莫研和宁晋已回来坐下。混然不知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莫研笑眯眯地朝萧辰道:“二哥哥,我来赶车,你在马车里头歇歇好不好?”

“你会赶车么?”

“当然会,你可记得:在家的时候,我还替镇上的刘叔赶了几日马车送酒。”似乎想回那时情形,萧辰总算露出了点笑意:“自然记得。”

看着他的脸寒冰消融,白盈玉有些发怔,赔礼的话不知怎得就说不出口,只微垂了头听他们说话。

“二哥哥,出门左五。”莫研取了自己的包袱,又替他拿了行装,告知萧辰马车所在,遂出门先将东西放上车。

萧辰起身,白盈玉赶忙也站起身来,以为他会需要有人来扶着走路,立在当地犹豫着是否上前,愣神之间,萧辰已越过她身侧,独自走出客栈,左转五步,正停在马车旁边。“这个家伙哪里像个瞎子?”

忽听见身边宁晋摇头叹道,她慌忙收回视线,怕他看出自己的异状,忙取了包袱出门去。宁晋慢吞吞跟上。

当掀开车帘,发觉马车正往城外驶去的时候,白盈玉才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我们不是要等扬州知府回来么?怎么……”

萧辰听见也当没听见,压根就不理会她。宁晋斜瞥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有这位萧大侠在,功夫了得,想必是前路无忧。”

萧辰向来敏感,虽目不能视,仍听出宁晋话中酸意,冷淡道:“江湖难测,萧某可不敢打包票,两位不妨权衡思量,此刻下马车也不迟。”

“你让我下马车!?”

宁晋嗓门提高,这辆马车可是自己买下来的,若是有人要下去,也不应该是他。莫研的声音适时出现:“六斤,你出来驾车,我觉得自己的胳膊还得多歇歇才好。”说话间,她已勒住缰绳,探入马车中,连拉带拽地把宁晋扯出去,不让他再有说话的机会。待宁晋回过神来,缰绳已经塞-入他手中,莫研低低在他耳边恼道:“我不是叫你莫惹我师兄吗?”

“到底是谁惹谁!”宁晋一肚子气,“你没听见他……”

“算了,算了,”莫研拍拍他肩膀,把他后半截话拍掉,息事宁人,“总之这一路上你莫再和他说话,大概就能相安无事了。”说罢,不等宁晋罗嗦,她便钻入车中。

宁晋气得猛拽缰绳,瘦马被他扯得一惊,扬起前蹄,嘶嘶长鸣,随即往前窜去,倒比方才跑得快多了。

马车内自然颠得厉害,连莫研都不得不一手扶着车窗,方能稳住身\_体;白盈玉更是被颠得东倒西歪,几次都差点撞到萧辰,幸而都被莫研拉住。

随着马车行进,萧辰的眉头愈皱愈紧,忍了良久,终于沉声道:“可否挪开尊足?”莫研一怔,往底下瞧去……

“啊!”白盈玉轻呼出声,慌忙挪开自己的右脚,见萧辰的黑色靴面上已然脏污不堪,忙叠声陪礼。

“不如到了下个镇子,重新买一双?”她细声问道。

萧辰冷哼:“不必费心。”

面对如此漠然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白盈玉停口,求助地看向莫研。

此时的莫研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萧辰的靴子,丝毫没留意他们俩说了些什么,自然也没看见白盈玉的一脸尴尬。

“二哥哥,这靴子是在京城买的吧?我瞧见开封府里马汗就穿着这么个靴子。”她笑道,“可惜他脚底功夫不好,靴底跟处磨得起毛,不像二哥哥你的,还是平平整整。”

萧辰淡淡一笑。习武之人,提气而行,脚下忌滞拖,越是功夫好的人靴跟处越难有磨损。“展大人若不是受伤,他的靴跟也是平平整整的,我之前还以为那御猫二字就是个虚名号,没想到他的轻功着实不错,那晚去寒山寺,若不是他拉着我,我还真是追不上。”萧辰听到此处,面色一沉,白盈玉瞧在眼底。

“也不知道你和展大人的轻功哪个好?”莫研一径叽叽喳喳,兴致盎然地笑嘻嘻道,“回头到了京里,找个由头,你们比试比试才好。”她原是小孩心性,说起武功,自然只想到高下之别,至于此二人愿不愿比试,分出了高下各自心中又当如何,她却是半分都未思及。

萧辰淡淡道:“他功夫好不好,与我们有何相干。这些官府中人,还是远些的好。五师弟的事情了结后,你就同我回去。”

“哦。”

莫研随口应了,压根没往心里去。

萧辰听她答得飞快,便知道她没当回事,原想再说她几句,却未说出口,只在心中默默地想:自相遇以来,展昭在师妹口中被提及多次,却不知这短短数十日,师妹与他经历多少事,两人竟已如此亲近。

“……你方才说展昭受了伤?”他犹豫地开口。

“嗯。”莫研点点头,想到一路行来所遇到的事情,索性挨着萧辰坐下,方才在店中多有不便,不能详详细细地将经过告诉师兄,此时正好向他慢慢道来。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